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50章 chapter048
    周日,故宫博物院,文华殿东侧,东华门内500米。

    搭建背景板的公司忙活了一上午,大日头底下好过不到哪去,工人们被督促着赶着工,终于在十点的时候准备就绪。

    季橙也一直晒着,高跟鞋踩在不太平整的青砖地面上没到开展时间呢脚底就已经有些疼,她走到文华殿侧门台阶上的一处阴凉,坐在地上打开旁边的箱子。

    午饭是早晨买的一根老玉米,现在已经凉了,简单得解决,吃得还差几口拉绿植的车也到了,等在东华门外面,需要车证。

    季橙赶紧起身让保安继续帮忙看箱子,拿了车证就朝东华门跑去。

    一百盆小株“一品红”以为得用个翻斗车才能拉下,结果一个金杯就搞定,开了后备箱前排只有两个座,后面的位置都拆掉了,盆花挤在一起,还没有装盆,土壤结块封在几个大塑料槽子里,季橙看了一眼“这能够一百盆吗?”

    “够,放心吧,怎么摆?”

    季橙比划了下场地方位,“中间留一条两米宽的路,盆花两边各五十。”

    “行,那我们干活了。”

    这边忙活着摆盆花,那边故宫院办的负责人领着十多个保安抬着桌子走过来,看见一个穿着衬衫西裤胸前挂着工作证的女人站在大日头下指挥着工作,朝她招了招手。

    季橙跑过去,那人遮了下太阳眯眼看她“你是枫岚的人还是基金会的?”

    季橙捏起工作证“我是枫岚的会务人员。”

    “哦,那好,这些桌子你看怎么放。”

    季橙指挥着把两个桌子并成一个,最终摆设成两排五米长的桌子,那人一直站在季橙身边,时不时侧头看她。

    “桌围用什么颜色?院办只有红色的,还是听你指挥。”

    季橙笑了笑“我自己带了。”

    她腾腾腾的跑到阴凉处,跟保安点了下头,打开箱子拿出厚厚的一沓白布,然后抱了过来。

    “这是我在建材城找的白布,跟一般布料还不一样,蜡笔好上色,水彩不晕染,咱们也不用准备画纸了,直接把桌围钉上,让学生们在上面画。”

    那人点点头,也礼貌的微笑“你有心了。”

    下午一点过后礼仪陆陆续续到齐,季橙安排她们先在阴凉处歇会儿,自己招呼着已经到了的基金会的几个工作人员,这次的“阳光儿童绘画艺术公益展”是由枫岚和北京某基金会共同举办,有基金会的帮助会在社会上产生不小的影响,也会拉到一些赞助方,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提供了爱心画笔和染料,并准备了300套公益t恤,季橙把他们收好,准备一会儿拉学生的大巴车到了发给学生。

    其实这次的会物料上的拮据还能妥协,最难的就是到了周三的时候季橙才考虑到要给小学生配发统一的服装,之前虽然也知道这服装不用操心,只需要公关公司帮忙配发就行,但她突然意识到衣服还分大小号,整个四年级200多号学生,她挨个班主任去了电话要求统计服装尺码,班主任都有些不乐意了,这种事情怎么不早准备。

    季橙想到的更多,她也埋怨自己想得不周到,被数落完她没有罢休,又查了近几天的天气情况。

    两点的时候十辆大巴车到了门口,车证是早就印好配发给首汽的司机,学生坐在车里,季橙跟基金会的同事拿着衣服按照班级发给班主任,季橙又准备了200多件简易雨衣,递给他们。

    “准备这个做什么?”班主任看了一眼“外面大晴天的。”

    “我看天气预报有雨,先配发好,省着一会儿万一下起雨学生要淋湿。”

    班主任还是有些觉得事太多,但还是发给大家,这次受邀的学校是平谷一所小学,学校很简陋,不是重点也没有良好的基础化设施,在校的学生半数以上都是父母在京郊打工的留守儿童,学生都有些腼腆,拿着衣服在车里换上,又戴好红领巾,手中拎着雨衣袋子就下了车。

    “排队啊,都排好队,一会儿按指挥进场。”

    班主任一声令下学生都有秩序得排队,工作人员带着他们进了东华门,直奔画布桌。

    礼仪已经自觉到位,给学生们分发画笔和染料,桌围下面是几大箱矿泉水和涮笔用的器具,赵梦岚已经站在搭建好的背景板前的台子上,带着耳麦话筒。

    “今天首先要感谢xxx基金会的支持,以及故宫博物院的鼎力相助,枫岚有这个荣幸能够承办此次的绘画展是我们2016年最大的荣幸,还要谢谢社会各界的支持人士今日到场,下面我们有请昌茂集团的行政总监孔总上台讲话。”

    季橙抬头看了一眼,是个长相很漂亮的女人。

    “多谢赵总,也很荣幸今天能来参加这个展会,昌茂一直以来支持着社会各方的公益事业,从2014年起我们开始关注学生食品安全问题以来,为全国各地的学校送去我们有质量保证的牛制品,也积极得用自己的绵薄之力捐助公益事业,孩子们的健康就是社会的健康,我们时刻准备着为更多儿童带去帮助,今年也会在青海和西藏捐建几所希望小学,更多的,我们看到的是一些留守学生的在校上学问题,这次的画展昌茂会用实际行动支持,并且希望这些祖国的花朵今后能够茁壮成长。”

    台下站着的人稀稀落落的鼓着掌,学生们已经站在桌子前每人拿着画笔和染料开始作画,季橙站在他们后面,偶尔帮忙拿一下东西,故宫院办的那位干事慢慢走到赵梦岚身边,笑了笑“赵总,你们公司这姑娘挺不错的,一大早就来了。”

    赵梦岚看了她一眼“外包公司的,不太会来事,也有些年轻,但我看着骨子里有股劲头。”她笑了笑“有点想当年的我。”

    刚刚还是大晴天,说话的功夫一下子阴云密布,巨大的云团阴沉沉得压下来,太阳还努力得挤在堆积的厚厚云层之下,渐渐得凉风袭来,盛夏的风吹得刚刚一身汗很快就干透了,抬眼望去,远处低压的云团下面开始有丝丝缕缕的灰色线条,密密麻麻得垂直于天地间。

    下雨了,而且看来雨势不小。

    这个赵梦岚有点没想到,算是突发状况,正觉得苦恼时就看季橙指挥着大家“学生都把雨衣穿上,礼仪到这边来。”

    礼仪都穿着旗袍,裹上层雨衣看着有点不像样子,画展已经开始,过程当中应该用不到她们,而且看这片云应该很快就要达到,但很快就会过去。

    学生刚换好雨衣这雨就卷着残风兜头浇下来了,画布被打湿,学生却还都趴在上面慢慢画着,要说这雨中画画对这帮孩子来说更有乐趣,班主任早就到大巴车里坐着休息了,季橙一个人站在他们中间,有个孩子不小心打翻了涮笔的水桶,水彩的染料顺着砖块细细弯弯得流淌,他有些懊恼,鼻头微红,眼看就要哭了。

    季橙蹲下来,摸摸小男孩的头“没关系,一会儿姐姐帮你清理一下,你可以用蜡笔先画,这布不怕晕染的。”

    小男孩抽搭了下,淡淡的说“谢谢。”

    赵梦岚站在殿檐下,注视着她。

    雨过天晴,刚刚那仿佛是不凑巧的一场梦,太阳再次普照下来时,学生们也画得差不多了,季橙跑到背景板后面拿出准备好的宝丽板,递给孔总。

    赵梦岚已经在台上讲话了“首先热烈庆祝今日的公益画展圆满成功,感谢基金会对此次画展的支持,感谢故宫博物院为我们提供这个良好的平台,此次画展不仅提升了全民对公益事业关注的意识,更弘扬了民族文化,提升了企事业单位对公益事业、对学生在校拓展活动的认知,更多的我们看到一些企业对此次活动的关注与扶持,昌茂集团愿意购买此次画展学生作品,善款全部用于资助希望小学,为更多的那些偏远山区的学生送去温暖,送去爱心,让我们有请昌茂国际的孔总为大家致辞。”

    学生们知道什么啊,只知道这是对学校有意义的事,都齐刷刷得鼓掌,使劲的鼓,拍的巴掌都疼了。

    孔总拿着宝丽板制作的一百万字样的□□走上台举在胸前“希望我们能首先从首都的娃娃抓起,将来培养更多的社会栋梁。”

    还有些其他赞助公司的领导一看昌茂带头,也纷纷开始捐款,班主任这会儿也都回到会场,跟领导们一一握手。

    展会结束,画布被撤下,孔总走过去看了一眼“虽然湿了,但看着无妨,先包好吧,一会儿我放到车里。”

    季橙看着她,这次来接这个会的目的就是跟昌茂的人套近乎,季橙抓紧时间想要自我介绍,谁知孔总看了下场地对她说“会务组的,别愣着啊,帮忙收拾一下。”说着转头就朝东华门走去。

    季橙有些无助。

    人渐渐散去,季橙只得拿着大塑料袋捡着地上喝剩的矿泉水瓶和已经用过的染料盒,礼仪把没用的水彩和没开封的蜡笔重新装回箱子里,有一个小男孩穿着雨衣蹲在地上,帮忙捡瓶子。

    是刚刚那个差点哭鼻子的小孩。

    他怀里抱着三四个塑料瓶,手中还够着地上的一个,赵梦岚走过去拍拍他“快上车吧,一会儿班主任要说你了。”

    小男孩默默低着头“阿姨,我刚刚没有画完。”

    “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

    季橙走过来把垃圾袋敞开,小男孩把瓶子放进去,抬头看她一眼“姐姐,我以后还能在这画画吗?”

    季橙笑了下“也许吧,但如果你喜欢画画,姐姐送你一套画笔,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小树。”

    季橙从箱子里面拿出几盒水彩和蜡笔包好给他“以后要多画画,长大了就可以再回到故宫画。”

    张小树默默得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