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四十七章 间接亲亲
    那女子远远的走过来,柳枝一样的身姿,穿着一身清淡素雅的裙,秀发是挽起来的,如云一般,那支精致的发卡别在其中,粉色的钻石光芒耀眼生辉。

    温暖若是没有记错,那款发卡是某大牌今年新推出的限量版,价格不菲,曾让千金小姐、上流名媛们趋之若鹜,奉为经典之作。

    等那人走近,温暖不由挑眉,好一朵楚楚动人的小白花,面容姣美自不必说,长得漂亮的女人不稀罕,可她胜在那股气韵,一双秒眸顾盼神飞、欲说还休,通身还有种说不出来的柔弱感,最是能激发男子的怜香惜玉,据说,也最能在床上刺激男子兽性大发、狠狠蹂躏。

    这大概就是天生的撩汉体质吧。

    “她叫林楚楚。”神圣低声为她解释。

    “嗯。”很好,人如其名。

    “现住在姜家。”神圣又道,只是提到姜家时,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下。

    “喔。”不知道姜家有几个男人啊?

    “她来了有半年了。”

    “嗯。”半年前,她在做什么呢?嗯,那时是正月,她早早的就回了南城,可后来奶奶给她安排了相亲,只是不等她回花都,人就被温馨抢了。

    “暖儿认识她吗?”

    “嗯?我应该认识吗?”

    “她好像也是从花都来的。”

    闻言,温暖眸子闪了闪,摇摇头,“花都有几亿人之多,我哪里都能认的?”

    神圣摇头晃脑,一副高深莫测状,“亿万人中,你们能相遇在这里,便是天大的缘分,或许,在你不知道的地方,你们其实早有牵扯。”

    温暖若有所思道,“或许吧。”

    神圣含笑不再语。

    林楚楚怀里抱着只陶罐,走过来后,看到神圣和温暖在,微微讶异了下,很快便施了一礼,标准的古代礼节,出口的声音自带三分娇弱,“楚楚见过神医。”

    见状,温暖看了神圣一眼,神医?嗯,他医术应该是真的超群,不过,之前她注意到部落里的人对他的态度都很是纠结,崇拜依赖是真的,可头疼的想躲着走也是真的,那种又爱又恨的矛盾总让她忍不住浮想联翩,大抵真应了那句话,神医虐我千百遍,我待神医如初恋。

    可现在,林楚楚却没有,来部落半年了,不可能不了解神圣的秉性,然她眉宇之间俱是恭敬,甚至是膜拜的,看不出丝毫伪装的痕迹。

    神圣似乎知道她心中的疑虑,忽然不避嫌的凑到她耳边,亲昵的说着悄悄话,“我救过她的命。”

    温暖恍然。

    神圣像是不舍得离开,又继续道,“当初,她也是闯了三关进来的,可她没有暖儿聪明喔,伤的很重,几乎去了半条命,在床上养了三个月才下地呢。”

    他说话间,气息一个劲的往她耳朵里钻,暖暖的,痒痒的,偏他有意无意的还用唇扫过她耳垂,撩的她浑身都不自在起来,若非想听这段八卦,她早就忍不住推开他了。

    好在,这次当着别人的面,他见好就收,没再继续调戏她。

    不过,这一幕看在别人眼里,那也是郎有情妾有意。

    林楚楚动人的眸子里闪过一道什么,又快速的垂下头,安分的站在那里。

    神圣轻了下嗓子,端起神色来,眉眼清淡,“林姑娘可是来取神水?”

    林楚楚柔声道,“是的,神医。”

    神圣点了下头,又提醒了一句,“虽说神水有灵性,能达成女子生儿生女的心愿,可至于儿女何时到,却是父母与子女的缘分了,缘分未到,再多饮用也是无济于事。”

    闻言,林楚楚俏脸一白,又行了一礼,“多谢神医,楚楚明白了。”

    “嗯,你明白就好,世间但凡强求之事总是多遗憾。”

    林楚楚咬着唇,头垂的更低。

    “你自便吧。”

    “……是。”

    林楚楚挣扎犹豫了半响,还是小心翼翼的去井边,把陶罐盛满水后方才离开。

    她盛的是雄井里的水。

    等她走远了,神圣摇头叹息,“为何世间会有这么多痴迷不悟的人呢?”

    温暖淡淡的道,“因为放不下。”

    “那暖儿呢?”

    “有的可放下,有的不能!”权势名利她都可以不在乎,可责任和家人,却是她不能割舍的负担,即使有违她的本心和初衷,也无可奈何。

    神圣静静的看她片刻,忽然不正经的把脸凑近,“嘻嘻,暖儿,你的放不下里可是有我?”

    温暖瞪他一眼,这次毫不犹豫的推开,转身就走。

    神圣却从身后抱住她的腰,下巴蹭着她的肩膀,猫一样的撒娇,刺激的她鸡皮疙瘩都冒出来战队了,“暖儿,暖儿,你还没喝水呢。”

    温暖俏脸黑了几分,他还惦记着这事儿呢,“放开,神圣,我说了不渴。”

    神圣才不会听她的,继续缠粘,“暖儿不会又天真的想多了吧?嘻嘻,喝水不会怀小宝宝喔……”

    温暖,“……”她还不会那么傻白甜好么?

    “暖儿,既然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走一趟啊,来嘛,喝一点不会怀孕的,你要是不信,我先喝给你看啊,呵呵呵……”

    “神圣,别闹了。”

    “我没有闹啊,暖儿,这神水比三弟还要神奇,喝了之后神清气爽,还能净化心灵呢,走过路过,千万不能错过喔,就算不喝,洗洗脸也能养颜……”

    温暖无语,这货又摆出这副江湖郎中卖假药的既视感了,无奈她挣扎不开,而他又貌似很喜欢跟她玩这种拉拉扯扯占便宜的戏码,撩来撩去,不知道乱了谁的呼吸。

    最后,他还是死缠烂打把她抱到井边,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碗,蹲下身子,舀了一碗水端给她,他很有才,两口井里的水都没放过,掺和一块儿了。

    温暖挤兑他,“……你还有随身带着碗的嗜好呢?”

    神圣很理所当然的道,“不是啊,我是知道你肯定会想到井边来喝水,所以换衣服的时候就帮你带上了,嘿嘿,我是不是很体贴?”

    “很无耻!”

    “暖儿夸赞的好有深度。”

    “你够了。”

    “嘿嘿……”

    碗里的水清澈见底,还泛着一股清凉之意,炎炎夏季里,很容易就激发出想要畅饮的感觉来,她接过碗,喝了一小口,果然如她所想,舌尖上有股甘冽的味道,挥之不去。

    她又喝了两口,摇摇头,把碗还给神圣,神圣笑吟吟的捧过来,就着她唇喝过的地方,仰头,把剩下的都喝干净了,末了,冲着她笑的灿烂的把阳光都比下去了。

    温暖不由的撇开脸,这货是故意从她碰过的碗边上喝的吧?

    她不觉得喝了这水就能如何如何,倒不是一点不信他的话,而是怀孕的第一步是要先那啥吧,缺了那个,就算喝干了这里的水,也造不出宝宝来。

    如此,喝几口又有什么关系?至少省下和这货纠缠不休的‘打情骂俏’了,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有种被某双眼睛盯住的不适感。

    反观神圣,他却似浑然不觉,那欢愉的模样像是马上就要喜当爹了,温暖无语至极,真正天真的不会是这货吧?

    离开时,温暖自顾自的沉思着,神圣拉着她的手还沉浸在某种喜悦当中,走了半路了,他忽然惊喜的冒出一句,“暖儿,我们刚刚亲亲了是不是?”

    温暖顿住,见鬼一样的看着他。

    神圣激动的解释,“喝水的时候啊,我喝了你的口水,嘿嘿,我就奇怪那水喝起来为什么更甜了呢?”

    “……”

    “好想昭告全部落啊!”

    “你敢!”温暖咬牙警告了。

    “嘿嘿,暖儿是不是害羞?”

    “滚!”

    “暖儿,暖儿……”

    “那不是亲!”

    “间接亲亲也是亲亲啊!”

    “闭嘴!”

    “嘿嘿……”

    温暖自诩淡定帝,终于在神圣面前,宣告破功,云淡风轻是一种境界,无动于衷是不在意的漠然,而喜怒哀乐皆流于面,不是没城府,也不是不能忍,而是因为面对的那人……是不同的。

    ------题外话------

    嘻嘻,昨天很多妹子猜测温暖没喝,有这种想法也实属正常,不过呢,妹子们忽略了神圣死缠烂打的本事啊,来都来了,怎么能空手而归呢?更何况他还准备了碗,哈哈哈

    申明一下,那水不是促使怀孕的,只是在生男生女方面有作用,所以啊,只要不那啥,喝再多也没用,哈哈哈,木禾记得很久前看过一个新闻,在咱们国家某个偏远的民族部落里,也有这样的井喔,没什么科学依据,但是说的神乎其神的,嘿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