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十三章 都发落了一遍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判了温雅三个月的死刑,温雅咬着自己口腔里的软肉出了血,才克制住跳起来撕逼的冲动,她是真的想撕了温暖脸上的表情,那种云淡风轻、优雅从容,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控之中的自信让人抓狂。

    温良这时出声,“雅儿,还不快谢过奶奶?”

    温雅哪怕已是忍的一颗心血肉模糊,也逼着自己低下头去,“谢谢奶奶,孙女会好好反省的,定不会再让奶奶失望。”最重要的,她不会再小看温暖,第一次交手她输了,可将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萧玉兰摆摆手,“罢了,都起来吧。”

    温馨和温雅忍着羞辱又道了一声谢,这才缓缓的起身,站到金美琳的身边去。

    萧玉兰最后看向温情,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来,仿佛就是那么随意一问,“温情,你呢?”

    可温情是个沉不住气的,也或许是刚刚自己两个妹妹都被罚了,自知难逃一劫,所以,她情绪激烈,心里又不甘,说出去的话便有些不敬,“奶奶,我可没有什么错,更没有对不起温暖的地方,您也知道,罗旭他和我在一个学校读书,我们早就认识,他可是对温暖半分情谊都没有,我也没有夺人所爱,而且,我和罗旭之间也是清清白白的,可没有做出任何辱没温家声誉的事来。”

    闻言,萧玉兰不咸不淡的道,“我有说什么吗,倒是惹来你这一番不快?”

    温情心里暗恨,嘴上便有些不受控制,“您是没直接说什么,可您心里不就是这么想的吗,您怨我和罗旭在一起,抢了温暖的风头,可这也能怪我吗?是罗旭先对我表白的,所有花都大学的人都看到了,您要是不信可以随便找个人来问问……”话语一顿,她面露得色,看着齐念眉嘲弄的道,“你也是知道的,这不是我造谣吧?”

    齐念眉实在看不惯她这幅样子,冷哼一声,“是,罗旭是对你表白了,可表白的时间真是巧啊,你和罗旭认识七年了吧?别否认,咱们在一个学校,你的事儿我多少也清楚些,罗旭又是医学院的才子,连续七年都霸占着第一的宝座,关于他的一切我想不关注都难,老夫人也是看中他这一点才想介绍给暖暖,可是你俩呢?早不表白,晚不表白,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别告诉我你们一直在发展地下情,要是那样,罗旭也不敢答应老夫人相亲,更不要说什么他暗恋你什么的,呵呵,暗恋七年隐忍不发,这爱的可真够深沉的……”

    温情被奚落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你,你知道什么,就敢这样大放厥词?”

    齐念眉抱臂冷嘲,“是啊,我是真不知道,原来高傲如你最后选来选去,最后会找了个凤凰男,没身份,没背景,家里还有一帮子穷亲戚要救济,呵呵哒,我还以为凭你的公主病就算等不来王子,也至少挑个门当户对的,原来啊,你变得这么接地气了,*丝都抢……”

    “齐念眉!”温情募然声音尖锐,气的浑身颤抖,要不是她自持身份高贵做不出那种泼妇厮打的举动,她都想扑过去掐死这个女人了,嘴巴真损!

    齐念眉迎着她想吃人的视线,挑衅冷笑,来啊,继续互相伤害啊!

    温暖一直淡然坐着,实在是没有她发光发热的地方,对付温馨和温雅,念眉的心眼儿不够,可和温情撕,她只需彪悍一点就够了,温情的死穴就是太骄傲要面子。

    温情紧攥着拳,下意识的往前一步,温良喝止,“情儿,不要胡闹!”

    “爸!”温情眼圈泛红,不甘的道,“她欺人太甚了!”

    温良目光沉沉,“你要是没有做有失分寸的事儿,人家又怎么会欺你?”

    “我哪有啊?我不就是和罗旭谈个恋爱啊,我们碍着谁的眼了?难道就因为奶奶想把他指给温暖,我就成了罪人了?我也是温家的女儿好吗?奶奶偏心,爸,您也不疼我了?”温情悲痛的质问着。

    温良气的心里直抽抽,三个女儿,就属她脑子最简单,却偏偏最自作聪明,本来手里握着一把好牌,可现在好了,全糟践了,敢冲着祖母嚷嚷,只这一条,她再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果然,萧玉兰冷笑着开口了,“行了,你没错,是我老婆子错了,我还什么都没说呢,倒是先落了一顿埋怨,被自己的孙女指着鼻子说偏心,呵,暖儿是我的亲孙女,父母又不在了,我就是偏一点谁还能说出不是来?五根手指头还有长有短呢,既然你说我偏心,那行吧,回头跟你们爷爷说一声,我这个主母做的不够格,没一碗水端平,让他把我的足也禁了,你可就满意了?”

    温情咬着唇,再也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事情怎么一下子就激烈到这一步去了……

    温良大急,忙惶然请罪道,“母亲,您别生气,温情这丫头就是被我惯坏了,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她,让她懂规矩、知礼仪……”

    萧玉兰不冷不热的哼道,“不用,我只盼着她学会尊老爱幼一条就行。”

    温良脸上火辣辣的,僵硬的道,“是,儿子谨记。”

    萧玉兰似是乏了,摆摆手,“行了,你们一房的事儿我也不想管了,有老爷在,有你妈在,我这个老婆子讨什么嫌啊,带着她们都回去吧,我想清静一会儿。”

    闻言,二房一家恨的咬牙,都发落完了,才说什么不想管,老狐狸!

    “是,母亲!”

    ……

    二房一家离开后,房间里安静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