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穿越之锦绣佳妻 > 第005章 入眼
    陆瑾明站在书房的窗前往外望去,看着姚锦绣气鼓鼓地转身离开。

    他的手里握着那颗玉石耳坠子,冰冰的耳坠子,被他的手心都焐热了。

    左胸处一直空荡荡了好些年的地方终于在这一刻被填满,满得快要溢出来。

    先前陆瑾明是跟着姚锦睿到的姚家,两个人在书房里正说着话。姚锦睿就被姚启辉让人叫走了。姚锦睿走后,陆瑾明闲得无聊,就走到院子里去,跳到书房顶上躺着晒太阳。他一向是个不受拘束的人。

    后来姚锦绣带着珍珠进了院子,他也一直躺在书房顶上假寐,直到听到姚锦绣说完话,他才赞叹了一声,这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女子,他就想要见一见她究竟长成什么模样?

    于是他就从房顶上跳了下来。看清楚了她长的模样。

    当他看到她,他就好想笑,眼角隐隐泛红,有泪要从眼中奔流出来。

    她耳朵上的玉石耳坠子在阳光下泛着光,一荡一荡的,光芒射进他的眼里,刺得他眼睛生疼

    然后他就忍不住,脑子里刚想了想,身子就已经动了起来,闪身过去,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取下了她耳朵上的玉石耳坠子。指腹擦过她软软肉肉的耳垂,一抹温热顺着手指通过手臂传到胸口,暖了心房。

    他如愿地看到她愤恨地瞪着双眼,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仿佛能喷出火来。

    明知道这样做了,她会很气愤,可是就是忍不住想要这么做。

    他可能是魔障了。

    ……

    姚锦绣气鼓鼓地离开,越走越快,一股邪火在她心中四处乱撞,怎么也发泄不出来。

    要是在现代,那妖孽男人敢抢她的耳坠子,她就是拼了命也要把耳坠子抢回来,打一架也不算什么,又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说法,总之绝不会吃这个闷亏!现在这情况,反倒是有理都没处说,还要担心被人误会成私相授受。

    真是要气死了!

    真想从医疗系统里拿把手术刀出来,用锋利的手术刀划破他的喉咙,看着鲜血从他的喉咙里汩汩流出来,用他的鲜血清洗她所受的委屈。

    珍珠在身后追,不安得很,“三小姐,三小姐,那耳坠子怎么办啊?”就这么被那男人抢了去,不会出什么事吧?珍珠只觉得脖子上凉飕飕的,有一种脑袋就要搬家,小命就要不保的感觉。

    姚锦绣怒火在眼中翻滚,“还能怎么办?凉拌!”

    真是的,刚才当着二哥的面,她又不能明目张胆地向他要回来,就怕他反咬一口,到时候她反倒要有理说不清,那妖孽男人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这一次只怕真要栽在他手里了,太可恨了!

    “三小姐。”珍珠紧张兮兮地看着姚锦绣,如果三小姐都没有办法,这件事就真的要大发了。

    姚锦绣一把抓住珍珠的手,稳了稳心神,沉声叮嘱,“把你脸上那惊恐的表情收起来,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你必须要做到。不是随便说说,是必须要做到!”

    “是,奴婢知道。”珍珠都快哭出来,对上姚锦绣那尖锐的眼神,她又把眼眶里的泪水忍了回去。

    “现在马上回去,找一找,看能不能再配一个一模一样的。”姚锦绣盯着珍珠的眼睛,“你再帮我好好想一想,那个耳坠子上面,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记号之类的?”

    珍珠是负责管姚锦绣的首饰的,首饰上的那些纹路花样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她努力回想了一下,又把姚锦绣剩下的那个玉石耳坠子拿出来看了看,“没有,玉石耳坠子上没有特殊的记号,就是很普通的玉石耳坠子,没有什么特别,应该能配个一模一样的出来。”

    好在三小姐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那些繁复花纹的首饰,今天的打扮也很清丽,选的耳坠子是最普通的那一对,就在外面的那些首饰铺子就能买得到。珍珠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样最好。”姚锦绣再警告一遍珍珠,“这件事一定要烂在肚子里,如果我出了事,你也跑不掉。要想活命,就管好自己的嘴。”

    这后果珍珠当然清楚,忙不迭点头,“三小姐放心,奴婢都知道,奴婢打死也不会说出去半个字。”

    另外就是希望那妖孽男人不要拿出去乱说,看他那样子,应该不会拿出去乱说吧!

    但愿如此!

    幸好那耳坠子也没什么特别,只要抓紧时间配上相同的耳坠子,这件事也算是能遮掩过去了。

    姚锦绣想好了对策,心下稍定,带着珍珠回去,“走吧。”

    微风吹拂,扬起她腰间的丝带,飘飘荡荡。

    管事带着陈昱霖从姚启辉的书房里出来,他想起先前姚家发生的那一场大戏,心中只觉好笑。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姚启辉居然会那么忍得住,出了那样的事——姚家的小姐被一个外男抱了,面色竟是一点儿都不显,他以前还是小看他了,还以为他像祖父说的那样,没有半点儿城府,什么都写在脸上,现在看来,似乎也不尽然啊。

    能凭着一股韧劲坐上户部郎中的位置,想想也能知道不会如表面上那样简单才是。

    想到此,陈昱霖勾了勾唇,姚启辉很有趣,姚家更有趣。

    听随身小厮打听来的消息是,今天不光是姚五小姐被一个外男抱了,听说姚四小姐还被人撞落于长桥下,掉进了半月湖了。

    这都是为什么了?

    陈昱霖的笑容更甚。

    一个个的,不要太明显啊!

    陈昱霖脸上的笑浮在面上,眼底是一片厌恶和嘲讽之色。

    忽然一阵微风吹来,带来一阵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令人陶醉。

    有那么一瞬间,陈昱霖心情稍微舒坦了一些。

    不由地抬起头望了过去,远远地瞧见一抹粉色的身影,腰间的丝带飘啊飘,撩啊撩。他的心莫名地一悸,目光落在那身影上就有些收不回来,脑海里就只剩下那飘飞如蝶的丝带,如坠云端,脚下轻软,直到出了姚府,眼前都依旧还有一个东西是飘啊飘,荡啊荡。

    直到随身的小厮叫了一声,“大少爷。”

    陈昱霖才完全回过神来,“嗯?”

    “时间不早了,该回去了。”小厮看着陈昱霖的神色道。

    “回吧。”陈昱霖带着小厮走了。

    一路上,陈昱霖依然还在想着,姚家总共有三位小姐,三小姐姚锦绣、四小姐姚锦慧、五小姐姚锦莲,四小姐和五小姐都出了事,不可能再出来游荡,那他刚刚远远瞧见的那抹身影,当是三小姐姚锦绣了。

    锦绣、锦绣,多美妙名字!

    ……

    姚锦慧被一个脸生的粗壮婆子撞进了半月湖里,好在很快就被人发现了,只喝了几口湖水,也就没被淹着,被众人七手八脚从湖里救起来。

    姚锦慧被吓着了,面色苍白,又淹了水,被人救上来也没睁开眼睛,一副有出气没进气的奄奄一息模样,倒是把丫鬟婆子们吓得六神无主。

    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个机灵的婆子,两只手往姚锦慧腹部按,嘴里嚷着乡下就是这么救溺水的人的,这个法子肯定管用。

    如此按了几下,从姚锦慧口中吐出几口水来,一直紧闭的眼睛也睁了开来,眼珠子转了一转,也不知看没看清楚,就“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丫鬟婆子们赶紧把姚锦慧送回去,大太太谢氏听到消息,急匆匆赶去看女儿,大丫鬟桃珠正在给姚锦慧换衣服,姚锦慧穿着月白色的中衣,双手紧紧抱着被子,窝在床上瑟瑟发抖,一张脸半点儿血色也无,白得像个鬼一样。

    大太太谢氏一看姚锦慧这模样,眼泪一下子就滚落下来,扑上去抱住姚锦慧,抖着唇哭喊,“我的儿,我的儿,你究竟是怎么了?你别吓娘啊!”

    姚锦慧被大太太谢氏搂着,耳畔是大太太谢氏哭喊的声音,嘤嘤嗡嗡,一直在姚锦慧耳边转,可惜只在门口,怎么也钻不进姚锦慧的心里。

    如此闹腾了好半响,大太太谢氏的眼泪流了满面,姚锦慧才悠悠转醒,双手攀住大太太谢氏,头深深埋进大太太谢氏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娘,娘……”

    她要没脸见人了,她丢脸丢到家了,明明是要去私会陈昱霖,竟然被人撞进了半月湖里,这件事全姚家都传遍了,陈昱霖肯定也都知道了,这件事是没办法瞒住了,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见陈昱霖?

    姚锦慧这是没搞清楚整件事,只觉得自己肯定是在陈昱霖面前丢了大脸,委屈极了。

    殊不知陈昱霖就根本没把她看上眼啊!

    何止是她,就连整个姚家,陈昱霖都没看入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