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47章 chapter045
    陈启等在季橙家楼下,三楼的灯一直没亮起,他已经抽了四支烟,内心也有些烦躁。

    回到车里他试图给季橙发短信,但拿起手机后又想了想放回座位上。

    自己真的有点入戏太深。

    他发动车子,一路霓虹,不甘心的是那条回家的路让他开的异常艰苦,最后到了东直门的时候他还是狠打方向盘右转进了辅路。

    又回到那个小胡同前面,陈启看着对面的那个小区,熄了车但没下去。

    胡同口有个卖馅活儿的面点铺子,老板准备打烊,拎着两大桶泔水往外走,陈启的车有点挡着他的路,他刚要让司机往前挪挪车,怎知车窗慢慢得上升关上了。

    老板刚想骂街,撂下桶绕到车头马上就要发作,突然他看到车里那个人的眼神,一直盯着马路对面刚刚停下的一辆车,车里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互相微笑着寒暄。

    老板冷哼一声,原来是老婆跟人家出轨了,他讪讪得回到原地又拎起两支塑料桶,慢慢绕开。

    陈启坐在车里,车窗玻璃颜色深,他有些掩耳盗铃,手指上夹着的烟很快烧到了根部,陈启吃疼,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

    只是想要知道她今晚住哪,有些执拗的刨根问底的,没想到会撞破这些。

    季橙跟乔振泽也只是客套的说了两句话乔振泽就又转身上了车,掉头的时候还不忘朝季橙摆摆手,季橙也微笑着点头。

    陈启还是目不转睛看着,伸手够到手机就拨通了季橙的电话。

    “喂?”季橙刚要转身往小区走,看到未接来电就往右走了两步坐到路灯下的长椅上。

    陈启看着昏黄的灯光下那个穿着职业装a字裙的女人,无聊的摸着那边没戴耳钉的耳垂,陈启低声问“在哪呢?”

    季橙又低头揉了揉小腿肚子,高跟鞋蹭了点灰,她拿出面巾纸轻轻擦掉“在家呢啊,还能在哪,你呢?”

    “在你朋友那?”

    “嗯。”季橙一边答着还一边点头,微微撅着小嘴“我们三个看电影呢,鬼片儿。”

    “哦?听不到声音。”

    “切,这不你打电话过来,她们按暂停了嘛。”

    “那你继续吧。”

    “打电话就问这个?”

    “就问这个。”

    “没别的?”

    “没别的。”陈启咳了一声“哦对了,我诉讼期的事。”

    季橙心满意足得撇嘴乐“无期徒刑。”

    陈启冷哼一声“好吧,不打扰你们,继续看吧。”

    挂了电话季橙把手机塞回背包里,站起身往回走,快到小区楼道门的时候她一个利索的回旋踢,裙子有些紧,不助的往上移,季橙一直手按着,挎着包的那支胳膊稍微一倾斜,包掉到手上,季橙一秒都没犹豫,腿劈下的同时包也抡了过去。

    陈启一把抢过她的包,顺便用胳膊搪了那狠狠的一脚。

    季橙有点发懵,她早就注意到后面有人跟着,这一脚回旋踢也使了足足的劲,迎面骨都发疼,可想陈启的胳膊也好不到哪去,连高跟鞋都弹飞到旁边的草丛里。

    陈启甩了下胳膊,把包塞给季橙,皱着眉看她“不是看电影呢吗?”

    “我,我下楼——下楼买个口香糖。”季橙光着的那只脚还踩在另一只脚的脚面上,傻愣愣得问“你会凌波微步——”

    陈启没好气得瞪她一眼,这时候还有闲心打哈哈,他走进草丛里把把那支高跟鞋捡回了,蹲下放到季橙脚步。

    “抬脚啊!”

    “哦,哦。”

    季橙把脚塞进鞋子里,陈启慢慢起身靠近,季橙竟有些胆怯,踉跄着往后退一步“你胳膊没事吧?”

    “口香糖呢?”

    “什么……”

    “不说买口香糖去了吗?”陈启从上到下审视一遍季橙的打扮“穿成这样跨个包出去买口香糖?”

    “口香糖……吃了了。”

    说完季橙又叹了口气,演不下去了。

    “说吧,跟着我干嘛?”

    “季橙。”陈启郑重其事的说,可当事人却心虚得低着头沉默控诉,陈启扳着她的脸让她抬头迎上自己的目光“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季橙的腮帮子被捏成一团,支支吾吾得说“你说了那么多话,我怎么知道你指的哪一句。”

    “我让你离你老板远一点。”

    季橙片刻瞪大眼睛,她心里想的是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啊,陈启一定是被烧糊涂了,要不就是从他现在身上浓浓的酒气可知他已经醉到忘记他现在的身份还是伪装中,要不然他怎么会知道乔振泽是她的上司,真是笨啊真是笨,这男人要暴露了。

    季橙想帮他圆了这个破绽,皱着眉说“没办法,他老靠近我,还让我好好挑挑男朋友。”

    陈启冷哼一声“那要不你再挑挑?”

    “不挑了不挑了,我跟他说我懒。”

    陈启松了手,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了她好久。

    “季橙,你可别不学好,玩朝三暮四那一套。”

    季橙皱着眉呛声到“放心,不会学你的。”

    陈启攥着她的手腕,狠狠得攥着“你也放心,我北京昌平有个小蜜,丰台有个情儿,海淀还有个富婆包养我,哦对了大兴还有一个我的初恋,但你给我记住了,我就盯着你!就你不能瞎胡闹!”

    季橙心里面洋洋得意,嘴上却咬牙切齿得说“那也要看我心情,心情好了我就把暗恋我的明恋我的男生都招家来!摆几桌麻将,晚上再搓顿涮肉!”

    陈启冷哼一声“那你就祝我在监狱里幸福吧!”

    季橙噗呲一声笑了,嘟着嘴“行了,今天原谅你的尾随,谁让我上回也半路杀出来坏了你跟你小情人儿的好事呢,赏你个吻吧。”

    季橙慢慢闭上眼睛,嘴撅得老高。

    等了半天也没动静,季橙嚷嚷着“快点啊,姑奶奶都累了!”

    可是再睁开眼睛面前哪还有什么人,只有街灯和窜出的一两只夜猫,季橙抿着嘴,瞪着空无一人的小路。

    陈启,你等着!

    陈启回到车上点了支烟,看着远方的街灯,咧嘴笑了下。

    车窗被人敲了下,警察拿着仪器低头跟他说“同志,配合一下,查酒驾。”

    其实根本也不用查,陈启满身的酒气还没消散,警察探头进来也闻得一清二楚,又皱着眉厉声道“请配合工作!”

    陈启撇撇嘴,今晚算是栽了一个跟头又一个跟头。

    他按灭手中的烟,朝警察不好意思得笑笑“对不起啊,跟老婆吵架了,不让回家,我在楼下车里抽根烟,不开车不开车。”

    警察审视了他一遍,车子的确也没启动,他看着一脸不好意思笑得陈启,同情的点点头“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回去跟老婆说两句好话,哪有隔夜的仇。”

    “是是是。”陈启点头如捣蒜“我再坐回儿,老婆更年期,脾气大的很。”

    他想起季橙那张愤怒的小脸,有些好笑,老婆、更年期,还挺适合她。

    警察收了设备,又同情得看看他“家里都有个难伺候的主儿,记得千万别喝点闷酒出门开车。”

    “好,一定支持我大首都治安工作!”

    季橙上了楼,开门看见卢金和赵婕窝在沙发里看日剧,正放着广告,季橙走到她俩身边挤了挤“这小日本的影视剧里怎么总有个‘皮炎的鸡’啊?”

    赵婕嫌弃得看她一眼“那是b&g!”

    季橙不好意思得笑笑,卢金看她一眼“晚上饭吃得怎么样?”

    听着还有点酸溜溜的意味呢,季橙搂着她的胳膊把头靠在她肩上“真是生不如死啊~!”

    “哼,我看你小脸红扑的,一定遇着什么好事。”

    季橙低头闷声乐,然后又煞有介事得抬头看着两位室友“你们说男人要是吃起醋来是不比女人还可怕?”

    卢金看她一眼,淡淡得说“怎么?跟你们老板进展得这么快?”

    季橙推她“不是他~”

    赵婕好事的凑过来“那是谁?还有谁?谁谁谁?”

    季橙摇头晃脑的乐“我跟你们说啊,我处了个男朋友。”

    赵婕眉开眼笑“干什么的?干什么的?”

    “的哥。”

    这俩字砸在地上都能出两个窟窿,赵婕看怪物一样看季橙,突然哇得一声嚷嚷起来“怎么办啊卢金~咱家橙子让人下蛊了!”

    卢金正色看她“橙子,你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季橙一边说着一边把手腕上的镯子摘下了扔到垃圾桶里“你们放心,是个优质的哥。”

    赵婕一把搂过她,盯着她的眼睛仔细看“这是一种无色无性状的情蛊,我相信淘宝上就有卖的,我可以用数据查一下——”

    “喂喂喂,妖妖灵吗?”季橙假装打着电话,回头朝俩人笑“千万别跟我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为零啊这种话,我智商一直都在线。”

    卢金站起来从沙发和茶几中间的缝隙挤出去,瞪她一眼“祝你被的哥抛尸荒野,一年后上个法治进行时,我们绝对不会登报找你!”

    睡了一宿觉,季橙起床醒了半天盹,今天是周六,要去礼仪公司找几个小姑娘,明天就是公益绘画展的举办时间,背景板和展架的设计图已经经过赵梦岚的首肯印刷完毕,明天上午完成搭建工作,下午三点学生就会聚齐,时间安排的绰绰有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