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24章 怨怼
    在福安堂里,大老爷姚启辉和老太太谢氏为了姚锦绣的事情吵起来了。

    “母亲怎么可以那样责怪阿绣,阿绣还是个孩子,她的生母又早逝,母亲作为她的亲祖母,应该多给她一些关心和疼爱,怎么能骂她是祸害?”大老爷姚启辉想起姚锦绣单薄的身子埋在他怀里抖个不停的模样,那是害怕到了极点,生怕没有人给她做主的恐惧,那样的脆弱,勾起了大老爷姚启辉心底强烈的正直感,他一双浓眉深深蹙起,“那惊马的事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母亲不说让人去把真相细查清楚,反倒责骂受惊的阿绣是害人害己,母亲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怎么会有这样不公正的评判。”

    老太太谢氏靠在拔步床上,气得眼睛瞪得溜圆,手指着大老爷姚启辉骂道:“我看你这是反了你,竟然还教训起老婆子我来了,你还真是吃了三天皇粮就不认亲,跑到我面前来扮什么青天大老爷!”老太太谢氏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呼呼地喘着粗气,举着的手也跟着抖起来,“你是我怀胎十月生的儿子,我是你亲娘,你不说孝顺我,反倒跑来说我的不是,你这个不孝子,是准备气死我啊!”

    “我这是就事论事……”

    老太太谢氏厉声打断大老爷姚启辉的话,“什么就事论事,我看你是猪油蒙了心,连老子娘都敢忤逆了。半点儿没有孝顺之心。巴不得把我气死了才好!”

    一顶不孝的大帽子扣下来,压得大老爷姚启辉有些受不住,不孝这种罪名太大,传出去大老爷姚启辉都不好在朝中做官了,大老爷姚启辉只好躬身低头道:“儿子不敢。”

    “不敢?”老太太谢氏忍着头痛呵斥道:“我看你才没有什么不敢!我问你,我这头疼的毛病是怎么得的?还不是因为江氏!以前我不要你娶江氏,你偏偏要娶江氏那个害人精,她进门不到一年就把我气得得了这头疼的毛病,生生折磨了我好些年,就是她后来死了也不放肯过我,还时时用这头疼的毛病来折磨我,现在她女儿长大了,她女儿又来给我找气受,一天到晚不安生,到处惹事生非,她就是不想让我有好日子过,看不得我有半点儿好,你还帮着她,你眼里就根本没有我这个娘!”

    老太太谢氏出生在乡下小地方,性格泼辣不讲理,在家当姑娘的时候就是个争强好胜的主儿,家里的姐妹都不敢惹她,对上她都是能退让一步就退让一步,根本不敢跟她正面怼上,就怕被她撕成渣渣。老太太谢氏年轻时候在众姐妹中能大杀四方,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其他姐妹的战斗力是战五渣!

    本来老太太谢氏这么厉害,在外的名声也不怎么好,在家呆到十八岁都没嫁出去,最后才遇上没钱进京赶考的姚老太爷,也是她命生得好,嫁了姚老太爷这么争气的丈夫,进京赶考就中了进士当了官。她也跟着成了官太太。

    再加上老太太谢氏自己也争气,大老爷姚启辉和二老爷姚启顺都是她肚子里生出来的,两个儿子又能干,现在都在朝中当了官。大老爷姚启辉做到四品京官,二儿子姚启顺外派做了柳州知州。现在几十年过去了,姚老太爷没了,老太太谢氏当家作主了,她的官太太气势是越做越足了,如今在这个姚家她就是最大的权威,容不得半点儿别人说她的不是。

    十几年前,老太太谢氏给大老爷姚启辉相看媳妇儿的时候,是一点儿都没看上江氏,奈何大老爷姚启辉自己喜欢江氏,死活都要娶江氏为妻,把老太太谢氏气得大闹了好几场,最后还是没闹赢大老爷姚启辉,让他把江氏娶进了门。

    自江氏进门之后,老太太谢氏就没给过江氏一天好脸色看,每天都在府里作天作地折腾江氏。好在江氏也不是个包子,又有大老爷姚启辉给她撑腰,三五两下就把老太太谢氏给搞定了,压得老太太谢氏好几年都没翻得了身。老太太谢氏不服气,继续每天作天作地,自个儿生气把自己作出病来。但她并不觉得这是她的错,从始至终都把这一切怨恨算在了江氏的头上。哪怕江氏已经死了十几年了,老太太谢氏依然恨江氏恨得入骨!

    江氏好歹也是大老爷姚启辉的发妻,人虽死了,但她活着的时候,她与大老爷姚启辉是琴瑟和谐,感情笃深,哪怕江氏已经过世十多年了,在大老爷姚启辉的心中,依然深深记得江氏温婉和甜美,不舍得别人说一句她的不好,听到老太太谢氏骂江氏的那些恶毒的话,大老爷姚启辉自然很不乐意。

    “母亲,话不能这么说,茹娘嫁给我之后,勤勤恳恳操持整个姚家,没有做一点儿对不起姚家的事,又生了瑾睿和阿绣两个孩子,她是一个好妻子,你不要把你生病的事情都怪罪到她的头上去,她也担不起这个责任。而且她已经不在了,还请母亲多尊重一下她。”说到最后,大老爷姚启辉有些动容,以前没想起来那些过往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想起来就特别的难受,脑海里浮现的全是江氏的好。

    “你,你……你是要气死我啊!我没有你这个儿子!”在老太太谢氏心中,江氏就是抢走她儿子的仇人,她恨江氏恨到入骨,这一辈子都跟江氏誓不两立,绝不可能对江氏有半分好颜色,更别说尊重江氏。

    “你给我滚,滚,滚——”老太太谢氏抓起身侧的玉枕就要向大老爷姚启辉砸去,也不知是气得狠了,还是用力过猛了,两眼直发黑,只瞧见她抓着玉枕的手抖了抖,玉枕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她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母亲,母亲……”老太太谢氏就这么倒在床上双目紧闭,面如金纸,呼吸微弱,大老爷姚启辉见此情形也被吓了一跳,脸色骤变,扑上前去看手足无措地看着老太太谢氏,扯开嗓子喊人“来人,快来人,老太太昏倒了,快去请大夫!”

    于是乎,老太太谢氏房里又是一阵人仰马翻。

    相对于老太太谢氏那里的忙乱,锦绣小筑则是一片安宁。

    姚锦绣喝了翡翠端来的安神汤,这汤还是大老爷姚启辉安排大太太谢氏让人熬的。喝的时候,姚锦绣用随身安装的医疗系统检测了一下,系统提示没有问题才放心的喝下去。

    姚锦绣躺在床上听翡翠义愤填膺地道:“三小姐以后千万要小心,万万不可再发生今日这样危险的事情了。奴婢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光想想都觉得很后怕,也不知道是哪个黑心肝的要害三小姐,千万别让奴婢抓到,不然的话,奴婢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姚锦绣拍拍翡翠的手,笑着道:“看把你激动得,事情都过去了,别担心了。”

    翡翠皱着眉头,“奴婢怎么能不担心,三小姐你就是心宽。”

    姚锦绣靠在床头,扯开嘴微微一笑,她哪里是心宽,是因为已经穿到了这个姚家,再担心也没用,只有打起精神来迎战!她如果不能放宽心一些,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难道要怨天怨地?那可能还没被人给整死,自己就像林妹妹一样伤春悲秋死了!

    姚锦绣早就已经看透想明白了,对翡翠道:“你放心好了,我心里有数。”

    这时候,珍珠从外面撩开帘子走了进来,她按照姚锦绣的吩咐出去打听老太太谢氏那边的消息,一听到新情况就赶回来向姚锦绣禀告,“大老爷为了三小姐的事情跟老太太吵起来了,现在老太太被气得昏过去了。”

    嘿嘿,怎么听到老太太谢氏昏过去的消息心里会那么爽了?珍珠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轻快起来,心情乐得像是要插上翅膀飞到天上去。

    “老太太晕过去了?”姚锦绣吃了一惊,丝毫没料到姚大老爷会为了维护她做到这一步,还以为他最多替她在老太太谢氏面前美言两句,没想到他居然把老太太气晕了过去,看来她在姚大老爷面前装白莲花的效果很好嘛!

    “是呀,大太太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珍珠道。

    姚锦绣一下子坐起身来,掀开被子就要下床,飞快吩咐道:“赶快给我梳妆,再把我抄的那一百份《药王经》也拿出来,我们马上到老太太的福安堂去。”

    翡翠忙来扶姚锦绣,着急道:“三小姐,你才刚醒过来,身子还没好……”

    姚锦绣催促道:“别啰嗦了,就是现在,快一点儿!”现在不去刷存在感?那要什么时候去?

    翡翠劝不住,只好动作迅速地给姚锦绣整理好,珍珠也去把姚锦绣抄写好的《药王经》拿了来。

    她抄写的这一百份《药王经》可不是白抄的,现在正是派上用场的时候!老太太谢氏想借此事折磨她,她就可以借此事来讨点儿好处,抄得这么辛苦,可不能白干了!

    一切准备妥当,姚锦绣带着珍珠出了门,直往老太太谢氏的福安堂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