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29章 条件
    姚锦绣浑身都不舒服,喉咙里发干,对翡翠道:“你帮我倒杯温水来。”

    “嗳。”翡翠答应一声,转身去倒水。

    姚锦绣趁机打开随身医疗系统检查了一下身体,医疗系统提示她有感冒症状,她就从医疗系统里拿了配好的治感冒的药出来放进嘴里,等翡翠端了水过来,姚锦绣接过去,就着水把感冒药吃了。

    “要摆膳吗?”翡翠问,时间已经不早了,已经到了饭点。

    姚锦绣点头,“摆吧。”

    翡翠去传膳,姚锦绣还觉得头晕,眯着眼靠在榻上,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脑袋里一片糨糊,像是灵魂要出窍一样,感觉飘了起来。

    不一会儿,晚膳摆上来了,翡翠来叫姚锦绣用膳。姚锦绣从榻上起身的时候,身子还不受控制地晃了晃,整个人都晕得厉害,还好翡翠眼明手快地扶住她,才没让她摔倒,翡翠着急道:“三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姚锦绣手指按住额头,缓了缓神道:“估计是有些着凉了。”

    翡翠忙道:“那奴婢去请大夫。”

    姚锦绣拉住她,“先别去,我这会儿还没什么事儿就要去请大夫,大太太又该说我没事儿找事儿了,你让丫鬟去熬些姜汤来,我喝些姜汤再睡一觉发发汗就好了。”

    翡翠听了吩咐,就叫了丫鬟去大厨房熬姜汤。姚锦绣坐到桌边去吃饭,看到桌上摆的那些菜品,却是半点儿胃口也没有,硬逼着自己吃了半碗白米饭,便是怎么也吃不下了。

    又等了一会儿,丫鬟终于熬好了姜汤回来,姚锦绣趁热喝了一大碗,热乎乎的姜汤喝进胃里,全身都透着一股暖意,姚锦绣这才觉得舒坦了一些。稍微出了一些汗,翡翠用热帕子给她擦了擦,她觉得累,就让翡翠扶她到上床去躺着。姚锦绣头重脚轻,整个人像是张纸片一样快要飞起来,躺在床上晕乎乎的难受,很快就睡了过去。

    只是姚锦绣这么一睡过去,到了第二日早上,她却没能起得来床……

    ……

    前一天夜里是珍珠负责值夜,她知道姚锦绣身子不舒服,就候在外间一晚上都没敢真睡过去,就怕姚锦绣半夜里会有事叫她,谁知一晚上过去都没有半点儿动静。

    珍珠在外间一直等到天光大亮,也没听到里间姚锦绣起床的动静,平日里这个时候,姚锦绣早就起床了。她觉察出不对劲儿,快步走进里间,伸手撩开帐子,就见姚锦绣一脸潮红昏迷不醒的躺在锦被里,满头满脸的汗水,难受得眉头紧蹙紧,发出低低的shen吟声。

    “三小姐,三小姐……”珍珠低声叫着姚锦绣,无奈姚锦绣完全没反应。

    “三小姐……”珍珠伸手摸上姚锦绣的额头,好烫,简直烫得能煎熟鸡蛋了。

    珍珠忙回头吩咐跟进来的小丫鬟,“去叫你翡翠姐姐来照顾三小姐,我马上去找大太太,请她给三小姐请大夫。”

    小丫鬟应了一声便去了,珍珠又跟另外守着的小丫鬟嘱咐了两句,便脚步飞快地出了锦绣小筑,往大太太谢氏的主院跑去。

    到了主院,珍珠跟看门的婆子说要见大太太谢氏,三小姐生病了,要请大夫。好在看门的婆子也没为难她,就赶忙进去通报了。不一会儿有丫鬟出来叫珍珠进去说话。

    珍珠跟着丫鬟进去,大太太谢氏正在用早膳,喝的是燕窝粥,吃的是水晶饺子、开花馒头、鸳鸯酥,珍珠飞快地扫了一眼就低下头去向大太太谢氏行礼。

    大太太谢氏喝了一口燕窝粥,用帕子擦擦嘴,慢条斯理地问:“阿绣怎么了?”

    珍珠忙道:“三小姐从昨个儿就有些不舒服,原本想着喝些热姜汤发发汗就好了,谁知道今天早上竟是起不来床了,到现在还昏迷在床上,怎么叫也叫不醒?”

    昏迷在床?怎么叫也叫不醒?这不是跟上一回一样吗?真是活该!

    大太太谢氏还对几天前姚锦绣在老太太谢氏那儿闹的一场昏迷不醒事件记忆犹新,尤其是后来大老爷姚启辉对她毫不留情的逼问更是记忆深刻,到现在她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大老爷姚启辉那怒火朝天的样子,她连晚上睡觉都怕梦到做噩梦!

    现在一听姚锦绣又昏迷不醒了,大太太谢氏暗戳戳的觉得这真是连老天爷都帮她,才几天时间姚锦绣就晕过去两次了,而且两次都还这么凶险,如何叫都叫不醒。看来这姚锦绣的身体是真的很不好,搞不好哪天就去么没有了,也省得她去动其他心思了。

    大太太谢氏因为吃了上一回的亏,后来她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才把大老爷姚启辉哄好。这一次还算有点脑子,她不想再因为这件事被大老爷姚启辉责骂,所以这一次大太太谢氏也没有怠慢,转头就吩咐管事婆子去拿对牌给珍珠,让珍珠去给姚锦绣请大夫。

    大太太谢氏是这么打算的,让珍珠去给姚锦绣请个大夫来看看也不是什么大事,这是姚锦绣自己身体要不好,又不是别人害她。大夫来了,看好了姚锦绣的病,算她的慈心仁善,大夫看不好姚锦绣的病,这也怪不得别人,怪只能怪姚锦绣自己命不好,她只要把面子上的功夫做好就行了。

    大太太谢氏对珍珠道:“你拿了牌子就赶紧去给阿绣请大夫,要是银子不够就去账房上先预支银子,如果要用什么药,就到我这里来领……”

    这里话还没说完,大老爷姚启辉就从外面跨步进来,听到后半截话就皱起了眉头,再一眼看到姚锦绣身边的大丫鬟珍珠,立马就想起了她是谁,大老爷姚启辉对珍珠的记忆还挺深刻的,不由开口问道:“珍珠,你怎么会在这儿,出什么事了?”

    看到大老爷姚启辉突然出现,大太太谢氏硬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在心里把外面看门的丫鬟婆子狠狠骂了一顿,心道要把那些丫鬟婆子都叫来好生敲打敲打一番,不然像这么放大老爷姚启辉进来,出了事儿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她又万分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说错话,不然又该惹了大老爷姚启辉不高兴了,好在自己这一次没有出错。

    大太太谢氏对大老爷姚启辉道:“珍珠说阿绣又不好了,又像上一回一样昏迷不醒。”大太太谢氏抽出帕子擦了一下根本不湿的眼角,面露担忧地道:“我已经安排她去给阿绣请大夫,如果需要银钱就在账房先去预支,药材什么的也不用担心,只管紧着给阿绣用。”

    大老爷姚启辉心里咯噔一声,想起上一回姚锦绣昏迷不醒的模样也跟着着了急,沉着脸对珍珠道:“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赶快去请大夫,把京城里最好的大夫请来!”

    “奴婢这就去请大夫。”珍珠点头不迭,正好管事婆子拿来对牌,珍珠接过去,向大太太谢氏和大老爷姚启辉行礼告退,匆匆出门去请大夫。

    出了姚府,珍珠往药铺一条街而去,路上匆匆,是片刻也不敢耽搁。好在姚府离药铺一条街也不远,不过一刻多钟就到了。

    在药铺一条街上最有名的当属万安药铺,珍珠没有丝毫犹豫就往万安药铺而去。

    万安药铺地处药铺一条街正中心的位置上,六扇大门打开,前面是药铺,后面连着制药存药的院子厢房等,宽敞又气派。

    珍珠走进万安药铺,说是要请大夫,掌柜的过来问了问病人的情况,皱眉道:“这位姑娘不好意思,药铺的大夫都出诊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看能不能去别家请其他的大夫?”

    “……那好吧。”珍珠是想给姚锦绣请最好的大夫去看病,可惜人家大夫不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再说姚锦绣的情况也等不得,珍珠只好答应去别家看看。

    珍珠满心失望转身往外走,抬头看见从大门外走进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穿深蓝色绣暗纹直缀的男子,正是五皇子陆瑾明。至于走在他身旁稍微落后一步的男子,珍珠没见过不认识。

    “是你!”陆瑾明一眼就认出了珍珠,知道她是姚锦绣身边的大丫鬟,平常姚锦绣出门都带着她,现在见她一个人出现在药铺里,不由开口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珍珠见是陆瑾明,想到他跟二少爷姚锦睿是朋友,又联想到他跟姚锦绣的那些“过结”,就蹲身向他行了一礼,红着眼眶微微抿了一下唇道:“三小姐生病了,奴婢来给她请大夫。”

    陆瑾明一听姚锦绣生了病,蓦然地心中一紧,关切道:“你家小姐生了什么病?严重吗?”

    想起姚锦绣生病昏迷不醒的模样,珍珠难过得眼眶发红,说话的声音发哑,“很严重,昏迷不醒,都起不来床了。”

    “这么凶险!”陆瑾明只觉得呼吸都紧张起来,他无法想象那样聪明灵透的姚锦绣生病到昏迷不醒会是什么样子,他甚至有一股想要冲去姚家看一看姚锦绣的冲动,但现在并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他努力把那股情绪按压下来,对珍珠道:“你遇到我正好,我身后这个万大夫是万安药铺的当家的,他虽然平日里不怎么给人看病,但是他的医术很好,如果你相信我,我就让万大夫跟着你一起回去给你家小姐看病。”

    珍珠抬头看向陆瑾明身后的万大夫,见他的岁数也不是很大,估摸着也就四十岁的样子,这人的医术真的好吗?她真的应该相信陆瑾明的话吗?

    安大夫也看出了珍珠的疑虑,上前一步笑着道:“五爷,人家可不相信你说的话呢!”

    这人真是直接,当着她的面就说这样的话,搞得珍珠一阵尴尬,脸色一红,低下头有些不敢看安大夫。

    倒是旁边的掌柜看到了这一幕,上前来好心地对珍珠道:“姑娘,他真是我们万安药铺的当家人,医术不比坐堂大夫差,你要是真的很急,不妨请我们当家的去给你家小姐看病。”

    这下珍珠倒是相信了,忙向万大夫行了一礼,“刚才是我多有冒犯,还忘万大夫不要计较,我家小姐生了重病,还请万大夫去给我家小姐诊治。”

    万大夫看了珍珠一眼,沉吟了一下,对陆瑾明道:“让我去看病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