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15章 不爽
    只听到她在耳边道:“三姐姐要替祖母抄写一百份《药王经》,明天就没时间跟我们一起去陈阁老家作客了吧?”

    “嗯?”姚锦绣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姚锦慧。

    姚锦慧心下正得意得很,一对上姚锦绣那茫然的眼神,心里就更高兴,假模假样地“呀”了一声,做出一副失言的表情,睁大了一双眼睛,用手帕轻掩着嘴巴,得意的笑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哎呀,我还不知道三姐姐还不晓得这件事。”说着点了一下头,做出一副心疼姚锦绣的模样来,“想来也是,三姐姐这两日都在屋里抄写佛经,对外面的事情都不清楚。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陈阁老家的陈大太太下帖子请母亲带我们去陈家作客。”

    姚锦绣“哦”了一声,没再说话。低头继续抄写佛经,仿佛对去陈家作客的事情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姚锦慧正等着她继续追问,谁知姚锦绣竟然不上钩,“哦”一声之后就没了后续,一点儿要继续追问下去的意思都没有。只见姚锦绣平静的脸上无波无澜,看不出丝毫心动的迹象,这情形一点儿都不符合姚锦慧的设想,大大出乎了意料之外,反倒让姚锦慧着了急,伸手一推姚锦绣的胳膊,“三姐姐,你明天想不想去陈家?”

    姚锦绣被姚锦慧推得手一晃,羊毫笔在纸上划拉出一条污痕,这刚写好的半篇就这么废了,姚锦绣无可奈何地轻叹一口气,把羊毫笔搁在旁边,捏着毁掉的半篇纸,抬起头来睨着姚锦慧,生气道:“你看看你,把我好不容易写的半篇毁了,你还问我明天去不去陈家,我这要是写不完还怎么去?你是存心来捣乱的吧?”

    姚锦慧自然不会说这是自己故意的,昂着下巴哼一声,“这还不是都怪你自己,我跟你说话,谁叫你不理我!”

    “罢了罢了。”姚锦绣一副自认倒霉的样子,朝姚锦慧拱手作揖,“我的好四妹妹,你就让我自个儿在这里安安静静好好写吧,我就算是想要去陈家,也得先把这些佛经抄完了才行,要是抄不完我明天怎么能出门。你就行行好,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被姚锦绣的一通好话一捧,姚锦慧就更得意了,心下舒坦了几分,就不再继续找茬,“那我就先走了,三姐姐就好好写吧。”

    这话姚锦慧说得心里十分畅快,还特意加重了“好好写”三个字,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言外之意就是——哪怕你今天能抄写完一百份,也会熬出熊猫眼,把你手给写废了。哼哼!看完了好戏,姚锦慧如来时一样得意洋洋地走了。

    待姚锦慧一走,姚锦绣把写坏了的那篇纸一下一下撕掉,嘴角渐渐浮起一抹笑来。

    这姚锦慧专门跑来跟她说要去陈家作客的事儿,其实是料定了她抄不完一百遍《药王经》没办法去陈家跑来看她笑话的吧。事实上她都已经抄了九十多遍,还有几遍就能写完了。如果她明天把抄好的《药王经》拿出去,再跟着一起去陈家,会不会把姚锦慧和姚锦莲都吓一大跳?

    想象着姚锦慧惊掉了下巴的模样,感觉很有趣的样子。

    姚锦绣转念又一想,那陈昱霖来了一趟姚家,这才过了几日,陈家就邀请她们去作客,摆明了醉翁之意不在酒,难道真是看上她们两人中某一个了?

    姚锦慧和姚锦莲在一起,呵呵,那不是很热闹?

    那她要不要跟着去看好戏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是去了还是去了还是去了?

    这会儿姚锦绣还有闲心去想去不去的问题,这是她不知道,实际上是陈昱霖对她感兴趣。

    姚锦绣决定还是先把剩下的那几遍佛经抄完,至于去不去,明日再随机而动。

    只是时间到了第二日,老太太谢氏却没有给姚锦绣选择的机会,直接就让王妈妈过来传话,让她跟着大太太谢氏一起去陈家作客。

    本来老太太谢氏是不愿意让姚锦绣出门去的,免得姚锦绣抢了姚锦慧的风头。只不过姚锦绣身为姚家嫡长女,没病没灾的,她也不好把人就这么拘在家里不让出门,话说出去也不好听。另一方面,她是觉得,如果姚锦绣跟着去了一趟陈家,耽误了一整天时间,就不一定能完成《药王经》的抄写,那她就更有理由修理姚锦绣了,让她好好出一口恶气。

    锦绣小筑里,姚锦绣得了信儿,思索了一下,就把先前已经抄好的一百遍《药王经》给收了起来,不准备此刻拿出来给老太太谢氏了。反而在来传话的王妈妈面前露出为难的表情,“我这跟着母亲去陈家,那抄写《药王经》的事儿该怎么办?”

    王妈妈知道这事儿难办,可这是老太太谢氏吩咐下来的,她也不好说什么,笑了笑,“回来再抄也是一样,陈家下帖子请几位小姐去作客,三小姐也不好缺席不是。”

    姚锦绣微蹙着眉头,“王妈妈说得是,那我就抓紧时间准备准备,也好跟着母亲一起去陈家。”

    心里却把老太太谢氏给骂了一通,好你个老虔婆,这是故意挖了一个坑让她跳。等她回来准备坑她呢!好在她已经把佛经抄完了,不然以老虔婆那死德性,还指不定怎么折磨她!

    送走了王妈妈,姚锦绣就叫来珍珠和翡翠给她梳妆打扮,换了一身浅粉色绣花襦裙,脖子上挂一璎珞项圈,头发梳成垂挂髻,簪上一朵纱花,再配了一支铃兰花金步摇。打扮中规中矩,既不出彩,也不失礼。在三个姐妹当中不算太突出,也不会格格不入,自有一番自己的清丽。

    收拾妥当,姚锦绣带着珍珠出了锦绣小筑,去大太太谢氏的主院,一路走过去,花了一刻钟时间才走到。

    等丫鬟进去禀告之后,姚锦绣才进去正屋里,只见姚锦慧气呼呼地坐在一旁,见到姚锦绣进门,还对着她不爽地瞪了一眼。

    只那一眼,姚锦绣就看出来,姚锦慧这是不高兴她也要跟着去陈家。那倒也是,姚锦慧昨天还在因为姚锦绣去不成陈家的事而得意,巴不得姚锦绣被关在房里抄经书抄到手断了才好。哪里能料到姚锦绣竟然会得了老太太谢氏的吩咐,这真是让姚锦慧快要气死了。

    姚锦绣无视姚锦慧不爽的表情,上前去给大太太谢氏请安,回头又找姚锦慧说话,“四妹妹今日可真漂亮。”

    姚锦慧那个气哟,不甘不愿地回了姚锦绣一个礼,“三姐姐也不赖。”

    相对于姚锦慧的不爽,姚锦绣的心里就越发的觉得高兴。

    怎么说了,敌人不高兴,自己就越高兴。

    在这个姚家里,姚锦绣的生母早亡,继母进门,姚锦绣不得家中长辈喜欢。但因为是嫡长女的缘故,这是上了族谱改变不了的事实。姚锦绣总是挡在了其他姐妹的前面。姚锦绣的年龄最大,就应该是最先出嫁的一个,可是几个姐妹之间,大小相差也才一岁,她的存在,就是姚锦慧和姚锦莲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上一回姚锦慧想要把姚锦绣撞死,并不是因为姚锦绣得了好东西那么简单,而是巴不得她真的死了才好,死了就没有她这个碍眼的东西挡路!

    如今两人之间,表面上没有撕破脸,还维持着姐妹之间的客套,不过是姚锦绣还无法摆脱这个姚家,不得不低头罢了,只是姚锦慧还以为姚锦绣如以前一样蠢笨,是以对待姚锦绣的态度依然如以前一样。

    ……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大太太谢氏站起身来,姚锦绣和姚锦慧跟着起身走出去。

    到了垂花门,二太太曾氏带着姚锦莲已经在那儿等着。

    几人见了面,自然又是互相行礼。这个略过不提。

    一行人到了大门外,已经有下人备好了马车在等着,大太太谢氏安排姚锦慧和姚锦绣坐一辆马车,二太太曾氏和姚锦莲坐一辆马车,她独自一人坐一辆马车。

    谁知姚锦慧不愿意,闹着要和大太太谢氏坐一辆马车,大太太谢氏只好依了她,剩下姚锦绣一个人坐一辆马车。

    一个人坐还宽敞些,姚锦绣觉得这样挺好。

    正要上马车,姚锦莲忽然走上前来拉住姚锦绣的胳膊,笑得甜甜地道:“三姐姐,我陪你一起坐。”

    这是陈述句,不是询问句,姚锦莲只想表达一下她的意思,通知姚锦绣知道而已。她丝毫没有给姚锦绣反应的时间,就在丫鬟的搀扶下动作轻快地登上了马车。

    那边姚锦慧正好看到这一幕,恶狠狠地瞪了姚锦绣一眼,生气地把车帘子一甩,进马车里去了。

    姚锦绣立在那儿,忍不住在脑海里朝姚锦莲伸出尔康手——亲,你快下来!

    这,这……这能让她拦住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