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九章 响亮打脸
    温馨的反问让齐念眉一下子噎住,面色变了变,温馨也在双木武馆里学习过,跟大师兄早就认识,之前两人之间一点苗头都没看出来,现在忽然跳跃的如此神速,难道真的是因为温馨想欺侮暖暖才故意为之?

    不,她的直觉告诉她不可能这般简单,大师兄的武功修为深不可测,自制力更是引以为傲的,怎么可能会被温馨轻易的诱惑到?他之前既然答应了来相亲,这样出尔反尔又怎么对温家还有师父交代?

    他不可能没想过,却还是做了,为什么呢?

    齐念眉忽然觉得脑子里乱成一团,对上温馨嘲弄的眼神,烦躁的脱口道,“还能为什么?你就是见不得暖暖好,不但你,还有你家大姐二姐,别以为你们那点小心思别人不知道,你们也真是够可笑的,以为抢了暖暖的相亲对象,就能阻止暖暖将来结婚生子了?你们充其量就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还沾沾自喜,早晚有打脸的时候,人在做,天在看,你们都等着!”

    这番话说得挺狠,温馨却丝毫不以为意,不屑的轻哼了声,躺在软榻上又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惬意的品着酒,余光里都是恶意的挑衅。

    齐念眉把拳头攥的咯吱响,隐忍半响,才压制住找她打一场的念头,转身去拉温暖的胳膊,“暖暖,我们走!”

    “为什么要走?”

    “坐在这里……我膈应的慌!”

    温暖笑着拍拍她的手,“先坐下吧,好戏才要开始呢,现在走了,还要怎么演?”

    齐念眉不解,“什么好戏?”

    温暖云淡风轻的笑着道,“我被庶出的妹妹们几次三番的抢了男人去,该有什么样的反应呢?一次,可以说是巧合,我笑笑也就过去了,两次,可以说是意外,我失落一下也不痛不痒,可三人成虎,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故技重施,我怎么也该表现的受伤一点吧?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一番豁出名誉也要成全的用心良苦?”

    闻言,温馨眯起眸子,艳丽的五官没了之前的惬意,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齐念修依旧面无表情的坐着,手里摆弄着一只手机,像是事不关己。

    齐念眉眼眸亮了下,激动的坐下握住她的手,“暖暖,你终于想通了?”

    “嗯?”

    “哎呀,暖暖,你什么都好,颜值逆天,身材魔鬼,智商也爆表,就是唯独性子,太不给力,说好听点是淡雅如菊、与世无争,可那是活在和平年代啊,你怎么不食人间烟火都不过分,现在呢?那是群狼环伺啊,都对你虎视眈眈的从你嘴里抢肉吃呢,你再老实绵软点,就是憋屈了好吗?你不知道,我在旁边看的有多着急?”

    温暖笑了笑,也没多做解释,念眉不知道,有些东西能被她们抢走,那是她不在乎,而她在乎的,就谁也拿不走!“好啦,念眉,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让人轻易欺负的。”

    齐念眉激动的点点头,“好,那现在你想怎么做?要打架吗,我帮你!”说着就要撸袖子,依着她的理解,自然是武力解决最畅快,最好打的她们鼻青脸肿

    温暖摇摇头,递给她一瓶水,意味深长的道,“那多粗暴啊,我喜欢温柔的。”

    其实她想说,那样直接的方式太便宜她们了,钝刀子割肉才是真的疼!

    齐念眉似懂非懂,“什么温柔的?”

    温暖看了眼墙上用来装饰的古典挂钟,示意她稍安勿躁,“很快就知道了。”

    齐念眉应了一声,挑衅的瞪了温馨一眼,温馨眉头跳了跳,狠狠灌了一口酒。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走,温暖很想从包里拿出书来看,只是想到自己还要扮演受害者的姿态,若还能看的下书的话,是不是太坚强了点?于是,她忍下,视线扫过不远处的齐念修。

    齐念修摆弄手机的动作忽然一顿,温暖见了,眸底划过一抹笑意,然而很快,便被凄楚和黯然所取代,俏脸上的云淡风轻也幻化成了欲说还休的隐忍无奈。

    齐念眉没注意她的表情变化,耳朵动了一下,开口提醒,“暖暖,外面有人来了。”

    温暖轻嗯了一声,声音已经低沉下去。

    齐念眉正觉得怪异,这时,门被大力的推开了,当先一人正是温家的当家主母萧玉兰!

    七十多岁的年纪,头发却乌黑发亮,精致妥帖的挽起,用一支玉兰簪子固定住,端庄又大气,身上穿着枣红色的旗袍,华丽中又带着一股威严的气势,脸上妆容也讲究,虽眼角的皱纹遮掩不住,可比起同龄人,已经是好很多了,依稀可见年轻时的美貌。

    然而此刻,脸色难看,眼底涌动着一抹怒气,一触即发。

    她身后还跟着好多人,男男女女,神色不一,穿着却是一致的体面,彰显豪门大族的风范,一下子涌进来,本来宽敞的房间都显得狭窄了许多。

    气氛自然也更为压抑。

    “到底是怎么回事?”萧云兰走进来,视线从几人身上扫过,压着火气问道。

    从她一进来,除了温暖,其他三人就都站了起来,只是没人说话。

    萧玉兰目光沉沉,又厉声问了一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温暖抬眸,有几分强颜欢笑的喊了一声,“奶奶……”

    见状,萧玉兰只觉得难堪又愧疚,忙心疼的道,“暖儿,奶奶知道,你又受委屈了,你放心,这次奶奶一定会给你讨个公道回来。”

    温暖摇摇头,表情拿捏的十分丰富多彩,隐忍的、凄楚的,悲凉的,无奈的,强装坚毅的,“不用了,奶奶,我没事,都是一家人,算了……”

    嘴上苦楚的说着,心里却笑个不停,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份演技和本事,白莲花什么的演起来不要太像啊,她都要崇拜自己了!

    萧玉兰听了,心里更难受了,三两步走过去坐下,搂过温暖的身子,这才对着那一众跟来的人冷声道,“怎么能算了?你当人家是一家人,可人家呢?”

    闻言,一起跟来的温良急声道,“妈,您……”

    萧玉兰哼了声打断,“我可没那个福气给你当妈!”

    这话出,温家二爷温良那脸色就变了,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旁边,金美琳表情更是难看,想装都装不出来,五指攥了攥,咬着后牙槽没说话。

    而她身后的温情和温雅同样心里恨的牙痒痒,不过她俩能忍些,低下头,遮挡起眼底的不甘和嫉恨,这些年,花都只认识她们三姐妹,她们也习惯了当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然而此刻,被她们刻意掩埋在心底的那一块伤疤却被毫不留情的撕开,袒露在人前,她们是庶出,嫡出的那人回来了!

    她们之前做了那么多欺侮她的事,可现在,被萧玉兰一句话,丢脸的就成了她们!

    二房一家子都在无声的咒骂着,却也无可奈何。

    温暖无声的勾起唇角,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奶奶助攻的太给力了,这脸打的响亮又动听,今天的戏越来越好玩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