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10章 受伤
    陆瑾明着一身青色直缀,利落翻身下马,又回身吩咐身旁跟着的两个侍卫。姚锦绣抬头望过去,立刻认出他来。

    那个可恶的妖孽男人!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

    正在跟侍卫说话的陆瑾明,似感觉有一道目光望过来,脚步顿住,回头扫了一眼姚锦绣的方向,只那么淡淡地扫了一眼,就认出了那戴着幕离的姑娘是姚锦绣。

    那身段可是在他的梦里出现过千百遍,不管何时何地,只那么瞧上一眼,他就能认出是她。

    见姚锦绣身旁有丫鬟婆子跟着,显然是来报恩寺上香祈福的。他便收回了目光,带着人径直往报恩寺里面走。

    姚锦绣见陆瑾明带着人进了报恩寺,轻声跟身旁的珍珠道:“你待会儿去看看那个人去了哪里?”让珍珠去打听她放心,珍珠机灵,最擅长打听消息。

    珍珠有些紧张,“三小姐要去见他吗?”

    “我要去找他把玉石耳坠子拿回来。”姚锦绣今日借着来报恩寺上香祈福,就是想找个机会去首饰铺子把一对玉石耳坠子配齐,现在既然遇上了那妖孽男人,自然是能把原装的要回来最好。

    有知客僧出来迎接,姚锦绣就带着丫鬟婆子跟着知客僧进了寺里。

    这报恩寺有个传说,话说很多年前,太、祖皇帝还是一个不受前朝皇帝待见的边关守将的时候,一次进京述职,正好遇到下暴雨,就到报恩寺来躲雨。当时太、祖皇帝身上有伤,又淋了雨,很快就发起烧来。在烧得迷迷糊糊之际,正好遇到一个白衣姑娘给了他药救了他一命。等到他再醒来,白衣姑娘已经走了,但是白衣姑娘的样子却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后,太、祖皇帝每日都到寺里来寻那白衣姑娘,风雨无阻,如此找了三个月,还真让太、祖皇帝给找着了。然后便是太、祖皇帝诚心求娶白衣姑娘,其中的艰难险阻自不必提,最后自然是太、祖皇帝抱得美人归。十年后,太、祖皇帝推翻了腐朽的前朝建立了大周朝。登基之日立白衣姑娘为后,这便是太、祖元后。而当年太、祖皇帝与元后相识的寺庙,经过一番修建之后,变成了如今的报恩寺。

    进到寺里,姚锦绣去上香,又请了两道平安符,一道给老太太谢氏,一道给姚锦慧,她既然出来这一趟,自然要把功夫做好。

    上香祈福完已经一个多时辰之后,有小沙弥领着去后面的厢房,有婆子事先来布置了一番,姚锦绣便进去厢房休息。

    婆子就守在门外,珍珠找借口去找陆瑾明的行踪,她在路上问了带路的小沙弥,那小沙弥也好说话,并不多问就把陆瑾明的去向告诉了她。

    姚锦绣坐在厢房里喝了一杯茶,打听到消息的珍珠就回转回来,珍珠道:“我问了带路的小沙弥,他说那人去了寺庙后面的小树林。”

    其实每次陆瑾明到报恩寺来,都会和寺里的致远大师一起到后面的小树林去走一走,所以珍珠一问,才会这么顺利的问道陆瑾明的去向。

    “嗯,那我们去小树林那边转转。”姚锦绣站起身来往外走,领着珍珠便出去了。

    跟来的婆子要跟,姚锦绣让她别跟着,她和珍珠在庙里转转,一会儿就回来。婆子不疑有他,就没再跟了。

    姚锦绣带着珍珠往后面的小树林而去,一路上都很顺利,很快就到了小树林外。

    站在小树林外,姚锦绣正寻思着陆瑾明该在哪个地方,隐隐约约就听到一阵刀剑相击的声响传来,光听那叮叮当当的声响就知道这打斗十分激烈。

    姚锦绣和珍珠对视一眼,心里都突地一跳,两个人正思忖着是往打斗的方向去,还是退回去为好,那隐约的刀剑相交声也就在这时停了下来。

    这么快就打完了?

    姚锦绣抓紧了珍珠的手,一咬牙,似下定决心一般,一头扎进树林里,朝着刚才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也不管树林里的枯枝落叶,姚锦绣一路跑过去,好在没跑出多远,迎面就撞见一个人扶着受伤的致远大师过来,那人姚锦绣正好认识,便是令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妖孽男人,陆瑾明是也。

    这时候,陆瑾明身上沾了血,一身青衣,却一点儿也不显得狼狈,自有一番俊逸出尘之感。倒是让他扶着的致远大师就有些痛苦,身上到处都是血,还有汩汩的血水从他捂住的腹部往外冒,他的腹部被刀划了一道大口子,殷红的鲜血顺从伤口流出来,把整个下半身的僧衣都染成血红一片,可见伤得不轻。

    陆瑾明撞见跑过来的姚锦绣,拧起眉毛,“你跑过来干什么?”

    “我听到动静过来看看。”姚锦绣道。

    陆瑾明连骂人的心都有了,“有什么好看的,人家遇到这种事都跑得远远的,只有你这个姑娘家还尽赶着往前凑,不要命了!”

    “我来找你有事。”要不是为了把他抢走的玉石耳坠子要回去,她才懒得来找他,巴不得远远的逃开,躲远一点儿才好。

    陆瑾明看了姚锦绣一眼,忽然就明白了她来找他是为了何事,心口顿时就闷痛了一下,难受得紧,转移话题,“没看到致远大师受伤了吗?在这里站着做什么?还不赶快去找大夫!”

    “不用去找大夫,我就能治他的伤。”姚锦绣心想的是她把致远大师的伤治好,再让这妖孽男人把玉石耳坠子还给她。

    陆瑾明轻扯了一下嘴角,“你能治伤?”一个闺阁里的姑娘家,能治什么伤?开玩笑!

    姚锦绣挺直了背脊,“我就是能治伤,不光能治,还能比很多人都治得好。”

    陆瑾明盯着她,心里在想,这姑娘胆子是不是也太大了点儿?要是换作其他的姑娘,听到刀剑相撞的打斗声,早就跑得没影了,谁都知道保命要紧了!这个姑娘倒好,上赶着往前凑。现在见了满身是血的致远大师也不害怕,还说要给致远大师治伤。

    她是姚家三小姐姚锦绣,名副其实的大家闺秀吧?

    陆瑾明对上姚锦绣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从她的眼眸中看到了坚定自信的神情,耳中听到她道:“现在赶去叫大夫也来不及了,当下就有个现成的你还不用?你再不让我给他治,他流血都要流死了,到时候是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你真能治伤?”陆瑾明凝视着她,脑海里陷入回忆,翻江倒海的画面,除了她那张脸格外的熟悉以外,他记不起她还会医术。

    他有许多有关上一世的事情还想不起来,只是在见到她的第一面的时候,她的模样就和他脑海里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完全融合,丝毫不差,所以他记起了她,但是有关她更多的事,他却没有太多的印象,只是知道她是他想要找的那个人。

    姚锦绣完全不知道陆瑾明想的这些乱七八糟,她只是看着致远大师的血流得太多,因失血过多脸色惨白惨白,再不救人就危险了,遂开口道:“你不知道我外祖家是干什么的?我外祖父是大名鼎鼎的江御医。先皇在的时候还御赐过他妙手回春的匾额!当年京城最有名的回春堂就是我外祖父离开太医院之后开的。”

    这么一说,陆瑾明倒是想起来了,他还记得他三岁多的时候让江御医看过病。江御医的医术确实高明,太医院的院判都比不上他。

    “但是我记得江御医已经过世十年了。”言外之意,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孩子吧,从哪儿学的医术?

    “我自学成才行不行?”姚锦绣瞪了他一眼,对他怀疑她的医疗水平表示不满,她虽然是穿来的吧,但好歹也是z国有名的医学博士啊,她说能治,肯定是有七八分把握的,不管怎样,她还有个随身医疗系统呢!

    不过陆瑾明会怀疑也是正常,因为他不知道眼前的姚锦绣是从现代穿过来的,也不知道姚锦绣是有名的医学博士!只是听到她说会医术,说是祖传的,可是当年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还是个女娃娃,到哪里去学医术?他不得不怀疑!

    “你赶快让我给致远大师看看,不然你真想等到他流血而亡?”姚锦绣也急了,这人能不能别这么婆婆妈妈的,抢她玉石耳坠子的时候不是挺干净利落的吗?

    不知是不是被这么吼了一声,陆瑾明就像是被她镇住了,不再纠结,“那就让你给致远大师看看。”

    “这里不方便。”姚锦绣回身指了下后面,“我过来的时候见那边有个厢房,把致远大师扶到那边厢房去。”

    ……

    等陆瑾明把致远大师安置在厢房里,姚锦绣吩咐陆瑾明在门外守着,任何人不准进来打扰她,不然她不保证把致远大师治好。陆瑾明漂亮的丹凤眼微挑,“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

    “放心,我还想活着走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