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31章 番外篇
    季橙跟顾斌吵架了,因为换台。

    导/火/索当然不因为这个,而是心里蓄积已久的抱怨。

    晚上躺下时,季橙昏昏欲睡得不小心脚碰到了顾斌的小腿,顾斌朝旁边挪了挪。

    季橙翻身,眼睛睁得老大。

    大半年来,这样沉默的互相背对着入睡已经习以为常。

    第二天是七夕,2015年这一年季橙跟常宽的公司发展得很快,七夕节到了,公司决定放半天假,中午常宽请员工吃饭,包了个大包间,美澳组队时候只有4个人,到现在渐渐发展到32人,季橙当然算元老也算骨干,大中午的常宽就开了两瓶红酒,饭局是在月坛公园里面的一家僻静私厨,服务员给大家倒好酒后,常宽举杯“大家今天下午都带着男朋女朋友逛逛街啊,钱包都勒紧了!什么咖啡甜点电影票的,还有最重要的,房卡!一样不能少啊!现在赶紧订,一会儿订酒店都订不上了!”

    同事在下面都笑了笑,有些刚毕业的小姑娘捂着嘴互相拱着,季橙看了看她们,都是老司机啊。

    小刘刚结婚,常宽一边坐下一边调侃“小刘,刚结婚,是不得一晚上三次才消火啊。”

    小刘脸红,瞪常宽一眼,尴尬得很,季橙就站在小刘身边,看着手底下的兵这般害羞,赶紧打圆场“常宽,你有没有正经的!”

    “哎呦季总,哪个刚结婚的不是一晚上三次啊哈哈哈,还是说你家老顾不行。”

    季橙干笑着,慢慢坐下,喝了口酒。

    已经半年没有哪方面的生活了,顾斌上了年纪,季橙迁就着迁就着,渐渐的自己也没那方面兴趣了,26岁的年纪就干瘪枯黄的像一棵烂白菜,季橙低头看看今天这件一字领宝蓝色的连衣裙,自己真的是一点魅力都没有吗。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给顾斌发了个微信“晚上家里吃吧,我去海鲜市场买点螃蟹。”

    很快收到了回复“还不是开海的季节,现在蟹子不肥,还是外面吃吧。”

    总是一副说教的口吻,搞得自己弱智一般,季橙吸了口气,接着打字“我想在家里吃。”

    顾斌发了一个无奈的表情,然后打字“那就买些虾煮着吃吧。”

    ***

    季橙推着购物车在bhg超市看着一排排的进口调料,突然发慈悲的想自己动手下厨,她买了两块牛排,罗勒叶和海盐,推车到一排进口啤酒时她想都没想就拿了一屉。

    顾斌到家时就闻到了好闻的牛排香味,季橙已经把虾子煮好剥壳,倒上日式酱油,牛排也差不多,她用餐刀轻轻切了一下,七分熟刚刚好。

    顾斌倒是有些受宠若惊,看着扎围裙的季橙从厨房端着牛排走出来,他笑着帮她解开围裙后面的扣“阳台吃吧,客厅只有茶几,哪像回事。”

    “没事,咱们坐地上吃。”

    顾斌无奈得摇头,看了看桌子上的一沓啤酒“不配红酒吗?”

    季橙摇摇头“看超市卖这个,想喝了。”

    顾斌换上居家服走出来,坐在茶几后面的地毯上,靠着沙发“少喝点啤酒啊,容易出小肚子。”

    “知道了知道了,就喝一个。”

    电视打开,看着电影频道应景的放的爱情电影,俩人慢慢吃着,顾斌没喝酒,从冰箱里拿了瓶乌龙茶,季橙很快就喝完了一罐,她侧头靠在顾斌肩上“我还想再来一个。”

    “不行,你说就喝一个。”

    季橙眨巴着眼睛可怜巴巴得看他,撒娇道“我说过吗~不记得了。”话还没说完自己都先想笑,但是侧面的顾斌一丝丝觉得好笑的意味都没有,他冷眼看着季橙“自己都编不下去了吧,喝什么喝,一个女孩子喝那么多干什么,看看你的腰,是不是粗了一圈儿!”

    说得都是好话,都是教育的话,可是季橙听完情绪一下子涌上来,不是生气愤怒,而是悲伤,生而为人,活了26年,到头来找了个想相伴一生的人,却为一瓶酒由不得自己,要被说教。

    季橙赶紧转过头盯着啤酒罐,她微微点头“行,就这一罐。”

    顾斌再了解季橙不过,他见她努力低着头,也刚刚瞄见她眼底一瞬而过的惊恐挣扎,顾斌忍着,安慰道“你慢点喝,可能是喝太快了。”

    “哦,我慢点喝。”

    说着季橙拿起啤酒罐一饮而尽,她吸了口气站起来,慢慢收拾着残羹“我去刷碗了~”

    水龙头开着,厨房是镜面的,顾斌倒在沙发上看橱柜反射出的那张脸,季橙刷好碟子,冲干净手上的泡沫,抹了一把脸,然后继续刷碗,水龙头一直开着,终于她低下头手臂拄着水池子一动不动,这种沉默一般人看着会心疼吧,但他顾斌却莫名的烦躁。

    恋爱的初期,都是怎么哄着季橙开心顾斌怎么做,做不好惹姑娘伤心哭泣他都挑最甜言蜜语的话蹲在她面前说,默默给她擦掉眼泪,每天都要有一个拥抱,出差要发短信说想她,对于年近四十的自己,这种重走青春路再次初恋的感觉美妙到无法言说,但久而久之他感受到季橙的叛逆,也体会到她的不妥协,季橙骨子里是个自由人,之前也自由惯了,突然有个年长的恋人每天谆谆教导,这是好多人都羡慕的事情,季橙当着外人面也说找个年长的男朋友是多么多么体贴,但顾斌知道,这一年来所有的吵架都是因为观念的不同,她锋芒毕露,他筋疲力尽。

    现在连看到她的眼泪他都假装视而不见,对于这具年轻的*,不是他没有那方面需求,只是这种精神头少了,得了一次大病后男性这方面差了很多,季橙也表示理解,可是顾斌知道,她有时晚上默默依偎在他怀里,而自己也默默得推开她,黑暗中看不到她失望的眼睛,但确仿佛能感受到她的怨念,顾斌只能开解她“你这样靠着我,太热了。”

    爱到失衡就变成了无休止的找借口,季橙不要自怨自艾,至少在顾斌每次找借口的时候她都是帮凶,帮着顾斌怕他为难尴尬得圆一个又一个的谎话,最终帮着顾斌一起伤害自己。

    季橙刷完碗,眼眶还红着,她没法这样面对顾斌,她不要顾斌看到她的这一面,眼泪流一次两次是洗刷人心的感叹号,流多了就是毫无意义的省略号,季橙不要懦弱,虽然她有时候情绪来得太快,自己无法操控。

    缓了好久,她才走到客厅,顾斌斜倚在沙发上看她,默默得起身拿过一罐啤酒“就只许再喝一个啊。”

    “不了,今天喝不动了,别打开。”季橙笑着说,但顾斌不由分说得拉开易拉罐的拉环递给她“赶紧喝吧,想喝就喝吧。”

    语气又有些不耐烦,仿佛现在的这个举动是被迫的,被逼无奈的才出此下策,季橙愣愣得看着他,慢慢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酒,都到厨房一股脑倒进水池子里。

    顾斌急了,冲进厨房,季橙已经在甩着瓶底的富根,顾斌一把扳过她的身子“你干什么!不乐意,不高兴?”

    季橙看着他,默默得看着他“今天过节,顾斌,今天是七夕,情人节。”

    顾斌不说话了,这种节日他没过过,也根本不在意每年的七夕节是几号,季橙笑了“情人节,想喝点酒,过分吗?”

    顾斌看着她,这种日子被他忘记被他忽略让他面对着季橙有一丝丝的抱歉,但是季橙的态度和举动又让他一瞬间明白俩人之间的代沟,一个七夕节算什么,她不就是嘲笑他老,他赶不上年轻人的潮流,真是幼稚!

    “什么七夕节,这是咱们中国的节日,乞巧节是古代妇女期盼自己有双巧手的日子,你们可倒好,现在过出花样儿了。”

    季橙看着他,含着笑,嘴角颤动,她慢慢摸上顾斌的脸颊“你到底是爱我,还是觉得天天教育一个小姑娘,特别有成就感?”

    顾斌一下子盯住她“季橙!你别抽风!”

    “顾斌,我24岁之前有父亲,我24岁以后不想再找个爹了,你只是虚荣心吧?觉得养个女儿,带出去花枝招展的特别有面子对不对?你根本不爱我。”

    跟一个小姑娘谈爱来爱去的,真是另顾斌苦恼,他无奈得摇头“季橙,我只是想要平平淡淡的生活,大家一起过日子,将来相夫教子,柴米油盐……”

    “我不想要。”季橙直视他的目光“你从不问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谁想像电视里说的那样要平平淡淡的生活,我才20多岁,我要轰轰烈烈的生活!”

    顾斌沉默得看着她,有些不可思议,有些难以理解“你现在,是说要重新选择生活吗?”

    季橙扭身回屋换上衣服,顾斌靠着门框看她,没做阻拦,季橙拎着包到门口换鞋,顾斌也走到门口抱着臂看她“季橙,出了这个门,你连去哪都不知道。”

    季橙没有回头,所以顾斌没看到她听到这句话后突然决堤的泪水。

    是啊,无处可去,回父亲那他老人家又要唠唠叨叨,毕竟当初父亲知道顾斌有过一次婚姻,横加阻拦,为此季橙一年到头都不愿意回家一趟;去莉莉那,好朋友一定会为了开导她一味得对她说好话,劝和不劝离,只会一边倒的数落顾斌的不是;再说她和顾斌有难以启齿的因素,虽然这因素不占主导位置,可是季橙也不愿与亲近的人说,她需要听听真心话,也不愿意打扰亲近的朋友;去甜甜那,人家肯定跟安小超在过七夕,没时间理她。

    是啊,大家都去过七夕了,整个北京城,仿佛只有她一个人流泪,真的是没地方去。

    那个家,目前被称作家的地方仿佛是背后的一个吞人的牢笼,每当季橙想起来,都觉得有什么魑魅魍魉在身后疯狂追赶,那个家,房本上户主的名字不是自己的,每个月跟爱人还着月供,只有地毯是自己挑的,剩下都是顾斌找下属员工去家具城挑选,没有人情味的家具,没有观感的装修,季橙感到害怕,感到背脊发凉。

    她无法相信两个人要在今后岁月相守几十年,只有两个人,日日面对,鸡毛蒜皮,她对这样的方式感到惶恐,这本不是对爱情的绝望,不是对顾斌的绝望,这是对婚姻感到的恐慌,她无法理解失去自由的生活对她来说还能剩下什么,尤其是思维上你的爱人要约束你,言行上要时时说教,搭上一生幸福又为自己又找了个爹。

    季橙上了出租车,她看着霓虹的夜,司机回头问她去哪,季橙淡淡得说“北京西站。”

    到了北京西站季橙才渐渐感到自己踏着坚实的土地,逃对于一个人来说不是懦弱的表现,人总要学会缓冲,98%的时候最考验人的耐心,再等等,再等等,总会有出路的。

    季橙在窗口问了票,临时开车的都是到比较近的城市,而那些无法远离北京的思绪,是多快的列车也扯不断的,她需要远走,任性的出发,但是售票员冷冷得看着她“你想好去哪没有啊!”

    季橙最终摇摇头,走出来售票大厅。

    站在街边,她买了支雪糕,雪人的小笑脸在朝她微笑,渐渐得融化,最终化为哭脸,季橙慢慢吃着,站在路灯下,看着成排的出租车载着行色匆匆的人离去,北京,这么大的城市,其实没人愿意驻足吧。

    雪糕化了,滴在手上,季橙看了看,低头从包里掏面巾纸。

    “季橙,是你吗?”

    听到这句季橙猛地抬头,对面的人一身缥缈素衣,长长的薄纱披肩,季橙一瞬间有些恍惚“李桃?”

    李桃笑了,过来一把抱住她“没想到,这么多年,还能见面。”

    半小时后,季橙跟李桃坐在西餐厅里,初中过后俩人考到不同的高中,李桃如愿以偿的上了重点,但不是考进去的,重点高中有自费名额,李桃很幸运的被分到了一个好班,她学习成绩不温不火,后来上了二本的学校,一直跟季橙保持着联系。

    季橙一直嘲笑李桃的一点是她一直有个男朋友,从高二一直处到大学毕业,到俩人订婚了有一次李桃特别得意的跟季橙说“我还没有把第一次给他,这个要等到结婚当天晚上才做。”

    当时季橙翻白眼,这个有什么好等的,订婚戒指都戴上了还不给人家,出去玩俩人都住一间房,可是李桃的男朋友只能摸摸小手亲亲脸蛋,最过分的就是摸一下胸,这个李桃都会跳脚,当时季橙觉得好笑,看着特别自豪的李桃,季橙只能表达自己的钦佩。

    但是现在坐在对面的女人,由于长期吃素所以面无光泽,谁也想不到她刚刚说自己每日都要抄佛经,做了一点错事就要在佛前忏悔自己的坏脾气,每年转山转水,去尼泊尔受法王洗礼,俨然一副对生活看淡的状态。

    想不到当年特别自负的李桃在公务机关突然辞掉工作,去南非倒卖钻石和动物皮草,后来锒铛入狱,那还是五年前的事情,季橙最后一面见她也是在这所西餐厅,李桃握着她的手“我跟丈夫假离婚了,不明去向的钱我都存在他名下,这样税务查不出来,等我出狱我们还会在一起。”

    现在李桃坐在对面,季橙还没开口,她也想起当年的情形,笑了笑“我们没有再婚,他带着钱走了,你是不是觉得他会找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没有,他找了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这个最中伤我,那女人什么都不如我,他却跟她爱得死去活来。”

    季橙吃着苹果派,关于狱中的一切她都不能问,只能淡淡得说“你过得好吗?”

    李桃像没听见一样“说来真生气,我出狱那天他还带着那个女人来接我,我冲进他的怀抱,他居然吻了吻我的额头,对我说抱歉,那个女人就默默在旁看着。”

    季橙不说话了,搅着杯中的咖啡,李桃看她“你不过情人节吗?咱俩还真是无聊。”

    季橙笑了笑“刚过完,从家跑出来了。”

    李桃默默看她一眼“别指望男人,他们都是最没有长性的动物,各个都算上。”

    这话不是抱怨的口气,而是发自内心的一声叹息,季橙抬头朝她笑了笑“是啊,我就是觉得丢脸,为什么我就能一直保持热情,而他不能。”

    李桃偏偏头“千万别对爱情失望,它还是很美妙的。”

    季橙哈哈笑着“怎么会,我恋爱至上,只是对两人相濡以沫的方式心灰意冷,不会对爱情有成见的,反倒是我一直崇尚爱情,我也向往*的爱,虽然还没遇到,但我次次真心,次次初恋。”

    李桃用叉子敲了一下她的咖啡杯“你很适合一个人,你适合一辈子谈恋爱,不结婚。”

    季橙偏头想了想“要真是有那种,铁打的生活流水的恋人,就真好了。”

    李桃看着她“人都需要成长。”

    “爱情会让人成长。”

    李桃摇摇头“爱情不会让人成长,生活才会。爱情只会让一个女人变得更坚强,更有发言权。”

    季橙愣愣得看着她,这个说法自己倒没体会到,李桃说完,她觉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当晚季橙回家,默默走到躺在床上的顾斌面前,顾斌翻了个身,季橙摸了摸他浓浓的眉毛。

    “顾斌,我们分手吧,我再怎么闹都没提过分手两个字,这两个字,我第一次说,也只说一次。”

    顾斌的睫毛有些翕动,眼睛也在眼皮下面动了动,但始终没睁开。

    “季橙,你不是逃避,我知道,你是还没做好准备。”

    季橙笑了“顾斌,你不爱我。”

    顾斌翻身背对着她“爱人的方式不同,只是我这个方式,恰巧你不喜欢罢了。”

    “我明天搬行李去莉莉那,顾斌,我不能说祝你幸福,我也没那么大度,我只能祝你遇事别钻牛角尖,要是能快乐点活着,就更好了。”

    半天顾斌都没说话,在季橙转身时,他淡淡得说“这套房三月份的时候我落到了你的名下,季橙,这也许是你的牢笼,但今后,这里真的是你的家,你要悉心照顾它,勤打扫,因为这里是你今后无处可去的港湾。”

    季橙笑了,本想拒绝的,但莫名得感动让她一瞬间把所有的话都噎在心里吐不出来,她默默流着泪“爱上你,爱过你,我不后悔。”

    顾斌背对着她睁开眼,郑重得说“彼此彼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