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27章 猜测
    微风轻拂,夜色朦胧,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从阴暗处快步走出来,她低垂着头,脚步轻快,待借着月光才看清楚她的样子,正是陈婉儿身边的丫鬟云香。

    又过了片刻,刚才与她说话的男子才慢慢从黑暗处走出来,他走得很慢,沿小道缓缓而行,月光落在他的身上,给他的身上染上一层薄霜,走出小道,前面便是回廊,他走到白日里碰到姚锦绣的那个转角处,目光投向姚锦绣站过的地方,温润如玉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夜已深沉,陈昱霖回到在外院的住处,让小厮打来热水,洗漱完毕就上床睡觉。

    浑浑噩噩中仿佛梦到一处既熟悉又陌生的奇怪地方,熟悉是因为他觉得好像去过那里,陌生是他知道他肯定没见过那处地方,仿佛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一样。

    二月里,桃红杏粉李白,一个穿着粉色绣花褙子的女子抱着一束盛开的梨花站在树下,笑意盈盈地看向他,“子谦,你说好不好看?”

    他略看了一眼道:“好看。”

    女子不依,又问道:“我好看,还是花好看?”

    女人都是这么麻烦。

    他耐着性子哄她,“花好看,花下看美人,更好看!”

    话音刚落地,女子就开心的笑起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撒向天际。

    他便驻了足,嘴角边荡漾出一抹欢喜的笑来。

    此时,银铃般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陈昱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猛地回头往那女子站的地方望过去,待看清楚那女子的容貌时,他惊得往后连连退了数步。

    刚才还笑颜如花美丽动人的女子已经变得满头是血,身上的粉色褙子变成了可怕的血红色,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恶心的血腥气,她一步步朝他走过去,每走一步地上都是一个血脚印,恐怖又渗人,她向他伸出染满鲜血的手,“子谦……”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喃喃自语,一步步往后退去,却怎么也跑不过女子追赶的脚步,直到他被那浑身浴血的女子一手抓住……

    “啊——”

    陈昱霖惊叫一声,满头是汗的醒过来,他的胸口剧烈起伏,目光警惕地看向四周,望见房间里熟悉的摆设,他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自己房间里,刚才他是在做梦。

    外间的小厮听到动静,慌忙进来问他怎么了,陈昱霖摇了摇头,让小厮端了杯冷水给他喝。一杯水下肚,他整个人才完全清醒过来,只是梦中的场景那么清晰深刻,像是烙印在了他的脑海里,再也挥之不去,后半夜他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

    姚家锦绣小筑。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户投进房间里,躺在床上的姚锦绣睁开眼睛。昨天晚上她心满意足地睡了一觉,此刻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

    “翡翠。”姚锦绣喊了一声,外间的翡翠听到动静,撩开帘子,带着小丫鬟进来伺候她起床。

    今日还是如往常一样,翡翠手脚麻利很快就给姚锦绣梳好了头,伺候她洗漱完毕。小丫鬟端上来早膳,还是一如既往的白米粥、小笼包、凉拌三丝等物。

    姚锦绣看着这些东西就没了胃口,勉强喝了小半碗白米粥吃了两个小笼包就让丫鬟把东西撤了下去。

    昨天老太太谢氏免了姚锦绣这几日的请安,估计是不太想见到她的缘故。

    姚锦绣没啥事儿做,就让翡翠把她前日里看的医书找出来,坐到窗边去看书。

    刚看了两页,有丫鬟进来禀告,“二少爷来看三小姐了。”

    “二哥回来了,快去请他进来。”姚锦绣站起身来,把书放在桌上,快步走出去迎接姚锦睿。

    姚锦睿是姚锦绣同胞哥哥,比她大三岁半,如今正跟二房二太太曾氏的儿子,也就是姚家大少爷姚锦鸿一起在青松书院读书,每十日回府一趟,休息两日又要回书院。自从上一回两兄妹在姚锦睿外书房的院子里匆匆见过一面之后,这已是有十日没有见到了,甚是想念得紧。

    姚锦睿身穿一身深蓝色圆领直缀,长身玉立,面带微笑站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见到姚锦绣走出来,往前快走几步,仔细打量着她,关切道:“阿绣,我听说你昨日惊了马,可有受伤?我本是昨夜就要急着赶回来,无奈大哥把我拦住了,今日一早才急忙赶回来看你,你这还好吧?”

    看着姚锦睿真心实意关切的眼神,听到他口中真切关心的话语,姚锦绣心中一阵感动,眼睛微微发热,这个家也只有姚锦睿这个哥哥是真心关心她的了。

    “二哥,我很好,我没有受伤。”

    “那你这里是怎么回事?”姚锦睿伸手指着姚锦绣额头上的乌青。

    姚锦绣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这是她被老太太谢氏和大太太谢氏逼迫的时候磕头磕出来的伤,她不想让姚锦睿担心,尽量轻描淡写地道:“就是不小心撞了一下,没事儿。”

    姚锦睿心疼地看着她,“都是二哥不好,没能保护好你。”

    “二哥,我真的没事儿。”姚锦睿在书院读书,姚锦绣出事的时候他就是相帮也是鞭长莫及,姚锦绣理解他关切的心思,不忍他再自责,赶忙上前去拉他往里走,“我们进去说吧,别站在这儿。”

    姚锦睿微微叹口气,伸手摸摸姚锦绣的脸,把手中提着的东西拿给姚锦绣,“我回来的路上路过食味斋,想着你早膳肯定吃得不舒坦,就给你买了几样你爱吃的点心。”

    姚锦绣也笑起来,“我就说怎么闻到一股好闻的味道,原来是二哥给我买的吃食,不知道都买了些什么?”

    姚锦睿和姚锦绣并肩往屋里走,姚锦睿道:“都是你喜欢吃的那几样东西,什锦蒸糕、翡翠凉果、糯米红枣糕。”

    姚锦绣和姚锦睿已经进了屋,在屋子里的桌子左右两边坐下来,翡翠拿来碟子把吃食摆出来放在桌上,姚锦绣看到晶莹剔透的翡翠凉果直咽口水,伸手拿了一个翡翠凉果放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嫩嫩滑滑,清凉可口,姚锦绣笑眯了眼睛,“真好吃。”

    姚锦绣一边吃了翡翠凉果,一边问:“食味斋的东西每天都限量出售,只有那么几十份,每天都有好多人去排队买,去晚了就买不到了,有几次我让院里的婆子去买都没买到。二哥,你是怎么买到的,难道你让柳二天不亮就去排队?”

    姚锦睿好笑道:“我跟食味斋的大掌柜熟识,我去的时候正好碰见他,他就给我直接包了几份,没有排队。”

    姚锦绣眨巴了一下眼睛,“二哥怎么会认识食味斋的大掌柜?”

    姚锦睿道:“还记得上次你在我书房外遇见的那个人吗?他就是食味斋的大老板。”

    那个人?

    那个人不是抢她玉石耳坠子的妖孽男吗?

    那妖孽男人在报恩寺还遇到刺客暗杀!

    这样的人怎么只会是一个普通的商人?

    姚锦绣觉得这事情有些大发了,对候在一旁的翡翠使了个眼色,翡翠心领神会,出去门口守着。

    姚锦绣脸色凝重地对姚锦睿道:“二哥,我上次也没来得及问你,你到底是怎么跟那个人认识的?你跟他认识多久了?你对他的真实身份真的了解吗?”

    上一回姚锦绣在姚锦睿的书房外面遇到陆瑾明之后,姚锦绣就很想问姚锦睿这些问题了,无奈那天两兄妹匆匆见了一面,第二日一早姚锦睿就去了青松书院,这一耽搁就是十天,期间又发生了不少的事情,现下姚锦绣才终于有机会把问题问出口。

    姚锦睿见姚锦绣神色凝重,也觉出不对劲儿来,“怎么了?他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吗?我是两个月前在书坊斋遇见他的,他的文采很不错,我跟他对诗输给了他,他又跟我的同窗韩跃比,韩跃也输给了他,韩跃那么出众大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你说他的才华该有多出众,只怕比陈昱霖也差不了多少,我们就是这样认识的。”

    听姚锦睿的话也能感觉得出他话里的崇拜之情,姚锦绣只想摇头,“二哥,你觉得他要只是一个食味斋的幕后老板,能有那么出众的文采吗?你到底知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被姚锦绣这么一问,姚锦睿才警觉起来,也发现其中一些不妥当的地方,“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姚锦绣神色凝重地道:“前几日我去报恩寺给祖母祈福,在报恩寺遇见了他,他在报恩寺后面的小树林里遇到刺客暗杀他,你说究竟是怎样的身份会引得刺客去暗杀他?”

    “这……”姚锦睿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他还以为自己交到了一个学识出众的朋友,没想到却是一个身份深不可测的人。

    “他有没有告诉你他叫什么?”

    姚锦睿皱着眉头道:“他说他姓陆,在家排行第五,家里人都叫他小五,叫我叫他陆五就可以了。”

    “姓陆?”姚锦绣挑眉看着姚锦睿,“二哥,陆姓是国姓啊!”

    姚锦睿“嗯”了一声,点了下头。

    姚锦绣沉着脸道:“二哥,你说能够在家排第五,又能姓国姓,还能符合被刺客暗杀这种情形的人会是谁?”(陆瑾明的马甲要掉了,姚锦绣跟陆瑾明很快就要见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