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四十四章 专制你的怨妇症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话太诛心了,杀伤力绝对强大,膈应的他不要不要的,噗,他会喜欢神圣?他就是疯了也不会对神圣有一丝一毫的非分之心!

    那是什么人?那是能活活折腾死他的阎王爷啊!

    温暖瞅着他一副绝望崩溃到生无可恋的模样,淡淡的道,“我们不是一家人。”

    那人有气无力的叹,“有区别吗?我都被打击成这样了,你还跟我计较早一天晚一天的有意义么?”

    反正早晚是一家!

    温暖没再解释,漫不经心的走到窗户前的椅子上坐下,旁边有个书架,上面放置着一摞摞装订好的纸张,每一摞都是厚厚的一沓,纸张已泛黄,却被保护的很整齐。

    她随意的抽出一本,翻开,居然是每个病人的看诊记录,姓名,年龄,住址,病症,用药,都填写详细,末尾还给出了防治意见。

    她慢条斯理的浏览着,在方剂上多用了些心思,因为表哥学医,经常背诵方剂,两人在一起读书时,她便也无心的听了些去,偏她记忆好,想忘都难,此刻对照起来,便发现了些不同。

    中医讲究望闻诊切,讲究辨证施治,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哪怕是一味药的不同,甚或剂量的增减,都会产生绝然不同的结果。

    中医的博大精深,绝非背过那些方剂就可以的。

    她想起奶奶,奶奶当年从萧家嫁到温家,最丰厚的嫁妆不是一车车的金银珠宝,而是那一张治癌的秘方,在世人都对癌症束手无策的绝境里,这个秘方无异于是救命的良药,也是能让温家大房这一脉永享富贵的依障。

    然而,那秘方也并非是从根本上能治愈癌症,只是延长患者的寿命罢了,饶是如此,依旧让人趋之若鹜、奉为至宝,甚至被很多人惦记,费尽心机的想得到它。

    一招鲜、吃遍天,温家大房凭借这个秘方在花都几十年屹立不倒,可奶奶曾忧心忡忡的告诫过她,这并非是长久之计,医学在进步,可她老了,已经没有能力再去完善那个秘方,而秘方的弱点也渐渐在暴露出来,针对某一种癌症效果显著,可对于其他部位的毒瘤却是无能为力。

    这就是没有辩证施为的后果。

    所有的人都用一副汤药,想想也知道,那毕竟不是神药啊,不可能包治百病!

    偏那秘方不可能交给别人去研究,就是对表哥,奶奶都没有做到放手,温暖知道,奶奶只会传给她,想到这里,她心头渐沉,看着上面一行行清新隽永的小楷,若有所思起来。

    “你对这些感兴趣?”那人不甘被冷落,站在旁边打量了她了一会儿,冷不丁的开口问道,只是那语气满满的难以理解,不懂这么枯燥无味的东西还会有人看的目不转睛?

    他为什么就只觉得痛苦呢?

    温暖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个人,她合起来,抬起眸子,不答反问,“你是谁?”

    那人狠噎了下,面部扭曲了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摆出个风流倜傥的姿态来,笑道,“我们之前就见过了啊,难道美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温暖摇头。

    那人又是一副想吐血的样子,忍了忍,才咬牙提醒,“昨天,你和神圣、神奇一起回去的时候,在路上,我远远的看了你一眼。”

    温暖无语,你看了我一眼,可我没看你一眼啊。

    那人不敢置信的又问,“我这么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难道你都没注意?”

    温暖挑眉,没什么诚意的道,“抱歉。”

    那人大约觉得再计较便是跟自己过去,遂不再自虐,自报家门,“我是姬金玉。”

    温暖随意的道,“喔,你是不是还有个兄弟叫姬良缘啊?”

    姬金玉惊讶的瞪大眼,“你怎么知道?”

    他还没介绍呢,他本想拉出弟弟的名字来垫底,表示他的大名不是最逊的,谁知道……

    温暖,“……”还真的啊?她就是那么随便一猜,调侃懂不?

    “难道是我姑姑告诉你的?”

    “姑姑?”

    “你婆婆就是我姑姑啊。”

    “这么说,你和神圣是表兄弟?”

    “不要提醒我这么惨痛的真相好么?”

    温暖望着他生不如死的脸,不厚道的笑了笑,跟神圣相处虽不多,却也知道那货喜欢调戏兄弟,看他这样,大约是以前被调戏的留下阴影了。

    姬金玉见她还拿着那摞纸,旧话重提,“你真喜欢看这么无聊的东西啊?”

    温暖漫不经心的道,“闲着也是闲着,随便翻翻,谈不上喜欢不喜欢。”

    姬金玉叹了一声,“我再无聊都不会想着去看这个,完全就是找虐啊。”

    温暖问他,“你也懂医术?”

    姬金玉痛苦的点点头,“懂一点。”

    “那你也在这里看诊?”

    “算是吧。”

    “嗯?”

    “唉,说来话长,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啊,医馆有神圣坐镇,本来没我什么事儿,可忽然有一天,我爹就把我拽来了,非逼着我跟神圣学医术啊,苍天啊,神圣是谁?那是天才,是神童,生下来就能分辨出药材的怪胎,可我呢,我什么都不懂啊,我光认识药草就用了半年啊,到现在有时候还傻傻分不清……”姬金玉哀怨的控诉着。

    “很辛苦吧?”温暖眸光微动,顺着他的话又问。

    像是知道了倾诉的闸门,姬金玉激动的道,“岂止是辛苦啊,简直就是水深火热啊,你知道神圣怎么教我认识草药吗?他逼着我去尝啊,说这样学习最快,呜呜,我倒是印象深刻了,可我天天生不如死,各种症状交替循环播放,那日子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还有针灸,苍天啊,我自己扎自己,生生戳成个马蜂窝啊,亏得我骨骼清奇,不然都活不下来了……”

    温暖同情的听着,最后宽慰了一句,“嗯,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的所有付出和牺牲都是值得,成为一代神医指日可待!”

    “噗……”姬金玉一脸惊悚,“不要诅咒我好么?”

    “……”

    “我一点都不想成为神医啊,再说,有神圣在,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超越他去,他是谁啊?他都不是个人了好么……”姬金玉就像是压榨的狠了,逮住机会就狂吐槽,浑然不知,某人正走过来。

    “金玉表弟,又在夸我呢?”神圣笑吟吟的开口,一副纯良模样的盯着苦大仇深的姬金玉。

    姬金玉像是忽然被人掐住了脖子,僵硬的转身,面色精彩纷呈。

    神圣眨眨眸子,“继续啊!”

    姬金玉结巴道,“表,表哥……”

    “呵呵……我都不是个人了?”

    “噗,不是,我的意思是表哥英明神武、天纵英才,是神一样的存在,自然不是我等凡夫俗子可比……”姬金玉一边抹汗,一边不遗余力的拍着马屁,以求躲过一劫,“您就是菩萨转世,活佛再生啊!”

    “是么?”神圣笑着,慢悠悠的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来,黑漆漆的药丸闪着诡异的光芒,“接着吧,菩萨赐给你的神药!”

    姬良玉见状,顿时如遭雷击,“表,表哥,我没病啊!”

    “呵呵,你有,这药是菩萨专门为你研制的,*八卦碎嘴子,还有居心不良,喔,还有怨妇症发作……”

    “……”

    “赶紧吃了吧,不用谢恩。”

    “……”

    ------题外话------

    双十一来啦,妹子们都忙着血拼去了,嘿嘿,我们拿着老公的钱共同去养着一个男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