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27章 chapter026
    早起季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手摸到床边的水,起身闭着眼咕咚咕咚得喝了半瓶。

    屋子里已经有了煎荷包蛋的香气。

    季橙推开门,陈启正在厨房端着两碗白粥放在餐桌上,季橙从卧室门正好斜对着能看到这一切,她皱皱眉,刚才恍惚间是看到了顾斌每天早上的日常,而陈启明显笨拙,放下粥后还舔了舔碗边撒出的浠汤,手指捏着耳垂,看来是被烫着了。

    季橙视若不见,进了浴室。

    再回到桌边时陈启已经老老实实得坐在对面,有些忐忑得看着一桌子的早餐“都是外面买的。”

    季橙舒展眉毛若无其事得点点头,喝了一口粥“哪买的,还挺好吃。”

    “就,就楼下小摊位买的。”

    季橙也不看他,又夹了口荷包蛋“煎得正好。”

    “是吗?”陈启眉开眼笑,也夹了一块放在嘴里,皱皱眉头“好咸啊!”

    季橙噗呲一声笑了“那你跟小摊位反映反映,我觉得还行,我口重。”

    陈启笑着打圆场“多喝粥,当咸菜吃吧。”

    季橙喝着粥,抬眼看看陈启“你这屋子怎么这么空荡啊。”

    陈启倒是不以为然“都是些有用的,我喜欢用到什么现买。”

    季橙点点头“我看墙边还堆着两桶油漆呢。”

    陈启闷头吃着,囫囵得说“屋子里的墙还没刷,等有时间的。”

    “你自己刷啊?”

    陈启点点头“反正没事,对于我来说减压的方式有两种:洗车、刷墙。”

    季橙觉得好笑,抿着嘴“你还挺热爱生活。”

    陈启皱眉看她“不信你试试。”

    “洗车是没戏了,刷墙我可以考虑帮帮你。”

    陈启点点头,无所谓得说“那改天你刷。”

    这一句轻描淡写仿佛是下一次的邀请,季橙不说话了,闷头吃着荷包蛋,陈启也突然察觉到自己莫名的主动与不见外,有些讪讪得说“刷墙脏,你们姑娘家的还是别动手了。”

    季橙不说话,不回应,只是喝粥。

    陈启送季橙到sk大厦,季橙一路无话,到下车了也没说一句,关了车门大步流星的进了转门。

    陈启看着她,冷哼一声。

    她逃不掉,虽然她是季橙,但她逃不掉。

    动情容易动心难,他也不需要季橙动真心,这样反倒麻烦,他只需要钻空子让她动点情,让自己有机可乘,这种卑劣的手段怎么收尾,他无从考虑。

    季橙到达办公室,周二让大家神色紧张,乔振泽在季橙后面进了屋,他站在中央招呼大家“市场部所有的bd都进会议室开会。”

    大家坐在会议室里,乔振泽拿过一沓方案发给大家“这周四都出差,西安有个行业大会,咱们租了两个展位,西北的市场一直都没开发,这次大家要努力。”

    牛凯拿过方案看了两眼,无非是实体宣传,到时候销售都带着名片,行业展当天会来很多供应商,也会到场很多甲方,这个要看自家公司的宣传力度,bd到场是应该的,只需像棒槌一样的坐着等人来询问。

    季橙也拿过方案看着,这是她转岗销售来第一个任务,虽然不需要过多的努力,但她还是觉得异常新鲜,异常亢奋。

    对面的吕芳菲看看她“季橙,你做了销售,之前易传媒的业务还是转给你做吧。”

    这种事情拿到明面上说,还当着公司总裁,季橙知道吕芳菲的客套,她借坡下驴,摇摇头“芳菲姐,还是你跟进吧,我业务不熟练,先从零做起,还需要你带着。”

    欧阳慧看着二人“芳菲,还是你跟进吧,季橙还需要历练。”

    吕芳菲欣然应承下来,表现的有点不好意思,特别不情愿得说“那好吧,易传媒我没有季橙熟,到时候还需要请教。”

    这种伪善的谦虚让季橙赶忙推脱“怎么会,千万别这么说,我不知道易传媒老板的喜好,这个还要资质深的bd跟进,公司架构上我会毫无保留的跟芳菲姐说,别的还靠芳菲姐的能力。”

    牛凯冷笑一声,大家转头看他,他抬头朝大家摆摆手“没事,我想别的呢,你们继续。”

    乔振泽看着大家,公司最喜欢销售之间的内斗,他见惯了这样的情形,点点头“行,今早就说这个,回去欧阳总给大家制定一套西装工服,我也会跟着去,大家统一着装,看着正式点。”

    欧阳慧赶紧点头“没问题。”

    乔振泽又把目光移向季橙,指了指她的耳朵“你——”

    “哦!”季橙恍然,也摸了摸耳朵,不好意思得笑着说“家暴,男朋友有暴力倾向。”

    乔振泽不说话了,站起来“散会吧。”

    这一天都在为了周四的展会筹划,季橙忙得脚打后脑勺还不忘给常宽发了个微信“你知道西安开行业展吗?”

    常宽回复“知道啊,咱们也租了个展位,不会跟你撞车了吧?”

    季橙冷笑“哪有nps不把握的机会,咱们西安见,带去的人先嘱咐好,到时候装着不认识我。”

    常宽发了个笑脸“那还用你说!我看你当内鬼当得风生水起啊。”

    季橙看着回复笑了一下,赶忙回复“刚刚步入正轨。”

    陈启到办公室,秘书cherie就把展会方案放在他桌子上“陈总,展会准备差不多了,现在就看谁去,我好印名片。”

    陈启看了看,租了个比较偏的展位,因为知道消息比较晚,展位偏在所难免,也无需太多动用劳力,毕竟差旅费也算成本“就我跟廖总去吧,别人守在家里。”

    cherie点点头“需要带些什么吗?”

    陈启抬头想了想“行业还有哪些公司去?有名单吗?”

    cherie工作做得到位,赶忙递过名单,陈启看了一遍,nps也在列,陈启想了想“要不还是你跟廖总过去吧。”

    cherie有些扭捏,“陈总,我那天刚好有事,要请假——”

    陈启点点头“我再想想,一会儿我有事,先暂定廖总去,印他的名片。”

    ***

    快下班的时候季橙的座机响了,她接起“喂?哪位?”

    对方缓了两秒“季橙,我是乔振泽。”

    季橙抬头看了看办公区忙碌的人,没人接起电话旁听“乔总,什么事?”

    “晚上你去健身吗?”

    用公务电话聊私事显得有些过于暧昧,但季橙想了想,还是应承着“每周二我都会去。”

    “我报了你朋友的健身课,咱俩搭个伴儿吧。”

    季橙手在纸上划着,水性笔在本子上胡乱得划着圈,最终停在一点“好,我下班就过去。”

    “我送你。”

    季橙在本子上写了个deal,她点了点头“行。”

    挂了电话她给陈启发微信“晚上不用来接我。”

    此时陈启已经在sk楼下,望着大楼,慢慢得回复“好吧。”

    不知为什么,陈启没走,目不转睛得盯着大楼的转门,下班时刻到了,员工陆陆续续的出了大楼,季橙出来的比平时早很多,有些掩人耳目的嫌疑,她站在路边晃悠着,低着头用高跟鞋踢着小石籽儿。

    陈启开动车子,准备靠近,突然地库上来一辆车,停在季橙面前,季橙有点慌神,但很快得笑了笑拉开副驾驶的门。

    这一刻不知为何,陈启看了看自己副驾驶,她从来都是坐在后面,只有昨晚,从学校出来的那一晚才被自己硬塞着坐在自己旁边,看来她只对亲近的人靠近,或者更残忍的说,她真的把自己当个的哥。

    这样也好,自己扮演的就是的哥的身份,可是季橙上的,是乔振泽的车。

    陈启莫名的一把火,他看到乔振泽的车掉头,季橙在副驾驶朝他笑着拉上安全带,陈启鬼使神差的发动车子跟在后面,步步紧逼,一个红绿灯都不愿错过。

    乔振泽开了一公里后才注意到后视镜,那辆帕萨特跟在自己后面很久,他又在等红绿灯的时候注视车内后视镜片刻,辨认出车里人的样貌后微微皱眉。

    季橙看见了他的表情,但没注意后面的车,她笑了笑“乔总,你怎么了?”

    乔振泽舒展笑容“没什么。”

    一直到健身房,乔振泽路边停车,陈启也毫不避嫌得停在他后面,季橙下了车后就直奔健身房里面,乔振泽也下车,关了车门锁了车,就一直盯着后面车里的陈启。

    陈启也一瞬不瞬得盯着他。

    忽然乔振泽笑了,挑挑眉,他本不知道陈启的来意,只知道他一直跟在自己后面,乔振泽此刻处于主导状态,他朝陈启摆摆手,就进了健身房。

    这种手势对陈启来说更像是一种宣誓主权的符号,他冷眼看着紧随季橙之后步入健身房的那个男人,抿了抿嘴角。

    狗男女。

    狗男女!

    不知道为何,心里恶狠狠的,只有这一个形容词。

    这一刻季橙在陈启心里沦为最肮脏的荡/妇,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陈启发动车子,缓了缓心绪。

    电话响起,陈启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尹珊。

    “你在哪呢?”

    “在路上。”倒车雷达响起,尹珊听得一清二楚,她问“晚上有饭局吗?我请你吃饭。”

    “没有。”陈启答道,缓缓换挡“你在哪?”

    “灵境胡同,我给你发定位,你来找我吧。”

    陈启猛掰了一把轮,淡淡得说“等我一会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