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42章 chapter040
    会议室里没人再说话了,邓总也低着头,廖胜皱着眉看着他,等得有些不耐烦,若不是陈启一句话提醒,他恐怕今天要跟邓聪吵到天黑才能了事。

    邓聪缓了半天才说话“陈总这是哪里的话,这次的事是圣峰的疏忽,我只是来讨个说法。”

    陈启慢慢坐到他对面,拿过吴霞面前的杂志翻到最后的小版面看“这个网红,是邓总会意我们邀请的吧。”

    陈启把杂志推到他面前,指着版面上的一个艺人说“说她是演艺圈的有些牵强,但当初邓总执意要我们邀请到她,说她经常在自己的主页推荐ag的衣服,给ag带来不小的获利,所以你希望她发布会的时候能够到场。”

    邓聪不说话了。

    “这人最近被卷进一场明星离婚案,说是她插足了别人的婚姻,这样热们的人物你找来为了炒热点,我要是媒体也会写些别的为了增加阅读量。”

    杂志上面的报导关于发布会的信息只字不提,倒是大肆渲染了这位网红的作风问题,深扒她的整容史,这则报导引得好多网友一致抵制ag这个品牌,这是邓聪万万没想到的。

    “邀请什么人不在公关公司的范畴,媒体若是想咬着不放,一定会跟主办单位叫板,我们公关公司也实在是委屈,车马费这些都是借口,这家媒体只是想要追热点。”

    邓聪辩解“公关公司有义务告知艺人的背景问题,虽然是我们邀请的她,但圣峰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陈启叫cherie给大家沏了壶茶水,等茶的功夫陈启慢慢道“据我所知ag是美国本土品牌,中国的分公司还是年初创办,也有自己的公关部门,这种事情自己公司不查明真相,反倒赖到外包公司头上,邓总,你觉得合理吗?”

    邓聪皱着眉“陈启,你什么意思。”

    陈启心里想的是,他不过是狗急跳墙罢了。

    “邓总是怕总部怪罪吧,团队成立不久,第一场活动就出了这样的重大失误,执行总监的位置还没坐热乎,怕自己被革职?”

    邓聪怒了,站起来指着他的鼻子“你什么意思?!”

    茶水上来,cherie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陈启慢慢喝着“事到如今,不是没有挽回的办法,媒体都是追热点,艺人也要求洗白,再做些功夫,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邓聪不说话了,慢慢坐下来“你说……怎么办?”

    “我们公司跟几家知名媒体和报社有合作,虽然不在这次ag的邀请范围内,若是ag肯再出一笔钱让我们做些公关努力,一切还有逆转的可能。”

    邓聪看着他,“你叫我们继续掏钱?”

    陈启点点头“要不要就看邓总首肯了,地铁里每天发放免费的信报,我们可以从信报着手,上最大的版面来洗白这网红。”

    邓聪有些犹豫“那会是很大一笔钱……”

    陈启笑了笑“邓总也是生意人,帮网红洗白也是对她有益的事,可以跟她谈谈,叫她出一笔钱。”

    邓聪不说话,半天才到“只能这样了……”

    送走邓聪后会议室里只剩下廖胜和陈启,廖胜狗腿子似的凑到陈启跟前,笑着拍拍他肩膀“没想到啊没想到,他来闹了一通,却要再出笔钱。”

    陈启不以为然“人处在逆境,想要挣扎都会不折手段。”

    廖胜却突然有些讪讪的“之前一个海事达,现在一个ag,咱们主营的好像变成帮人家洗白了。”

    “哪有一家企业是清白的,你看着风生水起的都是经过长期的宣传和赞美才有今天的地位,这是公关公司的力量,也是我们在做的事情。”

    廖胜嘟囔着“海事达那边告一段落了,你让他们请了个奥运明星代言,还入了股份,马上要开奥运会了,奥运明星肯定是热点,大家肯定要追捧,海事达的股份看涨。”

    “听说他们抽到了上市免审的签,也许是老天爷向着他们。”

    “真是的,那给的代理费还那么低。”

    陈启笑着看看他“你要往远了看,咱们也得期盼着海事达上市成功,这样咱们也就打出了名气,找咱们的公司也会越来越多。”

    廖胜一把楼过他“你怎么蔫坏蔫坏的!”

    陈启撇撇嘴“都是摸爬滚打悟出的经验。”

    季橙这边一大早跟曹鑫打车到了公司,但是一上午都没见曹鑫有什么动静,也没走出办公室,季橙差不多料定,这次是自己多管闲事了。

    果然如自己猜想的,快到下班时曹鑫给她发了短信“我跟孙智奇和好了……”

    季橙笑了笑,回了个“恭喜。”

    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简单,晚上回到家后孙智奇敲了她家的门,季橙去开门,孙智奇一脸不悦的站在门口。

    季橙邀他进屋,他却不肯,只在门口说了句“以后我家的事你少管!”

    季橙笑了笑“你要是再打曹鑫的话,我就带她去报跆拳道课。”

    孙智奇瞅她一眼就转身回了自己家。

    关了门季橙觉得,这都叫什么事啊!

    手机躺在沙发上,季橙给莉莉发了条短信“你这几天怎么都不在家啊?”

    不一会儿莉莉回道“我交了个网友,黑龙江的。”

    季橙觉得有点好笑,发了个“千里约炮。”

    莉莉发了个地雷图案。

    季橙想了想,继续道“我交了男朋友。”

    “什么什么?你交了男朋友,趁我不在家你都干了些什么?!”

    季橙觉得好笑,手上打着字“我同行。”

    “又找同行!你吃一百个豆不嫌腥啊!”

    “贫尼就是这么没出息。”

    “橙子!你得换个圈子了!”

    “没办法,上下班车接车送的,打动贫尼芳心。”

    莉莉发了个挖鼻屎的图案,继续道“橙子,你适合找个小男人,厨师啊,作家啊,或者——无业游民?”

    季橙笑了笑“我适合找个开挖掘机的!”

    “你还不信!你天天在外面跑,再找个也在外面跑的,家里就凉了!”

    “那你去蓝翔技校给我物色一个水暖工吧。”

    莉莉有些无奈,给她发了个“那也比干公关的强!”

    季橙倒在沙发上,看着手机,想了想给陈启发了条微信“你会开挖掘机吗?”

    此时的陈启正跟尹珊坐在日料店里,还是雍和宫的那家,俩人坐在散台上,安小超给他们做着烤鲔鱼。

    刚刚尹珊已经问得够明确了,她跟陈启,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启只说了,对不起。

    尹珊头一次叫了清酒,闷头喝了一盅,她沉默不语,心里除了抱怨更多的是忍不下这口气,不甘心!不甘心化作一腔怒火,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那你为什么吻我?”

    一句话问得陈启无地自容,他盯着面前的盘子“尹珊,有好多事情都是靠着余温生存,但那并不持久,我那天的确犯了错。”

    尹珊觉得好笑,咄咄逼人“好像是我太过主动。”

    “尹珊,什么时候发生的爱情就适合在什么时候萌芽,过去了八年,我知道回不去了。”

    “懦夫!孬种!你从来没试着爱我,也许自从我们再次遇到后,你从来不爱我!”

    这种词从尹珊口中说出,陈启知道已经把她逼到绝境。

    可是尹珊每次说话都是这么的不聪明,你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指责他的劣行,指责他的无奈与不诚恳,不会换回一个男人的内疚,反倒会让他渐行渐远。

    陈启此刻对尹珊生出些许的怜悯,但更多的还是抱歉,比较欣慰的是她知道了自己的初衷,已经不爱了,已经凉了淡了,没办法再回到从前,有些纠缠是会让人念旧的,有些纠缠却只会让男人更加的望而却步。

    尹珊看着不发一言的陈启,眼圈有些微红“你爱她吗?爱季橙吗?像当初爱我一样。”

    这是一种控诉,一种委屈,一种执念,想听到的答案却往往不如人愿,但她还是问,孜孜不倦得要伤自己个体无完肤,因为万一听到他无奈的答复呢?

    安小超又抬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表情冷淡。

    陈启摇摇头“不一样,20岁的爱和30岁的爱怎么能一样。”

    “你说实话!你只是图新鲜对吗?她只是个异数!”

    陈启抬头看了看店里的麒麟灯,有些难以言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季橙不是异数,是我自找的。”

    心里其实早就有了肯定的答案,但是碍于尹珊的面子,不能说得太直白,他喜欢季橙,被她吸引,她像是个黑洞,自己有意的靠近,却被无意的吸了进去。

    安小超又抬头看他们一眼,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声,他掏出来看。

    “安小超!我出车祸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