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38章 chapter036
    “请坐。”赵梦岚指了指前面的一排皮质沙发,季橙默默得坐下,后面跟进来的女人也坐在她对面,赵梦岚绕过桌子走到她俩面前,做着介绍。

    “这是我们理事会的副秘书长沙叶。”

    季橙起身握了握沙叶的手,这个在西安展会上被自己认为是“会虫”的女人还依旧穿着朴实的女士汗衫,腼腆的回握她的手。

    赵梦岚坐到沙叶旁边,倒了杯茶水给季橙,朝她笑了笑“我们副秘书长极力推荐你,今天见了,我也觉得非常有眼缘。”

    季橙有些尴尬,笑了笑,沙叶也朝她鼓励得微笑着点点头。

    “我们枫岚协会一直在做着公益活动,跟宋庆龄基金会和故宫博物院有着合作,这次是想做一期小学生公益绘画展,目的是为了募捐希望工程的善款,不知季女士有没有兴趣?”

    季橙接过茶水赶忙点头“慈善活动一直是我们nps寻求的合作意向,能为社会做点事情是我们公司的宗旨。”

    赵梦岚笑着点点头“那就好,沙叶,你把会议日程大纲给季橙瞧瞧,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地方。”

    沙叶把资料递给季橙,殷切得说“我们会长每次活动都喜欢找不同的承办公司,为的就是看哪家最有诚意。”

    季橙看着大纲,差不多摸清楚流程和事项,其实枫岚协会已经把事情做得差不多,公益活动的经费都由赞助商出,季橙却在一堆赞助商中看到熟悉的名字——昌茂集团,季橙点点头“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呢?”

    “活动在故宫举办,到时候会有一所小学的学生参加,我们在户外准备巨幅的画布让学生们任意发挥,到时候会有拍卖方和故宫的游客,我们会募捐一笔善款,之后由拍卖方竞价买学生的画,筹备资金都是赞助商投资,现在已经准备的差不多,这些不需要贵司费心,沙叶会跟进,我们需要的只是活动现场执行,至于佣金嘛……你也知道,我们这是公益项目,没有太多的备用金,只能给到这个数。”

    赵梦岚伸出一根手指头,季橙想了想,刚要说十万?赵梦岚抢先回答“只有一万。”

    季橙一下子有些懵,不说话了,赵梦岚看着她的表情笑了笑“咱们都是为了公益,不好多破费钱,你说是不是?”

    季橙讪讪得点头“说的是。”

    沙叶赶忙搭话“那季女士是能接这次的活动了?”

    季橙本想说需要回去问问公司老总的意见,但她一门心思还放在刚刚看到的“昌茂集团”几个字上,心里泛着嘀咕,觉得是个机会。

    季橙点点头“能接的话是nps的荣幸。”

    赵梦岚笑了笑“那就好,我这里没有合同模板,你回公司用你们的吧,签好合同我们再继续谈下面的事宜。”

    季橙依旧点点头,赵梦岚却站了起来伸手到她面前“那今天就先谈到这,季小姐回公司跟总经理商谈后再说。”

    季橙起身回握,拿了大纲,沙叶却按住“大纲现在还不能公开,季小姐先回去商讨吧。”

    笑容里饱含着歉意,季橙无奈朝她笑了笑“行,我这就回去。”

    沙叶送季橙上楼,在电梯里的时候沙叶侧头看了看她“季橙,我知道你肯定会接的,在西安的时候我就知道。”

    季橙也侧头看了看她,笑了笑“还要多谢你。”

    “谢什么!我们都是给人做事的,找个放心的才踏实。”

    ***

    回公司后季橙把方案先跟欧阳慧说了一遍,欧阳慧起先还频频点头,但一听说合同金额只有一万立马变了脸。

    “季橙,有经验的bd都需要先确认物料才能看接不接,咱们再怎么说也是家企业,不是慈善机构,你的方案呢?大纲呢?光动嘴皮子说说就能成事,那咱们都出去天马行空的说得了。”

    昌茂也参与了公益赞助,这也许是个好机会能套套近乎,但季橙没说,她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套近乎也只能以她季橙自己的名义,不能打着nps的旗号,这样才会事半功倍。

    季橙垂着脑袋,默默点点头“我知道了。”

    出了办公室她给常宽发了条微信“我这有个nps不愿意接的项目,但背后有昌茂支持,你着手准备下,只有一万的备用金,但咱们无论如何也要接下来。”

    常宽很快回复“昌茂负责人会到场吗?”

    “这个不知道,但总算是个契机。”

    “晚上一起吃饭,你来我家。”

    季橙想了想,打字道“晚上有约。”

    半天常宽才回“小姑娘又逢春了?”

    季橙看着回复笑了笑“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其实本来没有什么约会,但一语成谶的是下午的时候陈启给季橙发了条微信:晚上一起吃饭。

    季橙默默打了个“好”字,删除,又发了个笑脸,撤回,最终发了个呕吐脸。

    盛夏的夜晚总是闷热异常,季橙下班后出了大楼照例看见陈启的车停在老地方,她拉开后车门,想了想关上,撇撇嘴角绕到车前面坐到了副驾驶。

    陈启侧头看看她“想吃什么?”

    季橙歪头想了想,有汤有水,山珍海味,暴殄天物,饕餮盛宴,这应该是他俩确定关系后的第一餐吧。

    牛排配红酒?复古私房菜?还是王府家宴,季橙觉得无外乎这些,陈启看她不答话,自顾自得说“你要是没想法,我就直接带你去了。”

    季橙点头如捣蒜,眼睛亮晶晶的,一直回答着“好好好。”

    工体附近有一片破烂不堪的民房,陈启停好车后自顾自得下了车,季橙解了安全带也跟着下去,前面是一家很大的西餐厅,陈启朝门前走去,季橙抬头看了看西餐厅的招牌,意大利语看不懂,再看陈启时他却停在了路边。

    季橙默默走过去,看着陈启坐在板凳上,轻车熟路得招呼着老板娘“油麦菜,茼蒿,宽粉各一份。”

    季橙瞅了瞅,街边麻辣烫?

    陈启回头看她“快坐啊!一会儿没位置了。”

    季橙嘴上答着“哦”乖乖得坐在陈启身边,这种街边摊在北京城管的努力工作下近两年已经不多见,麻辣烫锅里散发着辛香料的味道,季橙又想到陈启第一次带她吃饭就是喝得羊杂汤,现在又是麻辣烫,她傻愣愣得看了看他“你真是铁打的胃啊。”

    “吃不死人!”陈启随手拿了两个套着塑料袋的铝盘子放到两人面前,从翻着花的辣汤里拿出鱼豆腐和蘑菇放在她盘子里撸下来,季橙看了看,还是没动手,陈启问她“吃粉丝吗?”

    吃粉丝吗?这是季橙最费解的问话了吧,她看着殷切盯着自己的阿姨,摇摇头“不吃……”

    “给她来份方便面。”

    真是——毫不客气……

    阿姨应承着撕开方便面袋子把面饼放在混沌的锅里,季橙又瞧了瞧陈启“你常来啊。”

    陈启伸手拿着海带串和甜不辣,淡淡的说“你没吃过啊。”

    季橙一秒都没停顿得摇了摇头。

    陈启瞪她一眼,从牙缝中挤出个“切!”

    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挑衅,季橙立马正了正身姿,学着陈启的样子舀了一勺麻酱和辣椒油拌了拌“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嘛!”

    陈启倒是有些好笑,撇了撇嘴角“跟着我,只有这个!”

    季橙立马一脸谄媚,点头如捣蒜“我好养活,好养活——”

    陈启看了看她,慢慢用右手抓住季橙的左手,季橙愣了两秒,有些不好意思,这种感觉仿佛把她拉回了17岁,那种在桌膛里掏水瓶子不小心碰倒同桌男生的手的滋味,怯懦着、欢喜着,心里暗暗叫着苦,却翻着一丝丝的蜜。

    季橙低头笑了笑,闷头吃着,小声问“你抓着我的手,怎么吃啊……”

    陈启也有点不好意思,但一本正经的低头吃着煮好的菜,义正言辞得说“去别的地方都不能牵着手吃饭。”

    季橙停顿了两秒噗呲一声笑了“你左撇子?”

    陈启点点头。

    季橙看他“都说左撇子聪明。”

    陈启不以为然得勾勾嘴角,特别孩子气得说“那当然!”

    宽粉和方便面煮好了,被盛到盘子里,季橙觉得这真是人间美味,之前怎么就那么轻易得错过了呢?

    陈启吃完拽过一截手纸擦着嘴角,手也就势松开,季橙觉得空落落的,手指颤抖了下就又安安稳稳得放在膝上。

    陈启望着星空,北京雾霾的天气只能看到大熊星座,在天边闪耀着,他默默得望着,想着未来的某一天,或者更奢侈的说每一天,都有一个人,陪着自己粗擦淡饭,但静静坐在身边,那种感觉,真是幸福这个词不能描述的。

    吃完了准备结账,一共39,陈启看着季橙,季橙也看着他,最后陈启摊摊手“没零钱。”

    季橙哼哼两声,掏钱包拿出四十,说不用找了。

    陈启想不到今时今日的这一顿饭会让这个小心眼子记仇,两年以后的某一天,自己有幸看到一份女性心理调查问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