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32章 chapter030
    展会当天比预期的热闹,虽然天气不好,西北城市经常遇到这种大夏天刮扬沙的天气,季橙戴着工牌坐在展位里,人渐渐多起来,走到展位拿资料的人也多,季橙把名片放在袋子里递给前来询问的客户,牛凯拍拍她的肩膀“别呆坐着,也得走动走动,咱们看看别家竞争对手,顺便交换下名片。”

    市场规则里有个明眼人都知道的不成文规则,开发新客户的成功率只占到销售比例的20%,70%是维系老客户带来的利益,还有10%是同行的互相介绍,你接不了的大活也不能强努着劲说自己能接,但是销售肯定不会傻到拒绝,精明的销售都会联系同行,做成单后达成共赢,虽然有很多不厚道的销售最终越过中间方私吞大客户,但没人会拒同行于门外,你也说不准下次跳槽的时候哪位朋友会帮衬,牛凯深谙此道,他带着季橙游走在各个工位前,由于俩人带着工牌,大家都知道他们是来探底的,互相到角落里探讨一下,留个名片或留个联系方式,以后常来常往。

    展会上会出现很多“会虫”,这些人都是当地的无业游民,展会入园不需要花钱,她们多半拿着资料掏出里面的小礼品留下,之后出门就会把别人精心印刷的资料当废品贱卖换钱,季橙跟牛凯正在跟一家西北比较大的会议公司聊着,一个穿着泛白/粉色褂衫的臃肿女人手里拿着好多纸袋子走到展位前,季橙看了她一眼没说话,但这家的公关一见她便有些避之不及得往外推,口中还嫌弃得说着“去去去,一边呆着去,别裹乱了。”

    那女人被推出来,手中的纸袋子由于拿了太多,勒得手指头麻木,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季橙就在旁边,蹲下帮她一一拾起,散落的资料慢慢塞进袋子里。

    女人有些感激,道着谢,季橙也没那么好心与耐心,只是这女人脸上的诚恳与胆怯像极了自己父亲,她想着父亲在某些公众场合遇到的排挤与鄙视,那种不屑的态度往往中伤父亲这个老实人,回到家后就越来越沉闷,无休止坐在胡同口配钥匙的日子,带着浓浓的自卑,只守着自己这一方天儿,有时默默的做事才是一种绝望吧,每个人维持生计的方式不同,但都本分得活着,季橙看着她笑了笑,把纸袋子重新塞给她,小声对她说“外面有存东西的柜子,你把这些先存起来,之后再来收资料,很少有人会拦着你的。”

    那女人低头看看季橙的工牌“你是销售?能给我张名片吗?”

    季橙点点头,从这个潦倒的妇女口中听到销售这个词让季橙有些好笑,她知道是自己刚刚说的话旁敲侧击得揭了这女人的老底儿,女人应该有些不好意思,有些欲盖弥彰的做最后挣扎,季橙不揭穿,笑着从口袋里拿出名片递给她,还悉心嘱咐道“往北走有免费供应的热水,也有纸杯,你去喝口水吧,看你嘴唇都泛白了。”

    那女人还蹲在地上,季橙慢慢站起来,没再多看她一眼,又转身投入牛凯跟这家销售的谈话中。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两下,季橙拿出来,是欧阳慧发的微信“中午在西门有给供应商的免费盒饭,你去帮大家领一下。”

    季橙回了个“好。”

    外面刮着风沙,季橙穿着一套西装,刚刚由于场馆内热她脱了外套,现在只着一件白色的薄衬衫,这风沙打在身上还真有点铬生生的疼,工牌也被风卷起,打在脸上,季橙一手按着工牌,眯缝着眼看远处分发盒饭的志愿者,黄沙席卷,又一阵大风刮过,季橙别过头去下意识的捂住眼睛。

    一双手挡在自己面前,渐渐的那人挪动了下步伐用身子挡在风口处,季橙躲在这一方安静天地里抬头看来人,随即挑了挑眉“阴魂不散!”

    陈启咧嘴笑了下,有些不好意思“你说这几天不用车,我顺便拉了个私活。”

    “哦?——”季橙意味深长得正视他,说了句玩笑话“顺便?不是尾随我来的?”

    陈启笑了笑“也许吧。”

    季橙有那么两秒是怔住的,因为回答的语气太诚恳,竟让她继续开不起玩笑了,季橙正了正衣襟“什么私活啊,都拉到西安来了!”

    “有个老板不敢坐飞机,要在西安开会,我从北京连夜开车给带过来的。”

    季橙耸耸肩“正好你来了,帮我抬盒饭。”

    陈启冷哼一声,转身朝前走去“你自己抬吧,我也是名正言顺领盒饭的!”

    狂沙没了屏障再次席卷而来,季橙弯着小臂挡在眉前,看着风沙中那个渐渐远去的背影。

    不知为何,隔了两日还能见到他,相隔一千多公里,守望的距离忽然缩短,睡美人在等待王子的日子沉睡了一百年才被吻醒,而自己才隔了两日,见到他心里就小鹿乱撞,看来这辈子自己都当不了睡美人了。

    季橙不自觉得勾起嘴角,笑了笑。

    怎么办,上帝若是有画外音,此刻应该告诉自己,别多想吧。

    远去的背影停住,呼啸的风沙也定格般减弱了气势,尘埃渐渐落定,那个人仿佛听到了季橙的心声,他转身,他默默回头,不发一言的看着还做鸵鸟状的季橙。

    季橙也看着他。

    陈启望着她,隔着漫天黄沙,那个女人搓在自己视线里,穿着nps的工服,似有似无勾起的嘴角,陈启心里默念,就一分钟,就一分钟!

    陈启大步流星的折身回来,走到季橙面前,季橙慢慢放下手臂,“怎么了——”

    突然靠近的脸被放大,带着戾气和不友好的风沙,陈启鼻尖差点就贴着季橙的,毫无预兆得问“可以吻你吗?”

    当然,不可以!

    一切都太突然,季橙刚刚抬手要下意识得捂住嘴,陈启伸手钳住。

    “睁眼不算数。”

    毫无预兆的一个吻,再不是贴在额头上,而是深深烙印在唇上,恍惚了几秒后季橙有些恼怒,陈启只是个的哥!一个的哥捏住了她的把柄为所欲为!季橙恼羞成怒,真的是生了气的盯着他,努力握着拳。

    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略风中的这一对人,刚刚那一瞬仿佛时间向量之锁以外的黑洞,没人瞧见,但两个人都有些做贼心虚,季橙皱着眉,已经蓄势待发的准备攻击。

    对你的那点好感不是让你钻空子占便宜啊!我还没想好!季橙这样想着,倒退了一步,陈启却一把捏住她的肩膀。

    “听着,离你老板远点。”

    再不似从前唯唯诺诺的陈启,这句话里涵盖太多的宣誓主权,涵盖太多的隐忍,命令着自己,必须按照他设定的路线走。

    豹子在追杀猎物的时候都预计好猎物的逃跑路线,季橙这一刻突然有一种身为羔羊的感觉,这感觉来得突然,却不得不被这强硬的语气唆使得服服帖帖,她紧握的拳头慢慢舒展,有些不知所措。

    一句话打断了季橙刚刚蓄势待发的愤怒,她已经做好的防御和攻击姿势,准备一招制敌,可是对面那个人郑重警告出这句话竟让她一瞬间犹如被附体的无良少女恢复理智,她愣愣得看着陈启,傻傻得问“为,为什么?”

    “你喜欢我?”陈启带着笑,带着笃定,带着一次一生只问一遍的自信。

    “喜欢你?”季橙不得不顺着话质疑,质疑自己,质疑徘徊在胸膛的情愫,刚刚的一切,自己没来由的不排斥。

    同样的两句疑问句,却在此刻仿佛是肯定答复,说完季橙就愣住了,强加掩饰斩钉截铁得说“不喜欢!”

    陈启孩子气似的用自己额头磕了下她的,这下子季橙又懵了,定在原地,陈启笑着看看她“你就是喜欢我!”

    季橙脸颊绯红,这个掩饰不了,她恼怒得又后退一步“就是不喜欢!”

    陈启无奈得摊摊手“行行行,不喜欢也可以,但不准你喜欢你老板。”

    等了两秒,陈启看她没反应就侧身准备离去“看来你是听懂了。”

    季橙在风沙中停驻了片刻,才声嘶力竭得朝那个背影喊“听懂个屁!”

    感情世界里仿佛永远在上演一场拉锯战,你觉得不满意,你觉得不会轻易爱上某个人,但心是个懦弱的东西,它跟你相处一辈子却一直不肯听你使唤,爱上某个人,爱上的一瞬间都掐着秒表算计着,季橙明明不懂,她也不屑于时时跟自己的心对话,但最近这颗顽皮的心总是带着她往自认为不对的路上走,爱上一个的哥,季橙不情愿,心却欢喜,尤其是每一次相遇,每一次相守,每一次对势,都让这颗心讨厌的乱撞,季橙不认命,但却渐渐屈服,她怪自己的盲目,却不得不吃了爱情的毒。

    展位上大家默默吃着盒饭,饭盒盖上落了一层土,吕芳菲用面巾纸擦了半天,喃喃得说“什么破玩意,早知道订外卖了。”

    季橙吃着毫无滋味的西红柿炒鸡蛋,牛凯侧头看看她“好吃吗?”

    “嗯?”季橙愣神,赶紧打起精神,看着牛凯“还行。”

    “你米饭都没动,光吃菜啊?”

    季橙有些尴尬,欧阳慧看了他俩一眼“就这菜,一点味都没有,干吃都无妨。”

    乔振泽跟大家一起吃着盒饭,听着大家的抱怨,笑着说“晚上咱们吃点好的,我请客,你们想吃什么?”

    吕芳菲扒拉着饭盒里的菜,一堆烂菜,恶狠狠得说“我要吃灌汤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