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33章 chapter031
    时隔几个小时,没想到再次遇到他。

    季橙觉得,老天爷一定是不放过自己,冤家路窄有些牵强,命运唆使她又不愿意承认,但是去洗手间的路上又再次碰了个顶头,季橙想躲,但陈启只是默默微笑着看她。

    逃?是最极端的躲避吧,都不是两个人的风格。

    陈启心里也是有些尴尬的,他昨晚不明所以被廖胜的话惹起一汪怒火,中午才解了气,他有时候不知道这步步为营的到底是为了乔振泽还是为了季橙,但归根结底的,他承诺了廖胜“选兄弟”,所以他一步步的安慰自己,都是为了最终的目的。

    隔着一张桌子,季橙看他一眼,没说话绕了过去。

    陈启饶有兴趣得笑了笑,猫捉老鼠,也是因为老鼠的不安分吧。

    季橙在洗手间时发现,项链不见了。

    心里有些着急,她低头四处找着,项链是母亲留给她的,虽然银制的链子不值钱,但季橙一直宝贝的很,前几年还配了块圆银片当项链坠,刻着母亲名字的中间字“尚”。

    狭小的洗手间里地面肮脏不堪,季橙焦急得找着,一面摸着空荡荡的锁骨,会掉在哪呢?

    欧阳慧低头吃着灌汤包,瞥见地上有条链子,她缓缓拾起,放在面巾纸上擦了擦,她翻过项链坠的银片,看到一个“尚”字。

    “是你的?”欧阳慧递给姜尚恒,姜尚恒看了一眼“不是啊。”

    吕芳菲也瞥了一眼,倒像是季橙天天戴着的。

    “好像……是季橙的。”

    欧阳慧哦了一声就把链子推到一边,吃了两口包子,她顿住,抬头看着姜尚恒“你跟季橙在谈恋爱?”

    “没有没有。”姜尚恒赶忙摆手,脸却不争气的红了,这下大家都觉得有猫腻,吕芳菲揶揄着拱了拱姜尚恒“小子,还不承认呢~”

    姜尚恒极力辩解,季橙也垂头丧气得朝这边走来,乔振泽回头默默看了她一眼,季橙也没看大家,低头坐回位置里。

    再抬头时大家都朝她不怀好意得笑着,季橙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

    吕芳菲把链子推到她面前,坏笑着说“承认了吧~”

    看到链子季橙喜出望外,赶紧接过来,用面巾纸包好放回包里,大家还坏笑着,季橙看着他们“承认什么?”

    姜尚恒已经害羞到极点,赶紧阻止大家“有完没完啊,我跟季橙什么事都没有!”

    这下季橙笑了,看着姜尚恒“他们逗你呢,你也当真。”

    姜尚恒脸更红了,低着头不说话。

    牛凯看了眼欧阳慧又看了眼姜尚恒,突然哈哈大笑“同龄人嘛,小姜和季橙不是没可能,要不你们发展发展?”

    陈启跟几位老板吃完饭往外走,第一眼就见到了乔振泽,乔振泽也看见了他,俩人默契的把头撇到一边不准备打招呼,陈启路过这桌的时候就听到牛凯突然的发话,声音洪亮,一字不差得钻进自己耳朵里,他脚步有些停顿。

    季橙也看到了陈启,她挑了挑眉,视线是盯着姜尚恒的“不是没可能……”感觉到路过的陈启突然有些顿住的脚步,季橙笑了笑,继续说“但是我有男朋友了。”

    陈启微微笑了下,大步流星得走了过去。

    乔振泽也闷头乐了一下,同样的托词,季橙用的真是得心应手。

    回到酒店廖胜还没回来,他约了几个美眉去大唐芙蓉园看演出,陈启靠在躺椅里从裤兜里翻出手机点开微信,看着季橙的头像微微愣神。

    小心眼,还生气了,不就是亲一下嘛。

    正想着手机响了,铃声突兀得回荡在客房里,陈启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联络人,慢慢滑开。

    “喂?”

    “陈启,睡了吗?”

    “没有,刚吃完饭回来,准备洗澡。”陈启想了想,一边解着前襟的扣子“你呢?”

    “我刚工作完回家。”

    “吃饭了吗?”

    “没有,我……在想你。”

    陈启的手顿住,咧嘴笑了笑“能填饱肚子?”

    尹珊手里还握着电话,不好意思得闷头乐着,光着脚搭在沙发靠背上,慢慢的打着拍子“你呢?想我了吗?”

    陈启点点头,发觉对方那位看不见,才敷衍着答道“有一点。”

    尹珊还是笑了“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下午的航班,晚上到北京。”

    “我去接你吧。”

    “不用,我跟公司其他人一起,打车回去就行。”

    “公司其他人……男的女的?”

    陈启单手脱了上衣,丢到一边“男的。”

    尹珊撇撇嘴“谁知道是男的女的,骗我我也不知道。”

    陈启无奈得摇头,打开,尹珊看着半裸的陈启,有点不好意思,陈启倒是不以为然,走到两张单人床前用前置摄像头拍着“看好了吗?他的男士衬衫,臭袜子,还有——内裤。”

    尹珊微微低头“我说着玩的,你还当真让我看。”

    陈启嘿嘿一笑“查岗有益身心健康。”

    俩人都默不作声,没人关视频,都是默默得看着彼此,尹珊盯着陈启的眼睛,突然鬼使神差得试探道“陈启,我爸想见见你。”

    陈启皱眉,一点没掩饰面子上的疑惑与不快,他质问“见我?”

    尹珊心里有点刺痛,但仍微笑着“昨天是我们家的家宴,我跟我爸说了咱俩的事,咱们也不小了,我爸就说想见见你,或者——我先见你父母?”

    赶鸭子上架永远是最不明智的举动,尹珊不是不够聪明,只是在一场爱情里总是感觉有些患得患失,她在每次面对陈启时都提醒自己不要失分寸,要矜持,可每一次到嘴的话都轻易得说了出来,她觉得陈启给得暗示够多够明显了,自己若是再扭捏,怕是要再等个三五年才能修成正果。

    陈启本也没有排斥,心里的白莲花永远是心中拔不掉的刺吧,念旧的人别跟他提时间观念,你说过了好多年,感情一定淡了,陈启自认为没有,他还是那么期待这场爱情的发生,虽然在每一次面对的时候总有突兀的身影出现,但他不以为然,他也没有好好躺下来仔细想想自己的心,没有谨慎的过问,他觉得自己跟尹珊的发展水到渠成,皆大欢喜,这难道不是最被人祝福的爱情吗?

    至于季橙,他刻意在每次与尹珊的相处中都淡忘这个人,为什么会用到淡忘这个词陈启无从考究,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人,却是枚重要的棋子,他只能提醒自己不要入戏太深,明明自己是个可怜人还要可怜别人。

    尹珊在视频那头一直在等答复,陈启也不是懦夫,他也不愿总是做违心的事情,只能尴尬得笑笑“早晚要见,但是现在有点早。”

    尹珊内心呼之欲出好多问题,说出来伤人,说出来太过歇斯底里,她忍了忍,最终也只问了句“为什么?”

    为什么?陈启也问,但是总觉得火候不够,他不知道这种逃避是为了什么,难道不应该趁热打铁?不应该感慨高兴得应承下来,给彼此个心安吗?

    莫名的,心里回答总是不愿意。

    陈启默默低着头,闷声说“再等等吧,不为什么。”

    “你心里……有了别人?”

    女人总是孜孜不倦得问,而男人总是努力得逃避,陈启这一刻想好好问问自己的内心,但实时的对话不容他考虑太多,他只能摇摇头“没有。”

    尹珊在自我安慰,在自我劝说自己还是逼得太急,陈启怎么会心里有别人?从回国后的那次同学聚会上他们就彼此表露了心迹,再多的旁白都是无意义的猜测,尹珊劝说着自己的内心,懊恼着自己的操之过急,帮陈启打着圆场“我也是这么觉得,我爸有点太兴师动众了,咱们再相处相处,我去安慰他老人家。”

    陈启表情上却没有一刻松懈,还是低头默默不语,皱着眉,再次抬头时他目光坚定,像是说给尹珊听,却更多的是说给自己听“尹珊,我最近有些必须做的事,等忙完这段的吧。”

    尹珊点点头“都听你安排。”

    一场追逐,跑不掉追不动了,俩人停在原地止步不前,没有外在的因素那只能说彼此的心不够坚定,还被时刻动摇着,尹珊做为一个女人有着敏锐的第六感,但她不愿意相信,只能继续自己处心积虑的算计,一步一步的,把陈启往死胡同推。

    视频关了,陈启去洗澡,热水刮着肌肉舒缓的同时带着无法消散的热度,陈启抬头仰着脸任水统统淋下来,他洗了把脸,提醒自己。

    大梦一场,总会醒的,人还是要回归现实,只是看早晚。

    但是他卡在时间的咽喉,不早不晚的遇着这个狡兔三窟的季橙,步步为营的算计却要辜负尹珊的一片痴心,他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但等到季橙这枚棋子用尽她的作用,他一定要好好给尹珊个承诺,这是他此刻所想,却问完自己的内心后毫无底气。

    那个女人,还是走进了自己的心,那个女人,就是那个女人,燥热的像一块热炭,烫下来,嘶啦啦得灭了心魔。

    这边季橙吃完饭坐在出租车里,只有吕芳菲在身边,吕芳菲看了看她被霓虹照耀的异常艳红的脸,笑着说“今天这是乌龙,你别放在心上,我们就是打哈哈闹闹姜尚恒。”

    季橙点点头,表示完全理解,慢慢拿出包里的项链戴上。

    吕芳菲还是看着她“但是——我没想到,小姜对你真的是有意思,你没看到他绯红的脸颊,小男孩真是不禁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