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26章 侍疾
    姚锦绣跟着大老爷姚启辉进去屋里看老太太谢氏,绕过花开富贵的屏风进到屋里,老太太谢氏听到他们进门,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吭都没有吭一声,板着一张死人脸,摆明了不想见到姚锦绣。

    姚锦绣才不管老太太谢氏愿不愿意见到她,她现在要做的事是努力刷大老爷姚启辉的好感,让大老爷姚启辉心疼和怜爱她。只要老太太谢氏对她越不好,大老爷姚启辉对她的愧疚和疼惜之情就越深,争取到大老爷姚启辉做自己的靠山,好不好用那是另说,总比她一个人在姚家单打独斗要好一些。

    于是姚锦绣又在老太太谢氏的床前跪了下来,把刚才在外面对大老爷姚启辉说的那番话又说了一遍,“祖母,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才惹了您生气,您要是不高兴就骂我罚我吧,千万别气坏了身子。我这几天在房里给祖母抄了一百份《药王经》,就是想着送到庙里去给祖母祈福,真心诚意祈求佛祖保佑祖母身体健康,病痛全消,松鹤延年,长命百岁。”

    在此之前,大老爷姚启辉对内宅之事很少留意,府里大小事都在老太太谢氏和大太太谢氏的掌握之中。而这几日大老爷姚启辉恰好公务缠身,是以老太太谢氏命令姚锦绣在三天内替她抄一百份《药王经》的事情并没有人告诉过大老爷姚启辉。现在这事从姚锦绣的口中说出来,就变成了她主动替老太太谢氏抄写《药王经》,并且是发自内心的诚意,是一个孙女儿对祖母真心实意的孝顺和敬爱。

    这话听在大老爷姚启辉耳中大为感动,连忙上前一步帮姚锦绣说话,“母亲,你看阿绣这孩子多懂事,对你多孝顺,这么好的孩子,你忍心让她受委屈?”

    大太太谢氏见大老爷姚启辉帮姚锦绣说话,话还说得这么直白,完全偏向姚锦绣,捏住绣花帕子的手紧了又紧,最后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不舒服,开口道:“母亲,阿绣的生母去得早,一直都是您费心费力在教养着她,她如今能这么懂事孝顺,也是您的功劳。您就看在她平日还算听话的份上,原谅她这一次,别再跟她置气了,气坏了自个儿的身子也不好。”

    “母亲……”姚锦绣睁大眼睛看向大太太谢氏,面上露出惊讶的表情,只有姚锦绣自己知道,她的这个惊讶,并不是认为大太太谢氏在帮她说话的那种惊讶,而是佩服大太太谢氏见机行事的能力。明明不久之前才在她的手上吃了亏,这才几个时辰,就已经满血复活了,可见抗打击能力有多强,也是如此才能在嫁进姚家半年内就笼络了老太太谢氏的心,掌管着姚家的中馈十几年。

    大太太谢氏一通话,是既圆了老太太谢氏的面子,又责怪了姚锦绣,还没有得罪大老爷姚启辉,可见这宅斗功力是越发精进了。

    大老爷姚启辉没有觉出大太太谢氏话中其中的玄机,接着就道:“母亲,阿绣是你带大的孩子,她的脾性你最清楚不过了,你就不要再生她的气了。”

    “好了,你们一个个的说这么多,还想不想让我安心静养了?”老太太谢氏似乎被几个人的话说烦了,终于睁开眼睛看向了姚锦绣,口气依旧不怎么好,“你母亲和父亲都替你说话,心疼你,爱护你,说你懂事孝顺,既然如此,你且起来吧,不用再跪在我这儿了。”

    姚锦绣着急道:“祖母,你身子不好,我要留在这儿给你侍疾。”

    话音刚落地,姚锦绣只觉得立在床旁一直默不吭声的姚锦慧眼睛一亮,那陡然精神一震的样子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冤大头的感觉。

    这是姚锦慧不想给老太太谢氏侍疾,听到姚锦绣主动说要留下来,一直担心着的事情能够解决了,顿时去了一块心病。她现在最怕的就是老太太谢氏把她留下来,要知道她以前来伺候老太太谢氏,不过是为了刷好感,真要让她伺候生病的老太太谢氏十天半个月,那还不要了她的命!好在有姚锦绣这个傻瓜愿意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呵呵!

    不过事情的发展并不如姚锦慧的愿,老太太谢氏这次犯病,有一部分是被姚锦绣给气的,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大老爷姚启辉也跟老太太谢氏唱反调,导致老太太谢氏气怒攻心才病情加重的。当然,老太太谢氏是舍不得怪罪她的亲生儿子大老爷姚启辉的,自然而然就把这些怨愤和怒气都怪罪到了姚锦绣的头上,现在是看到姚锦绣就生气,恨不得姚锦绣死了干净。

    但是如今大老爷姚启辉是完全站在姚锦绣那一边,一心护着姚锦绣,害怕姚锦绣吃了半点儿亏,受了一丁点儿委屈。而老太太谢氏又不愿意大老爷姚启辉真跟她疏远了,畏首畏尾,瞻前顾后,不敢动姚锦绣分毫。既然不能动姚锦绣,留她在眼前就是碍眼,老太太谢氏是巴不得姚锦绣滚得越远越好,哪想让她在跟前晃荡,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气受么?

    “我不用你在这儿侍疾,你自回去你的锦绣小筑,让慧儿留在这儿就行,慧儿一向贴心,她留在这儿我高兴病也好得快一点儿。”老太太谢氏不想姚锦绣留在这儿,说话是一点儿情面也没留,故意拉了姚锦慧出来捧着,表示自己就是喜欢姚锦慧不喜欢姚锦绣,好让姚锦绣没脸。

    殊不知老太太谢氏这么做,反倒让姚锦慧大大的变了脸色,要知道从来娇生惯养的姚锦慧是真心不想留在这儿照顾她的呀,姚锦慧根本就不愿意没日没夜给一个病人侍疾,哪怕这病人是她的亲祖母,她也浑身难受!

    姚锦慧都要哭了,“祖母,我……”

    大太太谢氏了解姚锦慧的性子,一看情形不对,开口呵斥道:“你祖母让你在这儿侍疾,是你祖母看重你喜欢你,这几日你就好好儿留在这儿,尽心尽力照顾好你的祖母,不可有半点儿马虎,听到没有?”

    “母亲……”大太太谢氏的手段姚锦慧从小看到大,对大太太谢氏是心生畏惧,特别是对上她严厉的眼神,她就更怕了,只能红着眼眶,咬着唇点了点头,“我都知道了。”

    姚锦慧是差点儿气得厥过去,姚锦绣却是差点儿乐得笑出声来,她低垂着头,咬着嘴唇,用力绷着一张脸,才没有笑出声来。

    本来姚锦绣说留下来照顾老太太谢氏,一是为了刷大老爷姚启辉的好感,二是觉得她是医生,留下来给老太太谢氏侍疾,顺便也能给老太太谢氏检查一下身体。如果老太太谢氏对她的态度能好些,她顺手把老太太谢氏的病医治了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好笑的是,想留下来的人,老太太谢氏不肯要,偏偏点了一个一点儿也不想留下来的姚锦慧,老太太谢氏也真是太有眼光了。给老太太谢氏点根蜡。

    哈哈哈哈,老太太谢氏要作死还真是拦也拦不住!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姚锦慧被留下照顾老太太谢氏,姚锦绣就先告退出来。走到院子里,姚锦绣才遇见姗姗来迟的二太太曾氏。

    二太太曾氏拉着姚锦绣,面色担忧地问,“刚才我忙着照顾你五妹妹,屋子里的下人都忙得团团转,下人也没有及时把老太太犯病的事儿禀告我,不知道现在老太太怎么样了?”

    这二太太曾氏也是会挑时候来,虽说是要照顾“生病”的姚锦莲,但哪里用得着这么长时间才出现,明明是觉得,早来一会儿,说不得就会有事儿落在她的头上,这晚一会儿来,事情全都处理好了,也就没她什么事儿了,她也乐得轻松自在。

    姚锦绣当然也能体会二太太曾氏的用意,不过是二太太曾氏觉得自己又不当这个家,没必要费那么多的力气,做得好不见得能讨到好,做得不好受埋怨,她没那么傻!

    姚锦绣平静地道:“祖母现在已经没事儿了,只需要好生吃药休养,二婶快进去看看吧。”

    二太太曾氏应了一声,与姚锦绣道了别就进去了。

    姚锦绣出了福安堂的院子,径直回了锦绣小筑,正好有丫鬟端了白糖糕上来,姚锦绣也饿了,就拿了一块白糖糕来吃,平日里她都觉得白糖糕太甜了,吃起来腻味,不怎么喜欢,今天却觉得这白糖糕做得刚刚好,从嘴吃到胃里都甜津津的,果然是人心情好了,吃什么都觉得甜美。

    ……

    月朗星稀,陈阁老府上。

    园子里一处僻静幽暗的角落里,隐隐传出女子说话的声音,“大公子,奴婢都按照您的吩咐把事情办好了,奴婢请求您的事情……”

    “你放心,你求我的事情,我不会忘。”一个低沉的男声道。

    那女子面上一喜,说话的声音里透出浓浓的喜悦,“那就多谢大公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