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十一章 惩罚温馨
    “既然不敢,那就是还尊我一声主母。”萧玉兰虽对眼前人厌恶至极,却也知道现在不是彻底撕破脸的时候,她缓和了一下语气,继续说道,“俗语说,子不教父之过,依你之见,今天这事儿要如何处置呢?”

    卖了一个好,还顺势把棘手的问题抛过来,让他骑虎难下、左右为难,温良在心底暗暗骂了声老狐狸,脸上却还要硬挤出诚惶诚恐的感激来,“老夫人在,哪有儿子发表愚见的资格,一切但凭……母亲做主!”

    最后那一声母亲是试探,萧玉兰在心里哼笑,他倒是不吃亏,不让他喊妈了,他就喊母亲,母亲虽比不上妈这个称呼亲昵,却好过老夫人这三个字太多,她面上仿若未觉,点点头道,“好,那我这个老婆子就讨嫌管一管。”

    温良恭顺的退到一边,儒雅温和的容貌下,是隐忍的千疮百孔的冷笑,“有劳母亲辛苦了。”

    萧玉兰就当他是诚心实意的,免得自己找气受,端正了一下身姿,又看向金美琳,“你可有什么意见?”

    金美琳一颗不甘的心能扭曲成血来,可眼下,她也只能忍气吞声,“愚媳不敢。”

    萧玉兰见状,不再跟他们废话,盯着温馨,厉声道,“还等什么?跪下!”

    温馨从软榻那边慢慢走过来,一脸的桀骜不驯,“奶奶,我不服!”

    萧玉兰被气笑了,“不服?你难不成还觉得我教训你是委屈你了?”

    温馨挺直着背,倔强的辩解道,“奶奶要教训孙女,孙女无话可说,但是,这次的事却错不在我,我敢做敢当,可黑锅我不背。”

    “你还有理了?”

    “奶奶也该知道,这次相亲您安排的很隐秘低调,我事先并不清楚,所以今天被温暖撞见我和大师兄在一起,并非是我有意为之,我可不是想抢人,不过是赶巧罢了。”

    “那我问你,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大师兄约我,我就来了呗。”

    “那和他做那些羞耻之事,也是他主动的?”

    “不存在谁主动不主动的,男欢女爱而已……”

    温馨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萧玉兰看在眼里,闪过一抹鄙夷,明面上,她却是痛心疾首、气的直哆嗦,冲着温良道,“你听听,这就是你和你媳妇教育出来的好女儿,就算她没有故意抢亲捣乱,可行事如此随便放荡,把女子的名节都当成什么了?”

    这般失望至极的质问,听在耳朵里,温暖无声的勾唇一笑,在心里默默点赞,温馨想避轻就重,看来是是落空了,一顶行为不检点的帽子压下来,也够她受的

    果然,温良脸上也不好看起来,似是极为恼恨,抬起手,一巴掌就挥在了温馨的脸上,毫不留情,响声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惊,“孽障,还不跪下?”

    温馨被打的身子趔趄了一下,艳丽的五官顿时红肿起来,她忍着愤恨和难堪,不敢置信的喊了一声,“爸……”

    温良面色冷厉,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跪下!”

    温馨捂着脸,咬牙沉默着。

    金美琳看的心疼不已,想开口说什么,又生生咽了下去,温情和温雅也被温良的这一巴掌打的懵了下,印象中还没见父亲发过这么大的火气,就是她们之前搅和了温暖的相亲,父亲也只是不痛不痒的教训了几句,可现在……

    这一巴掌打的实在是太狠了,两人心口都悸了悸,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浮上。

    而温馨这时忽然嘲弄的笑起来,呵呵几声,房间里的气氛更显诡异,齐念眉怔怔的看着她,突然觉得像是不认识她了一样,有种毛骨悚然之感,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温馨唇角的嘲弄更甚,破罐子破摔般的跪了下去,七月的天,地上又铺着毛毯并不凉,可她遍体生寒,“如你们所愿,我跪了,然后呢?还要怎么处置我?也赏赐我几鞭子?那可要找个手劲大点的,这样才能出气解恨……”

    说着,她无所谓的笑着,先看向温良,“爸,要不您来?”

    温良脸上一僵,眼底暗含着警告。

    温馨不在意的撇开,又笑着看向萧玉兰,“不然,奶奶您来?”

    萧玉兰故作气急攻心的样子,指着她说不出话来,“你……”

    温馨残破的一笑,讥讽道,“呵呵……看来这是要我大姐姐亲自动手了,就是不知道大姐姐伤心过度还有没有那个力气呢?”

    “馨馨……”金美琳忍不住喊了一声,示意她别再挑衅了,还嫌不够乱啊?

    温馨丝毫听不进去,依然揪着温暖不放,“大姐姐,你可要抓住机会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不对,或许等你下次相亲时,说不定我还会……”

    “温馨,闭嘴!”温良厉声喝止,动了真怒。

    温馨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终于垂下眼。

    温暖这会儿也不好再继续柔弱凄苦的置身事外,从萧玉兰怀里坐直身子,抹了一下眼角并不存在的泪,强撑着道,“奶奶,您就别生温馨的气了,她都说了,她不是故意的,这事就算了吧……”

    闻言,萧玉兰恨其不争的数落她,“你就是太心软老实,所以才会被欺负……”

    温暖差点笑出来,强忍着挤出一句,“那不然呢?还能真抽温馨几鞭子啊?”

    萧玉兰没说话。

    温暖继续当白莲花说情,“刚刚齐馆长抽齐念修那几鞭子您也看到了,那要是抽在温馨身上,皮开肉绽的,您能舍得吗?”

    温馨听着她假模假式的话,一个劲的在心里冷笑,她还真是小看了温暖,没想到这心机耍起来,丝毫不比自己二姐逊色呢,这要是和二姐对上,谁输谁赢呢?

    她颇为期待的看了眼温雅,果然,温雅秀雅娇美的脸上维持不住那一丝柔和的乖巧了。

    萧玉兰配合着开口问,“那以你的意思呢?什么都不惩罚就算了?那样的话,以后温家的规矩谁还看在眼里?”

    温暖故作的为难的想了想,然后道,“奶奶的顾虑也对,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可体罚太重了又伤身,大家也不落忍,不然这样好了,就罚温馨禁足吧,留在家里反省,还能多聆听您的教诲,一举两得,奶奶觉得如何?”

    萧玉兰眸底闪过一抹欣慰,顺着她的话问道,“那禁足多久合适呢?”

    温暖一副纯真为温馨好的模样,“太久了的话,温馨妹妹哪能受的了?我看,就三个月好了。”

    闻言,温馨差点没跳起来,三个月?关她三个月,还不如抽她三鞭子呢,温暖一定是故意的,她肯定对自己有过了解,知道自己不怕打骂,可唯独受不了关在家里,那能憋死她,这惩罚还真是……

    可惜,她想抗议,被萧玉兰一句轻飘飘的话就给挡回去了,“嗯,我看可以,温馨,你还不快谢谢暖儿,要不是她大度,今天有你受的。”

    温馨冷笑,谢她?我呵呵……

    温暖也笑,“奶奶,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啊,太生分了,您觉得呢,二叔?”

    温良触上温暖那双平静澄澈如远山的眸子,心头一跳,晃了下神,才一脸慈爱的道,“暖儿心善,是大哥的福气。”

    这话出,萧玉兰就像是被人扎了下胸口,那是她不愿提及的痛,现在却被毫无顾忌的说出来。

    温良似乎觉得自己失言,忙惶然解释,“母亲,我……”

    温暖握着萧玉兰冰冷的手,不以为意的笑着道,“二叔谬赞了,父亲泉下有知,也会感激二叔这些年对奶奶的孝心照料,还有对我的疼爱。”

    温良表情有些生硬的道,“这都是应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