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12章 回府
    珍珠把话带到后,向陆瑾明一福身,告辞出来,追上姚锦绣。

    “药都给他了?”

    “给了。”

    “那我们回去吧。”出来这么久,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两个人往前面去,跟着姚锦绣出来的婆子久不见她们回去就找了过来,见到两人都平安无事,跳到喉咙口的心才噗通一声落回胸腔里。

    “三小姐,你们去哪儿了?都让老奴担心死了。”婆子是真的很担心,“奴婢听人说后山小树林里出了事儿,就赶紧过来找三小姐,奴婢在寺里转了一大圈也没见着你们,整个心都揪起来,真怕你们有个好歹。”

    姚锦绣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眨巴着大眼睛道:“后山小树林里出了事吗?出了什么事?我和珍珠啥事儿都没遇到,寺庙里这么大,就是到处走了走,你来找我们没找到,可能是刚好走岔了。”一句话就把事情轻描淡写地带过去了。

    婆子瞧了瞧四周,一副怕被人听到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道:“听说是来了凶恶的歹人,还动了刀子,好在已经都被人抓起来了。”

    姚锦绣也装作被吓了一跳,伸手拍拍胸口,神情紧张,脸色有点儿发白,胆怯道:“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别再在这儿了。”一把抓住婆子的手,拖着就往前走,一副急于离开的样子。

    婆子看姚锦绣发白的脸色,脚下不停地赶快离开,心里忍不住感慨一句,别看三小姐往日里镇定自若的样子,真遇到了事儿,始终还是个孩子啊。

    姚锦绣抓紧婆子的手,好似用力过猛微微颤抖,“我和珍珠就是逛了逛报恩寺,什么事儿都没有遇到。等会儿回府之后,如果祖母和母亲问起来,你该知道怎么答吧。”姚锦绣咬了一下唇瓣,睁着一双鹿一样明亮的大眼睛,“我不想她们担心。”

    婆子心下了然,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点头道:“三小姐放心,奴婢们都醒得。”

    姚锦绣点点头,脸上的表情这才放松下来。她其实也不是真紧张,不过是为了做做样子罢了。会叮嘱婆子不要乱说话,也是为了省掉不必要的麻烦。好在她今日带出来的人都是她锦绣小筑里的人,这些人全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一行人匆匆离开报恩寺,路过首饰铺子,姚锦绣也没叫停,已经没有时间去配玉石耳坠子了,只能改日再想办法。

    马车一路平稳地行驶在路上,一个多时辰后平安回到姚府。

    姚锦绣下了马车,带上从报恩寺里求来的平安符,径直就去了老太太谢氏的福安堂。

    老太太谢氏今早起来就不舒服,姚锦绣早上来请安的时候就没有见到,这会儿上香祈福回来,是专门过来送平安符的,表示不管老太太谢氏如何对她,她还是很关心老太太谢氏的健康。

    只是等姚锦绣到了福安堂,在院子里站了快半个时辰,老太太谢氏依旧没叫她进去。

    姚锦绣明白,老太太谢氏让她在院子里罚站,不光是因为老太太谢氏身子不舒服才没叫她进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昨天她顶撞了老太太谢氏。

    当时老太太谢氏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把姚锦慧落水的罪责怪罪到她的头上,她不服据理力争,把老太太谢氏气个半死。等事情真相查明,还真与她无关。老太太谢氏的脸上就挂不住了。因此才不愿意见她。现在让她在院子里罚站,不过是为了出口气。

    就姚锦绣看来,在院子里罚站也无所谓,反正不管她做得好,做得不好,老太太谢氏对她都是这样的态度,她也不指望老太太谢氏会良心发现喜欢上她。

    福安堂里的大小丫鬟从院子里路过,都能看到姚锦绣一直站在那里,这下人们心中也各有计较。

    如此又等了快一刻钟,门帘子一撩,姚锦慧从屋里出来,看到姚锦绣还站在院子里,高傲地抬起下巴,像只得意的孔雀一样,对姚锦绣露出一抹讥诮的笑,“三姐姐,你祈福回来了。”

    她都回来半个多时辰了。

    姚锦慧一直就在老太太谢氏的房里,哪里会不知道她已经回来的事儿。如此惺惺作态,不过是想要在姚锦绣面前展示一下她受宠,姚锦绣不受宠而已。

    该说姚锦慧这是幼稚了还是幼稚了还是幼稚了?

    姚锦绣笑了笑,把姚锦慧的讥诮不当一回事儿,从身上拿出一道平安符递给姚锦慧,“我今日去报恩寺祈福,给四妹妹求了一道平安符。”

    姚锦绣了解姚锦慧的脾性,越是不把她看在眼里,她就越把自己当根葱。姚锦绣就是要故意气气她!

    姚锦慧看着送到眼前的平安符,脸上表情有些扭曲,她昨天落了水,反倒便宜了姚锦绣寻到借口出门,今天她撑着身子来老太太谢氏面前刷好感,这姚锦绣就拿着平安符到她面前来显摆。出趟门很了不起吗?

    其实她也很想出门……姚锦慧心里很不甘心,咬着牙把那仿佛能把她手给烫伤的平安符接了过去,脸上还要不得不露出感激的笑容,“谢谢三姐姐。”

    说得那个咬牙切齿。

    不过姚锦绣听得很高兴。

    也不管姚锦慧那语气里透出来的恨意,姚锦绣摆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你是我的好妹妹,我关心你也是应该的。”

    简直要被气吐血了,姚锦慧一口气憋在胸口处,要是眼刀能杀人,她真想在姚锦绣那张假好心的脸上划几刀,“谢谢三姐姐关心,我还要去给祖母看药熬好了没,就先走了。”

    “那就辛苦四妹妹了。”姚锦绣故意道,脸上带着笑,姚锦慧瞥了她一眼,气鼓鼓地一甩帕子走了。

    姚锦慧刚走,王妈妈就从从里面出来,上来对姚锦绣道:“三小姐,老太太不舒服,已经歇下了。”

    早就料到会这样,反正她也不想见到老太太谢氏,免得两看两相厌。姚锦绣把平安符拿出来,道:“我在报恩寺给祖母求了一道平安符。劳烦王妈妈转交给祖母。”

    王妈妈接过平安符笑着道:“三小姐真是孝顺,奴婢会把这平安符交给老太太的,老太太一定会很高兴。”

    这话也太假了,老太太谢氏会喜欢才有鬼!

    不过姚锦绣也懒得去计较,对王妈妈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离开福安堂,姚锦绣径直就回了锦绣小筑。

    “珍珠,叫她们准备热水,我累了,想泡澡。”

    珍珠领命下去,不一会儿就领着小丫鬟把热水准备好抬进屋里,然后过来叫姚锦绣去沐浴。

    姚锦绣脱了衣裙,坐进洒了花瓣的水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

    报恩寺里,姚锦绣走后不久,致远大师果然醒了过来。

    陆瑾明按照姚锦绣的吩咐,另外找了与他相熟且医术高明的万大夫来照顾致远大师。

    万大夫检查了一下致远大师的伤势,又看了姚锦绣处理的情况,摸着下巴上的胡子,忍不住啧啧赞叹,“这给致远大师处理伤口的人,一看就是极为擅长外伤诊治的大夫,不知五爷能否告知是何人所为,万某十分想要见上一见。”

    陆瑾明与万大夫相识多年,知道他的医术高明,名气虽然没有江御医那么大,但在医术上却并不比江御医差多少,现在听他居然会赞叹姚锦绣的医术,心下就有了一丝想法。

    “万大夫想见,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陆瑾明终是没有说不给见,但也没说马上就让万大夫见,这把万大夫的好奇心都给吊了起来,很是想要见一见这治伤的人到底是何许人?

    不过看陆瑾明那样子也不会告诉他,万大夫深知陆瑾明的脾性,暂且只能作罢。

    陆瑾明又把姚锦绣留下来的消炎药给万大夫看,万大夫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这是当然,他要能研究出来才有鬼!

    想着这药是姚锦绣留下来的,明白她也不可能会害致远大师,陆瑾明就按照姚锦绣教的方法,每四个时辰给致远大师吃一次。

    处理好报恩寺里的事情,陆瑾明就回了他的秦/王府,今天跟着他一起去报恩寺的两个侍卫受了伤,已经让人安排下去休息,有另外的暗卫出来回话。

    今天在报恩寺里,一共有八个死士来暗杀陆瑾明,有七个人当场就被杀了,有一个死士在逃跑途中被抓住,当场就咬破了后牙槽里的剧毒自尽了,身上没有遗留下任何线索。

    当时那些死士来得突然,致远大师也是为了救陆瑾明才受的伤。

    陆瑾明问:“可有查到什么线索?”

    “暂时还没有。”暗卫道。

    陆瑾明有些恼:“明天我就要有消息,马上叫听风阁的人去查!”

    听风阁,有风的地方就会有消息!

    “是。”暗卫应了一声,如来时一样,没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陆瑾明坐在椅子上没动,默了一下,打了个响指,朝着虚空中道:“把我受伤的消息放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