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06章 质问
    老太太谢氏也听到姚锦慧落水的消息,带着身边最得力的王妈妈赶过来看姚锦慧,进屋就把姚锦慧搂进怀里,心疼地抚着她的背,“我的乖孙女儿,你可要吓死祖母了。”

    经过大太太谢氏一番安抚,姚锦慧已经恢复许多,只是身子还虚,就还躺在床上。

    听到老太太谢氏心疼的话,姚锦慧一向嘴甜,“祖母,都是孙女儿不对,让你担心了。”

    “你怎么会掉进湖里去了?”老太太谢氏抚着姚锦慧的头发,就像看眼珠子一样看着她,好在是没事,可想想也吓人啊。

    姚锦慧摇摇头,“我不太记得了。”

    当时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姚锦慧整个人都是懵的,即使是现在,也没完全想起来是怎么回事儿。

    “好像是被个脸生的婆子撞了。”隐隐约约有那么个影子,姚锦慧也记不得太清楚,不过这么一说,也八、九不离十了。

    老太太谢氏转头看向大太太谢氏,脸色里带着一丝恼怒,“你管着这个家,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慧姐儿没事儿还好,真要出了事儿,你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大太太谢氏连忙低头认错,“是媳妇管家不周,母亲教训得是。”眼珠子一转,“只是这件事里透着蹊跷……”

    “查,把这件事查清楚,那什么婆子,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老太太谢氏恶狠狠地道。

    大太太谢氏用丝帕擦了擦眼睛,遮去眼中的光芒,小心翼翼试探着道:“母亲,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太妥,万一查下去……其实绣姐儿那孩子,一向都是好的。”

    大太太谢氏成功地在老太太谢氏面前给姚锦绣上了一回眼药。

    老太太谢氏眼睛里冒火,跟个喷火恐龙似的,一拳砸在床榻上,“她敢,她要是敢上慧姐儿一根毫毛,我拔了她的皮!”

    “祖母,你不要生气。”姚锦慧像是被吓到了,缩在老太太谢氏的怀里抖了一抖,低垂着头,嘴角却噙着一抹笑,小声声地帮姚锦绣说好话,“三姐姐不是那样的人……”

    “乖孙女儿,吓着你了。”老太太谢氏伸手慈爱地摸摸姚锦慧的头,“有祖母给你做主,你不用怕。”

    “祖母,我知道。”姚锦慧说着红了眼眶。

    老太太谢氏也跟着眼眶红了红,姚锦慧可是她的心头肉,拿眼盯着大太太谢氏,“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大太太谢氏心里早就有了盘算,用帕子擦了擦眼角,“母亲你也知道,自从上一回慧姐儿跟绣姐儿闹了矛盾,慧姐儿失手把绣姐儿推到假山上撞了之后,绣姐儿醒过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有时候我看她看人的眼神都冷飕飕的,真是瘆的慌。”

    大太太谢氏说的是姚锦慧跟姚锦绣闹矛盾,而不是说姚锦绣跟姚锦慧闹矛盾,这话说得十分有技巧,有意把责任往姚锦慧身上推,虽然事实就是如此,但也更加引起了老太太谢氏对姚锦绣的不满。再加上姚锦绣确实和往日不同了,这就更让老太太谢氏把姚锦绣给记恨上了。

    老太太谢氏没说话,大太太谢氏瞟了一眼,知道这下子有戏,接着道:“她先是嫌院子里伺候的下人不周到,把院子里的丫鬟婆子里里外外换了个遍,这也没什么,她是姚家的嫡长女,换个把丫鬟婆子也不算什么事儿。只是她换了人之后,那些丫鬟婆子都不听我的安排了。你看今天这个事儿,就是个面生的婆子撞了慧姐儿,我想着会不会就是她弄出来的?”

    “叫人去把她给我叫来!”老太太谢氏一声吼。

    这里刚发话,外面就有丫鬟进来禀告,“三小姐过来探望四小姐了。”

    “叫她进来。”老太太谢氏正在气头上,只想立马把姚锦绣叫到面前来劈头盖脸骂一顿。

    丫鬟出去叫姚锦绣。

    姚锦绣进门,飞快地扫了一眼屋子里的情形,心下有了计较,上前几步给老太太谢氏和大太太谢氏请安。

    老太太谢氏狠狠地瞪着姚锦绣看,也不叫她起来,冷声喝问,“你可知错?”

    姚锦绣抬起头来,目光明亮清澈,静静地与老太太谢氏对视,“孙女儿不知何错之有?”

    “跪下!”老太太谢氏厉喝一声,有着皱纹的脸上看起来竟有些扭曲。

    姚锦绣没有跪,反而站直了身体,冷冷地道:“祖母,孙女儿是来探望四妹妹的,进来之后没有多走一步路,多说一句话,不知道哪里错了?”

    “孽障,你把你四妹妹害得落入水中,差点儿出了大事,你还没有错?”老太太谢氏一向都不喜欢姚锦绣,尽管现在没有确切的人证物证表明此事是姚锦绣干的,但光凭大太太谢氏添油加醋的几句话,老太太谢氏就已经认定姚锦慧落水之事是姚锦绣所为,恨不得拔了她的皮,啖了她的肉。

    “四妹妹落水与我何干?”姚锦绣梗着脖子道:“四妹妹落水的时候,我在二哥的外书房,相隔那么远,难道我还能瞬移不成?”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老太太谢氏厌恶道:“像你这种不尊长幼的东西,直接送到家庙里关起来!”眼不见心不烦!

    埋首在老太太谢氏怀里的姚锦慧偷偷打量着姚锦绣,勾起的唇角露出得意之色,敢跟我做对,活该!

    大太太谢氏扯了扯帕,看了看梗着脖子站着没动的姚锦绣,又看了看老太太谢氏,一副着急之色,“母亲,你不要生气,绣姐儿还小,她还不懂事儿。”回头又忙劝姚锦绣,“赶快给祖母认个错,你祖母也是气到了。”

    这一个两个的唱戏,真想给她们鼓掌!

    事情都没有结论,就已经认定了她的罪!

    姚锦绣的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为自己的身体原主有这样的家人感到悲哀,“祖母,母亲,你们口口声声说是我害得四妹妹落了水,可有人证物证。难道光凭嘴皮子上下两翻翻,不管对与错,这件事就认定是我干的了?”

    姚锦绣嘲讽的眼神扫过老太太谢氏,再落到大太太谢氏脸上,“就算是衙门里的大老爷审案,也要人证物证齐全,过堂审讯签字画押之后才能作数。难道我们家就可以是红口白牙随便污蔑人的吗?”

    “你……”大太太谢氏刚要开口,她身边最得力的管事妈妈撩开帘子进来,“老太太,大太太,奴婢在后门抓到个面生的婆子,就是她把四小姐撞进湖里去的,随身携带的包袱里装了一大包的银钱,好像想要逃跑。”

    大太太谢氏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看了一眼刚才还言辞犀利的姚锦绣,她的面色保持平静,心里却在冷笑,现在抓住了干坏事儿的婆子,不怕姚锦绣不承认!

    “去把那婆子带进来。”

    很快就有两个粗使婆子押着一个五花大绑的粗壮婆子进来,那婆子的脸早就被人打肿了,一脸的乌青,嘴角还在流血,管事妈妈在腿弯处狠狠踹了一脚,婆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膝盖磕在地板上,疼得脸上扭曲了一下。

    管事妈妈把塞在婆子嘴里的烂帕子扯下来,还没开口说话,那婆子就吓得一个劲儿地磕头求饶,“老太太,大太太,都是奴婢猪油蒙了心,才干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都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的错,奴婢为了一些银钱,把四小姐撞进了湖了。奴婢已经知道错了,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婆子把磕头磕得砰砰作响,很快额头就血污一片,血水顺着额头流下来,又和眼睛里流出来的泪水混合在一起,糊了满面,很是难看。

    姚锦绣别开眼睛看向一边,正好瞧见姚锦慧对她得意的眨眼,姚锦绣懒得理会,垂下了眼眸,一脸平静。

    老太太谢氏问:“谁指使你干的?”说完还扫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姚锦绣。

    那婆子跪在地上,呜呜咽咽地哭着道:“是,是林姨娘身边的许妈妈给了奴婢一些银钱,叫我,叫我抱个大坛子从长桥上过去,就把四小姐撞到湖里去了。”

    此话一出,众人都惊了一下。特别是老太太谢氏和大太太谢氏的脸色十分不好看,就连一直得意的姚锦慧也呆住了。

    老太太谢氏沉声问:“你说的可都是实话?”

    “奴婢说的句句属实。老太太可以把林姨娘身边的许妈妈叫来跟奴婢对质。”婆子接着道:“许妈妈说,四小姐害得林姨娘小产,林姨娘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也不见谁给林姨娘做主,四小姐也没有受半点责罚,林姨娘很伤心,日日在房里哭,她看不下去,这个家太没公道了,要给四小姐一个教训!”

    姚锦绣在心中嘲讽一笑,这个家本来就没什么公道可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