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十章 大师兄被狠狠教训
    气氛僵滞着,折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时,齐忠走了出来,年过五十,却丝毫不见老态,大约是来的匆忙,身上还穿着练功服,衬得身躯更加威武挺拔,淡淡的还有一抹肃杀之气。

    他冷厉的视线扫过自己的大徒弟,又落回萧玉兰身上,歉疚的道,“老夫人,这件事我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

    萧玉兰看着他,目光带着一抹复杂的探究,然而,从那张严肃端正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痕迹,她冷哼了声,并不买账,“交代?怎么交代?齐馆长,并非是我老婆子有意刁难,今天这事你也在来的路上听说了,是非曲直不需要我再言明,当初若非你同意,我也不会跟暖儿提起这件事,可是你们呢?暖儿从南城赶回来,等着她的是什么?”

    齐忠抿唇不语。

    萧玉兰继续道,“要是不愿意早一点拒绝便是,我也不会那么不知趣,可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的演这么一出给暖儿看,这是欺负我家暖儿没人疼是不是?”

    最后一句质问声色俱厉,还带着一股子苍老的凄凉悲愤,语气极重。

    齐忠脸色变了变,终于姿态放低,解释道,“老夫人,我们绝无此意,我想这其中……也许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萧玉兰冷笑了声,指了指齐念眉,“你这个徒弟可也在场呢,我可不敢冤枉你双木武馆的人,你要是不嫌寒碜,可以让她亲口再对你说一遍!”

    齐忠复杂的眼神看过去,“念眉,你怎么也在这儿?”

    齐念眉脸色有些有些白,无措的搅着双手,干涩的道,“我陪暖暖一起来的。”

    “那你都看到……”

    齐念眉咬咬唇,点了下头,忍着愤恨道,“我亲眼看到大师兄和温馨在浴缸里,他们……没穿衣服。”

    她为了顾全师父的脸面,说的很含蓄,可在场的谁能不明白?每个人的脸色又都微妙的变了变,可作为当事人的两人却都一脸淡漠镇定。

    温暖恰到好处的抽噎了一声,“奶奶……”这时候,她作为受害者是该这样才应景吧?她真感谢被搂进怀里,虽然不自在,却可以遮挡起她含笑的唇角。

    果然这一声出,萧玉兰脸色更加沉怒。

    齐忠无法再无动于衷了,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条鞭子,虽然只有一指粗,可熟知的人都知道,那鞭子里缠着特制的细钢丝,打在身上,疼的刺骨。

    鞭子忽然抽响,击打在地上,震的耳朵都嗡嗡的响,离着齐念修近的人都惊呼一声,纷纷避开,而面对这样的震慑,齐念修仿若未觉。

    齐忠盯着齐念修沉声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齐念修脊背挺直,目光晦暗不明,“无话可说!”

    “好,敢做就要敢当!”话落,齐忠一鞭子抽了过去,毫不犹豫,手下也没有留情,众人都能听到皮开肉绽的声响了,而齐念修只是蹙了下眉,脚步不动,背上的衬衣破开,可见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齐忠眼底却没有半分起伏,声音稳稳的问,“这一鞭子是教训你辜负了老夫人的期望,你服不服?”

    “服!”

    齐忠紧接着又一鞭子抽过去,比之前还要用力,“这一鞭子是替温大小姐教训你,温家小姐的尊严不是你可以戏弄的,你服不服?”

    这一鞭子下去,齐念修呼吸已有些粗重,背后的血迹混着汗水流下,那鞭子上都能看到绞下来的肉了,他却还是站的纹丝不动,“服!”

    “好,那这最后一鞭子是为师要教训你,告诉你以后什么可以为,什么不可为!”伴随着这一声,鞭子抽响,那狠戾的力道震的空气都染上血腥味。

    胆小的人还真是不敢看这一幕,萧玉兰的目光却一直没有避让,唇角挂着冷笑,更不会开口阻止,她温家大房的脸面不是这三鞭子就能轻易抹平的!

    这时,齐念修强撑着的脊背终于弯了几分,脸上的表情却还是之前那副样子,仿佛那鞭子抽的不是自己,温暖悄悄抬眸看了一眼,心里一动,都说对自己狠的人才是最无情,这个齐念修……若是为敌,不容小觑。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留下继续丢人现眼吗?还不滚回武馆面壁思过去!”齐忠冷喝了一声。

    齐念修咬牙应了一声,艰难的走了出去,自始至终没有看其他人一眼。

    齐忠对着萧玉兰又道,“老夫人,徒弟不孝师之过,老夫人若是觉得这交代还太轻,那么……”

    萧玉兰冷笑了声,“我老婆子可不敢对齐馆长动手。”

    齐忠面色不变,不卑不亢的点了下头,“既然老夫人宽厚仁爱,那么我就不打扰老夫人清理门户了,如此,告辞!”

    话落,大步离开。

    可他丢下的那一句清理门户,却让房间里的人都变了脸色。

    温暖无声的笑,看来这个齐馆长也不是只会耍拳脚功夫的莽夫之辈,懂的以退为进,懂的先礼后兵,更懂得迂回反攻,清理门户啊,这四个字可真是博大精深。

    人家这是在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我自己的徒弟打完了,给了你交代了,你也该收拾自家的孽障了吧?而他还正好以此离开,处理家务事当然要关起门来,他怎么好留下来讨嫌呢?

    温暖为好友默哀几秒,明明双木武馆里的人个个都不简单,为什么念眉就没学到几分?

    这会儿,齐念眉正木然着呢,看到大师兄被打得皮开肉绽,她不会劝,也不能劝,看到师父走,她也迈不开腿跟上,她就像是忽然找不到了方向,无助又凄惶。

    直到萧玉兰一声厉喝,“温馨,跪下!”

    闻言,温馨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倒是金美琳立马有些急了,刚想喊一声“妈”,想到之前,又急咽了回去,改成,“老夫人,您……”

    她刚张口,那求情的话还没说就被打断了,萧玉兰丝毫不给她脸面的质问道,“看看你自己教育出来的好女儿,你还有脸给她们求情?就算是庶出的,可好歹也顶着温家的姓,你在金家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人告诉你大家族里最重规矩吗?不要把小门小户那些难登大雅之堂的见识给我带进温家来,败坏了温家的门风!”

    金美琳被讽刺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捂着胸口嘴唇直哆嗦,却说不出话来,说到金家那就是她无法改变的死穴,就算金家现在再有钱,也改不了暴发户的标签。

    “老夫人……”自己的老婆被这般寒碜,温良的脸上也无光,只是不等他继续说下去,萧玉兰又冲着他开火,咄咄逼人,“怎么?难道我连教育一下庶媳妇,庶孙女的资格都没有了吗?你眼里,也没有我这个主母了是不是?”

    温良忙弯腰,急声道,“儿子不敢!”

    萧玉兰冷哼了声,她可不会被眼前人这般孝顺的模样给哄骗了去,世人评价温家二爷温厚和善、君子端方,可她知道,那只是一层伪装罢了,他就是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越是能隐忍,等到咬人时就越是狠辣,而她能压制他的办法其实也很简单,他最看重在人前那副道貌岸然的孝子形象,她只要一顶不孝的帽子压下去,保管他老实,可她也清楚,这样的压制手段迟早会失效,那也将是撕破脸的时候,背地里的争斗搬到明面上,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题外话------

    求追文,求收藏,求支持,嘿嘿,题外话空白着强迫症犯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