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八章 讨回公道
    门关上,隔绝了里面让人尴尬的一幕。

    温暖走回沙发上坐下,茶几上摆着各种吃的喝的,倒是准备的很充分,她也没客气,打开一瓶水漫不经心的喝着,淡然悠远的眸子半眯起来。

    这显然是一出戏,或许可以骗过别人,却躲不过她,那两人做戏也蛮拼了,衣服尽褪,姿势生猛,却毁在选错了地方,浴缸,是很有情趣,可显然不适合齐念修那样的人,看人看眼,拥有那样一双冷锐的深藏不露的人就算要玩情趣,也是大刀阔斧,不会是半遮半掩,如此,便只有一个解释。

    两人是在做戏给她看!

    只是为什么呢?齐念修她倒是好理解,没有哪个男人真正甘心情愿的趋于女人之下,嘴上应了入赘温家或许是他抹不开某些人的盛情,而如今演这一场戏就是无声的拒绝,可这样绕弯子,形如打脸,他难道就不担心那能让他盛情难却的人更生气?

    还有温馨,她愿意舍去名誉脸面的配合,又是图什么呢?

    还是某些人的意思?

    齐念眉已经从震惊中回神,跟着坐过来,看着她惊疑不定的问道,“暖暖,刚刚……你说的那些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那些都是,都是……”

    她指着洗手间的门,张大着嘴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温暖笑着拿了一块桌上的零食塞进她嘴里,“别多想。”

    “可是暖暖……”齐念眉拿出嘴里的东西,着急的还想说点什么。

    温暖冲着她笑着轻摇头,“念眉,有些事知道却不一定要说出来,有些戏,能站在戏外当一个看客就不要轻易的卷进去,好奇最是要不得。”

    齐念眉似懂非懂,这一刻,从来大大咧咧的她忽然觉得心口沉重,像是被压上了什么似的,她无味的吃着手里的东西,好半响后,才开口问,“那现在你想怎么办?”

    温暖轻轻吐出一个字,“等。”

    今天这场戏不管真的还是假的,都要继续唱下去,齐念修无心,难道她就有意了?可是……他可以拒绝,然而用这种羞辱的方式,恕她不能接受。

    一而再,再而三的故技重施,真当她是小白兔一样的好欺负呢?既然他们那么喜欢伤害她,那她今天就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好好讨回一次公道!

    对于他们的阴谋诡计,她只是不屑与之斗,可如此步步相逼,那她也不惧!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沉闷,齐念眉坐立不安,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头脑有时候是不够用,却也不代表单纯无知,可今天的事儿复杂的让她犹如看到深不见底的深渊。

    洗手间的门忽然被推开,里面的人走了出来,衣服穿戴整齐,神色均是淡漠,两人连一点的眼神交流都没有,仿佛之前那香艳的一幕没有发生过。

    温暖坐着没动,面色不变。

    齐念眉却是忍不住,站起来冲着齐念修难以接受的喊了一声,“大师兄,你……”

    齐念修看着她,目光沉沉的打断,“念眉,这里面没你什么事,不要多管。”

    闻言,齐念眉咬咬唇,眼圈有些发红,她和齐念修虽然不是亲兄妹,却也是从小一起被师父养大的,感情不比亲兄妹差了,然而此刻,她却看不透他了。

    齐念修走到一侧的沙发坐下,也没有再解释什么,念眉不会知道,能置身事外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他自己已经没了选择的机会,他希望她可以永远单纯下去。

    见状,温暖唇角不动声色的挽起一抹弧度,看来齐念修对念眉还是顾念着几分兄妹情谊的,护着她不要陷到这一场戏里来,只是怕是已经晚了。

    她忽然觉得,念眉和自己成为闺蜜,也许就是早早被安排好的了。

    只是那幕后推手是谁,她还不知。

    齐念眉可想不了这么深远,她只觉得一股气憋闷在胸口,实在不吐不快,大师兄的脾性她清楚,他要是不想说,任你胡搅蛮缠也好,打闹威胁也好,都撬不开那张嘴,可温馨没有那个城府,于是她转了身子,冲着温馨愤愤的骂道,“温馨,我以前还真是错看了你,我只以为你嚣张跋扈了些,却没想到你还这么不要脸!”

    被骂了,温馨也没恼,从茶几上拿了瓶酒,不以为意的斜躺在靠窗口的那张软榻上,挑衅的喝了一口才道,“齐念眉,有你什么事啊?”

    齐念眉攥紧拳头,恨不得冲过去抽她两巴掌,“暖暖是我的姐妹,你欺侮她就是欺侮我!”

    温馨呵了一声,嘲弄道,“不是我说你啊,念眉,你这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性子也该收敛一下了,人家当事人都不急,你瞎蹦跶什么啊?”

    齐念眉咬咬牙,“暖暖是什么性子你不知道?你们不就是欺负她老实绵软、与世无争吗?所以才几次三番的做这种下贱的事儿,暖儿能忍,我可忍不了!”

    温馨看了温暖一眼,若是以前有人说温暖老实她还能相信一二,然而现在,看着眼前人那平静的眉眼,她却是再不敢那么以为了,她与世无争可能是真的,但老实?还是算了吧,之前站在门口对他们说的那些话可是字字珠玑!

    她嗤笑了声,颇有深意的问道,“那你忍不了想怎么着呢?我大姐,二姐可都抢了,喔,不对,不该用这个抢字,现在可是法律社会,没有欺男霸女这一说,男人要是不愿意,女人再有本事也无济于事不是吗?”

    “所以呢?”

    “呵呵,所以这种事呢,一个巴掌拍不响,你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到我们头上岂不是太过冤枉了?罗旭也好,卓尔也罢,还有你大师兄,你觉得他们是我们能强逼的了了?”

    齐念眉愤恨的指着她斥责道,“温馨,你不要以为你们做的那些事能瞒得过去,更不要给自己不要脸找借口,罗旭是怎么回事,你会不清楚?一个想一步登天的凤凰男能经得住你大姐抛出去的诱惑?她那眼光高的,若不是想欺侮暖暖,她能看上罗旭?至于卓尔,就更是无耻了,温雅明知道卓尔喜欢暖暖,却还算计他,睡都睡了,还装什么清纯无辜,我都替她臊的慌,至于你和大师兄……”

    她顿了一下,复杂的视线从齐念修面无表情的脸上划过,才干涩道,“我不知道大师兄是何意,可我相信他绝不会看上你这种女人,你说,是不是你故意勾引大师兄的?”

    闻言,温馨好笑不已,“我为什么要勾引他?”

    最可笑的是,你以为你家大师兄是可以随便勾引的人吗?温馨心里嘲讽,却没有说出来,利益相投、一拍两合的事儿罢了,也就齐念眉这个笨蛋看不出来,她相信,温暖肯定猜到了。

    ------题外话------

    今天休息一天,嘻嘻,又陪孩子疯去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