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18章 命大
    “三小姐,小心!”

    砰!

    这还没反应过来,姚锦绣的身子蓦地一弹,头猛地撞到车厢壁上,顿时疼得她眼冒金星,身子又跟着一倒,几乎要腾空而起,车马如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车夫竭力想要控制住疯跑的马,反而被马儿飞快的速度甩得失去了平衡,直接摔了出去。

    “三小姐,三小姐……”

    车厢里连个固定的地方都没有,马车一路飞奔,姚锦绣想抓个东西稳住身子都不行,只觉得整个人都要随着马车飞起来,在马车厢里跟珍珠一起被撞得东倒西歪。

    街边的悦来客栈二楼里,有一人看到了这一幕,只见他对隐在暗处的暗卫使了一个眼神,就见一个黑影如鸟儿般翻出窗口飞了下去,身影一动,动作快得如闪电。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那人已经有了动作,只见到黑影扑过去,也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那惊了的马和车厢已经完全分开,他的手臂撑在车厢壁上,车厢就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原地,那惊了的马儿,却如疯了一般,直冲冲向前飞奔出去。

    街边的人都还没看清楚出手的人是谁,那人身形一闪,又如来时一样,朝着马儿飞奔出去的方向,很快就消失不见。引得周围人纷纷猜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在混乱之中把惊马和车厢分开。

    坐在车厢里的姚锦慧也是心惊得很,抓住大太太谢氏的胳膊问,“娘,那是我们家的马车怎么会惊了马?还有救姚锦绣的人是谁?”其实她更关心后面这个问题。

    大太太谢氏也是后怕得紧,抓紧姚锦慧的手,感受到姚锦慧手心的温暖,她才稍稍安定下来,好在姚锦慧没有跟姚锦绣坐一辆马车,不然她的女儿也会跟着一起受苦,“我会让人去查。”

    她没说是让人去查马儿受惊的事,还是去查是谁救了姚锦绣。

    大太太谢氏伸手敲了敲车厢壁,吩咐跟车的婆子道:“去看看三小姐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跟车的婆子听了吩咐,答应一声,就朝姚锦绣所在的位置走过去。

    另一辆马车里,姚锦莲垂在身侧的手拽紧了衣裙,心里也在猜测着到底是谁救了姚锦绣,怎么姚锦绣就那么好命,惊马跑得那么快,居然都没把她给摔死,还有好心人出手救她,简直太可恨了。

    二太太曾氏看到姚锦莲的脸色不太好,伸手摸摸她的脸,关心地看着女儿,“别担心,没事儿的。”

    她才不担心了,她巴不得姚锦绣摔死了才好,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浪费了,真是可惜。

    一想起姚锦绣居然在陈家与陈昱霖相见,姚锦莲就恨不得骂她是贱人,大大的贱人,这种贱人就应该死,挡她路的人都不得好死!姚锦莲被恨意蒙蔽了心神,一双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跟车的婆子到了姚锦绣的车厢边上,站在外面轻声唤道:“三小姐,三小姐,你没事儿吧?”

    车厢平稳地停在路边,姚锦绣被珍珠扶着站起身,先前剧烈的摇晃把两人的发髻都摇散了。这个时候停了下来,姚锦绣也没有急着出去,而是让珍珠重新帮她把发髻挽好。珍珠手巧,三五两下就帮姚锦绣挽好了头发。至于珍珠自己的头发,则飞快地随意挽好了一个髻。

    这时候听到外面婆子的询问声,珍珠也已经收拾好,撩开帘子探个头出去,看到婆子,声音还算平稳地道:“三小姐没事儿。”

    婆子见珍珠只是脸色有些发白,深情还算稳定,便回去回话,不一会儿又回来,跟珍珠道:“三小姐的马车坏了,大太太让三小姐过去她那辆马车上坐。”

    “谢大太太。”珍珠行了一礼,上去车厢里把姚锦绣扶下来。

    姚锦绣再出来,已经是整理妥当了。钗环发髻整齐,衣衫也不见丝毫凌乱,脸色平静如常,并不见丝毫慌乱,也没有痛哭流涕,更是连一点点受到惊吓的样子都没有,这让想要看她笑话的众人反倒疑惑了。姚锦绣身上散发出平淡宁静的气息,让人都不由地一愣,仿佛刚刚经历了惊马事件的人不是她姚锦绣,而是其他的人。

    姚锦绣由珍珠扶着过去大太太谢氏的马车,一步步走过去,腰间的丝带晃动,在阳光下泛着柔和的光芒,看得人都移不开眼去,只觉得这不知是从哪儿来的女子。

    路过姚锦莲所在的马车,只见姚锦莲撩开车帘,对姚锦绣露出关切的神情,“三姐姐,你还好吧?”

    姚锦绣抬起头来,冲姚锦莲微微一笑,用平稳无波的声音道:“谢五妹妹关心,我很好。”

    姚锦莲眼角蓄了泪水,手捏着帕子抚在胸口处,“三姐姐没事儿就好,要是换我遇到这样的事儿,吓都吓死了,还是三姐姐胆子大。”

    姚锦绣点了一下头,脸上的笑容越发明媚,“说得也是,终归还是我的命大,福大命大,必有后福!”

    可不是福大命大么,如果不是,早就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估计骨头都已经化成灰了,哪还能像现在这样站在这儿好端端的说话。

    姚锦莲也听出了姚锦绣的意思,只是依旧装作无知,做一副很关心姚锦绣的样子,喃喃自语道:“三姐姐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嗯。”姚锦绣看她一眼,对她道:“我先过去母亲那边了。”

    “好,我们回去再聊。”姚锦莲应了一声,扯出一个笑脸来。

    等姚锦绣带着珍珠走了,姚锦莲才放下车帘子坐进车里。当车帘子完全放下,姚锦莲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浓的恨意,用手撕扯着手中的帕子骂道:“笑,我让你笑,这次让你侥幸逃脱,下次可没有这么容易!”

    姚锦莲愤愤不平地一巴掌拍在身侧的小几上,只听得“咯噔”一声,一块碎裂的玉镯子掉了出来,姚锦莲漂亮的脸蛋儿脸瞬间变了色。她慌忙挽起宽大的广袖来看,只见她常年戴在手腕上,一直钟爱得不得了的和田玉镯子被磕得碎成了几块。

    这可是二太太曾氏的陪嫁之物,二太太曾氏一向十分珍视,姚锦莲心水了很多年,好不容易磨得二太太曾氏在她满十岁生辰的时候送给了她。她在拿到这和田玉镯子之后,一直戴在手腕上从不离身,每天小心翼翼爱惜着,没想到就这么一晃神就磕碎了。

    姚锦莲顿时眼眶一红,泪珠儿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刷刷滚落下来,哭得伤心无比,用肝肠寸断来形容都不为过,这下她是真的心痛万分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