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35章 chapter033
    吃饭的时候刚开始还是沉闷的,季橙忍了好久才发问,一开口就咄咄逼人,她内心煎熬,早就没了耐心,她也知道这会儿应该孝顺的温言细语,可是她向来木头梆子似的直来直去,季明也被质问得哑口无言,只能默默安慰季橙。

    “没事的闺女,真的没事,我这个年纪心绞痛的多得是,老年病,不打紧。”

    季橙还要质问,甄珍开口了“姐,你慢点说,别一关心谁就吃了枪籽儿似的开口,温柔点儿。”

    季明咧嘴笑笑“我这闺女打小就不懂温柔俩字儿,没事,我知道你关心我,我没事,真的。”

    季橙闷头吃着饭,斩钉截铁的说“等我攒点钱,咱们去香港看看能不能做手术。”

    季明吓了一跳,赶忙撩了筷子摆手“干嘛啊!这么兴师动众的!又不是绝症,再说了,香港的大夫就比咱北京看的好啊,还贵,我现在有合作医疗,在北京住院花不了多少钱的。”

    季橙还要说下去,季明不耐烦的看她一眼“你啊,先想着把自己的事定下来吧,之前你处的那个男朋友,爸想好了,你们要真是合得来就把婚事提上日程,带过来给爸看看。”

    季橙不说话了,甄珍也小心翼翼得瞟她一眼,季明更是目不转睛得盯着季橙“爸知道自己这个样子给你丢脸,但早晚不都是要见的嘛。”

    季橙摇摇头,闷闷得说“分了。”

    “分了?”季明一下急了“好端端的怎么分了?”

    季橙笑着看他“你不是一直不同意嘛,怎么,一听分了不应该高兴?”

    季明被噎得说不出话,他傻傻得看着季橙“是因为……我吗?”

    季橙噗呲一声笑了,看着如惊弓之鸟般的父亲摇摇头“不是因为你。”

    季明叹了口气,做为父亲的,都是为女儿殚精竭虑,谁都觉得自己家姑娘好,尤其像季明这种五短身材,说不好听这叫残疾,却生出这么个身材标致又机灵的姑娘,季橙是他一辈子的骄傲,季明自然觉得再好的男人都配不上,女儿季橙找了个二婚的,季明自然不乐意,但是一听分了却悲从中来,他希望女儿能有个好归宿,年纪也不小了,就怕往后盲目得找,赶鸭子上架似的随便嫁个人,那还不如嫁个虽然二婚但是自己喜欢的,季明摇摇头,不再说话了。

    一旁的甄珍倒是搭腔“我看陈实的哥哥不错,跟你还是同行,挺适合的。”

    季橙一下子止住了筷子,想了想后赶紧缓和情绪,转头朝甄珍笑笑“你怎么知道他跟我是同行?”

    “开完家长会那天我问陈实来着,他说他哥在北京开了家传媒公司,做公关执行项目,你老本行。”

    甄珍说完闷头吃着,发觉斜对面的季橙一直没动,愣在当场,甄珍默默抬头,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你跳槽去新公司不做这个了?”

    季橙赶忙回神,摇了摇头“没影儿的事。”

    甄珍笑了“姐,你俩之前是不认识啊,我看家长会过后你俩一起出去的。”

    季橙囫囵吞枣得吃着,敷衍着说“见过一次。”

    季明来了兴致,敲了敲季橙的碗边“闺女,人家对你有意思吗?”

    季橙盯着碗里的白米饭,热气慢慢上升蒸腾着脸,她意识到唇上沾了白饭,慢慢伸手揩掉,却在触碰到唇的那一瞬间画面重生,一切又回到了那个狂沙席卷中的广场上。

    季橙摇摇头“没意思,我对他也没意思。”

    季明有点讪讪的“唉,这我也帮不上忙,你喜欢啥样的男生我这个做父亲的一直都猜不透,但是闺女,父亲也老了,身子大不如前,着急抱外孙啊。”

    季橙笑了笑“那你学田大国他爸,只要给他抱回来孙子,不管结不结婚,只要小孩,就给女方一百万。”

    甄珍捂着嘴乐,开玩笑道“那姐,你给他生个呗,拿一百万多好。”

    季橙挑眉看看她“我看行。”

    “行什么行!”季明急了,也听不出玩笑的成分,一把拽住季橙的胳膊,身材矮小,他几乎探了大半个身子才凑到季橙跟前“千万不可以!”

    “哎呦,知道啦知道啦,你紧张什么。”

    季橙有些不耐烦,心里从刚刚几分钟前开始就异常烦躁,她一把拽过胳膊,端着碗马马虎虎得扒着饭,季明看着她,还有些要继续说教的架势“我跟你说闺女,那跟卖孩子有啥子区别!”

    季橙撩了碗筷,不愿再听父亲絮叨,她看了看甄珍“吃完了吗?”

    甄珍嘴里还塞着饭,傻愣愣得点头“马上。”

    “赶紧吃,咱们出去走走。”说着季橙拿着碗筷到水池子边上冲洗。

    季明回头看着她,无奈得摇头。

    ***

    步行20分钟就到了北京最繁华的斜街,游客必到的几个知名胡同都在这边,季橙跟甄珍一人拿着瓶冰镇的北冰洋坐在马路牙子上慢慢喝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大家异常兴奋,见到什么都大惊小怪得嚷嚷着要买,甄珍处在这热闹的氛围里心情也放松了许多,但季橙反倒有些闷闷不乐,甄珍靠着她拱了拱她的肩膀“姐,你在新公司呆得不愉快?”

    季橙笑了笑“哪有,在哪工作都一样。”

    甄珍看了看自己“姐,你觉得我以后适合干什么?扯远了,咱还是说眼前吧,你觉得我报什么专业合适?”

    季橙仰头喝了口北冰洋,望着头顶是的路灯,夏虫盲目的飞舞,嬉闹的人群掩盖住了夏虫的啾啾声,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到一阵阵的蝉鸣,无穷岁月增中减,年轻是奢侈的资本,甄珍还年轻,季橙也是,俩人还都在生活的迷局里摸索着前进,没有谁有资格给谁指教。

    “我说不好,你自己喜欢什么就选什么吧。”

    甄珍撇撇嘴,撒娇的靠着季橙的肩膀“你就替我选个嘛!”

    “我不能说,说了就要负责。”

    甄珍嬉皮笑脸“不用你负责~”她看了看季橙的眼睛,“你当初选的什么专业。”

    “选得好像是物流专业吧,但最终上的是电子信息专业。”

    “为什么?”

    “物流突然成了热门,分数线提高,没考上,服从第二志愿上的电信专业,但我根本连补报专业是什么都瞎填的。”

    “哦……你对自己真不负责……”

    季橙笑了,她穿着短裤,额头慢慢磕在膝盖上“是啊,一直活得都太随便了。”

    甄珍没看她,望着远方火烧的天边“姐,我准备报西安了。”

    季橙额头还磕着膝盖,侧头看了看她“怎么不留着北京?”

    甄珍慢慢的摇头“北京也没什么好的……我所有的美好记忆还停留在小时候在湖南,到了北京这么多年,我竟什么都想不起来,可能是节奏太快,耳畔总是上公交刷学生卡的声音,出地铁安检门打开的声音,都是些机器数字化的声音,这个城市太没有人情味。”

    季橙还看着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根,一旦扎根,就是一辈子的情愫,我还是觉得你有点消极,至少每年那么多人奔向北京就是向往它的繁华,向往快节奏的生活。”

    甄珍用鞋尖挫着地上的土“没长进,没长性,我就是这样个人。”

    季橙笑了“我现在早晨十分钟就可以画好一个精致的妆,五年前我刚毕业的时候每天都在跟眼线笔较劲,前几天的早晨我才发现自己好多事情都慢慢变得得心应手,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笑得乐不可支,你想象不到吧,我就跟个疯子似的蹲在落地镜前笑了好久,最后我感到有一点悲伤,那可能就是成长的副作用,我也一直认为我是个没长进的人,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现在活得挺自在。”

    甄珍默默看着她“活得自在,姐,你刚刚失恋吧,这时候谈自在有点自说自话。”

    季橙撇撇嘴“never mind,一周就好了,我也佩服自己的神奇治愈能力。”

    甄珍不说话了,季橙侧头看她,明白小姑娘的心思,她往甄珍的心坎上捅了捅“陈实准备报哪?”

    甄珍噗呲一声笑了,有些无奈“姐,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没给你打电话吗?”

    甄珍摇摇头“一通电话都没有,这样也好,我知道他生我气呢,这样断了也好。”甄珍又转头看着季橙,眼睛里带着痛症和敏感“高中时期的恋情都是不被祝福的吧,最终走在一起的也微乎其微,我也难过一阵就好,最好像你一样,一周后就好。”

    季橙不再看她,又咕咚咕咚得喝了两口北冰洋“恭喜你啊,幸亏你早恋,要不然你就永远错过十七八岁的美好,最好的年纪,最纯粹的爱,不掺杂其他*,也要谢谢陈实,长得不赖,你走的也潇洒,皆大欢喜。”

    季橙说完又若有所思的想想“谁说不被祝福,我祝福你们,不是看不到未来嘛,谁也说不清楚你的未来有没有他,别过早下结论。”

    甄珍看着季橙,昏黄的路灯下季橙洒脱得捋了下干练的短发,纤长的脖颈,一字的锁骨,她只穿了件小吊带,内衣的肩带漏出一点,甄珍仿佛觉得季橙是那前方斜长小路通往的后海里面最不问世事的鱼,但听了太多游人的秘密,早已成精,也早已看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