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37章 chapter035
    诚实是最硬的骨头,也是最难辩解的旁白,季橙这样想着回到家,帮忙撤了桌子,又从院子里打了水拎到水池子边上刷碗,夏夜的凉风袭来,四合院就跟天然的空调房一样凉爽,季明看着季橙的背影“闺女,我都不知道你换工作了,去什么单位了?”

    季橙手下忙活着,嘴里应答着“还是做会务。”

    “原来那家公司不是干的好好的嘛,过年的时候你还拿了分红回来给我,怎么想到跳槽?”

    “你甭管了,换个环境,没什么想法。”

    季明叹口气“唉,你们这些孩子啊,一个个都算上,没一个愿意跟父母多聊聊工作上的事,连大海家的儿子都算上,在外头三年了,一年到头就过年打通电话报平安。”

    季橙想起小葱头,他俩从小玩到大,俩家门挨着门,冯姨又跟自己家相处的甚是融洽,自然季橙跟小葱头也打小好得就差一个脑袋,但高中毕业后小葱头就没继续念下去,倒不是没钱供他,而是考不上,报了师专听说花钱就能念,可小葱头说了,将来当老师都是教育孩子的大事,他这种地痞流氓小混混怎么能迫害祖国的花朵,他毅然决然的窝在家里,钱来伸手饭来张口,过得优哉游哉。

    季橙考上大学后就一直住校,毕业了之后也没想着回来住,租了莉莉的房子,她跟小葱头也就渐渐没了联系,听说前几年几个经狐朋狗友介绍他出国打工,走之前也没给季橙信儿,现在父亲提起来,季橙倒是有点上心。

    “他还在外面打工?”

    “新加坡,给人刷盘子,赚的倒是不少,听说一个月小一万块钱,但你海叔也见不着现钱,葱头也不往家里寄钱,三年没回家了,你冯姨那天来给我送艾窝窝的时候跟我诉苦了半天,养这么大个儿子都是白养。”

    季橙默默回头看父亲“爸,我以后常回来,你别絮叨我就行。”

    季明坐在椅子里脚悬在半截的横梁上朝季橙笑了笑“我说不是给你听的,你有自己的工作,好好在外面做事,不干作奸犯科的事,爸心里就是安慰,知道你忙,但闺女,我还是觉得女孩子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找个好人家,嫁个好人相夫教子,不必要太拼搏。”

    季橙笑了笑“我就不能养家糊口,让老公相妻教子啊,谁规定女人就必须待在家里。”

    “诶,瞧你说的,男人必须有自己的事业,哪怕微薄,但他肩上的担子也许是无形的,可是必须扛起来,这个女人扛不来,再说了能在家相夫教子的男人最可怕,你不知道他心里埋怨了多少事,突然爆发了,你拦都拦不住。”

    季橙又回头看看父亲,父亲这话倒没注意映射了自我,季明又窝囊又没个像样的事业,她想着父亲不体面的工作,想着父亲的唯唯诺诺,那些嘲笑的话差点就脱口而出。

    可是她又想到父亲肩上的担子,那被称为无形的担子,扛起的是一个家庭,一想到家庭季橙就望而却步,再想到养个孩子更是难上加难,养不好教育不好都是自己的责任,可是那个小小的父亲却靠配钥匙的一双手扛起一个家,再苦再累季橙从来没听过父亲的抱怨。

    他兜里总是揣着糖,偶尔在路边配钥匙的时候见到可心的小孩就慈祥得递过去一颗,季橙这一刻突然觉得,幸福这种东西不是别人定义的,穷酸、不体面、逼仄的陋巷或者残缺的身体,若这些都击垮不了一个人,他还幸福的执着的有自己的追求,那一定是有种力量支撑着他,这种力量可能驱使着一个人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舔舐伤口,却在周遭充满讽刺声音的时候异常包容,季橙以往不明了,现在突然懂了父亲。

    爱绝对不是将就,爱也绝对不是金钱交易,像教科书上写得或许也不对,爱怎么会是包容呢?爱一个人怎么会迁就呢?若是包容了那证明自己的委屈,若是迁就了证明你对另一半思想上的改造,爱都不是这些,爱是我乐意,爱是我愿意,谁也说不得,谁也怨不得,亲情友情爱情都算上,除非我乐意,谁还能左右我?

    季橙擦干了手默默坐到父亲边上“等我买套大房子,咱们搬出去住,不在这了。”

    季明摇摇头“住惯了,街坊四邻的都是老邻居,熟识的很,到了大房子里我反倒拘谨,你千万别有这个目标,爸也不强求住个大房子,这地方挺好的,街道也照顾我,还有你妈妈若是想回来看看,也只认这个地儿,我走远了她该不高兴了。”

    季橙突然有点鼻酸,母亲有轻微智障,人家都说父亲是因为身体有残缺才娶了个弱智的媳妇,这些年也很少听父亲提及母亲,她现在才知道不是父亲不想,而是他怕自己多心,季橙蹲在地上默默靠着父亲的膝头“那我给妈写个地址,她若是回来了,去新地方找咱们。”

    “你千万别有这种想法,什么大房子,人活一辈子拼搏就为了个钱儿啊,过日子是过人呢,爸知道你有更大的追求,但千万别让这些蒙了心智,我不图那个,你做为季家的女儿也不图那个。”

    季橙抬头看看父亲“那我攒钱咱出去治病,真的,外国的大夫比咱国内的强,一定能治好。”

    季明突然可怜起女儿,他知道自己再不济,季橙再怎么嘴硬,始终父亲是她的依靠,是她的动力,他摸着季橙的头发,安慰道“你心重,我从来不要求你什么,你也千万别多心,这病年老了都会有,什么去国外啊,我就喜欢待在这,千万别有什么负担,我始终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季橙虽然点着头,但心里默默地发誓,一定要给父亲最好的生活,那些自己都不愿提及的难堪与鄙视,那些跟父亲待在一起时受到的不屑与嘲讽,她一步步努力把自己做到最好,最终不过是出人头地不让人看不起,然后带着父亲一起过上好日子。

    原来心里一直是这么想的,只是当时年幼,不懂这种莫名的情愫,咬牙走过的路都是慢慢淌过来的,为的不过是让父亲紧随身后走得更踏实更安稳罢了。

    陈启此刻坐在季橙之前住过的卧房里,看着白花花的墙壁发呆。

    她喜欢什么颜色?

    漆桶里只剩下淡灰色的墙漆,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她应该喜欢蓝色还是绿色?这些现在问她好不好?

    想着想着自己竟睡着了,梦里无涯的荒野里季橙拿着一串风车不合时宜奔跑着,陈启在后面追,可是怎么也追不上,渐渐的距离拉远了,自己也跑得太累,他躺在蒿草丛生的田野里,突然有人站在他面前,遮了大半个日头。

    陈启抬眼,刚要欢喜得坐起来,却发现是尹珊。

    尹珊眼角带着泪,默默的问他“你为什么背叛我?”

    陈启哑口无言,等反应过来后抓着她的手对她说“我这都是逢场作戏。”

    尹珊还流着泪,默默得摇着头,控诉着:不是的,你爱她,你明明爱她。

    陈启有些不知所措,赶紧站起来,尹珊却慢慢蹲下抱着膝盖默默得抽噎“你现在就要选,我还是她?”

    尹珊支出一根胳膊指着远方的季橙,沉痛得发问,陈启模棱两可得看了尹珊一眼又看了季橙一眼,低下头不说话。

    “你必须选!”

    梦里的荒野一下子暗淡了颜色,陈启咬了咬牙,对尹珊说了对不起。

    突然陈启从梦中惊醒,刚刚的梦还历历在目,有人说梦境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内心,可此刻,他汗津津的一身,却找不到合理的解释来劝说自己。

    上学时候学过三角形是最稳定的结构,可是陈启此刻觉得,自己要必须做出个选择了。

    蝉、螳螂与黄雀,季橙与尹珊,陈启默认自己的优柔寡断,却不得不认命的知道那个梦境里自己的抉择。

    ***

    季橙到了短信所说的地址,在南池子红墙外的一处僻静会所。

    会所开的很隐蔽,在一群胡同的中间,不在沿街,走到胡同口还停着破旧的三轮车,可是季橙看了看步行导航,应该就是在里面。

    没有任何牌子,门口两座石狮子雕刻的异常考究,季橙看着红漆木门小心翼翼得扣了扣门环,不一会儿,一个穿着包身西服套裙的年轻姑娘开门迎她进来,这座四合院是考究的老式四进四出,先要路过一条向北的长廊,周边有喷水的水台,里面种着莲花,那女子带她到了一间类似门卫的房子里做登记。

    “我约了你们的理事会长赵梦岚女士。”

    那姑娘也没抬眼,只淡淡得问“你是季女士吗?”

    “是。”

    姑娘在签到本上写了下到访时间,季橙瞥了一眼,自己是今天的第一位,姑娘再抬头是满脸笑容“这边请。”

    穿过一条向东的走廊,居然在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座不合风景的电梯,姑娘按了b1,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进去朝右转最里面的办公室,赵总在等您。”

    季橙点点头,站在电梯里深吸一气。

    到了b1竟看到一段残缺的古城墙,在地下这个位置真的难能可贵,季橙望着城墙断臂旁边一排不合时宜的酒架,皱了皱眉头。

    赵梦岚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她,季橙敲门,很快就听到了一声“请进!”

    季橙拎着包推开办公室门,赵梦岚坐在办公桌后面推了推眼镜,五十岁左右的年纪,保养的很好,皮肤泛着光泽。

    后面尾随进来一个人,季橙回头看。

    竟然是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