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四十三章 不一样的神圣
    医馆不大,青瓦白墙,门上挂着的匾额看起来年代十分久远了,那字体却是入木三分,多了几分庄严肃穆之感。

    走进去,便是各种药草的香气。

    温暖并不陌生,虽然没有学医,可记忆里父母身上总是有这种味道,那是常年浸染在中药里挥之不去的,她一开始不喜,中药闻起来又苦又涩,可等到失去了,却在睡梦中一次次的想念。

    她压下那一抹怅然,环顾四周,屋里陈列简单,三分之二都被木柜子占据了,一个个小抽屉上写着名字,分门别类,一目了然,一个年长的老者和一个木讷的少年正在抓药,手法熟练,精准的不需要计量工具,便麻利的包好,交给患者。

    温暖注意到,这过程中没有钱财交易。

    这里看病抓药都是不花钱的?

    她看向神圣,他坐在不远处正给一个中年人看病,一桌一椅,简单素朴,他遵循着最古老的规矩,望闻诊切,一丝不苟,然后研磨挥笔,一张方子便写就了。

    中年人诚挚谢过,拿着方子去抓药,他淡淡的颔首,眉间不见任何得意之色,接着给下一个排队的人看病,那是一个大约三岁的男孩,被大人抱着,一进门就哭闹不止,怎么哄都无济于事,大人没了耐心,便打骂了几声。

    神圣接了过来,搂着他坐在自己腿上,变魔术一般的拿出个玩具来,笑着塞进那孩子手里,等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才和声细语的问了几句,手指不动声色的搭在他的脉上,半响后,那孩子哄的眉开眼笑,赖在他怀里不愿起身,大人才千恩万谢的把孩子抱走。

    神圣也不在意被孩子的脚踢到身上的土,只管开药,眉眼认真到严肃,此时此刻,他倒是人如其名,周身犹如圣洁的光芒笼罩,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

    温暖不由的有些出神,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一面,那些耐心温柔不是装的,那留在他身上的鞋印他也是真的不嫌弃,并非他不讲究,他的院子她去过,干净整洁、一尘不染,那么现在……

    又有一个老者走过来,步履缓慢,呼吸艰难,还不住的咳嗽着,身上的衣服有些寒酸,周围的人不动声色的离远几步,神圣却起身把人给扶了过来,坐下后,先倒了杯水给那老者,老者喝了两口,忽然咳嗽抑制不住,水喷了出来,很不巧的溅到神圣的衣服上,似乎还夹带着血迹。

    周围的人惊呼一声,离的更远,神圣面色不变,第一时间不是急着处理自己身上的污浊,而是麻利的打开一个盒子,取出里面的银针,在老者的身上熟稔的刺下去。

    几根银针下去,很快,老者止住咳嗽,然看到神圣的衣服被自己弄脏,老脸顿时涨红,手足无措,一个劲的请罪,神圣和颜悦色,表示不在意,对方却依然愧疚不已,不停的说这些道歉的话,年纪大了,重复来重复去便显得有些啰嗦唠叨,神圣脸上却不见丝毫不耐之色。

    温暖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耍赖、跳脱、得瑟、无耻、腹黑、卖萌是他,然此刻,尊老爱幼、平易近人,甚至有着悲天怜人的伟大情怀,这也是他。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性感,这样的他……温暖眸子里溢出继续欣赏之色来,不为名利,一心一意,放眼医疗界,有几人可以做到?

    这时,那老者离开,又一个女子坐在了他对面,面容姣好,眉眼温柔,还含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羞答答的伸出手去,皓白的手腕如玉石般温润生光,让人忍不住想去摸一把。

    周围有男子眼睛热起来,紧紧的粘着那一处。

    温暖挑眉,美人有情、郎君可有意?

    神圣眉眼不见半分动荡,把脉的时候,先是拿出一块绢帕覆盖上,这才手指搭上,神色再寻常不过,即使对方含羞带嗔的凝视着他,传递着欲说还休的风情,他也视若无睹,像块木头一样。

    把完脉,神圣收回手,就要写方子,那女子忽然扯住他袖口,红着脸道,“神医,妾身胸口这里还有些疼,你给妾身看看可好?”

    “嗷……”周围有人起哄,笑得邪恶。

    那女子却勇敢的不退,俏脸红的犹如盛开的海棠,娇艳欲滴。

    温暖勾起唇角,谁说古代的女子矜持端庄、害羞娇弱跟小白兔似的?这勇气必须点赞!

    神圣忽然转过头来,没什么情绪的脸上在看到她的一刹那,生动起来,眸子里潋滟生辉,唇角的笑意更是暖如春日,他抬手指了下,对那女子道,“我媳妇儿在呢,不然让她帮你看看看如何?我媳妇儿很聪明的,她也会喔……”

    闻言,那女子顿时羞愧难挡,起身离开。

    周围人发出戏谑的笑声。

    温暖撇开眼,走的远了些,心头一时有些复杂难言。

    这时,忽然有人自她身后道,“是不是觉得他很难懂?”

    温暖转身,就见一男子正冲着她笑的风流倜傥,白色的衣衫上绣着青竹,有些附庸风雅的做作,却不让人厌恶,生的也俊俏,一双漆黑如墨的眼里闪着莫名的光彩。

    温暖没开口,他又继续道,“是不是觉得他平时跟个无赖一样不着调、不靠谱?明明长着一副可欺的脸、却有一肚子坏水?行为幼稚、难缠却又偏偏腹黑狡诈?然现在是不是又像个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菩萨?跟开了光一样让你想要膜拜追随?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会奉为神的旨意?”

    温暖依然不语,只是挑了下眉。

    他自顾自的说完,摇头晃脑的叹息道,“唉,他就是这样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人啊!”

    温暖终于出声,只是那话……

    “你喜欢他?”不然这么了解、这么惆怅、这么唏嘘无奈做什么?

    那人懵了半响,似在消化她的意思,然后脸上急剧变换着色彩,手都哆嗦起来,最后哭丧着脸哀叹,“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题外话------

    男配,女配们要出场啦,嘻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