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23章 chapter022
    廖胜开车走了,陈启慢慢驱动车子,他看到的是一个女人默默得坐在公交站牌下面的铝合金连接处,沉默低着头不发一言。

    陈启把车子停靠在路边,摇下车窗,季橙坐在那还是低着头,手里的包滑落,安静得贴在潮湿的地面。

    陈启点了一支烟,看着她,看到骨子里。

    公交车来了两趟,她都没有上车,只是耷拉着脑袋,瓢泼的雨打湿了她的肩头,她的发梢,她笔挺的西装裤脚,可是她就跟没察觉一般,默默坐着。

    陈启推开车门站在对面的街,一瞬间雨水就淋透了他的衣衫,可是他没因果的觉得被淋一下是那么理所应当,至少跟对面的那位姑娘,一样的落魄。

    季橙坐在冰冷的椅子上,低着头,她问自己是哪一步走错才会有今天的局面,那些执着的事情,真的值得自己这么付出吗?

    回想那年懵懂的自己,常宽的悉心教导,顾斌的教育,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教科书上的明文规定般让她按照指示前行,可是生活都是实践,这个别人教不来,你也不知道自己某一刻会身处如何境地,会如何解决,日子最终会给你最严肃的答复,告诉你那些你不情愿的,往往才是你在泥泞路上不得不踩下的脚印。

    她看着地上的包慢慢拿起来,掏出一盒烟,被冻得冰冷麻木的手指不听使唤得颤抖,她抽出一支烟夹在唇边,打火机打了三次都不成功,她心灰意冷,狠命的将打火机扔了出去。

    突然感到一丝丝热度,季橙缓缓抬起头,公交站昏黄的灯光下陈启缓缓将打火机伸到她面前,咔哒一声,火光照亮彼此的脸,在眼里投下小小的火苗,季橙抬眼看了他好半天,心里有一块松香似的,慢慢熔了,化成琥珀色的水,又像是高中那年化学课上莽撞的恶作剧,将绿豆大小的白磷扔在了稀释的硫酸里,一瞬间炸掉,却在等待炸掉的那一秒钟间隙里,心中隐隐地期待,又隐隐地感到害怕。

    陈启不以为然得又把打火机往她的嘴边凑了凑,季橙的脸在雨气潮湿的空气里带着冰凉的气息,她最终还是微微倾身,借着火深吸一口香烟。

    陈启又递给她一杯咖啡,冒着热气的咖啡,仿佛是这雨夜最后一丝的温暖。

    他表情带着不屑,带着不易察觉的怜悯“喝了,暖暖胃。”

    季橙没有接,又低下头,望着自己一字型凉鞋,望着自己涂的猩红的脚趾甲,这一切都是讽刺,都是特么的暗算!

    陈启缓缓蹲下,始料不及看到季橙默默流泪的双眼,他把咖啡放在地上,捧起她的脸,揩去她的泪水。

    “委屈这个词,只留给懦夫,功成名就后,谁也不在乎当初的委屈,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季橙愣愣得看着他,泪水还是混着雨水不住的沾染自己的脸颊,香烟的雾气裹着心里某些莫名的悸动一同升腾,她觉得温热又觉得一阵阵潮湿,缓缓点了点头。

    陈启毫无预兆得揽过她的头靠在自己肩上,香烟掉在潮湿的地上,嘶啦啦的灭了光亮,一同黯淡下去的还有刚刚心里的那些自我否定,季橙额头抵着陈启的肩膀竟没觉得有一丝丝的不妥或者厌恶,反倒觉得这种安慰让她异常崩溃,她的情绪突然开了闸门般,只能紧紧抿着嘴哭泣,搂着她的那个人没有嘲讽没有鄙视,只是慢慢拍着她的背。

    “如你所愿的生活,都是海市蜃楼。饮鸩止渴,费尽心思,最终不过是浮生一梦,你要的,你努力,总归是你做的决定,迈出一步,就会惯性的向前走。”

    季橙缓缓抬起头,脸上还挂着轻易被人拆穿的泪痕,但她笑了笑,灿烂得仿佛这雨夜的星光。

    “陈启,你真的是个的哥吗?”

    陈启缓了缓,点点头“当然,还是一个叫季橙的姑娘专属司机。”

    季橙破涕为笑,雨势转小,淅淅沥沥得下着,脸还被对面那位捧着,这笑被夏雨洗刷,带着明朗的关切。

    陈启朝她咧咧嘴“1——5,你选几?”

    季橙也噗呲一声笑了,很快的回答“选4。怎么?你也要放我一天——”

    那个“假”字还没说出口,额头轻描淡写得触碰上一对冰冷的唇,季橙倏地睁大眼睛,泪水也止住了。

    陈启的唇很快离开她的额头,他也不知道心里这一直冲撞的情绪怎么就在这一刻没忍住,自己一直绞心绞肺的痛症,原来只是想亲亲她才能得到缓和。

    季橙愣愣得看着他,肩膀被抵着,俩人的脸异常清晰的映衬在彼此的瞳孔里,不知是冷的还是怎么,他俩都是一张惨白的脸,但耳朵红的要滴血。

    看着这样的季橙,陈启无奈的笑一笑“选偶数,就亲额头。”

    季橙又机械得问“选奇数呢……”

    陈启站起身,挑了挑眉,指了指她的嘴唇。

    季橙一下子捂住自己的嘴,耸起肩膀,看着陈启一脸痞相的转身大步流星走到对面的车前。

    季橙心里想,混蛋!选奇数的概率大,你欺负老娘!

    陈启仿佛感应到这句咒骂般突然回身,季橙故作镇定姿态得直起腰望向一边。

    “你哭的样子,可真难看。”

    什么?!

    季橙转头瞪他,那位大爷已经踏踏实实得坐进车里,朝她招了招手“上车!”

    安小超站依着门框看着这一切,他笑着拉上门,挂了牌子在门外。

    打烊。

    一同打烊的,还有过往的陈启与季橙。

    ***

    季橙睁开眼,望着天花板,头疼欲裂。

    她翻了个身,想起昨晚的事情,前面的不愉快都白驹过隙般的轻描淡写被她忽略,只有最后的一个吻和那宽广厚实的肩膀让她此刻脸颊仍然发热。

    她一把撩起被子蒙在头上,不一会儿一双小手又慢慢伸出被子一阵摸索,找到了枕边的手机,她拿着手机闷在被子里,想了想,给陈启发了条微信。

    “不用来接我。”

    陈启正在前往季橙家的路上,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一眼,扔到副驾驶,掉头走了。

    姑娘害羞了,陈启傻笑。

    季橙今天打扮的光鲜亮丽,仔细画了个妆,拿起眼镜的时候她想了想,最终放回抽屉里。

    心情好,是个无须言说的东西。

    乔振泽刚到办公室,秘书就带着姜尚恒跟了进来。

    姜尚恒杵在办公室里,乔振泽没正眼看他,只是挥手指了指沙发。

    姜尚恒坐下,秘书端了咖啡和茶水进来,姜尚恒顾不得烫口就一口干了茶水,乔振泽看看他,微笑着点点头。

    “我看事情是成了。”

    姜尚恒低着头,淡淡得说“应该算是成了……”

    “郭总怎么说?”

    “郭总既往不咎,但是要咱们免费给他做一次活动。”

    乔振泽仰靠在沙发里,抬头想了想,这么做买卖他可算赔了,但身处窘境,这种的办法也未必不算是退一步的棋,送纵横国际一次活动也好,他郭总可没资格再谈条件,送哪一次还要他乔振泽首肯,那就挑最廉价的推广活动。

    “听说郭总做海外生意,咱们就送他一次软媒推广,杂志社不缺钱,要的都是新闻素材,联系一下世界周刊,赏点车马费有都是小记者愿意写这种新闻。”

    姜尚恒低着头还是不说话,乔振泽好笑得看着他“这是你的主意?”

    姜尚恒缓缓摇了摇头,突然他又抬起头,目光如炬“乔总,我觉得郭总这个人没有诚意,咱们没必要再为他大费周章。”

    乔振泽看着他,手指轻轻点着沙发靠背“怎么?他给你脸色看了?生意人哪有好坏之分,都是损人利己的东西,我只谈生意,不交朋友。”

    姜尚恒挪了挪屁股靠近他一些“他就是个老色狼,要季橙跟进业务!”

    乔振泽眯着眼看他,这一句话里隐藏的信息那么浅显易懂,昨晚郭总一定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举动,让这个职场菜鸟都看不下去了,色狼?乔振泽冷哼一声,谁没有个七情六欲,指名道姓的要季橙跟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用旁人指点。

    但大家都是生意人,好色是最简单的把柄,握住了,就事半功倍,握不住,就事倍功半。再说苍蝇不叮无缝蛋,人以群分,她季橙也一定是做的太明面儿,叫人家钻了空子。

    “我觉得——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季橙我也关注了一段时间,她挺适合跑外勤。”

    姜尚恒急了“乔总!你这是把季橙往虎口里推,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招架这些。”

    其实乔振泽心里也没来由的烦闷,可是这股子怒火他没意识到是嫉妒,反倒归类为季橙的无能和轻浮,他皱了皱眉“她既然敢往虎口边上送,就要想到怎么逃,不是每个女bd都是靠着卖肉上位的,她要是有好的办法,就一定不会让人像傀儡似的使唤她。”

    姜尚恒微微喘着气看着对面的乔振泽,是啊,自己为季橙打抱不平,可是乔总也是生意人,怎么会考虑一个女职员的委屈与无助,他只要结果,他与郭总一般无二。

    姜尚恒站起来,点了下头“我知道了,先走了。”

    乔振泽目送他离开,缓缓走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

    “欧阳慧。”

    “是,乔总有什么吩咐。”

    “给你们市场部增员一名bd。”

    欧阳慧握着电话听筒,抬眼看了刚刚敲门进来的季橙,季橙见她正在打电话,乖乖站在门边上。

    欧阳慧垂下眼眸“嗯,您说。”

    “季橙。”

    欧阳慧又抬头看季橙,季橙咧嘴朝她傻笑了一下。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季橙已经走到跟前,今天她穿得光鲜亮丽,摘了眼镜后整个人气质都变了,带着明艳清丽的光,煞爽、干净、机敏,再不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季橙。

    “找我有什么事?”

    “欧阳总,我就是来汇报一下昨天纵横国际的情况。”季橙又咧嘴笑了笑,满脸随和,带着点傻气“姜尚恒表现得可好了,多亏了他解围——”

    “季橙。”欧阳慧打断她,一瞬不瞬得盯着她“你愿意做bd吗?”

    季橙愣在当场,其实心里早就知道自己有一天会杀出一条血路冲到这个岗位,这也正是她来nps的目的。

    她佯装想了想,又很快得点头“我愿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