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30章 chapter029
    灯火通明的店里两个互相对望的人,都穿着轻便的运动装,廖胜站在店外看着乔振泽,微微咬了咬后槽牙。

    真是冤家路窄!

    再看那个女人,有些面熟,廖胜想了半天,竟然是在那家狭小的日料店里有过一面之缘。

    缘分这东西真是说不清道不明,世界那么小吗?仿佛每个人都绕着红线,一牵扯就拉紧好几个人,而现在乔振泽望着那个女人微笑,这笑容明眼人一看便知涵盖了太多男人对女人的渴求,廖胜冷笑,得打个死结!

    廖胜不慌不忙得走到店里,假装路过乔振泽身旁,不小心撞到他,廖胜说着抱歉,抬头看着他,诧异得指着“哎呀呀,这不是乔总嘛?幸会幸会,没想到在这能见到你。”

    乔振泽斜睨着他,带着冷漠与讽刺“好久不见廖总。”

    “哪里是好久不见,不上周才见过嘛,你忘了,网红大会,你搭着个小明星——”廖胜故意回头看看季橙“哎呀,这是你新女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没看见。”

    季橙低着头,廖胜走过来手搭在她肩上“你是……明星?”

    店里面的店员听着这段对话都大眼瞪小眼得看着这边,季橙也有些无奈,但坦然得抬头看着廖胜,挥开他的手“不是,我是他手下的员工。”

    廖胜一拍手,又走到乔振泽面前“哎呀,乔总,换路子了,现在内部搞发展,真是手到擒来,肥水不流外人田?。”

    季橙看了看她们,这人的来意分明是冲着乔振泽,自己也没必要在这当炮灰,她笑了笑“我先走了乔总。”说着不由分说得转身出了门。

    乔振泽一直皱眉看着远去的季橙,最终挪回视线“廖总,你可是够阴的。”

    廖胜看看他手里拿着的速食面“这么大的腕儿就吃这个啊,快放下快放下,我请乔总吃点好的。”

    乔振泽冷笑“我看廖总一定是在哪发了大财。”

    “哪有——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我可真够阴的?这是哪里的话啊,再怎么阴也没您乔总阴险,要是之前您不阴我们,现在或许我还能请得起燕鲍鱼翅,可是世风日下,我只能给你这面加个蛋,混蛋的蛋!”

    乔振泽一把耗住廖胜脖领子,凑到跟前恶狠狠得说“这是我跟陈启的事,你最好少参合!”

    廖胜抖开一张面巾纸,拿在手里慢慢捏起乔振泽的手“陈启的事当然是我的事,曾经你的事也是我的事,可是我现在看你就恶心,你倒是风光了哈,天天想着泡妞?多关心关心公司,别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廖胜这个人向来说话不客气,年纪大了更是仗着自己的这点资质口无遮拦,这个性子是好的,对朋友仗义,对敌人嫉恶如仇,原本乔振泽也是被廖胜当兄弟对待过的,现在他忍着怒火,整理了下衣襟。

    “没想到圣峰到现在没倒闭,还在做垂死挣扎。”

    廖胜咧嘴笑了笑“承蒙您的厚爱,死不了,等着看你朱楼起——又倒塌。”

    乔振泽轻蔑得看他“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卑鄙?我没什么对不起陈启的,他都没说什么,这是社会生存规则,愿赌服输。”

    廖胜心想,那是他陈启沉得住气,豹子在咬死猎物前都会在暗处窥探许久,他陈启等着一招毙命,现在何尝不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你说这话大言不惭的,当年圣峰你出力最少,我说实话,你最孬,最清闲,光靠着一张嘴,最后还套走所有的资源和大家的股份,我们就是太相信兄弟,你等着,你拿着兄弟打江山的血汗钱不烫手,我有让你砸饭碗的时候!”

    乔振泽冷笑“我倒要好好等着看你们有什么能耐翻身。”

    廖胜慢慢走出便利店,店员一直盯着他的手,廖胜摊开手“看什么看!没买东西,我进来教育教育孙子!”说完就出了店,他揉了揉肚子,刚刚自己其实也想买碗面吃的,都让乔振泽搅合了!

    乔振泽一直怒视着廖凡离开,表情上带着狠劲,心里其实却是针针扎得疼,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碗面,当年圣峰起步的时候几个人窝在会议室也是天天吃面,浑身臭油与臭汗混合的味道,舍不得开空调,四个人人手一个扇子互相扇着风,烟灰缸里插满了烟头,后来由于自己的自私与贪念,钻了信任的空子,摆了公司一道,大家最信任年纪最小的他,法人当时写得是乔振泽的名字,卖股份时他已经穷困潦到不得不出此下策,拿到钱的那晚只有其中一个合伙人李楠陪着乔振泽喝闷酒,乔振泽哭得很惨,也只有李楠听到了他的心里话,可是李楠身欠外债三十多万,这些乔振泽不知情,他也万万没想到一根稻草压死壮汉,李楠由于债务问题跳楼自杀了。

    乔振泽心里有愧疚,圣峰组建和初创期陈启最卖力,他本想开诚布公得找陈启聊聊,但是由于李楠的事他们再不似兄弟,陈启也默默得疏远,乔振泽觉得把好多莫须有的罪名都扣到自己头上是那么不公平,渐渐得竟然形成跟陈启对势的状态,他也不想的,他只是想找个机会坐下来聊聊,结果拖了好多年,便养成了颗硬心肠,别人不愿原谅他,乔振泽便自我安慰的任性变成与他们对势,只能靠自己的努力与实力证明自己当初选的路没有错。

    虽然这条路是踏着兄弟们的鲜血走出来的,但他没有一刻后悔,也没有一刻愿意低头服输,钱换来的巨大成功吞没了乔振泽最后那一丝良知,他淡忘,他也不得不淡忘过往那些挥汗如雨却像狗一般乞讨别人给生意的生活,他要证明给大家看,证明给李楠看,让他在天之灵觉得自己是对的,所有的迫不得已都是值得的。

    其实每一次不期而遇的碰面乔振泽都想开口,可每一次也是见到廖胜冷漠的眼,看到陈启刻意忍下怒火的表情,乔振泽望而却步,他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恶人,是刽子手,可生活往往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当时脑子一热做出的事情需要他一个人必须扛起来,装着伪善,粉饰自己虚假的面孔,永远活在自己臆想里,臆想自己是个好人,是个成功人士,不需要别人同情可怜,也不需要太把别人的恨放在心上。

    他内心膨胀,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他又想到刚刚的季橙,风里来雨里去的职场生涯,自己一直饮鸩止渴步步为营,相处的人很多,但真心难求,可是就是这个姑娘一直躲避着躲避着,却最终让他朝思暮想的放在心里,自己也麻木了,劝慰自己好多回,可是开解的理由都不对,也许这就是一见倾心,是心魔作祟,他有些恼怒,恼怒廖胜今天的不合时宜,将原本进展很好的氛围打回原形,这也是他刚刚咄咄逼人情势的根源。

    廖胜这边不以为然,他回到酒店摔了钱夹在床上,狠命得松着领口,陈启靠在枕头上玩着手机,看他一眼“面呢?等着吃呢。”

    “吃个屁!看见狗屎了!没胃口!”

    陈启觉得好笑“谁惹你生气了?”

    廖胜坐到床边甩开皮鞋“让老子看见乔振泽了,跟个娘们在便利店里眉来眼去的,看着就烦!”

    陈启挑眉“哦?你是不冲过去数落人家一顿?”

    廖胜看他“那当然!还能跑了他了?!我还顺道数落一遍那小姑娘,真是入了狼窝还偷着乐那种!”

    陈启放松姿势头靠着手臂支在脑后“你欺负人家小姑娘干什么啊。”

    “那女的我见过,上次日料店喝多那个!”

    陈启不说话了,愣愣得看着廖胜“你说什么?”

    “我说——”廖胜一字一顿“就是上次日料店看到的那个女公关,喝高了的那个!”

    陈启依旧靠在枕头上,手机里刚刚玩的游戏提示着开始的声音,但他只是盯着廖胜的眼睛“看清楚了?”

    廖胜站起来脱衬衫“废话!这还能走眼!俩人在店里眉来眼去的,乔振泽那个孙子看人家就像到嘴的肥肉一般,眯缝着眼,就差生吞活剥!”

    陈启再不说话了,窝了窝枕头,盯着天花板,廖胜看看他。

    “我说,老兄,你能不能问点重点,比方说我怎么数落乔振泽的,你听听,保准大快人心。”

    陈启还是望着天花板,闷闷得说“我不想听。”

    廖胜嗔怪得推他一把“饿得吧~就知道你不吃饭没精神头,我叫了外卖,咱们到西安了,怎么着也得搓一顿羊肉泡馍啊~”

    陈启缓缓站起来,把手机扔进被子里,他低着头“那女人——”

    “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没事。”说着陈启路过他径直朝浴室走去,廖胜回头看他“你干嘛啊?躲什么啊。”

    “我洗澡。”

    “不是刚洗完吗?”

    “再洗一遍。”

    浴室传来水声,廖胜靠在躺椅里看着浴室磨砂玻璃里映出那个一动不动的人影,廖胜叹口气,起身一把拉开浴室门。

    陈启还穿着浴袍,支着水台望着渐渐蓄满的水池,廖胜靠着门“陈启,你有事瞒着我。”

    陈启没回头,镜子里的他面无表情动了动嘴唇“没有。”

    “你有事瞒着我。”廖胜又肯定得重复一遍“一起并肩奋战这么多年,你一个举动我就知道你有事。”

    陈启抬起头,从镜子里看着廖胜,对上目光的瞬间他无奈得笑笑“廖胜,我可能要栽在女人上了。”

    廖胜不以为然“兄弟和女人,你选一个。”

    陈启洗了把脸,再次抬头,湿漉漉的脸映着浴室明晃晃的灯,他点点头“当然选兄弟。”

    廖胜转身拉上浴室门“那就行!你赶紧的,一会儿外卖就到了!”

    廖胜心里想,那个女人,陈启虽然不承认,但一定认识,而且有猫腻,大大滴猫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