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08章 不甘心
    “在大路上,胡说什么?”姚锦绣回头瞪了珍珠一眼,珍珠立马用手捂住了嘴巴,睁着眼睛望着姚锦绣,对上她不悦的神情,连忙摇了摇头,“我不问了。”

    “把自己嘴巴管好。”姚锦绣严厉警告一声,“小心祸从口出。”

    珍珠这个丫鬟姚锦绣很喜欢,平日里也很机灵,就是好奇心太重,又心急,见到什么都想问个所以然,也不看看场合。现在不把她管严一点儿,搞不好哪天就闯祸。

    姚锦绣带着珍珠回了锦绣小筑,珍珠见她的脸色还是不悦,连忙捧了茶来向姚锦绣请罪,姚锦绣盯着她看了半响,叹口气,接过她递过来的茶,“你和翡翠都是我的大丫鬟,是我的左膀右臂,缺一不可。你们要是犯了错,我当如何处置?”

    “三小姐。”珍珠连忙跪了下去,站在旁边的翡翠也跟着跪下去。

    两个丫鬟都是姚锦绣穿来之后才分到锦绣小筑当大丫鬟的,以前也就是个二等丫鬟,如果姚锦绣不要她们,她们就只能去其他地方,干的也只会是苦活累活。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都已经是大丫鬟了,谁还愿意回去了?两个丫鬟会那么积极地巴结姚锦绣,讨姚锦绣喜欢,无非是想要在姚锦绣身边站稳脚跟。

    现在姚锦绣发了火,两个人心里直打鼓,眼巴巴地看着姚锦绣,像是会被人遗弃的小狗,“三小姐,你罚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翡翠,你太过心善,容易错信旁人,就如今天早上翠儿的事情,如果不是让你亲眼看见,你只怕还以为我太过心狠。”姚锦绣一针见血地道。

    “三小姐,奴婢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会随便心软了,以后奴婢一定改正。”原本翡翠是有这个想法的,要不是看到翠儿后来拉得人都快脱形了,她才觉得后怕,才知道姚锦绣严厉的手段是应该的,不然就会变成“你不害人,别人害你了”。

    姚锦绣又看向身前跪着的珍珠,沉着脸道:“还有珍珠你,好奇心过重,什么都要问到底,可知道好奇害死猫的道理?”

    珍珠垂着头不说话。现在姚锦绣说得那么明白,她也已经明白过来了。她先前就是太想要去了解姚锦绣的想法和做法,太想要在姚锦绣面前表现自己,突出自己很能干,就想事事都搞个清楚明白,过于急功近利了。这是她的缺点,大大的缺点。

    姚锦绣见珍珠不说话就知道她听明白了,接着道:“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最后遭殃的是林姨娘,因为林姨娘身边的许妈妈早就被二太太曾氏买通了。林姨娘不过是个背锅的!其实这件事差一点儿让我来背,要不是我让人透了消息给管事妈妈,恰好让她把那婆子在逃跑的时候抓了个正着,我还有口说不清!那婆子只认得林姨娘身边的许妈妈,自然就把事情推到了林姨娘身上。”

    不然就老太太谢氏那偏心偏到没边的作为,很有可能就把过错怪罪到了姚锦绣的头上,今天姚锦绣也就别想好过了。

    珍珠跪在地上,低垂着头,“奴婢明白了。”

    “事情说简单也不简单,说复杂也不复杂,你是个能干的,我很需要你。但是这一次之后,你要多想一想,不要光看到眼前看到的,还要多想想事情的背后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多动脑子多干事少说话!”姚锦绣再次叮嘱,珍珠是个好的,一心也为着她,就是有些过了,用力过猛不是好事。两个丫鬟都要再好好的调、教调、教。

    有眼泪从珍珠的眼中滚落下来,她忍住没有哭出来,心中震荡万分,“三小姐教训得是,奴婢再也不多嘴了。”珍珠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为三小姐好好办事,三小姐那么聪明,一定会有好前途的。

    ……

    姚锦莲扑在二太太曾氏的怀里哭了一通,让二太太曾氏好好安慰了一番才作罢。

    “娘,现在该怎么办?”姚锦莲睁着红红的眼睛看向二太太曾氏。她是如何也没想到,她怎么就会被旺哥儿抱了呢?明明旺哥儿是在和风亭那边的啊!怎么会跑到前院月亮门那边去了?

    二太太曾氏也是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事情已经安排得万无一失,谁知林临了临了,倒霉的是自己的女儿。

    二太太曾氏心疼地摸摸姚锦莲的小脸,看着她哭得红红的鼻头,轻声安慰道:“这件事你也只有吃这个闷亏了,好在旺哥儿也已经送回去了,他又是个傻子,脑子里也记不住事,过了今天也不会记得他抱过你,你舅舅也还要求着我们,必定不敢拿此事来找麻烦,你就把这件事忘了吧。”

    “可是我不甘心。”姚锦莲恨恨地扯着帕子,心里难过得很。

    她在前院月亮门被旺哥儿抓住的时候,在书房里的陈昱霖肯定听到了。她何时受过这样大的委屈?如何肯甘心?她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漂亮,姚家三姐妹就属她长得最好看,以后是一定要做人上人的,谁也越不过她去。

    “一定是姚锦绣。”姚锦莲突然开口道,漂亮的眼眸中迸射出阴毒的光芒,“肯定是她。”

    “怎么说?”二太太曾氏诧异地看着她。

    “娘,你有没有发现,自从上次她撞了额头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一天到晚阴阳怪气的说话,看人的眼神也很吓人。像是能把人看穿一样!”想起姚锦绣那锐利讥诮的眼神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姚锦莲娇媚地抚着胸口道:“而且今天这事儿,我和姚锦慧都倒了霉,就她一个人好端端的,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虽然姚锦莲如此说有故意迁怒姚锦绣的意思,但她的猜测却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二太太曾氏沉吟道:“好像是这样。”今天的事儿着实透着古怪。

    “哼!来日方长!”姚锦莲一张美丽的脸蛋儿完全阴沉下来,在烛光的映照下,透出一股不同寻常的阴狠,“咱们走着瞧,我是绝对不会她的!”

    正在锦绣小筑里看医书的姚锦绣突然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珍珠忙捧来热茶给她喝。姚锦绣捧着茶盏没有动,脸上表情有一瞬间的微变,顿了一下才低头喝茶。

    她这只怕又被人惦记上了呢!

    ……

    陆瑾明和姚锦睿聊了聊课业上的问题,又一起下了一盘棋,最后陆瑾明恰好赢了姚锦睿三子,一盘棋才得以终结。

    见时候不早了,陆瑾明告辞离开。

    出了姚府,陆瑾明翻身上马,慢悠悠地走出一段路,见离姚府远了,才带着贴身小厮调转马头一路打马出城而去,尘土飞扬,一直赶到城外三十里的别庄上。

    下了马,有管事的出来迎接,陆瑾明把手中的缰绳丢给小厮,大步走进庄子里。

    这里虽然是个别庄,但里面的布置却处处透着精致,花树繁茂,假山回廊,无一不细致、妥帖。别庄里来往的下人也都规规矩矩,行礼做事有条不紊,一看就经过一番严苛的训练。

    管事跟在后面恭敬地道:“张先生和叶先生在书房等着五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