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三十六章 求您温柔些
    闻言,神往脸上可看不到一丝喜色,把握机会?这样的机会对别人来说也许是蜜糖,于他却犹如砒霜。此刻,兄弟三人,一个醉了,一个跑了,似乎只剩下他……

    “往、儿!”姬风华加重了力道,颇有些警告的意味!

    “母亲……”神往还在挣扎着。

    姬风华咬牙,“只是暖床而已!”不是要他的命啊,瞧他那苦大仇深的样,还真是……

    神勇见自个儿的女人濒临发飙了,忙挤眉弄眼的对儿子道,“是啊,只是暖床而已,暖床,暖床,就是把被子暖热了就大功告成了,不用献身!”

    这解释……还不如不解释。

    神往的脸色越发不好看,温暖倒是淡然以对,颇有兴致的欣赏这貌似逼良为娼的一幕。

    姬风华耐心终于用完,使出杀手锏了,一拍桌子,吼道,“不去是吧?行,老娘一把火把你那书房给烧了,省得你读书都读傻了,暖个床都做不到!”

    话落,姬风华起身就要往外走,神勇一边假意拉住,回头给儿子猛使眼色,贞洁重要还是书重要啊,赶紧表个态啊,一边心里苦,哎吆,多么求之不得的好事儿啊,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放手!”

    “不要啊,小华华……”

    “放手!”

    “一定要冷静啊,小华华,往儿不是不去,他只是在害羞呢……”

    两人演戏一般拉拉扯扯,神往忽然起身,精致的美颜闪过一抹忍无可忍的羞恼,绯色的唇闪着无可名状的诱惑,壮士断腕般的挤出两个字,“我去!”

    话落,拂袖离去,洒下一片不忍亵渎的清冷。

    阿呆一直守在门外,见状,心疼的跟在后面,“二公子,要不您离家出走吧?这日子没法过了……”

    神往不语。

    神勇骂了一句,“阿呆,你少出馊主意!”

    阿呆充耳不闻,一脸悲痛的又道,“要不,要不,我今晚替您?”

    闻言,神勇都气笑了,对着柳伯道,“柳伯啊,看看你生的好儿子,还真是对往儿好啊,这嫂子的床都想替他上了啊,他那脑袋瓜里还有不敢想的吗?”

    柳伯面无表情的躬身,“多谢二爷夸赞。”

    神勇,“……”老子那是夸赞吗?

    姬风华这时开口,“柳伯,天色晚了,你送少夫人去二公子院子里休息吧。”

    柳伯恭敬的应了一声“是”,然后走到温暖跟前,弯下腰,“少夫人,请!”

    温暖点了下头,对着姬风华施礼,“儿媳告退了。”

    姬风华摆摆手,声音温和,“去睡吧。”

    “是!婆婆晚安!”

    “嗯。”

    温暖又对着三位‘公公’施了一个晚辈礼,这才跟着柳伯出了门。

    月色正好,清凉如水,夜里的风挟裹着花草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寂静中传来几声鸟叫,远处还有狗间断的吠了两声,走在树影婆娑的路上,温暖心头一片安然。

    等进了神往的院子,她忍不住驻足,月色下,这里美的犹如仙境一般,那些花花草草早已脱离了她的认知范围,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刘姥姥第一次去大观园,看什么都是惊奇的,目不暇接、赞叹连连。

    一路流连,仿佛赏遍整个春天。

    “少夫人,到了。”在前面带路的柳伯忽然开口,指着不远处一间屋子道,“这便是二公子的寝室。”

    温暖抬眸看去,很雅致的屋舍,里面透出暖暖的光晕来,似在召唤归来的人踏入。

    “少夫人请吧,二公子想来已经给您暖好床了。”

    会吗?温暖勾了下唇角,想起他紧束的衣领,那种禁欲般的高洁,那种不染红尘的脱俗,她还真是期待会看到什么画面了,是誓死不从还是……

    柳伯退下,温暖从容的走到门口,脚步略顿,抬手推开了门,门吱呀一声,静谧无声里听起来格外清晰,她没再犹豫,跨了进去,并反手关上。

    然后,她就看到了阿呆,站在那里,一脸即将被凌辱的悲愤之色,双拳紧攥,紧紧盯着她,那画面实在抢戏,把屋里超凡脱俗的布置都削暗了几分。

    温暖不动声色的看着他,这小屁孩是特意等着她的吧?想撵她走?还是……

    这时,阿呆开口了,“少夫人,您今晚一定要睡在这里吗?”

    温暖无辜的道,“不是我一定要,是婆婆的吩咐。”

    “您可以拒绝。”

    “长者赐,不敢辞!”

    “可是二公子他,他……”阿呆悲痛的道,“二公子不能靠近女人!”

    温暖好整以暇的道,“嗯,我知道,这是一种病,得治,讳疾忌医是不对的,早一点治愈,也好不辜负那满园的春色。”

    阿呆闻言,神色挣扎,眼底满满的纠结,咬着唇,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痛苦样子。

    温暖看的好笑。

    阿呆忽然豁出去一般的道,“少夫人,既然注定您是二公子的良药,那么阿呆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什么?”温暖好奇。

    “您给二公子治病的时候可不可以温柔些?”

    “……”

    阿呆脸色也红了,“我的意思,就是,您别太粗暴了,不要霸王硬上弓什么的,二公子身娇皮嫩,可能受不住,您多怜惜一些……”

    闻言,温暖哭笑不得,她是看起来很饥渴还是看上去一副手拿小皮鞭的女王样?

    这时,里面传出懊恼的一声,打断阿呆还想求她怜惜的请求,“闭嘴,阿呆。”

    “二公子,都这会儿了,您就别强撑着了……”

    “出去!”

    “二公子!”

    “出去!”

    听着里面的人加重了语气,阿呆委屈的撇撇嘴,又担忧的往里看了一眼,这才不甘不愿的开门走了。

    而温暖也才注意到隔着屏风,里面原来还有一张床。

    屏风是镂空的,雕琢成一副大气磅礴的山水画,穿过那些细小的空隙,便能见到床上是隆起的,月白色的被子垂下一角,遮挡着欲说还休的风情。

    ------题外话------

    神往美男是留下呢还是不留下呢?嘿嘿,好纠结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