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温暖眸光微动,她不知道他这般调戏她有几分真几分假,这样的亲昵是因为接受了他卜算的结果还是……,更深的猜测让她略有些不自在,不管是哪一样,她都还没有接受。

    她期待的枕边人,只会是因为相爱才走到一起,绝不是什么天命。

    “不要!”她拒绝的很干脆。

    神圣怔了一下,从她的脸上看不到欲迎还拒,也非矜持羞涩,人家坦坦荡荡只是不要,他眼眸闪了闪,委屈的抱怨着,“为什么不要?”

    温暖反问,“我为什么要?”

    神圣理所当然的道,“因为你是我媳妇儿啊。”

    温暖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的眸子,“真的是么?”

    神圣肯定的点头,“当然是。”

    温暖默了片刻,又问,“你就那么相信自己的卜算?万一出错了……”你可就表错情悲剧了,到时候还不得悔的想撞墙去?

    神圣缓缓笑开,“与其说我相信自己的卜算,不如说更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

    温暖淡淡的道,“可我不信怎么办?”

    神圣眨眨眸子,“那我就想法子让你信啊。”

    温暖蹙眉,“什么法子?”

    说到这个,神圣眼睛都亮起来,掰着手指给她介绍,“追妻一百招,撩妹秘籍,烈女怕狼缠,睡媳妇如何速成……呵呵,我看了很多书籍喔,这只是冰山一角,你完全不必担心我会江郎才尽,我有的是法子扑倒你喔……”

    温暖无语的转身就走,就知道不该好奇打听。

    神圣追在后面,还在喊,“暖儿妹妹,我还没说完呢……”

    温暖脚步不停,诚心想甩开他,奈何他不知道讨嫌是何物,黏的不亦乐乎,“暖儿妹妹,等等我啊,我的心还在痛着,急需你的治愈呢,到底要不要亲亲啊?”

    温暖听若罔闻,他也不气馁,两人你追我赶,阿呆见了,好奇探究,神圣一脸苦恼的摊手,“看吧,看吧,女人太矜持羞涩了也着实让男子辛苦呢……”

    阿呆飞了个白眼,他只看到少夫人满满的嫌弃冷淡,何来羞涩一说?

    神圣也不计较,一直缠着她先去了他的院子,简单洗漱后,又去了主院用早餐,餐桌上,除了她和神圣,其他人都早已就位,听到动静,纷纷看过来。

    温暖有些汗颜,她是不是起的太晚了?

    她刚想表达一下歉意,姬风华就摆摆手道,“儿媳昨天刚进家门,又累了一天,多睡些好,咱们家也没太多规矩,早点晚点你们以后随意就行。”

    温暖心里一暖,行礼道,“多谢婆婆。”

    在古代,想找个善解人意又通情达理、又不视儿媳为天敌、不需儿媳立规矩竖威风的婆婆,无异于天上掉馅饼吧?而现在,她这是幸运的被砸中了?

    姬风华点点头,随意道,“坐下吃饭吧。”

    温暖嗯了一声,也不矫情,很自然的坐在昨天那把椅子上,旁边便是神往,依旧白衣翩跹,花容月貌,周身散发着淡淡的雪莲香,清雅迷人,静静的不需要做什么,便是一种无声的诱惑。

    她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便收回视线,对着神勇道,“辛苦二叔了。”

    闻言,神勇微怔了一下,大约是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道谢的话,他在家里负责煮饭已经几十年,因为喜欢,所以从不假手于人,也不觉得累和委屈,别人也视为理所当然,然而现在……忽然被这句寻常的话给打动了,莫名其妙的心里熨帖而柔暖,他眉开眼笑,像是得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呵呵,不辛苦,儿媳喜欢吃就好。”

    温暖也勾起唇角,且竖起大拇指,称赞道,“二叔厨艺比五星级的大厨都要棒呢,我怎么会不喜欢?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多好吃的。”

    这话倒不是恭维,在南城时,姑姑不喜家里有外人,所以做饭清扫什么的都是自己做,而姑姑的厨艺实在很一般,偏又喜欢下厨,姑父不忍打击,每次都违心的赞美,她和表哥便只能痛并快乐着享受。

    神勇笑得更开怀,“五星级大厨吗?”

    温暖点头,“嗯,五星级是对厨艺最高的赞美级别了。”

    神勇欢喜的拍了下手,“我就知道,我的厨艺足以问鼎天下、无人能及,呵呵呵……”

    众人皆无语。

    唯有温暖附和,“必须的。”

    神勇越发兴奋,忽然道,“儿媳,可喜欢学厨艺?”

    温暖淡淡一笑,“还好吧,不讨厌,可比起二叔这份痴然就惭愧了。”

    “那你可愿跟着我学?”神勇又问。

    温暖眸光微动,“若是二叔不嫌弃晚辈愚钝,晚辈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好,那你有空就到伙房去给我帮忙吧。”神勇拍板。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称奇了,伙房那是什么地方?对别人来说,可能是避之不及的之地,可对神勇来说,无异于是军事重地,闲杂人等一概免进,可现在说开放就开放了?

    姬风华睨了他一眼,“你确定?”

    可别一时激动答应了,过后再反悔就难看了。

    神勇笑道,“嗯,确定,那几只臭小子没一个愿意学的,我还在担心将来没人能继承我的衣钵,呵呵呵,现在好了,儿媳愿意,小华华,都说女儿是小棉袄,果然更贴心啊。”

    闻言,姬风华无语的提醒,“是儿媳。”

    “儿媳和女儿一样。”

    姬风华略一品味,点头,“嗯,难道你说了句中听的话。”

    神勇得了肯定,笑得越发得意。

    神权自始至终面无表情,神化倒是懒洋洋的多看了她几眼,然后阖上漂亮的眼,似在琢磨什么,神奇只管低头吃饭,反正不管他的事儿,别多嘴引火烧身,这里没一个嘴皮子软的……

    神往在听到父亲愿意教她学厨艺时,眉头轻蹙了下,不知道想到什么,一时竟然有些慌乱起来。

    神圣最激动,且骄傲,看吧,他选的媳妇儿就是厉害,只凭一句话就把二叔拿下了,厨艺哎,那可是二叔的命根子呢,他戳戳温暖,笑吟吟的道,“暖儿妹妹,那我就等着你给我做好吃的美味了,我果然是个有福的……”

    温暖不理他,站起身,对着神勇行了一礼,“如此,晚辈多谢二叔。”

    神勇摆摆手,不以为意的咕哝道,“一家人谢什么谢呀,还有,你该自称儿媳,说晚辈怪怪的……”

    温暖笑笑,没再说话。

    儿媳,这两个字还言之过早了。

    ------题外话------

    猜猜今晚谁暖床,嘻嘻,a神圣b神往c神奇,哪一只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