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 第一章 又要相亲
    南城傅家,精致婉约的庭院里,花木飘香,阳光穿过枝叶,照拂在树下的女子身上,她正饶有兴味的看着一本书,浑然不觉自己成了画中的风景。

    不远处,傅云逸席地而坐,一手抱画本,一手执笔,随着笔下女子姣好的轮廓越来越清晰,他俊逸的眉眼便越发温柔,细细描绘,独乐其中。

    不多时,画本上的女子绝艳绽开,淡雅如菊,娴静美好,如古代仕女图中走出来的人,一笔一划皆是精雕细琢,让人望之失神惊叹。

    可他知道,这只是表象。

    她可以与世无争、超凡脱俗的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也能在下一秒,化为狡诈腹黑、诱你入局的小狐狸,她可以面对冷嘲热讽而云淡风轻的笑不变色,却也会眉眼冷漠的口诛笔伐、犀利如刀!

    这一切,端看她在不在乎!

    若是在乎,哪怕是低贱如一草一木,她也寸步不让,若是不在乎,就算是泼天的权势,她也视如粪土。

    这就是她,温家的大小姐,他唯一承认的表妹,表妹啊……

    风里飘过一声叹息。

    这时,客厅里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铃声,打破这份静谧。

    傅云逸皱了下眉,略一沉思,便起身合上画本,往客厅里走去,他是来是走,都没有惊扰那个树下的女子,她兀自看的投入,偶尔唇角勾起笑意。

    布置典雅的客厅里,电话早已被接起,傅云逸倚在门上,看着正在说话的母亲,无奈的笑着,他母亲还真是对不起她的名字,温柔,温柔,不求柔情似水,好歹也温和柔软些,然而现实却是……

    “妈,您打电话来就不能有点正事吗,怎么又说这个?您不嫌烦,我都够了行吗?”温柔的嗓门有些大,哪怕对方是自己的母亲,更是温家谁也不敢得罪的老夫人,她也依然不委屈自己,直白的有些任性。

    那边也似已经习惯,不痛不痒的斥了两句,却还是坚持刚刚说的话。

    温柔神色不耐,也有些烦躁,压着火气道,“妈,您自己说,这都是第几次了?咱们家暖儿是嫁不出去了还是怎么着?至于去一次次的相亲吗?”

    不被领情和理解的难堪,让那边温老夫人的脾气也上来了,“我这都是为了谁?我还不是为了暖儿好?你这个当姑姑的不着急,我再不操心,难道让暖儿单着一辈子?”

    温柔受不了的哀嚎,“妈,暖儿才二十四好么?”

    “你二十四的时候都怀着云逸了!”温老夫人没好气的指出。

    这一句话噎的温柔顿住,片刻,才放缓口气道,“可是妈,暖儿和我那时候不一样啊,暖儿一直在读书,哪有空去相亲?”

    说到读书,温老夫人呼吸都重了,“读书,读书,都读了七年了,学位早就拿到了,是不是打算在学校里待一辈子都不毕业了?”

    闻言,温柔翻了个白眼,“暖儿喜欢读书嘛,再说,多读书有什么不好?暖儿可是南城有名的才女,年年考试第一……”

    “你给我住嘴!”温老夫人急喘了几口,“暖儿究竟是喜欢读书还是用读书来当借口不回花都,你心里清楚,我也明白,不用你再一次次的说出来气我。”

    温柔撇撇嘴,“好,不说这个,咱们就说相亲,您说您是不是太操心了?就暖儿那条件,还用去相亲找男人?只要暖儿点头,那些男人能挤破咱家门槛……”

    温老夫人冷声打断,“那是在南城,在花都,世人只认识温家三千金,有几个知道温家还有个嫡出的大小姐?都把那庶出的当成名正言顺,坏了规矩。”

    温柔不以为意,“那就从南城找啊,难道就花都有男人啊?”

    温老夫人语气沉下去,“柔儿,别人不懂,可你该知道,依暖儿的身份她需要找个什么样的男人,优秀出众都不足够,最重要的是可以入赘温家,生下的孩子要姓温,你觉得这样的男人好找吗?但凡有些本事能力有几个愿意攀附女子?而那些愿意攀附的又有几个心思干净的?”

    闻言,温柔忽然觉得心口像是压上了什么,“妈,一定要这样吗?暖儿那性子你也知道,她真的不喜欢大宅门里那些汲汲营营……”

    温老夫人厉声打断,“柔儿,这是喜欢就为不喜欢就不做的事吗?生在那个位置上,这就是她的责任,是不能逃避的!”话语一顿,她口气沧桑而疲惫下来,“柔儿,你以为我不心疼吗?我是温家的当家主母,可我也是她亲祖母啊,若不是心疼暖儿,我会任由她住在你那里不回花都?你以为我没办法带她回来?我只是不舍,想让她在担下那份责任前可以随心所欲的过些想要的日子,甚至她不想学医,我都没有逼她,让她选了自己喜欢的,可她的身份,有些事终究是躲不开的,我也老了,还能支撑几年呢……”

    温柔也有些伤感起来,“妈,您别这么说!”

    “不这么说还能怎么说?”温老夫人一口气又涌上来,“我还能有多少日子替你们看着温家?看看那几个,天天在我面前蹦跶,就是想气死我好让二房三房吞了家产……”

    “妈,您消消气!”温柔有些无奈,又有些悲凉,“妈,在您看来拼命相守的东西,可在暖儿看来,或许不值一文,为什么一定要逼她去抓住那些不在乎的……”

    温老夫人忽然情绪激动的打断,“为什么?就是因为那些东西是你哥和嫂子用命换来的!她怎么可以不去在乎?”

    这话出,温柔闭上了眼,再无言以对,当年的悲剧每次出现在梦中,她都是满头大汗的惊醒,然后脸上一片潮湿的悲凉,她尚且如此,母亲呢,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更是不敢想象,还有暖儿,那时她才三岁啊,三岁的孩子茫然而懵懂的站在棺木前,吓的连泪都流不出,那又是怎样的痛楚?

    半响后,温老夫人情绪平静下来,只是声音还有些哑,“柔儿,不是我这个当奶奶的不近人情的逼她,不想让她过安静的日子,而是自古以来,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只要她存在一天,那些人就不会放过她,与其被动的等着让人铲除,为什么不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呢?”

    温柔叹息一声,不再挣扎,“这些话,我会和暖儿说的,暖儿素来聪慧,又有主见,她怎么选择,我也左右不了……”

    听到这话,温老夫人也知道有些事情急不得,便也退了一步,“我知道你疼暖儿,若不然,当初我也不会放心你把她带回南城去养着,而这些年,你把暖儿也养的很好,你哥和你嫂子在下面也能安息了,你放心,我不会逼她如何,我现在还能再操持几年,我就是想让她先回来,有些事熟悉一下,当然最要紧的还是找个男人,女人再厉害,身边也需要有人帮衬着……”

    “我懂您的意思,可也不一定非要暖儿去相亲啊……”温柔还是不赞同。

    “暖儿那清淡的性子,若是由着她自己去找,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我等不起啊,还有,早找总比晚找好,不然好一点的都被人挑走了,剩下的那些歪瓜裂枣暖儿更看不上!”

    温柔想到什么,再次无语的翻白眼,“妈,您之前挑的那些就不是歪瓜裂枣了?一个个的那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温老夫人气声道,“我挑的那些怎么了?难道不好?一个是几年前以状元之名考进花都大学的才子,年年霸占着医学院的第一名,品学兼优,人也长得俊秀,一个是市长的公子,不管身份地位都和咱们家门当户对,最要紧的是对暖儿中意,还愿意将来生下的儿子随母姓……”

    温柔受不了的嗤笑道,“这么好的男人到后来都怎么了?还不是受不住诱惑的琵琶别抱?那就是渣好吗?您千挑万选的就是这种极品啊?”

    温老夫人不甘的辩解,“这都怪二房那俩庶出的丫头,若不是她们去勾引,罗旭和卓尔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

    “勾引?嗤,妈,他们要是头脑够聪明、心智够坚定,怎么可能会被轻易的勾引了去?说到底,还是对暖儿不够衷心……”

    “罗旭是没见过暖儿,才会被温情那丫头迷住了眼,卓尔是被陷害的,这些年我倒是对温雅看走了眼,没想到她原来这么有心计。”

    “大宅门里,没一个人是简单的好么?”

    “这次你放心,我给暖儿介绍的人成熟又稳重,比暖儿大了几岁,更会照顾心疼人,也愿意从将来生下的子女里选一个随母姓,最重要的是,他不是那种花心爱玩的,做事踏实低调,这样的人当丈夫辅佐暖儿最合适不过了。”

    “您说的是谁?”

    “双木武馆的大师兄齐念修!”

    ……

    挂断电话后,温柔沉默的站在那里,半响不动,周身萦绕着一股说不出的无奈无力,让人看得心头发沉。

    傅云逸走过去,笑着温声道,“妈,您再这么愁眉苦脸下去,当心长皱纹了,那可就不美了。”

    闻言,温柔敛下情绪,嗔怪的瞪他一眼,“贫嘴!你爸都不嫌弃,你敢说三说四?”

    傅云逸忙配合的举起手来,“儿子不敢!我就是这么一说,在南城,谁不知道我妈年轻貌美?咱们一起走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是我小女友!”

    这话也不算太夸张,温柔虽然四十多岁了,可身材保持的极好,皮肤又白皙,脸上没留下岁月的痕迹,平日里喜欢穿浅色的衬衣,远远看,根本就不会想到她的儿子都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了。

    温柔听到这番话,心情好了些,嘴上还是笑骂,“被你说的我都成了老妖精了!”

    “这年头,妖精正当道呢!”

    “就知道哄我开心,行啦,我没事,就是被你外婆的电话搅和的有些心乱。”

    闻言,傅云逸眸子里闪过什么,然后漫不经心的问,“外婆又给暖儿找了相亲对象?”

    温柔叹了一声,“是啊,暖儿一日定不下,你外婆她就不会死心。”

    傅云逸声音微凉,“这次又是谁?”

    “双木武馆的大师兄,叫什么齐念修,此人你了解吗?”温柔抬眸看着自己的儿子问。

    傅云逸淡淡的道,“听说过,但是不了解。”

    温柔想到什么,皱眉道,“暖儿有个朋友叫什么齐念眉的,不就是双木武馆的吗?”

    傅云逸点点头,嗯了一声。

    温柔见自己儿子这反应,心里有些复杂,便说道,“你外婆把那人夸的很好,想来应该是不错的,暖儿呢,我去跟她说说,现在她也毕业了,花都终究还是要回去的。”

    傅云逸情绪不明的道,“我只尊重暖儿的选择。”

    ------题外话------

    啦啦啦,木禾开新文啦,类型你懂哒,嘻嘻,绝对爽文好看,妹子们放马过来支持吧,么么哒。

    看文前,先注明,文文背景架空,为了避免不和谐,所以文中的地名甚至有些职务都是虚构的,还有风俗人情,也是为了故事的需要而构建的,勿要考究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