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四十一章 就不信睡不成
    早餐很丰盛,几乎摆了一桌子,花样也多,摆在每个人面前的都有些微的不同,可见神勇是用了心,依着每人的喜好来安排的,软糯的香粥,酸甜可口的小菜,热气腾腾的蒸饺,还有些她没见过的,看上去很普通,可吃起来,满口生津,妙不可言。

    她以前对美食并不追求,如今,却是乐在其中了。

    神圣看她吃得香甜,便不住的给她夹这个夹那个,殷勤的很,神勇见了,就暗暗给自己的儿子使眼色,看看老大多上道啊,你好歹也表现一下啊!

    神往视若无睹。

    神勇忍不住挫败的嘀咕,“昨晚不是都一起睡了?怎么还这么矜持?”

    闻言,神往动作一顿,身形僵硬起来。

    神圣悲从中来,哭丧着脸抗议,“二叔,您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么?”

    神勇没好气的瞪他,“谁让不争气先你喝醉的?”

    提到这个,神圣就郁闷不已,这真是他人生一大败笔,“我本想喝酒助兴的,谁知道……”

    神勇幸灾乐祸的嗤笑一声,“出息!”

    神圣垮着脸,哀怨的看向姬风华,“娘,昨晚您为什么不让我去啊?喝醉了也可以暖床嘛……”

    姬风华嫌弃的白他一眼,“你是不是傻?你以为暖床只是睡热了被子就完事了?万一夜里儿媳要是想那啥,就你那醉的不省人事的样能满足的了?”

    温暖差点被这话给噎到,原来昨晚没让神圣暖床是怕她有需求?咳咳

    神圣很纯洁的眨着眼,天真的问,“娘,暖儿妹妹想那啥是啥?”

    姬风华懒得接茬,神勇促狭的笑道,“圣儿啊,你从小看小画书长大的,怎么会不懂呢?”

    别家的小孩子就知道傻玩儿,可神圣天赋异禀,早早的就研究上了,神勇是不会相信他研究那些只是为了医术,哼,要真那么纯洁就不会惦记着睡媳妇儿了。

    神圣没有半分被揭穿的尴尬,一本正经的道,“二叔啊,你真是不可爱,人家在装纯,你都不会配合一下吗?”

    神勇呵了一声,“你装纯还有理了啊?哼,莫装纯,装纯被雷劈。”

    看看他儿子,多矜持、多高贵、多端庄……

    神圣冲他挤挤眼,“我这还不都是跟您学的啊,您以前不是跟我说,男人要纯情一点才能在霸道闷骚和妖娆性感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这话出,神权和神化就都恍然看过去,原来如此啊!

    神勇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

    神圣嘿嘿的笑的无辜,继续对姬风华道,“娘,今晚可要让我给暖儿妹妹暖床了喔。”

    姬风华不置可否,“到时再说吧。”

    这是答应啊还是不答应啊?

    神圣心里没底,不过不要紧,他有的是办法,于是,矛头对准自己的俩弟弟,笑得友爱可亲,“今晚你们俩可要给嫂子暖床?”

    两人还未张口,他就紧跟着一句,“啊,二弟应该不想了吧,看看你那眼底,都熬出暗影了,啧啧,昨晚肯定是暖床累坏了,唉,二弟啊,你这是肾虚啊,才一晚上而已,不算纵欲啊,怎么就……”

    “大哥!”神往懊恼的打断,他是没睡好好么?说的好像他……

    神圣还一脸的真诚,“二弟,这里没外人,肾虚也不算什么见不得人的毛病,有大哥在呢,大哥你给治,保管三副药下去,你就龙精虎猛……”

    神往美颜闪过一抹绯红,忽然放下筷子,“我吃好了,先去书院了。”

    话落,起身离开,脚步略急切,不复平时的从容。

    神圣遗憾的叹息,“唉,二弟怎么就是不愿让我给他治病呢?”

    神化似笑非笑,一阵见血,“他怕被你治的兽性大发。”

    “噗……”神勇听了这句眼睛瞬间瞪大了,片刻,忽然激动的道,“对呀,往儿的病可以这么治啊,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哈哈哈……”

    神化闻言,嘴角抽了抽,想到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没好气的在桌下踢了他两脚,神奇嗷的叫了一声,“爹,您踢我干什么?”

    神化暗暗咬牙,“你说呢?”

    神奇绷着俊脸,“您踢我也没用,我晚上忙着呢。”

    “忙着干什么?”

    “忙练功。”

    神化听到这个就气不打一出来,抬手就是两巴掌拍他脑袋上,“忙练功?怎么练?和阿呆在树上练是不是?老子种棵树容易吗,特么的你俩把老子费心养的树都练秃了……”

    “爹,您轻点打,您也不怕把我打傻了?”

    “有你大哥和二哥在,就你那点智商有用吗?还不如让老子出气……”

    “……”

    温暖看着这一幕,有些讶异,看不出那么慵懒如妖精的人也有这么激烈的举止和言辞,而神奇那么要面子的人,此刻也只能黑着脸乖乖挨打。

    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可现在有多少父母在子女面前却没了那份威慑,温暖其实并不赞同用拳头去教育子女,可此刻,却有种莫名的感动。

    “爹,差不多了吧?您还没打够?”他的脸可是都丢净了,那个丑女人一定在偷偷笑话他。

    “不够!你给你嫂子暖床去,老子就饶了你。”

    “爹,有大哥在呢,我怎么能和大哥抢?”神奇曾经无数次的感叹既生了大哥何必生他,可现在,他忽然发现大哥的用处了,原来还可以挡女人。

    “这个可以抢!”神化恨其不争,本就生的晚了好几步,再不争不抢的,特么的这辈子他别想当爷爷了。

    谁知道,从来嘴倔硬气、死都不会低头的人忽然认怂了,“我抢不过。”

    神化震惊,一时都忘了打人。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神奇抓住机会穿窗而出,动作越来越娴熟了。

    神化低低的咒骂了一声,然后,整理了一下衣着,懒洋洋的坐回去,暴虐老子的形象不在,又是一派妖娆慵懒的妖精风情。

    其他人似司空见惯,眼皮都不翻一个。

    神勇倒是瞥过来一个同病相怜的眼神,一时又想叹息,他和三弟对争宠可都是信手拈来,可为什么就半分没遗传给儿子呢?难道是盛极必衰?

    神圣对眼下最乐见其成,拍着手笑道,“三弟真是太合我心了,我决定了,以后一定要对三弟再多关怀几分,当然,还有二弟的病,我也不会耽搁,哎呀,我可真是个好哥哥,我都要被自己给感动了……”

    温暖勾起唇角,那两个当弟弟的也经常被感动的想哭吧?

    一直沉默的神权忽然面无表情的提醒一句,“当心乐极生悲。”

    神圣笑意微僵,片刻,又攥起拳头道,“绝对不会了。”

    他今晚一滴酒都不沾,天一黑就拉着媳妇儿钻被子去,就不信睡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