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31章 怜爱
    下午的时候,陆瑾明出了一趟城,直到快亥时末才回城。那时候城门都关了,差一点儿没进得了城。陆瑾明本想上去叫人开门城,一见那守城门的将领是二皇子的人,他一向跟二皇子不太对付,这么上去叫开城门铁定讨不了好。想到此,他立刻就打消了叫门的念头,转身就离开了。好在他的武功高强,暗卫里的能人也多,他又有自己的一套法子,最后避开那些守卫,顺顺利利进得城来。

    陆瑾明出城的时候是两手空空,回来的时候怀中却揣了个鼓鼓囊囊的东西,只是天色太黑,东西又揣在他的怀中,看得不是很真切。只随着他骑马的动作,胸前方方正正的一大块东西也跟着晃动,却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宝贝。然而能让他揣在怀中的东西铁定不一般,倒是很让人遐想连篇。

    趁着夜色,陆瑾明去了姚府外面,隐在一棵大树上。此时夜深人静,月亮都藏进了云层里,四周一片黑寂,只隐隐约约能听到远处传来的犬吠声。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陆瑾明从大树上跳进姚府里,在几个快速的纵跃之后,身形敏捷地避开了那些巡逻的护卫,径直往姚锦绣所住的后院而去。

    陆瑾明并不知道姚锦绣所住的具体位置,他只得施展轻功,动作敏捷地在姚府的后院里到处寻找。不得不说他运气很好,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很快就找到了锦绣小筑。看到院子门口挂着的“锦绣小筑”的匾额,他就知道这是姚锦绣住的地方了。

    翻身进了锦绣小筑,陆瑾明隐在窗边透过开着的窗户察看屋里的动静。他的眼力很好,一眼就看到珍珠坐在床边守着姚锦绣,手撑着脑袋一搭一搭的打瞌睡,但是又不敢真的睡着,眯一下眼睛又赶紧睁开看一看姚锦绣有没有事儿。

    陆瑾明捡了块碎银子在手上,趁着珍珠打瞌睡的当口,手上一用力朝着珍珠弹了过去,碎银子打在珍珠身上,珍珠就软绵绵地趴在了一边,彻底地昏睡了过去。

    黑暗中身影一闪,陆瑾明就飞快地进到了房内,他快步走到床畔,伸手试了一下姚锦绣的额头,果然是烫手得吓人。

    他爱怜地看只她,目光沉沉,里面透着满满的疼惜和怜爱,心疼的感觉从贴着她脸蛋儿的手上开始蔓延,直达心底,好想好想替她难受,不让她再受病痛的折磨。

    姚锦绣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冰凉的东西贴上额头,让她烧成糨糊的脑袋很舒服,那感觉就像是被困在沙漠里的人,终于发现了有水的绿洲一样,下意识地想要更多的冰凉和舒畅,条件反射地伸手就抓住冰凉的来源不放手,还像猫儿一样把脸贴过去在陆瑾明的手上蹭了蹭。

    陆瑾明的心不由地一颤,连贴着她脸蛋儿上的手指都微微抖起来,明知道这样不对应该赶快放开却又舍不得放开,眼底里翻滚着无数的情绪,如同波浪滔天的大海一样汹涌澎湃,内心挣扎煎熬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把手拿开,任由她抓住不放。

    如此僵持了快两刻钟,等到姚锦绣自己把他的手放开了,陆瑾明才终于把手收回来。他伸手进怀中,把那个鼓鼓囊囊的东西拿出来,借着微弱的灯光,可见那是一个朱漆色的盒子。他把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颗如鸽子蛋大小的黑色药丸。他把药丸拿出来,喂到姚锦绣的嘴里。

    那药丸入口及化,滑到姚锦绣的喉咙口处,她下意识地就把那药丸吞了下去。陆瑾明静静地看着姚锦绣,垂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很想低下头去亲一亲她,最后还是忍住了。直到确定她把药吞了下去,药效超不多起了作用,姚锦绣的脸色好看一些了,陆瑾明才放心的离开。

    离开姚府之后,陆瑾明径直回了秦/王府。

    进内室脱了外面的深蓝色绣暗纹直缀,只着单薄的月白色中衣,陆瑾明抬起右手握住左手肩膀,右手肌肉绷紧一使劲儿,只听得“咔嚓”一声,脱臼的左肩膀就接回原处,他稍微活动了一下左肩膀,骨头已经矫正好,活动没有问题。

    陆瑾明回转过身,朝着左边靠墙的多宝阁走过去,借着屋里透亮的灯火可见他的右胸口处有一剑伤,入肉三公分,流了许多的血,把月白色的中衣都染成了暗红色。

    多宝阁右手第二格上放着个紫色暗纹的盒子,陆瑾明抬手把盒子拿下来,打开盒子,里面放着各种药瓶子,陆瑾明从中找出止血的药瓶,拔下瓶塞,扯开月白色的中衣,露出胸口处的伤,他把止血药粉撒在伤口上,又拿了绷带把伤口包扎好。

    做完这一切,陆瑾明才吁出一口气。他没叫府里的人来给他包扎伤口,是不想被别人知道,以免传到惠安长公主耳中,又要让惠安长公主担心。

    陆瑾明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胸口处,原本还算平静的脸上顿时就变了颜色,他从椅子上噌地站起身,弯腰到处翻找,走过的地方,桌上,地面,还有丢在一旁的外袍,好在最后在放外袍的地上找到了放玉石耳坠子的那个荷包。

    “还好没有丢。”陆瑾明把玉石耳坠子好生收起来,脸上露出笑容,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

    ……

    姚锦绣一连睡了三天,期间一直都没有醒一下,好在她的病情是一天比一天好,也不再发烧了,呼吸也很平稳,脸色也不像刚发病时那样潮红,就连来给她看病的万大夫也说是药已经起了效用,只要继续吃药就行,再多等几天应该就会醒过来。有了万大夫这句话,一直守在床边照顾姚锦绣的翡翠才松了一口气。

    万大夫把新开好的药方递给翡翠,嘱咐道:“这是我新换的药方,按照这方子吃上几天,应该就能醒了。”

    “谢万大夫。”

    翡翠叫来小丫鬟送万大夫出去。

    走在回去的路上,万大夫一直都在想,姚三小姐的病怎么会好得这么快?

    翡翠在屋里照顾姚锦绣,就听到外面传来吵嚷的声音,一个丫鬟跑进来,着急地跟翡翠道:“翡翠姐姐,你快去看看珍珠姐姐吧,珍珠姐姐脸上突然长了好多红色的疹子,密密麻麻一片一片的,看起来好可怕。”

    翡翠忙放下手中给姚锦绣擦脸的帕子,“走,我们过去看看。”

    回头交代了一句另外的丫鬟照顾好姚锦绣,翡翠快步走出屋去。大丫鬟都是一人一间,翡翠拐角往珍珠住的屋子走去。

    推开屋门,翡翠走进去,抬眼看见珍珠一个人缩在床里面,脸埋在被子里不肯见人。

    翡翠走上前去,拉了一下珍珠的胳膊,“珍珠,你起来,让我看看。”

    珍珠头埋在被子里,大声的吼道:“你走,别管我!”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走,你快让我看看,也好想办法叫大夫来给你看一下。”翡翠耐心地劝道。

    珍珠还是不肯抬起头来,催促着翡翠赶紧离开,“你快走,你来这里干什么,你还要照顾小姐,万一过了病气怎么办?”

    翡翠还想劝珍珠,院子里又传来喧闹的声音,翡翠刚想叫小丫鬟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就见大太太谢氏身边的管事黄妈妈带着人大步闯了进来。

    翡翠站起身上前去给黄妈妈行礼,黄妈妈看也不看翡翠一眼,伸手一把推开她,厉声喝道:“我听人说,珍珠得了很可怕的疹病,为了府里各位主子的安危着想,不能再让珍珠留在这儿,要把珍珠挪出去。”

    说完就要叫人上前去把珍珠拉出来,这架势一看就是有备而来。珍珠一个劲儿往床里面缩,尖声叫道:“我不要出去,我不要出去,我没有病,我没有病!”

    黄妈妈招呼人上前去,丝毫不留情面,“把她拖出来,现在可是我说了算。”

    “黄妈妈……”翡翠见情况不对,扑上前去挡在前面,拦住那些上前的人,噗通一声跪在黄妈妈身前替珍珠求情,“黄妈妈,珍珠这究竟得的是什么疹子还不能确定,又没有经过大夫诊断,怎么能说把人挪出去就挪出去?万一珍珠这只是普通的疹子,说不定吃吃药睡一觉就好了呢。而且三小姐现在还卧病在床,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珍珠一直照顾三小姐从没出过差错,就算要把珍珠挪出去,也要告知三小姐一声。”

    好似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黄妈妈冷笑一声,“翡翠,你一向都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怎么在这件事上就犯了糊涂!你也知道说三小姐现在卧病在床,三小姐这病都病了好几天了还没醒过来,难道不是底下的人照顾不周?珍珠现在生了这样的病,更是不能去照顾三小姐。三小姐身边不能缺了人照顾,只有把生病的珍珠挪出去,换其他的得力丫鬟进来照顾三小姐才是正理。”

    这人纯粹就是趁着三小姐姚锦绣生病的当口来找麻烦,以珍珠生病为由把珍珠挪出去也只是借口,不然哪有连大夫都不请来看一下就把人挪出去的道理,而且珍珠才发病,黄妈妈就带着人来了,这就跟安排好了的一样,从始至终的透着蹊跷。

    翡翠着急地道:“黄妈妈,你们不可以这么做,你们……”

    没等翡翠把话说完,黄妈妈不耐烦地道:“你哪来这么多废话,我现在劝你是为了你好,你要是再这么油盐不进,非要拦着我办差,小心我把你跟珍珠一起拖出去卖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