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25章 维护
    很快到了老太太谢氏的福安堂,姚锦绣捧着抄写好的《药王经》走进院子里,到了正屋门口直接跪在外面。

    她也不哭,也不闹,更不求,只默默跪着,把《药王经》置于身前,那么厚一叠抄写好的《药王经》还散发着阵阵墨香,想让人看不见都难。

    此时,老太太谢氏的福安堂里正人来人往,人人都看见姚锦绣捧着抄写好的《药王经》跪在了门口。有稍微有眼色的丫鬟见了,赶紧跑进去禀告。

    内室里,老太太谢氏先前被大老爷姚启辉气得晕过去,现在大夫已经给她施完针,老太太谢氏幽幽转醒过来。只是她有中风的前兆,此时也难受得说不得话,睁着眼睛在房间里扫了一圈,视线对上大老爷姚启辉,又是凶恶地瞪大了眼睛,对大老爷姚启辉的气还没消,扯着嘴角动了动,挤出一个字来,“滚——”

    大老爷姚启辉此刻已经冷静下来,对老太太谢氏的怨气也没那么重了,老太太谢氏好歹是他的亲娘,虽然老太太谢氏依然对他没有好颜色,大老爷姚启辉还是侍奉在侧,“母亲,你才醒过来,要好好休养,不要动怒。儿子再有什么不对,也等你好了再来教训儿子。”

    这么一说,老太太谢氏总算消了一些气,偏过头去不再瞪着大老爷姚启辉,而是在房间里找寻其他的人。

    大太太谢氏见状,连忙把身旁站着的姚锦慧推上前去,“快去看看你祖母。”

    “祖母……”姚锦慧畏畏缩缩走上前去,犹豫着伸出手握住老太太谢氏的手,老太太谢氏的手发凉,脸色真算不上好看,姚锦慧真是怕得很,怕老太太谢氏就这么死了,她害怕死人,那感觉就像是被一条可怖的毒蛇缠上了一样,想想就觉得可怕,只想远远的逃开去。

    老太太谢氏自然不知道姚锦慧心里想的这些,满心满眼里还是这个亲亲乖孙女儿,哪怕说话艰难,也扯出一句疼爱的话来,“还是……我的……慧儿……最乖……”

    “祖母……”姚锦慧除了叫一声也就没有了其他的话,老太太谢氏好着的时候,她当然十分愿意在老太太谢氏面前刷好感,但是现在老太太谢氏是真不好了,是比前几日的病情更加严重了,这一看就不是好事儿,老太太谢氏还这么时时刻刻惦记着她不忘,她就觉得渗得慌。

    姚锦慧正想着该怎么脱身,丫鬟就进来禀告,“三小姐抱着抄写好的《药王经》跪在了外面,奴婢叫她起来她也不起来,她说她要给老太太祈福,祈求老太太身体早日康复,心诚才能灵。”

    听了这话些,姚锦慧松了口气,心想终于有人来替她了,她再坚持一会儿就好。

    大老爷姚启辉没等老太太谢氏说话,听了丫鬟的禀告,心里就已经对姚锦绣更加的心疼怜惜起来,回头就对老太太谢氏道了一句,“这孩子才刚醒过来不久,身子还没好就过来看母亲,母亲有再大的气也该消了,我先出去看看他。”说完就要出去。

    见大老爷姚启辉起身就要出去见江氏那贱人的女儿,老太太谢氏气得很,胸口起伏不断,很想说姚锦绣爱跪就跪,最好跪死了才好。

    可还没等她开口出声,大太太谢氏倒是抢了先,“阿绣那孩子一向很有孝心,前几日去报恩寺还给老太太求了平安符回来,她现在刚醒过来,身子还没好,跪在地上落了病根怎么办?还是快去把她叫进来吧。”

    大老爷姚启辉刚起身走出几步,就听到这么一番话,回头看了大太太谢氏一眼,眼神中情绪复杂,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老太太谢氏抬起手来指向前面,“你,你……”也不知道“你”的是大老爷姚启辉还是大太太谢氏。

    瞧了一眼门口的方向,大太太谢氏快步走上前去,抓住老太太谢氏的手,压低声音对老太太谢氏道:“母亲,你现在身子不好,就不要跟老爷置气了。现在老爷的心明显偏向姚锦绣那一边,你何苦要现在跟她争个长短?就算是要整治她,也等你的身体好了再说,眼下这情况真的不是时候,你难道真想把老爷从你的身边越推越远吗?”

    这是大太太谢氏先前在姚锦绣的手里吃了亏学聪明了,明白眼下的情形不利于她,这才改口帮姚锦绣说话,又来劝说老太太谢氏暂时息事宁人,总之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时间整治姚锦绣,不怕她一个姑娘家不听话。

    虽然老太太谢氏脾气执拗,争强好胜,但好在还算听得进去话。此刻听了大太太谢氏的分析,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她总不能为了姚锦绣那个小丫头片子就让大儿子真的跟她离了心,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当年她会输给江氏那贱人就是忽略了这一点,导致儿子一再站在她的对立面上。她不能在这一点上输了一次又一次,这事看来还真得从长计议。这么一想老太太谢氏就想通透了,心情也不如先前那样激动,闭上眼安静地躺在了床上。

    大老爷姚启辉出到门外,就见到姚锦绣捧着抄写好的《药王经》,背脊挺得笔直地跪在门外,一双眼睛清澈透亮,神情恭谦虔诚,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是真心实意地要为老太太谢氏祈福。

    这一幕看得大老爷姚启辉大为感动,心道老太太谢氏对这个女儿那样不公,这个女儿还是一片难得的赤诚之心,没有丝毫的怨怼和不满,一心只想着让老太太谢氏身体康健。有这样一个孝顺懂事的女儿在,他的心甚慰。

    由此又想到发妻江氏,江氏就是这样一个品性纯善之人,哪怕是一只小小的蚂蚁也舍不得踩死。她在他身边的那几年,也是他过得最开心最惬意的时光。只是江氏那样好性情的女人,才能生出这样品性良善的女儿。

    “快起来吧,你才刚醒过来,身子也不好,就不要再跪在这儿了。”大老爷姚启辉伸出将姚锦绣扶起来,“你要是不好了,为父也会很担心。”

    “父亲……”姚锦绣顺势站起身来,忽然觉得头有些晕,眼前发黑,身子忍不住晃了晃,大老爷姚启辉看得心中一疼,伸手更加搂紧了她,就怕她真的倒了下去。

    “阿绣,你怎么样?”

    伸手用力抓紧大老爷姚启辉的袖袍,姚锦绣缓缓睁开眼,对上大老爷姚启辉关切的眼神,姚锦绣的眼眶里蓄起泪水,“父亲,是不是因为我惊马的事惹了祖母不高兴,祖母才会气得晕过去的?现在祖母的病到底怎么样了?祖母要是有个万一,那就是我大大的罪过了。都是我不好才会让祖母生了气,都是我的过错才弄成这样,我想去给祖母祈福,请求佛祖保佑祖母赶快好起来。”

    老太太谢氏会晕过去完全是因为跟大老爷姚启辉吵架给气的,但是姚锦绣这番话是把所有罪责都揽到了自己的头上,维护了大老爷姚启辉的颜面,自然让大老爷姚启辉又是一阵心疼。

    看着姚锦绣那张酷似发妻的小脸,大老爷姚启辉心中一片柔软,怜惜地摸摸姚锦绣的头,“这件事与你无关,父亲也已经跟你祖母说清楚了,她不会再怪罪于你,以后有父亲在一日,就会护着你一日,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儿委屈。”

    姚锦绣头埋在大老爷姚启辉怀里,嘴角翘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