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七章 人家敢演,我们就敢看
    “到啦,就是这里了。”齐念眉仔细看了眼门上的牌号,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温暖见门是虚掩的,眉头微微挑起,眸底闪过一抹即将看好戏的兴味来,“你也进去?”

    齐念眉理所当然的道,“那是必须的,我可是答应了你奶奶,要全程守护哒,怎么能丢下你一人不管呢?”

    “也好。”温暖淡淡的笑着点头,轻推开了门,边拉着她的手往里走,边嘱咐道,“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喔。”

    齐念眉不解问,“什么心理准备?”

    温暖狡黠的冲她眨眨眸子,“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两人走进来,房间里的奢华布置让齐念眉发出一声低叹,“不愧是蓝调啊,还真是高大上,有钱人玩的地方,随便一样摆设都价值不菲吧?”

    温暖无心这些,环视四周,眸光平静的落在洗手间的门上,整个房间一览无余,只有那里可以藏人了,会为她准备什么好戏呢?

    齐念眉激动的到处摩挲了一遍,忽然竖起耳朵,狐疑的开口,“什么声音?”

    “嗯?”温暖还真是什么都没听到,她虽然能猜到好戏就在洗手间里等着她去发现,可她没有念眉的听力敏锐。

    齐念眉冲她嘘了一声,警惕的目光扫了一圈后,落在洗手间的门上,然后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耳朵贴近,越听下去,那眉头便越蹙越紧,忽然,她嘴巴张大,僵硬的扭过脸来,傻呆呆的看着温暖。

    温暖平静的走过去,无辜的问,“怎么了?”

    齐念眉艰难的吞咽了一下,指了指紧闭的门,压低嗓子道,“里面有人。”

    温暖笑笑,没有半分意外的道,“是么?也许是你大师兄早来了吧。”

    齐念眉咬着唇,脸色难看的挤出一句,“可是里面是两个人。”

    “嗯?”

    齐念眉像是被人打了一耳光,恨声道,“除了大师兄,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擦,她之前还保证来保证去的,结果,打脸了。

    “喔,还有女人啊,也不奇怪,也许是会所的女服务生正在里面工作……”

    “暖暖!”齐念眉都急的咬牙了,“不是工作,是,是那个,那个啊!”

    “哪个啊?”温暖无辜的问着,心里憋笑,她都要佩服自己了,原来演戏这么有天分。

    “就是嗯嗯啊啊啪啪啪……”齐念眉英气的脸上涨的通红,不止是羞恼,更多的是愤怒。

    说到这份上,温暖不好再装傻了,恰到好处的惊异了一下,“真的啊?”

    齐念眉狠狠点头。

    “那么,男主是你大师兄了?”

    “……应该是。”

    “那这次的女主又是谁?”

    “听不太真切,叫的太特么的贱了!”

    温暖抱臂,若有所思。

    齐念眉震惊过后,便有些无措,“暖暖,对不起,我没想到,我真的不知道大师兄会是这样的人,我……”

    温暖笑着安抚道,“这和你又没关系,你跟我道什么歉啊,放心吧,相亲被搞砸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早已百炼成钢。”

    闻言,齐念眉心里却越发的不是滋味,连带着对里面的两人都恼上了,狠狠捶了一下墙,沉闷的响声犹如警告,可惜,里面的人像是没听到,回应她的是更加高昂的吟哦声,气的她骂了一声“不要脸的贱人”,又歉然的看向温暖,问道,“暖暖,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温暖装模作样的想了想,说道,“俗话说,捉奸要捉双,抓奸要在床,你刚刚说的那些证据不足,因为听到的有时候不一定就是真相啊,万一冤枉了人,闹出误会,岂不是伤了两家的和气?”

    闻言,齐念眉眼睛一亮,“对啊,万一是有人要陷害大师兄呢?我们要是这样走了,那不就是让敌人得逞了?”

    温暖点头,为好友的单纯好哄默哀几秒。

    “那以你之见,我们难不成还得闯进去看看?”

    温暖再次肯定的点头,她觉得自己俨然就是一头大灰狼,正在诱骗这单纯无知的小红帽,可怜小红帽还觉得她是受害者,唉。

    齐念眉却犹豫了,“暖暖,那样好么?里面可正在上演活春宫啊,限制版的,少儿不宜啊……”

    温暖一本正经的道,“我们都是成年人嘛,偶尔看点这种画面就当是普及一下性教育知识了,再者,你上次只看了谢幕不是还引以为憾吗,这次正好补上。”

    “啊?可是会不会很尴尬啊?”

    “人家既然敢演,我们难道还不敢看?”

    齐念眉终于被撩的起了斗志,拳头攥紧,表情坚毅,“没错,人家都跑上门来打脸了,我们还犯得着跟他们客气吗?”

    温暖往一边闪了闪,给齐念眉让开地方,好方便她踹门,谁知,那门根本就没从里面锁上,稍微用力一拉就开了,被阻挡的嗯嗯啊啊声顿时倾泻而出,还伴随着极富节奏的啪啪声,水花四溅的背景下,男女主正卖力演出着一场令人脸红心跳的春宫大戏!

    齐念眉只看了一眼,就不敢置信的转身,一个劲的喃喃着,“怎么会?怎么会又是这样啊?”

    里面的男主确实是齐念修无疑,而女主却是温馨。

    温暖悠悠的笑了,她这辈子总共也就被安排了三次相亲而已,每一次都被抢也就罢了,偏偏那抢的人还都是她的庶妹,这算什么?无巧不成书?可巧的这般令人发指,那企图是不是也太不加掩饰了?

    还是说……她们对她已经到了这般不容的地步?

    她的婚事于温家来说,的确意义非常,温家子女再多,可也只有她是唯一那个名正言顺的,她生下的孩子便是温家第一继承人,也难怪他们会急眼了,只是如此不择手段是不是太蠢了点?

    直觉告诉她,真相不会是这么简单,那么背后隐藏的又是什么呢?

    里面的激情戏因为门的大开而暂停,宽大的浴缸里,女上男下,裸露的肌肤上汗水飞扬,彰显着刚刚的酣畅淋漓,听到动静,两人都朝着她看过来,脸上的表情很耐人寻味,没有惊异慌乱,也没有尴尬羞恼,也没有被打断好事的气急败坏,相反,两人都很镇定,温馨还得意的挑了下眉,火辣的身子,妖娆的曲线,似乎在无声的张扬着她的胜利。

    而那个男人……大半的身子都沉浸在水里,可搭在浴缸上的手臂肌理分明,遒劲有力,古铜色的肌肤也很性感,而那张镇定自若的脸,虽不是帅的天怒人怨,却很耐看,线条硬朗,果然是型男一枚,看其坚毅的眉眼,性子也是成熟稳重的,但是……此刻,却在上演着血脉喷张的好戏。

    说好的洁身自好、不会被女色勾引呢?

    此刻,画风着实诡异古怪,里面的人镇定,而外面的人更镇定,除了镇定,还多了一抹淡然从容的兴味,如一个置身事外的看客,正欣赏着一出蹩脚的戏。

    温馨渐渐不耐,她到底没有温暖的本事,而齐念修却在那双眸子的注视下,慢慢起了一丝的变化,幽深的眼底高深莫测,事情似乎偏离了最初的轨道,却更加有趣了不是么?

    “看够了吗?”温馨终于咬牙开口。

    温暖微微一笑,“说实话,二位的身材还是不错的,演这样的戏确实有资本,只是表情僵硬了些,姿势看着生猛,却少了那么一点默契,一句话总结,演技还需磨练,二位不适合演爱情动作片,下次可以试试其他的,或许更有看头。”

    温馨被她说的脸上黑红交错,简直无地自容,心底却是震惊不已,她难道看出来了?怎么可能?两人都做到这程度了,就差真刀真枪!“你……”

    齐念修心里也起了一丝波澜,眼前女子的淡定本就让他意外,而此刻,这番平静下的聪慧更让他刮目相看了,温家,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大小姐在,看来注定很多人的心思要付诸流水了。

    “多谢指教。”齐念修复杂的道。

    温暖浅笑,关门,留下一句,“好说,好戏做到底,二位请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