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十九章 寻个嫂嫂
    这一片沼泽地并不大,只有几十米宽的距离,可周围阴气森森,似乎藏匿着某种未知的危险,这里倒是没有白骨震慑,却多了一块牌子。

    这块牌子和无忧谷入口的那块恰好相反,那块巨大,姿态嚣张,字体也是霸气凛然,而眼前的这块垂挂在一棵树上,随风轻荡,别有一番雅致趣味。

    而那字更是写意风流,让人见之惊艳。

    温暖目光凝住,眸底是掩饰不住的赞叹,她的书法也算是不错的了,可比起眼前的字体,却自叹不如,龙飞凤舞,洒脱超然,一笔一划皆是大家风范。

    傅云和傅雷可没有心情欣赏字写的漂不漂亮,他们关注的是那内容,“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此时回头,犹未晚矣!”这是又一次警告!

    “小姐,您还要继续吗?”

    温暖笑看着两人,反问道,“你们可是怕了?”

    两人毫不犹豫的摇头,神色郑重的表态,“从少爷让我们跟着小姐的那一刻开始,我们的命就是小姐的了,不管前面是什么,都会和小姐共进退,我们只是担心小姐……”

    “不必担心我,八卦阵我闯的,毒气林我也有法子过,沼泽地又岂会惧了?”温暖淡淡的说完,收回视线看向远处,凭她的目力,只能看到一片浓淡不一的红,她纤手一指,“看到那里了吗?”

    两人点头,他们有武功修为,目力自然更好,“是桃树,很大的一片,开的正艳。”

    温暖笑道,“这沼泽地是最后一道拦截屏障了,过了这里,便是世外桃源。”

    闻言,两人一喜,“真的吗?那属下先过,探探深浅……”

    温暖却摇头,“先原地休息,过沼泽地很是消耗体力,而且,我还需要准备些东西。”

    两人对她的决定自然不会有质疑,应了声是,便打开自己随身带的背包,取了防潮的垫子铺好,拿出食物和水来,请温暖坐上来享用。

    温暖也没客气,走了这么久的路,腿确实有些累了,坐下后,吃了些牛肉补充体力,方才好了些,又拿了个苹果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问两人道,“你们之前都走过沼泽地吧?”

    傅云正吃着东西,闻言,忙咽下回到,“是,在野外生存,这是必修课。”

    傅雷也道,“小姐放心,我们都带了东西,一个先过去,然后再拉小姐过去,就是……沼泽泥泞,只得让小姐受点委屈,身上少不得脏了。”

    温暖笑了笑,没说什么,等见两人吃的差不多了,看看腕上的表,这才问道,“你们身上可有戴着刀?”

    傅云一怔,“有!”

    温暖指着一棵树随意的吩咐道,“把这颗树砍了,打磨出六块木板来,大小嘛,比我们脚上的鞋子大一倍就好。”

    闻言,傅云更讶异,“小姐可是有什么妙用?”

    温暖点点头,“先去做,等会儿你们就明白了。”

    “是!”

    两人虽不解,却也很是麻利的去砍树了,半个小时后,六张厚薄合适的木板就做好了,温暖又拿了根绳子出来,绑在了木板上,然后示范的把脚伸进去,起身走了几步,虽然有些不适,却还算稳当。

    见状,两人恍然大悟,对温暖的敬仰更上层楼,这样走过去,自然是比滚爬过去要好看优雅的多,只是他们还有一丝不放心,“小姐,这木头的浮力真的可以吗?”

    温暖俏皮的道,“试试不就知道了?”

    话落,便要走下沼泽地,傅云忙拦住,“小姐,属下先试。”

    温暖倒也没抢,“好吧。”

    傅云松了一口气,傅雷早已利落的把木板绑在脚上,小心翼翼的踏进去,惊奇的事情真的出现了,他身子稳稳的浮在沼泽之上,半分都没有下陷,激动的有些结巴起来,“真,真的可以啊……”

    见状,傅云冷峻的脸上起了变化,不过为了安全,还是等傅雷走到一半后,才让温暖走下来,他紧跟在一侧,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

    几十米的沼泽地,三人走了十几分钟就顺利的通过了,卸去木板,脚上连点污泥都没沾上,这沼泽地过的,头一回这么漂亮,就跟会轻功一样,脚踩祥云,实在是潇洒!

    “小姐,是如何得知这木头有这样的妙用的?”傅云又忍不住求教。

    温暖看着不远处的桃花林,心情颇好,笑道,“你以为我只是心血来潮就敢跑来闯无忧谷啊?为了这一天,我可是做了好多功课。”

    所以,不管是八卦阵,还是毒气林和沼泽地,她都有应对法子,那么多的书籍也不是白看的,若非有万全的把握,她哪里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两人神色更生出几分高山仰止的崇拜来,不由道,“小姐聪慧真是世间罕见……”

    温暖笑着打断,“行了,恭维的话就不要说了,你俩实在不适合说这种话,看的我尴尬症都犯了。”

    两人讪讪的笑笑,其实他们真不是刻意拍马屁的,是诚心实意的崇拜啊,可显然,他们严肃的形象不配合,让人家嫌弃了……

    “走啦,拜会一下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去!”

    “是,小姐!”

    如今是七月,桃花早已凋谢,可这里却盛开正怒,浓淡不一,香气宜人,漫步其中,恍若有种置身在仙境之感,醺醺然,犹如沉醉。

    温暖忍不住拿出相机来拍照,问身后两人,“看到这里,你们想起什么来?”

    傅雷没多少艺术细胞,很实诚的道,“想起王母娘娘的蟠桃园。”

    傅云瞪他一下,“这里哪有桃子?你当自己是孙猴子了?”

    傅雷不服气的咕哝一声,“花开完了就结桃子了呗,是我们没赶上……”

    傅云冲他挥挥拳头,他不甘的闭嘴不再言。

    温暖拍了几张后,收起相机,边穿梭其中,边缓缓吟道,“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语气一顿,又笑道,“陶渊明向往的世外桃源当如是了!”

    两人没有学过这一首,好奇的问,“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啊……”温暖声若春风的嗓音在桃花林里飘荡,“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随着她的吟唱,三人已经穿过桃花林,还未从如梦如幻的仙境中清醒,又被眼前鬼斧神工的景观所震撼,巍巍高山,山上云雾缭绕,根本不知道有多高,珍树仙葩旷世罕见,灵泉飞瀑玉丹井玉液媲美,腾蛟起凤卧虎藏龙与幽谷溶洞,其间,只有一条天坑地缝可以走,穿行其中,就像是进入了伊甸园,原始,神秘,每走一步都会有神奇的发现。

    三人如在梦幻中,完全是不由自主的走进去……

    远处,有一人声,声若山涧之水,悦耳动听,带着那么一丝兴味,“有人进谷了!”

    无人响应,那人也不恼,继续捣药,似已习惯。

    片刻,随着翻书声落下,清洌如雪、淡雅如莲的声音这才响起,“有什么好奇怪的么?又不是第一个!”

    捣药之人再次开口,带了点笑意,“是第一个,第一个毫发无伤走进来!”

    看书的人眼眸一顿,复又从容的浏览着古老的文字,淡漠道,“那又如何?”

    捣药之人一脸夸张的难以理解,“二弟,你不觉得很有趣吗?还是个女子喔……”

    翻书人依旧神色淡淡,“不觉得。”

    捣药之人停下手里的活,悲天怜人的仿若救苦救难的菩萨,“二弟,性冷感也是一种病,得治。”

    翻书人终于被撩的表情龟裂,“大哥!”

    捣药的人愉悦的笑开,天才寂寞啊,也只能偶尔调戏弟弟解闷了,他扫视了屋里一圈,不见某人的身影,眼眸闪了闪,“三弟呢?”

    翻书人犹还在懊恼,“不知。”

    捣药人却忽然激动,“啊,三弟一定是去迎接我们的客人去了,三弟真是热情如火啊,二弟,你该多学着些,嗯,这样好了,等接到客人,你负责招待可好?”

    翻书人充耳不闻。

    捣药人也不气馁,幽幽的叹息一声,“唉,二弟,枉大哥愧为一代神医,却治不好自己的弟弟,闷骚是绝症啊,你将来可如何是好?”

    翻书人的谪仙风范再次破功。

    捣药人嘻嘻笑着,起身出门,留下一句,“我给你寻个嫂嫂去,或许就可以药到病除了!”

    ------题外话------

    男主出现喽,嘻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