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17章 好戏
    姚锦绣和陈昱霖不约而同抬头向着惊叫声传来的方向望去。

    该死的!

    陈昱霖皱紧眉头,已经料到那边发生了什么事,看了姚锦绣一眼,见她神情自若,便对她道了一句,“我去那边看看,先失陪了。”

    陈昱霖快步往惊叫声传来的方向而去,望着陈昱霖飞快离去的背影,姚锦绣立在原地若有所思,犹豫了一下,还是迈动脚步跟上前去,她心里有些担心,总觉得刚才那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像极了姚锦慧的声音。

    才刚追出去几步,陈婉儿的丫鬟云香就从旁边岔路里蹿了出来,神色慌张,上前拦住姚锦绣的去路,“姚三小姐,你这是要去哪儿?”

    姚锦绣顿住脚步,凌厉的目光射过去,紧紧盯住云香,冷笑了一下,“我倒奇怪你刚才去了哪儿?”

    云香心中一跳,躲开姚锦绣冷冽的目光,扯着嘴角强自镇定地道:“刚才奴婢在外面等你,遇到个交好的小丫头抱着一大堆东西过来,奴婢看她不好拿,就上去帮了一把手。”

    “帮了一把手?”

    “是,是啊。”云香已经没有先前那样有底气,抬起头飞快地瞟了姚锦绣一眼又把视线避开,明显不敢与姚锦绣对视,她分明就是在撒谎。

    姚锦绣好笑,这丫鬟云香哄她到这里来,中途又找借口离开,后面发生的事有那么凑巧,还真以为她是傻的不成?要不是顾忌到这是在陈家,她真不会给她留脸面!

    “刚才那边出了什么事?”这问的是刚才的那一声惊叫声。姚锦绣差不多已经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反正这丫鬟云香也是听命行事,问她也不过如此,姚锦绣懒得再逼问云香,迈步就往惊叫声传来的方向走去,“带我去那边看看。”

    “嗳……”云香犹豫了一下,快步跟上前去。

    在姚锦绣和云香的身影在花园的拐角处消失后,姚锦莲拖着陈婉儿从不远处的花丛里走了出来。

    一双满含怨毒的眼睛一直盯着姚锦绣的身影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移动分毫。

    ……

    早在姚锦绣被云香领到这边来更衣的时候,姚锦慧也站起身来说不玩了,要陈玉儿带她逛花园。陈玉儿也不想继续在凉亭里听陈婉儿的指挥,私底下盘算着把姚锦慧带去见她哥哥陈昱霖。这两个人各有心思,自然一拍即合,于是两人就欢欢喜喜地挽着手出了凉亭。

    凉亭里只剩下姚锦莲、陈婉儿、陈娇儿三个人,陈婉儿就邀请姚锦莲跟她一起去逛逛,姚锦莲想想也好,就说她也想去更衣,让陈婉儿姐妹俩带她去。

    陈娇儿看了看她们,地垂下头,呐呐地道:“我想去看我姨娘……”

    陈婉儿本就霸道惯了,伸出手指一戳陈娇儿的额头,被她不争气的样子气得骂了一句,“没用的东西,算了算了,你自去吧,我陪姚家姐姐就行了。”

    于是乎,陈娇儿找了借口带着丫鬟走了,陈婉儿领着姚锦莲去更衣,挽着姚锦绣的手就往一条小路走,“莲姐姐,我们走这边儿。”

    “我们走这边儿这条近路。”

    那一边,姚锦绣被丫鬟云香带着在路上绕了一大圈,而陈娇儿带着姚锦莲走近路很快就到了。

    等到陈婉儿带着姚锦莲到的时候,正好是姚锦绣从里面出来没有找到丫鬟云香打算先行离开的时候。姚锦莲看到姚锦绣本想上前去叫她,谁知陈娇儿一把就拉住姚锦莲,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对她狡诈地眨了眨眼,“别着急,等一等,一会儿有好戏看。”

    让姚锦绣出丑倒霉也是姚锦莲乐于见到的事,她佯装不妥地瞪了一眼陈婉儿,陈婉儿却无所谓地笑一笑,伸手指了指前面,“看那边……”

    话音刚落地,陈婉儿的脸色就变了,没有了刚才的幸灾乐祸,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因为她看到陈昱霖从那头走了过来,而她安排好用来吓唬姚锦绣的那只凶猛的大狼狗却不见了踪影。

    陈婉儿看到陈昱霖走上前去跟姚锦绣说话,顿时明白过来整件事变成这样的原因——是陈昱霖把她安排好的大狼狗弄走了,是陈昱霖帮了姚锦绣,让她逃过了一截。

    站在陈婉儿身旁的姚锦莲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万丈怒火中烧的姚锦莲想的却是——姚锦绣果然是个贱人,居然跑到陈家来勾引陈昱霖!难怪她上一回吃了那么大的闷亏,都是姚锦绣那骚蹄子干的!心中又把姚锦绣给大大地恨上了。

    就在此时,姚锦莲和陈婉儿同时听到了前面传来的凄厉的叫喊声,“救命啊——”

    陈婉儿被呼叫声一激,低呼一声,“糟糕了……”

    姚锦莲并不笨,立刻就明白过来,拉住陈婉儿,神色冷峻,“你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

    陈婉儿张了张嘴,无不可惜地道:“我安排好的计划被人破坏了……”

    ……

    等到姚锦绣和丫鬟云香赶到出事地点的时候,就看见陈昱霖正在训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那少年正得意洋洋地牵着一条黑色大狼狗,面上竟是不耐烦的神色,对于陈昱霖的训斥充耳不闻,末了还冲陈昱霖呲牙一笑。

    见到姚锦绣和丫鬟云香出现,少年手中的黑色大狼狗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张开一张血盆大口,睁着发出幽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姚锦绣两人,四肢绷紧,蓄势待发,那架势仿佛下一秒就会冲过来。

    还好那少年即刻阻止了它,伸手在黑色大狼狗的头上摸了摸,就像哄小孩子一样道:“大黑,乖,别闹。”

    那黑色大狼狗似乎能听懂少年的话,立马就放松下来,乖乖地靠在少年的脚边,滴溜溜的眼中也没有了凶恶的光芒,显得温顺乖巧了许多。

    姚锦绣一看就明白了整件事,刚才肯定是那条黑色的大狼狗把人给吓到了,才会发出那样惊惧的叫喊声来。

    转头就看到稍远处的姚锦慧和陈玉儿,姚锦绣在心里叹口气,朝着稍远处姚锦慧和陈玉儿所在的位置走过去。

    只见花容失色发髻散乱的姚锦慧正埋首在陈玉儿的怀中失声痛哭,娇弱的身子止不住瑟瑟发抖,一看就是怕极了。而陈玉儿的脸色也十分不好看,一张小脸惨白得像一张纸一样,却依然强忍着心中的害怕,搂着姚锦慧轻声安慰。刚才那条黑色大狼狗突然冲出来扑倒姚锦慧的时候,都快把她们两人的心脏吓得停跳了。

    先前陈玉儿把姚锦慧带到这边来,是打着把姚锦慧带来见她哥哥陈昱霖的打算的,谁知道才走到半路,二叔家的三弟陈昱坤的黑色大狼狗就猛然蹿了出来,叫瞧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子扑过来,把姚锦慧吓得惊叫一声摔倒在地上,差点儿把她们的魂都吓没了。

    “都是我三弟不好,你快别哭了。”陈玉儿安慰着姚锦慧,在心里把陈昱坤骂了个千百遍。

    这京城里的人都知道,陈阁老家陈二老爷的儿子陈昱坤是个不受管教的主儿,典型的纨绔子弟,从小就是个张狂的性子,专门喜欢鼓捣别人都害怕的东西,比如蝎子、毒蛇,什么东西凶猛喜欢什么东西,就比如他现在正搂着的那条黑色大狼狗,听说是狼和狗杂交的产物,凶恶程度可见一斑,一般人都不敢靠近。

    姚锦绣走上前去,手搭上姚锦慧的肩头,关心道:“四妹妹,你还好吗?”

    姚锦慧没理她,继续埋在陈玉儿怀里哭得伤心。这个时候不哭,什么时候哭?就是要让陈昱霖知道她受了委屈,好让陈昱霖给她做主。

    姚锦绣知道此时姚锦慧打的主意,默了一下,又劝道:“四妹妹,快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这样让人瞧见了也失礼,还是让陈二小姐带你去梳洗一番吧。”

    扑在陈玉儿怀里的姚锦慧倒是把这话听进去了,肩膀也不抖了,哭声也停了。她是想要在陈昱霖面前扮委屈装可怜,好让陈昱霖怜惜她。但是女为悦己者容,如果是漂漂亮亮的出现在陈昱霖面前,给陈昱霖留下好印象,自然比发髻散乱泪流满面的丑样子好得多。也更能让人印象深刻,给陈昱霖留下美好的记忆不是。

    想通后的姚锦慧就好说话了,不一会儿儿陈玉儿便带着姚锦慧去她房里重新梳洗,姚锦绣也跟着一起过去。

    半个时辰后,陈玉儿和姚锦慧重新梳洗完毕。陈大太太得知了此事,派人去通知陈二太太过来,再陪着大太太谢氏和二太太曾氏一起到陈玉儿的房里看两个受了惊吓的姑娘。而姚锦莲却是再晚了一刻钟才出现。

    “我真是对不住,是我没把他教好,我这就叫那混小子来给姚四小姐赔罪!”陈二太太深知自己儿子一向顽劣,自知理亏,对大太太谢氏说了不少赔礼道歉的话,又拿出许多准备好的贵重礼物给姚锦慧压惊。后来又叫了陈昱坤来给姚锦慧赔罪,好在陈昱坤的态度还算端正。陈大太太也帮着说了一些好话,另外又添了一些礼物给姚锦慧。这件事情也就在大家心照不宣中平安过去了。

    至于姚锦慧很想见到的陈昱霖就没再出现,这让满心期盼的姚锦慧很是失落。

    这一趟到陈家,姚锦慧虽被下了一跳,受了些委屈,好歹还是见了陈昱霖一面,又让陈昱霖训了陈昱坤一顿,并且得了陈大太太和陈二太太不少礼物,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

    从陈家离开的时候,姚锦慧因受了惊吓,要跟自己亲娘坐一起,就依旧上了大太太谢氏的马车。而姚锦莲心里正记恨着姚锦绣,不想再跟她坐一起,就去了后面跟二太太曾氏坐一辆马车。这样就只剩下姚锦绣一个人坐一辆马车了。

    姚锦绣倒是乐得自在,带着珍珠就上了马车。

    马车行驶在路上,姚锦绣闭着眼睛想今天在陈家发生的事儿,从陈婉儿的出现,到云香带她去更衣,再到姚锦慧被黑色大狼狗吓到,这一切都不同寻常,隐隐有一丝关联,无形中把这些都串了起来。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姚锦绣正觉得要摸到其中的门道,马车忽然剧烈一抖,差一点儿就把她从位子上摔下来,紧接着就是车夫的惊喊声,“不好了,惊马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