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43章 chapter041
    “甜甜,在哪呢?”

    “季橙——快来救我,我要死了,我要成废人了——”

    “好好说话!你在哪呢!”

    “复兴门桥下——我没吃晚饭——给我带个包子好么——”

    季橙赶忙打车出门,到复兴门桥下的时候果然看到警车,其实盘桥的时候季橙就觉得田大国没有撒谎,桥上堵得水泄不通一定是出了事故。

    果然,盘桥的出口处停了辆大众轿车,前方不远处打着双闪的是田大国的本田suv。

    季橙下了车赶忙跑过去,车里已经没了人影,侧方停着一辆救护车,季橙看了一眼,就听到有人喊“橙子——我在这呢!”

    季橙赶紧过去,田大国已经躺在担架上,哎呦哎呦得叫唤着,季橙心里着急的很,拉着医生“怎么了?严重吗?”

    医生有些无奈“他说自己的腿被撞折了,但是自己走到担架上的。”

    田大国听到医生这么说,赶忙捂着肋骨“我骨头好像也撞折了——快给我打营养液——”

    季橙赶紧跑过去趴在担架边上,脸上写满焦急与紧张“你哪疼,快跟大夫说说啊!”

    “我哪都疼!快死了!橙子——给我爸妈捎话——就说我谢谢他们的养育之恩——”

    季橙眼泪都要下来了,抱着他的头“死什么啊!安小超给我发了微信,我还以为是假的呢!”

    “谁?谁谁谁?谁给你发的微信。”

    “安小超!”

    田大国特别心满意足得舒展眉头“死而无憾了~”

    田大国的suv被撞得的确挺惨的,车剧烈的压缩让挡风玻璃前的东西都掉到了脚垫上,后排座也被挤得跟前排一点缝隙都没有,驾驶位的距离也缩短,方向盘差点就抵到车座,这些都是季橙刚刚看到的。

    甜甜还哎呦哎呦得叫唤着,担架慢慢被抬起,季橙也不得不站起身,额头上已经冒着虚汗,甜甜依依不舍得看了眼季橙,他突然努力直起身伸手向前够着,口中可怜得喊着“橙子——我好害怕——”

    季橙赶忙过去拉住甜甜的手,狠命的点头“别怕别怕,我会跟着。”

    甜甜仿佛还有些未了的夙愿,招招手让季橙凑到他嘴边,季橙赶忙会意得靠近,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甜甜努力的直起身,贴着她耳朵说“恐怕我要住院了……你带充电宝了吗?”

    一瞬间季橙收了所有的情绪,慢慢直起腰冷漠得看着田大国,搓了搓他的肋骨,甜甜像模像样得捂着肋骨哎呦哎呦得叫唤,季橙毫不手软,又捅了一下。

    “你啊,撞得还是太轻!”

    安小超正在切着三文鱼腹,手机在口袋里又震了两下,他皱着眉继续手头上的活,却有些心不在焉。

    他慢慢掏出手机,是季橙发来的“田大国快死了,临终前想见见你。”

    安小超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位客人“对不起,今天我有急事,要打烊了。”

    两人停顿了片刻,尹珊已经有些喝高了,摇晃着酒杯“不行!我得再来一杯!”

    安小超从后面的架子上拿出一瓶最贵的清酒塞给她“这个免费送给你。”

    关了店门,挂上打烊的牌子,安小超打车去了季橙后来发的医院位置。

    季橙坐在大厅急诊区域的凳子上,斜眼看甜甜“什么时候能把手机还我啊。”

    “等一会儿等一会儿!你要是闲的无聊的话就去旁边包子铺给我买俩大包子。”

    “人肉馅的!”

    “也行也行,你要是能买着的话。”

    “一会儿安小超来我就把他剁了!”

    甜甜有些小激动,抬头看季橙“你说他能来吗?”

    季橙歪头朝医院自动门的方向撇了撇嘴角“喏!人不是来了吗?”

    安小超还带着扎染的头巾,穿着一身麻布料的宽松衣裤,脚蹬木屐,进门就找到站在门口的值班护士问,季橙朝他招招手“这里这里。”

    甜甜一把把手机塞到季橙手里,二话不说得倒头就闭着眼睛躺下。

    季橙手还僵硬在空中,回头看挺尸般的甜甜,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安小超着急忙慌得走过来,站在季橙身边,伸头看了眼甜甜,微微皱着眉“怎么回事?”

    “交通事故,后面那辆大众轿车跟一出租车较劲,大众司机有路怒症,强行并线,根本没看左车道跟右转的盘桥出口设在一起,直接踩油门追尾了。”

    安小超点点头“严重吗?”

    季橙看了甜甜一眼,咬咬牙“唉……大夫说他撞坏了脑子,可能会变成痴呆,虽然他原本就是痴呆,但现在坐实了这个称号,趁还清醒的时候他说想见见你——”

    安小超一秒都没犹豫,脸部肌肉松弛“我走了,你们继续吧。”

    “喂喂喂!”没想到先撑不住的是挺尸的甜甜,他腾得坐起来,泪目得看着转身只留给他背影的安小超“亲爱的,我知道你是在乎我的!”

    季橙浑身鸡皮疙瘩,把凳子不动声色得往远挪点。

    安小超稍微回了一下头,只能看到侧脸的腮帮子和鼻梁,他眼眸微动,淡淡得说“你好好养着吧。”

    “我没事我没事!你看你看!”甜甜腾得一下犹如神助般从床上弹到地上,动了动脖子,动了动胳膊又动了动腿“不用担心我!”

    季橙默默叹了口气,智商堪忧。

    安小超倒是没说话站在原地没动,甜甜一颠一颠得绕过病床跑向他,边跑还边说“你是关心我的对不对?对不对?”

    说着说着还带了哭腔“你转身看着我!”

    安小超叹了口气默默转身,低着头,甜甜倒是挺牛逼的一把搂住他“你还是爱我的!”

    甜甜大声的吼出来,季橙瞪着眼睛环视了一圈急诊大厅里吓得如石雕般的众人,不想引起大家注意都不行,因为甜甜的哭声犹如死了妈一般,季橙慢慢站起了,一点点躲到帘子外面“我,我先走了。”

    安小超回头看她一眼,季橙定在当场,由于安小超眼神太过冷漠,倒有些让季橙进退维谷“怎,怎么了?”

    “你交男朋友了?”

    季橙被问得一头雾水,但仍死死得捏着自己的包,尴尬的点点头。

    “他有可能出轨吗?”

    季橙还一步步往外退“你说的是一个165左右个头,长发,双眼皮,鸭蛋脸,长得白,鼻子有点翘,一字眉的姑娘吗?要是这个姑娘,他有可能出轨——”

    安小超皱着眉看她一眼,郑重其事得提醒道“他们刚从我店里走。”

    季橙出了医院门看了一眼手机,陈启还是没有回复,季橙眯缝着眼睛冷笑:你这是作死的节奏,给你放假不是让你再续前缘的。

    她又继续发了条微信给陈启“问你会不会开挖掘机,你倒是回答啊!”

    十分钟过去,还是没消息。

    季橙想到一个最绝的办法,手机定位追踪,她打开手机的功能软件“查找朋友”点了邀请陈启。

    不一会儿陈启先通过了邀请又给她回微信“不会开,怎么了?”

    怎么了?季橙一边吃着雪糕坐在石台上一边想,离死不远了!

    看着手机定位上闪烁的蓝色光标,季橙放大,是在朝阳门某小区,她抬头看了看星空:捉奸要捉双啊。

    尹珊的确喝得有点高,再加上还没吃尽兴饭店就打烊了,她赖在陈启的车里说什么也不走,陈启哄不得劝不得,抬也抬不动,他有些无奈,尹珊还一直东倒西歪得最后靠在他肩上诉苦,不管怎么拉开距离尹珊最后都能倒在陈启肩上,陈启后来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伸手支开她。

    “你要再这样我可把你扔路边了啊!”

    尹珊迷离着眼看他,指着自己鼻子“我哪样?我以前就这样,你不是喜欢的很吗?”

    陈启此刻已经不再是无奈,他突然有点埋怨起那段青葱岁月,俩人永远保持着神秘感多好,不会像现在似的陈启不但对尹珊没一点幻想,反倒生出些许厌恶。

    都赖自己,破坏自然法则,再怎么长岁数有好多事情还是学得比别人慢半拍,比如谈恋爱,比如读懂爱。

    陈启原本对男女之事不太过多的上心,生命里唯一一个牟足劲主动靠近的也只有尹珊,虽然十年前的尹珊始终保持若即若离,陈启也没有伤心难过,因为他笃定爱情的美好,尹珊出国那她就永远成了自己心中一道做痒的疤,若是有生之年她还会回来的话,那自己一定填补十年的空白,让这未完待续成为连贯的幸福。

    可是他还是太年轻,什么都猜不透,比如现在这个女人近在咫尺,也意外得愿意靠近,应该欣喜若狂吧,没有,不是现在此刻没有,从这段时间来的相处记忆来看的话,完完全全一点都没有。

    槽糕,不知道到底是爱扭曲一个人的印象还是爱本身就是面扭曲的棱镜,也搞不懂到底是人没长性还是爱本身就有血有肉,它向来就是没长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