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16章 陈家(捉虫)
    上了车,姚锦莲没事儿人一样亲亲密密拉着姚锦绣坐在一起,还把她新绣好的帕子拿出来给姚锦绣看。

    姚锦绣瞥了一眼,没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眼泪都顺着眼角流出来,“昨天晚上睡得晚,我再眯一会儿,到了你叫我。”

    说完也不管姚锦莲了,闭上眼睛开始养精蓄锐。

    就这么被无视了,姚锦莲手托着帕子,阴狠狠地瞪着姚锦绣。

    感觉到一道如刀似剑的目光射过来,要是眼刀能够杀人,姚锦绣觉得她肯定已经被划了无数刀了。

    姚锦莲就这么瞪着姚锦绣,察觉到姚锦绣眼皮子掀了掀,要睁开又不睁开的样子,赶紧就把阴狠的目光收了回去。等再看姚锦绣,似乎是睡得不太舒坦,身子动了动,找了个更舒适的姿势闭着眼睛不动了。姚锦莲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路上,姚锦绣都在装睡,姚锦莲也很安生的坐在旁边,倒是没有再生事。

    马车平坦地行驶在路上,半个时辰之后到了陈家。陈大太太早就带着陈二小姐陈玉儿来迎接。

    一行人下了马,陈大太太最先看到的是站在大太太谢氏身旁站着的姚锦慧,笑眯眯地夸奖道:“这是姚家四小姐吧,一看就让人喜欢。”直接无视了旁边站着的姚锦绣和姚锦莲两个。

    在陈大太太看来,名声不怎么好听的姚锦绣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而姚锦莲漂亮是漂亮,娶妻娶贤,漂亮倒是在其次。她当然就更愿意多关注姚锦慧。更何况姚锦慧的爹是姚家大老爷姚启辉,正正经经的户部郎中,四品京官。而姚锦莲的爹是姚家二老爷陈启顺,只是一个从五品的柳州知州。两者相比,差别大了去了。

    陈家大小姐陈玉儿上前来,亲亲热热地挽住姚锦慧,“我一看慧儿妹妹就像是见到了故人,心下喜欢得紧,慧儿妹妹跟我一起吧。”

    姚锦慧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儿,一扫先前的郁闷之气,欢喜地跟陈玉儿挽在一起,“我也是一见玉儿姐姐就喜欢,早知道就早些来见姐姐了。”这话说得活像两人是失散多年的亲姐妹似的。

    姚锦绣和姚锦莲互看一眼没有多说话。彼此移开眼,姚锦绣不经意低头,扫到姚锦莲的手在身侧紧握成拳。

    姚锦绣的嘴角微勾了一下,看来姚锦莲也不如她表面上看来的那样云淡风轻啊!

    这儿寒暄完,陈大太太领着大家进府,带着大家去见陈老太太。陈老太太是陈阁老的原配夫人。

    陈大太太陪着大太太谢氏和二太太曾氏走在前面。姚锦绣和姚锦莲默默地跟在后面稍稍落后两步,只有姚锦慧和陈玉儿欢欢喜喜地挽在一起,一直叽叽喳喳地聊着天儿。

    很快就到了陈老太太的房里,陈老太太倒是个看起来很慈祥的老太太,说话和和气气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

    姚家三姐妹上前行礼,陈老太太一看这三个花骨朵儿一样的年轻姑娘,脸上的笑容更甚,“瞧瞧,这姚家三个姑娘长得可真俊啊!年轻就是好,一个个水灵灵的,看得我老婆子都欢喜得紧,活像也年轻了好几岁。”

    此话一出,大家都笑起来。这话说得好,不偏不倚,比陈大太太会说话多了。让人立马就喜欢上了这个看起来很和蔼的老太太。

    陈老太太回头就叫身边的妈妈把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姚家三姐妹。三个人都是一模一样的金海棠珠花步摇。

    姚家三姐妹得了步摇,站起身来给陈老太太道谢。陈老太太笑着让她们坐下,“陈姚两家都是多年的老交情了,就应该这样常常走动,看着你们就跟我的孙女儿一样,让我老婆子高兴。”

    等姚家三姐妹坐下,陈玉儿在旁边吃吃笑道:“祖母都还没给过我这么漂亮的步摇,慧儿妹妹快戴起来给我看看好不好看?”说着就抢过姚锦慧手中的步摇插在她头上,回头对陈老太太讨好道:“祖母,你看慧儿妹妹好不好看?”

    陈老太太笑眯眯地道:“好看,都好看!你们几个年轻的丫头,都好看得跟那枝头上盛开的花儿一样。”

    “祖母——”陈玉儿娇嗔一声,红着脸扑到陈老太太的怀中,尽显小女儿的娇羞模样。

    陈老太太拍着陈玉儿的背,“行了行了,这么大了还撒娇,快起来吧,带着姚家的三个妹妹到园子里去玩儿,别留在我老婆子这里了,让你们一直呆在这儿也是无聊。”

    有陈老太太发了话,陈玉儿就带着姚家三姐妹去园子里玩儿,大太太谢氏和二太太曾氏也跟着去了陈大太太屋里说话。

    陈玉儿带着姚家三姐妹到了花园的凉亭里,丫鬟上了茶水糕点,几人刚坐下,又来了两个陈家二房的小姐。

    稍长一点儿的飞快跑上前来,拉着陈玉儿问,“玉儿姐姐,这些漂亮的小姐不知都是哪家的啊,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呗?”

    姚锦绣看到陈玉儿脸上的肌肉明显抽了一下,只听她硬着头皮给两个陈家二房的小姐介绍道:“她们都是姚家的小姐……”

    陈玉儿给她们互相做了介绍,这下几人也就算认识了。姚锦绣这才知道年纪稍长一些的姑娘叫陈婉儿,而那个胆子小一些,一直安安静静站在一旁的姑娘叫陈娇儿,两个姑娘都是陈家二房也就是陈玉儿二叔的女儿,陈婉儿是嫡女,陈娇儿是庶女。

    为了活跃气氛,陈婉儿提议大家来玩儿击鼓传花,她这是一来就代替了陈玉儿的位置。

    姚锦绣看到陈玉儿脸上的表情僵了又僵,好在始终没有发作,反而是热情招呼着大家玩儿起来,其实也就只招呼了姚锦慧一人。姚锦绣和姚锦莲不过是顺带加入而已。

    陈婉儿道:“我来负责击鼓,花落到谁手上,谁就要罚喝茶一杯,或是罚作诗一首。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喝茶比作诗可容易多了,只是喝茶喝多了也憋得难受。客随主便,大家对此倒没有意见,陈婉儿就吩咐丫鬟把东西准备好,这就开始了。

    陈婉儿用布巾蒙了眼睛,举起手中的鼓槌敲了起来,鼓声响起,花儿最先从陈玉儿手中开始传,下一个是姚锦慧,接着是姚锦莲,然后是姚锦绣,最后是陈娇儿,如此转了一圈又回到陈玉儿手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陈婉儿故意为之,每每传到姚锦绣的手中鼓声就会停下,姚锦绣也因此被罚了五次。

    在这五次里,姚锦绣喝了三杯茶水,作了两首诗。几个姑娘都夸奖姚锦绣的诗做得好,就连先前没有正眼瞧过姚锦绣的陈玉儿都对她另眼相看了。只是那两首诗都是她剽窃古人的文化成果,念完之后她只觉得脸上发烫,浑身不自在。这一不自在,再加上她先前本就喝了不少的茶水,她就想去更衣。

    姚锦绣站起身道:“我要失陪一下。”

    陈婉儿忙叫自己的丫鬟过来,“云香,你带姚三小姐去更衣。”

    这到了别人府上,自然是客随主便,姚锦绣也不好多说什么,便跟着云香去了。

    云香带着姚锦绣一路过去,穿过花园,又走过七扭八拐的回廊,绕得姚锦绣头都有些晕,根本记不住走了哪些路。

    好在云香到底是把她带到了厕间外面,低着头恭敬地道:“姚三小姐,你自己进去吧,奴婢就在外面给你守着。”

    “嗯。”姚锦绣正憋得难受,也没想那么多,转身就进去了。

    一会儿之后,等到姚锦绣解决完出来,才发觉不对,云香那丫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姚锦绣深知这有问题,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就不敢在原地多呆,赶忙沿着来时路往回走出一段。

    然而这本就是别人事先设好的局,自然是姚锦绣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她都那么小心翼翼了,却还是好死不死地碰上了有备而来的陈昱霖。

    姚锦绣刚走到拐角处,就碰上陈昱霖从前面过来,路就只有这么一条,真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她就那么跟陈昱霖碰上了。

    陈昱霖的嘴角带笑,审视的目光落在姚锦绣身上,细细地打量着她,“姚三小姐。”

    姚锦绣飞快地看了一眼身前这个穿着深蓝色直缀,面如冠玉,嘴角含笑,明明看起来风度翩翩却给人一种古怪压力的陈昱霖,下意识就往后退开两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低头敛眸行了一礼,“陈大公子。”

    “姚三小姐为何会在这里?”陈昱霖往前走了一步,嘴角的笑容渐深,他明知道姚锦绣为什么会在这里,却是故意有此一问。

    “我……”感受到陈昱霖对自己的那种奇怪的审视,只觉得落在身上的视线如火一样滚烫。姚锦绣连忙又往后退开一步,低垂着头秀眉紧蹙,垂在身侧的手捏紧了绢帕……

    正在为难之际,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惊叫,“啊——救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