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21章 对策(捉虫)
    现在,姚锦绣这样逼问大太太谢氏,就是要撕下大太太谢氏伪善的面孔,除非大太太谢氏说她是真心待姚锦绣如亲生女儿的,否则这事儿就没完。

    但是只要大太太谢氏这么一说,那么大太太谢氏就要为姚锦绣惊马的事情给个说法,不能老太太谢氏借着惊马的事情责怪姚锦绣,大太太谢氏这个把姚锦绣当做亲生女儿的母亲居然当看好戏一样作壁上观,起码要对姚锦绣做出应有的维护,还不能让姚锦绣受到一丁点儿惩罚,否则她这个母亲就当得不称职,口口声声说的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就会变成打她嘴巴的巴掌。

    见大太太谢氏皱着眉头不说话,脸色也是红一阵白一阵的难看,姚锦绣就知道她这是不好答,也答不出来。不过姚锦绣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跪着朝大太太谢氏膝行几步,双手趴在地上,头在地上连磕三个响头。末了直起身来,额头上的乌青正对着大太太谢氏的眼前,像一把锋利的剑一样,直刺入大太太谢氏的心中。

    “母亲,既然你一直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还请你为女儿说句公道话。”

    此时此刻,姚锦绣的步步紧逼,无一不是把大太太谢氏架在火上烤,帮姚锦绣说话,无疑将会得罪老太太谢氏,帮老太太谢氏说话,就无法圆自己以前说的那些话,那无意就是自打嘴巴。

    这情况之下,两边都为难,两边都不好选择,大太太谢氏就像块夹心饼干,被两边挤压得难受,真有种里外都不是人的感觉。

    内心里经过好一番挣扎,大太太谢氏最终还是决定维护一下自己的面子,帮姚锦绣说这个话。虽然替姚锦绣说话会让老太太谢氏给自己记上一笔,但总比不利于自己的言论被传出去要好,自己要是丢了面子,以后还怎么在京里的那些夫人当中往来?自己的亲生女儿姚锦慧还没有嫁人,要想找个满意的好女婿,她还必须要维持着自己的好名声才行。

    至于老太太谢氏那儿,大太太谢氏想的是,她好歹是老太太谢氏的侄女儿,姚家的当家主母,这点脸面老太太谢氏始终是要给的,她以后只要多向着老太太谢氏一些,努力修复今天的嫌隙也就罢了。她相信老太太谢氏也不会真就因为这一件事就把她记恨上,毕竟她和老太太谢氏的目标可是一致的。

    这么一想,大太太谢氏就想通了,伸手过去把姚锦绣拉起来,掏出丝帕给姚锦绣擦眼泪,柔声关切的语气,“你这孩子,气性怎这么大,我当然是把你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的,你和锦慧都是我嫡亲的孩子,我对你们都是一样的,舍不得你们受半点委屈,舍不得你们有半点儿闪失……”

    没等大太太谢氏把抒发感情的话说完,姚锦绣抓住她话里的漏洞,抢先一步问道:“那母亲说一下今天惊马的事情是不是与我无关?我是不是不应该承担这个责任?”

    大太太谢氏愣了一下,脸上慈爱的表情也维持不住,握住帕子给姚锦绣擦眼泪的手都在抖,她前面说那么一番话,不过是为了安抚姚锦绣而已,她已经是冒着得罪老太太谢氏的风险在说那样的话了,没想到姚锦绣却是步步紧逼,逼着她去打老太太谢氏的脸啊。

    可是现在骑虎难下,大太太谢氏僵了好半响,才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是与你无关。”

    “这就好……”说完这三个字,只见姚锦绣用手中的娟帕捂住口鼻,泪水滚滚而下,好像受到极大的委屈之后终于沉冤得雪喜极而泣一般,这就好像是她一直憋着一口气,一直在等着真相大白的这一刻,一下子激动过了头,单薄的身子摇摇晃晃起来,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两眼一翻,就软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在晕过去的前一秒,姚锦绣在心中暗骂了一句,你妹的,麻醉药用多了!

    可以这么说,姚锦绣是故意装晕倒的,不装晕倒达不到自己的目的,不晕倒后面就还要继续面对老太太谢氏和大太太谢氏的责难。所以她选择了这么个法子,杀了她们一个措手不及。不然等老太太谢氏和大太太谢氏回过神来,姚锦绣再要以一对二,委实有点累心伤神,不如晕倒了好。也算逃过了一节。反正晕倒这种招数,也不只是某些人的专利,她也可以在适当的时候用上一用,装一装柔弱的嘛!

    当然,为了逼真起见,姚锦绣在自己的娟帕上加了麻醉药,当她用娟帕捂住口鼻哭泣的时候,就吸入了娟帕上的麻醉药。只是她怕效果不好,就在娟帕上多放了一些,没想到麻醉药放多了,这么快就起了效用,她也就正正经经地晕过去了。

    这姚锦绣一晕倒,老太太谢氏屋里自然一团乱。又是叫丫鬟婆子来帮忙的,又是叫人去请大夫的,真是好不热闹。

    老太太谢氏见姚锦绣晕倒了,以她那偏心的程度,她本是不想管,可是偏偏姚锦绣就昏在她屋里,晕过去了半天还不见醒,连大夫来看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老太太谢氏担心姚锦绣要是真死在她这儿了,传出去姚家老太太逼死了嫡长孙女儿这种话,她的老脸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搁?还有姚锦绣要是就这么死了,她后面的孙女儿要怎么嫁人?还能嫁到哪个好人家去?

    这不想还好,一想就发散思维越想越多,顿时发现很多地方都不妥当,老太太谢氏也是惊出一把冷汗,她是被一直昏迷不醒的姚锦绣给吓到了。老太太谢氏是看姚锦绣不顺眼,是想要处处针对她,整治她,修理她,不过是想出口气罢了,还真没想到要要姚锦绣的命!

    现在姚锦绣一直昏迷不醒,连大夫都束手无策,这让老太太谢氏不安的很,惊吓之下,老太太谢氏的头又剧烈地疼起来了。

    大太太谢氏见老太太谢氏的头痛病又犯了,赶忙又让大夫给老太太谢氏看病,大夫给老太太谢氏诊了脉道:“老太太这是顽疾了,需要安心静养,不要太过费神,我另外开一副药,让老太太喝上一剂再看效果。”

    “那就劳烦大夫开药。”

    大夫出去开药,丫鬟去抓药,熬药。

    老太太谢氏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道:“阿绣……那儿怎么样了?”老太太谢氏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温和地叫过姚锦绣为阿绣了,一般都是“你你你”这样,或者是“孽女”之类的叫骂。现在忽然叫“阿绣”还有点儿拗口了。

    “还没有醒过来,慧儿在那边守着。”大太太谢氏道。

    老太太谢氏想了想,叹了口气,“我这儿也不好,还是让人把阿绣挪回锦绣小筑吧……”

    那语气,感觉是害怕姚锦绣会死在她这儿,趁着姚锦绣还没有死透,赶紧弄走了才好,免得姚锦绣七日回魂的时候来找她算账。

    “好,我这就去安排。”大太太谢氏应了一声,又想到姚锦绣现在昏迷不醒,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狠下心对老太太谢氏道:“母亲,阿绣这事情……要是她真有个万一,我们还是要早做打算的好……”

    大太太谢氏说到这里停下来,看了一下老太太的神色,见她没有反对的意思,想来也是有这么个打算,就大着胆子继续接着往下道:“阿绣今天正好惊了马,要是她正好就这么去了……也是因为意外,是被惊马吓到了,才会失了魂魄,去见她的生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