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49章 chapter047
    香菜一块钱两捆,五毛钱不卖,但季橙也没想到鲫鱼汤端上来的时候陈启真是毫不浪费的全放进去了,关键是你也切碎了放啊,整根整捆的漂浮在上面,季橙拿筷子扒拉着“这是什么?辣条汤?”

    陈启白她一眼“家里有袋胡辣汤的调料,我看快过期了,就放里面了。”他起身看着端坐在餐桌边的季橙“还有个西红柿炒鸡蛋。”

    还算有一线希望,至少西红柿炒鸡蛋是在我大中华的土地上最简单最家常的菜。

    端上来的时候季橙目瞪口呆,照例用筷子扒拉下“刷锅的时候西红柿和鸡蛋不小心跑进去了,对吗?”

    陈启一本正经得坐在她对面,煞有介事得看着这一桌子“丰盛”的晚宴,鲫鱼汤,西红柿炒鸡蛋,炒土豆片,尖椒肉丝。

    当然,还有两碗大米饭,也是今天唯一成功的一道。

    季橙也盯住饭菜愣神“我觉得耶稣就坐在我旁边……”

    最后的晚餐,达芬奇若是复活,也难画出目前季橙所见的场景。

    陈启挑挑眉,还有些跃跃欲试,还有些忐忑“你尝尝。”

    季橙赏脸夹了口尖椒肉丝,慢慢放到嘴里,沉默良久后点点头“熟了,能吃。”

    陈启已经开始给她盛汤了,放到她面前“喝一口。”

    季橙今晚真是配合度完全高破天际,她舀了一口慢慢品尝“香菜汤,没有鱼的味道,但是当养生汤喝还不错。”

    陈启沾沾自喜,至少她吃了——有三口吗?没数。

    季橙看着这样的他叹了口气“陈启,答应我,以后千万别再做这种为难自己的事了,咱也不求上个感动中国,何苦呢?”

    “食不言!”

    季橙冷哼,真是说教说上瘾了。

    季橙有一瞬间觉得,陈启可能也是被父母打小捧在手心上养过来的吧,十指不沾阳春水,跟自己一样,她吃惯了父亲季明做的饭菜,觉得那是人间美味,但从不感恩,可能陈启也一直被父母喂饱,但人生做的第一顿像样的饭,却是给一个女人。

    这样想着,季橙有点心酸,也有点满足。

    其实饭菜不算特别难吃,但是卖相真不好,陈启做的所以自己吃得特别香,时不时的还抬头朝季橙咧嘴笑笑。

    电视开着,孤独的立在偌大的客厅中央,他们在餐桌边只能听个声,电视台正在放着音乐频道,缓缓的音乐流出。

    “给我一双手对你依赖/给我一双眼看你离开

    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

    给我一刹那对你宠爱/给我一辈子送你离开

    等不到天亮美梦就醒来/我们都自由自在”

    季橙抬眼看了看他“陈启,这房子一直就你一个人住?”

    陈启点点头,嘴里还塞着饭菜“有时候林洋也来闹一闹。”陈启说完想了想,看了季橙一眼“你是想问有没有女人来吧。”

    他把这口饭咽下去,正色道“有,隔三差五的就来女人,你可别妄想你是第一个,别骄傲。”

    季橙有些哑然,她想问的不是这个。

    陈启看她不说话了,继续吃着菜,一直等不到反应陈启喝了口汤笑了笑“说你小心眼吧,保洁阿姨一周来两趟,她也算女人吧,除了保洁阿姨以外你是头一份,高兴吧?”

    说着还大喇喇得盛了勺西红柿炒鸡蛋扣在她面前的米饭上“别愣着,我知道这饭菜味道一般,以后会越来越好。”

    季橙慢慢吃了一口“你父母怎么不接过来一起住?他们在老家还有事做?还是来北京不习惯。”

    陈启只淡淡得说了声“哦。”

    简单的回复背后总是有大段的留白,季橙知道自己不能再问,陈启倒是很快缓神“你怎么不常回你父母那,我每次送你不是去万寿路就是去你朋友那。”

    “我也回去,就是你没遇到。”

    季橙小口吃着饭,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太常回父亲那,嫌弃,嫌弃那个又小又脏乱的陋巷,嫌弃那个吱吱嘎嘎总是响个不停的破饭桌,嫌弃那张永远摆在门口煤炉子边上的弹簧床,嫌弃那口院子里的老井,嫌弃那个身患残疾的父亲。

    越长大越要逃,越逃得远了就越不敢回头,每次回家住夜里都看着黑黢黢的屋顶,想着年少时代兜里总是揣着的那两个钢镚,一瓶汽水都舍不得喝,本子正反面都写满算数题,被人欺负,被同学孤立,上了高中被人劫钱抢球鞋,她被欺负惯了才在上大学的时候报了跆拳道课,花在学业上的时候不及训练的十分之一,她忍够了,只想跑远一点。

    可这些不能跟陈启说,因为难堪,因为她深刻知道自己有多自私,多么怕再被人剥了壳,怕与父亲正大光明的曝光在所有人面前,那对她来说,还是现在这个年纪承受不住的。

    吃完饭陈启去刷碗,季橙也渐渐从刚才的情绪当中恢复,一个人坐在沙发里,听着厨房传来的水声,她大声喊“应该我刷碗,我刷碗在行。”

    虽然这样说着她却仰靠在靠垫上,翘着二郎腿,陈启回应“你帮忙拎菜,我负责做饭刷碗,不吃亏吧。”

    “不吃亏~”

    陈启刷好碗出来就见歪斜在那的季橙,走过去先收拾了下茶几上的报纸杂志“没正样儿!”

    “我乐意!”季橙还吐吐舌头。

    “过来。”陈启朝她招招手“干点正事。”

    季橙扭捏着起来,塔拉着拖鞋走过去“干什么……”

    陈启用手指头狠狠捅了下她的脑门“想什么呢!”

    他拉着季橙走到阳台落地窗前,阳台摆着个懒人沙发,单人位的,陈启仰躺进去拍拍自己大腿“来,给大爷嗅下蜜!”

    季橙笑了下,老老实实得过去挤着他旁边的那一条缝隙坐下。

    懒人沙发完全塌陷,没有木头支架的支撑,现在就跟一块泥巴一样,后背也没有支撑,季橙跟陈启慢慢陷进去,最后竟变成了躺着。

    陈启似有似无得玩弄着季橙发顶的头发,手指了指窗外的天空“实话说,你们北京这种天气,很难看到星星。”

    季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只有大熊星座闪闪发亮“不错了,还有一颗。”

    “在我家,天气好的时候仿佛能看到整个银河系,星星垂得很低,躺在草原上,夜风细细索索得吹拂,远处有些响动,是吃夜草的牧马,伸伸手,仿佛就能够到一颗。”

    “真好。”

    “有时间带你去看。”

    季橙默默抬头“我可没逼着你。”

    陈启在她额头上小嘬一口“那先盖个章,说话不算数就再盖个‘不算数’章。”

    季橙笑了“左右都是占我便宜。”

    “你还真当自己是块香饽饽,我告诉你,我亲完你都怕嘴上起泡!”

    季橙窝在他怀里咯咯咯得笑着“那我祝福你以后嘴上天天顶着一串葡萄。”

    他们在墨黑色的天空比划着星星的位置,陈启跟她讲解了许多,这样枯燥的话题竟然聊了快半个小时,等再无话可说的时候季橙也觉察出气氛的尴尬,腾得坐起身整理了下衣襟。

    “有点晚,我走了。”

    季橙朝门口走,陈启默默跟在后面,穿高跟鞋的时候季橙低头用余光看到陈启也在穿鞋,她转身站直了看他。

    “怎么不留我?”

    陈启还是低头穿着鞋,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

    他拿起鞋柜上的车钥匙,微笑着看季橙“我想好了,老子不干强人所难的事,你得情愿让我上。”

    季橙咋舌,脸却没绯红,而是有些淡淡的粉,她张口结舌得支吾道“你,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天天都想什么呢。”

    陈启捅了下她的胸“至少我得先把我女朋友的胸从bcup变成dcup,你说是不是,反正我不吃亏。”

    季橙抬腿就用膝盖狠狠顶了他结实的小腹“那我就去做缩胸手术!让你天天惦记这些!”

    ***

    季橙到家的时候卢金去开门,刚开了门准备折回屋里,突然卢金浑身一个机灵,猛地回头看“你手里拿着个什么玩意!”

    赵婕刚敷好面膜从浴室走出来,看到门口换鞋的季橙“哇”的一声撕下面膜,搂着卢金嚷嚷“完了完了,你看到了吗?咱家橙子是陷在爱情里的弱智,现在还拿着个氢气球!我特别想问问给她下蛊的那位壮士,那情蛊是在哪买的。”

    季橙视若无睹,进屋还四顾着挑了个地方,把气球绑在了客厅玻璃柜把手上。

    “橙子——”卢金看着她淡淡说“要是上班压力太大就跟我们说说——要是撞了邪我们就带你去庙里拜拜。”

    季橙龇牙笑了下“不准你们趁我不在戳破它!”

    “这都被你想到了——我正有此意——”

    爱情会雕刻一个人吧,以前不确信,现在卢金和赵婕对这事深信不疑,因为明显的季橙让人雕刻的少了棱角,甚至仿佛被摘了小脑。

    莉莉在远方的城市收到一张微信图片。

    家里的客厅柜子上多了个微笑着的皮卡丘图案氢气球。

    莉莉发了个问号。

    赵婕给她回了个“这是咱们的新成员,皮皮。”

    “什么鬼?”

    “以后进门要先拜它,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爱情。”

    莉莉笑了,回复到“什么爱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