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44章 chapter042
    陈启看了尹珊一眼“你回家吧。”

    尹珊刚转身要下车,心里却有些愤愤,凭什么自己心虚!

    她又坐了回来,直视着前方“我话还没说完。”

    季橙笑了笑“没事没事,你们继续,我去后面坐着——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就在小区里走走。”

    陈启看着她“你上后面坐着去,老实会儿!”

    季橙麻溜上车,陈启回头问她“吃饭了吗?”

    季橙摇摇头“刚从医院出来,还没吃。”

    “怎么了?”

    “不是我,我朋友出场小意外。”季橙无奈得笑“你们继续。”

    尹珊一直侧头听着他们一句句的对话,觉得自己的多余。

    陈启回过视线看着尹珊“还有什么事?”

    尹珊慢慢得摇头“没什么了……”

    “刚才不是有话说吗?”

    “下次吧。”

    季橙探身夹在俩人中间,关切得说“别下次啊,下次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尹珊好笑得看着陈启“你找了个醋坛子。”

    陈启恶狠狠得回头瞪季橙“我也是刚发现的。”

    尹珊走后车里就剩下两人,季橙窝在后面浅浅得哼着歌,陈启从后视镜看她“坐前面来。”

    季橙无动于衷。

    陈启冷哼一声“你这千里追踪啊。”

    季橙摇头晃脑“我也不想追踪啊~某人就是一直不回我信息,我好奇他在干什么。”

    陈启还是从镜子里看着她“那你觉得他在干什么?”

    “唉,跟别的小姑娘拉拉小手,纯情的很呐~我是不是说过不准有下次。”

    陈启倒觉得好笑了“想不到你还有这份控制欲,我俩是大学同学,你是准备让我们一辈子都不见面?”

    “你这个大学同学啊,老远我就见她醉得东倒西歪往你怀里钻,但是刚才呢,我又觉得她清醒的很——”

    “那你就吃醋?”

    “这醋呢也分陈醋和米醋,我这个人不管是什么醋都不爱吃,放心,我今天就是纯属好奇,毕竟刚用手机那个程序,不知道定位的准不准。”

    陈启笑了笑“那以后就一直开着。”

    季橙瞥他一眼“走吧,把我送东四十条去,我今天住朋友那。”

    陈启不依不饶得回身拉起她的手“是我抱你过来还是你自己坐过来?”

    季橙懒洋洋得起身,准备从换挡的位置迈过去,刚迈了一条腿,口中还念叨着“哎呀,你真是烦人,是不有强迫症啊,一般老大都得坐后面——”

    陈启的大手一把捏住她的后脖颈,季橙还有些发愣,脚下意识得踩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还好今天穿得是平底鞋,要不这紧张得一下肯定要把座位踩个窟窿。

    紧张是有根源的,陈启的眼中带着星星点点的戏谑意味,大手在后面用力,勾住她的脖子就把脸压向了自己。

    再不是上次蜻蜓点水的一下接触,陈启吻得缠绵,轻轻舔舐着她的唇廓,季橙还瞪着眼睛,下意识的紧紧闭上。

    唇离开了些,陈启吐着热气撩着她的鼻尖“嘟嘴算违规。”

    季橙一下紧紧抿着嘴,但陈启不由分说得唇舌攻占,牙齿磕到牙齿,季橙往后躲闪了下,陈启直接就把她整个人捞了过来。

    的身高,现在却如小鸡一般被拎了过去,季橙大腿铬着挡把,上身完全贴靠着陈启,慢慢回吻着他。

    有些忘情了,在这样一个夜,在这样一个刚刚发生“捉奸”的车厢里,季橙脑中一片空白,唾液交融,柔软的舌尖,温热的唇,温度的升高让她脖颈后面渗着薄薄的汗,她越吻越动情,越动静陈启便越猛烈,手渐渐伸进贴身的背心里,挑起胸罩的边缘一下子就捏了个完整。

    季橙刚刚仿佛打了瞌睡,沉浸在一个梦里,喘着气,大腿内侧也突然发紧,她突然低下了头,看着鼓鼓囊囊的胸部和被撩起一截的背心,她觉得口中干燥,渴得仿佛退潮后搁置在沙滩上的银鱼。

    “去我那吧,嗯?”陈启音色有些颤抖着问。

    季橙暗示自己要恢复理智,陈启的手却又用了力,结结实实的乳/房在他的手中仿佛是案板上的面团,季橙慢慢坐到副驾驶座位上,拉出陈启的手。

    “不行,还太快了,不行。”

    这倒像是安慰自己,陈启伸出一根手指头勾着她的下巴“你明明已经动情。”

    季橙淡淡得摇头“我还,我还猜不透你。”

    心里还是有芥蒂,哪怕她已准备冒险一搏接近这只窥探着她的豺狼,但这一刻她还是犹豫了,喜欢不能当做信任,她还是无法完全交付。

    “不行,再等等。”

    陈启笑了下,却重重得吸了一口气“就这一次!”

    赵婕和卢金在家下五子棋,门被敲响,卢金过去朝猫眼里看了一眼,马上开门,朝门外的人咆哮“怎么这么晚才回家?”

    季橙甩开包慢慢匍匐到沙发上“累死我了,刚从医院回来,甜甜出车祸了?”

    “出车祸了?”赵婕和卢金异口同声“严重吗?”

    “什么事都没有,还一箭双雕得勾到了安小超。”

    卢金满脸黑线“俩人还有一腿啊。”

    赵婕倒是想起安小超那张冰山脸撇撇嘴“没想到啊没想到,安小超居然栽在田大国身上。”她又看了看季橙“你脸怎么那么红?”

    “哦,热的。”季橙转身拉开冰箱门,拿了一盒酸奶咬着吸管,看了一眼茶几“你们俩倒是挺悠闲。”

    卢金懒洋洋得坐回沙发里“无聊啊无聊啊~没了莉莉家里倒是安静了,但真是无聊啊。”

    说到莉莉季橙一边嘬着酸奶一边问“她什么时候交的网友?”

    “网友?”卢金拿出个苹果咬了一口,皱着眉问“什么网友?”

    看来莉莉是没跟大家说她出门是去见网友去了,果然,赵婕收拾着桌子上的棋子“你说莉莉吗?她这两天不在,说是去参加上海动漫展去了。”

    神神秘秘的,季橙把酸奶盒子扔到垃圾桶里准备回屋,卢金突然想起来,指了指门口“对了,前天有个邮件,是你的。”

    季橙走过去,卢金还在后面嘟囔“来敲了两次门,说必须本人签收,但你这几天都没回来,后来实在没办法我就给签了,现在什么人这么老土还寄ems,到末了我还谢谢快递,结果人家义正言辞得纠正我:对不起,我们不是快递,我们是中国邮政!”

    卢金学着邮递员的声音,慢慢凑到季橙身后,季橙看了眼单子上写得是西安寄来的,但她在西安也没什么老熟人,要说是姜尚恒……他也就这几日才到,要是真给她寄什么东西也不可能到这么快,再说了,小姜也不知道她的住址。

    卢金在后面扒眼儿瞅着看,季橙打开包裹掏出个塑料袋,就是街上随处可见的那种买菜给的黄色大塑料袋,缠了好几层,季橙慢慢拆开,里面是一样土的掉渣的地摊货。

    珐琅彩镯子,有些地方已经掉了漆

    季橙皱皱眉,这在西安各大景区和城门楼子下面的古玩市场随处可见,上货价格也就两块钱都不到,卖的也便宜,十元一件,还送你个红色的方盒子,同样廉价,懵游客的玩意,也不见得是什么珐琅彩,现在工艺品做的都漂亮,谁知道这是不是老工做旧。

    卢金也嫌弃得撇嘴“什么破玩意啊,这东西都不抵运费贵吧。”

    季橙拿出镯子借着玄关的灯光又仔细看了遍,想找出点玄机,比方说镯子内侧刻点什么字啊——但没有,季橙有些纳闷,会不会寄错了?她又拿出防水袋上贴着的单据,仔细看着。

    寄件人不祥,收件人明确得写着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

    季橙思忖,这东西怕是自己前几天在西安出差的时候某人就已经买好,在还没回北京的时候就寄出了,正好现在能到,要说能匹配的人,陈启首当其冲。

    但不是他的作风。

    季橙心里,想到另外一个人。

    “我出差之前看了公司里你的档案。”

    这句话应景得在耳边响起,季橙也没料到自己突然就想起了乔振泽,她看了看手中的镯子,猜不透,若真是乔振泽所为,那他究竟想干嘛。

    复杂的人总是难于猜忌,季橙此刻有些恼怒,也有些彷徨,她不清楚这镯子到底是陈启送的还是乔振泽所为,但她恼羞成怒着有些跃跃欲试,把镯子慢慢戴在手上。

    先且看你是人是佛还是魔!

    ***

    陈启接季橙去上班的时候就注意到这姑娘今天有些异常,先不说她总是频繁的用左手撩耳边的头发吧,就她今天话里话外总往西安展会上带,让陈启心里有点吃不准这姑娘的意图。

    莫不是她想到了什么。

    结果他注意的重点马上就被她手腕上突兀的镯子吸引,到了sk大厦门口,陈启一把耗住她的手“你戴着这么个破玩意晃悠什么?”

    季橙心下有底,不是他。

    这感觉算不上美妙,她心里是希冀陈启能送她点什么的,哪怕是恶俗的珐琅彩手镯,或者是臭泥巴都好,也算是礼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