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22章 chapter021
    雍和宫某胡同里的一家小日料店,陈启和廖胜坐在外面的散座,围着做日料的师傅,今天两人都开了车,以茶代酒,店铺小到只有一排五个座位和一个包间,这家店是由一个窄胡同沿街的主宅改的,小虽然小,但是师傅做的日料口味地道,食客虽然不多,但都是一些回头客。

    做日料的师傅叫安小超,日本留学回来的,不苟言笑,一般情况下不安排食谱他都是随意的给食客上今天最新鲜的食材,这家店还是林洋带陈启来过两回,竟让陈启吃出沧桑的味道。

    没想到今天在这,能碰到季橙。

    季橙提前给安小超打了电话预约了包间,包间也没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大,小小的一个圆桌,镶嵌在榻榻米中央,季橙进屋也看到了陈启,愣了一下,不动声色的从他后面径直进了包厢。

    后面跟着两个男人,一个肥胖一个中等身材,陈启一直目送他们进来房间,拉上了帘子。

    安小超也看了看里面,做完手头上的料理就进屋招待。

    廖胜看看陈启“你认识?”

    陈启笑着摇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瞅她干嘛,吃得差不多,咱们回去吧,今天我的话过于激进,你别往心里去,我回去也好好考虑你的意向。”

    陈启点点头,默默看着盘子里的章鱼刺身“再等会儿吧。”

    季橙和姜尚恒一左一右的坐在榻榻米上,安小超进来先看了季橙一眼,之后不动神色的拿过菜单递给郭总。

    郭总环视了一下狭小店里的布置,又看了看手中的菜单,转头问季橙“这地方有什么好吃的?”

    语气有点不屑,安小超低着头不说话,季橙看了看安小超“今天有什么例菜?”

    “烤望潮,章鱼刺身,还有鳗鱼饭,金枪鱼和三文鱼每天早晨都是新鲜的,今天还有海胆丼和甜虾,玉子烧、烤黑毛牛肉以及三文鱼腹今天九折。”

    听着这些就知道季橙是行家,是这家店的常客,对日料的异常偏爱让郭总多看了两眼季橙,他把菜单递给一直低着头的安小超“就按你刚才说的都来一份吧,再加一份芥末章鱼和鲔鱼寿司。”

    “郭总,喝点什么酒吗?”姜尚恒提议,季橙却不被察觉的皱了下眉头,安小超倒是看到了季橙的迟疑,介绍了几款不易上头的酒。

    “白鹤、御代荣、大关、菊正宗都是今天现到的清酒,啤酒的话只有麒麟。”

    “就大关吧,好久没喝,你们看行吗?”

    季橙跟姜尚恒当然顺应着点点头。

    外面下着瓢泼的雨,屋子里的几个人继续找话题,姜尚恒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怎么开场,季橙看了看郭总“您之前在日本生活过?”

    郭总一声叹息“在日本上大学,当时处了个女朋友,以为能在日本安居乐业,谁知后来感情淡了,生活节奏也快到我无法呼吸,才想到回国创业。”

    “这家店的老板也是日本留学归来,做的日料希望郭总您能喜欢。”

    郭总倒是有点惺惺相惜的意头,又审视了一番店内的装饰“其实进了这家店,就觉得异常亲切,在日本都是这样的小店最有味道,那时候我事业不顺,经常在这样的一家小店喝闷酒,老板烤的培根好吃的很,我很怀念。”

    季橙觉得今天带郭总来这是多么正确的选择,他的不屑,往往彰显一个人对往事怕揭伤疤的恐慌。

    安小超端着准备好的食材进来,他刀工不错,码盘也讲究,郭总笑着看了看他“辛苦了。”

    安小超这才有了一丝微笑,没说话退了出去。

    姜尚恒一直苦苦思考着怎么往今日赔礼道歉上带话,季橙倒是觉得能避重就轻的说些别的话题也是好的,怎奈姜尚恒过于心急,憋了半天开口就道“郭总,您也看了,今天上午的事都是我们nps内部的疏忽,您大人有大量,能不能……体谅我们这一回?”

    卑躬屈膝是谈生意上的大忌,果然郭总恢复了神色,厉声道“咱们是谈生意,你当买菜呢讨价还价!”

    酒端上来,季橙给大家斟了一杯,她是不希望酒桌上谈过于沉重的生意问题,但是有时候酒是个好东西,让你飘飘欲仙的同时往往能缓和态度。

    郭总慢慢品着,抬头看了看坐在左右两边的两人“你们尝尝,这大关里面加了茉莉花汁,好喝的很。”

    季橙闷头喝下去一口,佯装着吱呀咧嘴的抬不起脸,郭总笑了笑“酒要慢慢品。”

    季橙笑了笑“人也是。”

    这种暧昧的话不知道是女bd一贯的策略还是她季橙单纯到有话直说,郭总朝她笑了笑“你说的很对。”

    最后一道刺身拼盘上齐,安小超退了下去,拉上帘子的时候他看了季橙一眼,默默得转身。

    桌子底下的腿仿佛被谁的皮鞋故意撩了一下,西装裤摩擦着肌肤,这种窸窸窣窣的感觉让季橙倍感不适,但她强装着笑脸举杯,朝下轻轻碰了郭总的酒盅“希望郭总不要计较我的过失,我还是职场新人,这样的错误让我在nps没法立足。”

    她钻了空子,迫不得已的,色字头上一把刀,割的不是当事人,往往是她这种被动应承的。

    郭总一直不说话,酒过三巡,郭总竟然一把捏住季橙的手“有什么能解决的办法呢?我也不止为了钱,也许可以缓和。”

    季橙心里苦笑,她为鱼肉或为刀俎,这次若是谈不成,恐怕她真的在nps直不起腰,指望姜尚恒?她心里倒是嘀咕了一下,但很快全盘推否,扶不起的阿斗。

    手还被捏着,季橙也没有躲闪,心里淡淡的恶心,但是在自己的地盘他郭总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姜尚恒也不是傻帽一个,见着季橙被人一直捏着手说话,他心里火急火燎。

    “郭总,我倒是有个折中的办法,不是为了nps,倒是为了纵横,我们可以免费给您做一次推广活动,您也清楚,一次推广少说也要十万左右的资金,对于您之前所说的损失,我们nps真的是很有诚意了。”

    郭总盯着她,手里不动神色得把玩着她的右手,最后竟得寸进尺的凑到她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嘴唇轻轻碰着她的耳廓,郭总直起身哈哈哈大笑,季橙也跟着微微笑了笑,适时得看了看桌上的菜,轻描淡写的抽出手来夹菜。

    “你知道,我要的赔偿,原本不止这么些。”

    季橙伸出筷子的手顿住,心里已经恶心到顶端,如此露骨的话很难从哪个企业老板的口中听到,想来郭总把她季橙当做轻浮的人,被人捏了把柄,只能事事依着他。

    季橙继续夹过三文鱼刺身,慢条斯理的抹了些芥末在上面,又沾了淡淡的日式酱油,不慌不忙的放入口中。

    连这个动作对郭总来说都是一种引诱的响应,她嘴唇上泛着蜜桃的光泽,慢慢鼓起的腮帮,那从唇齿间拉出的筷子仿佛沾了蜜一般让郭总挪不开视线,被蛊惑着,想要犯罪。

    季橙带着笑意侧头看着郭总“您在考虑吗?”

    郭总鬼使神差得点头“可以考虑,你我都是生意人,但是我也有一个要求,后续的项目要你跟进。”

    姜尚恒看出老狐狸的意图,第一个不同意,他一把将筷子撩在碟子上,强忍着不愉快的口气“那怎么行!季橙只是个内勤!”

    季橙倒是大大方方的拒绝“不行啊郭总,这是芳菲姐的活,我可不能夺人所爱。”

    郭总撇撇嘴“那就算了。”

    季橙心里也想,那就算了,真是太好了,自己也早就忍不了,但她知道自己安插/进nps的身份,也许这是最好的上位方式,虽然恶心了些,但是总要面对。

    季橙不说话,郭总心里空落落的,听不到下话让他这个生意人也一时恢复了清醒,真跟nps闹掰,再找下家势必影响进度,他只是想从本来不抱希望的硬骨头上揩些油。

    “吕芳菲跟进也行,但我希望你也能参与,不是很想做bd吗?这也算是种锻炼。”

    季橙微笑着点点头“这个,我回去跟芳菲姐商量一下,您知道,这也不是我说了算。”

    郭总举了酒杯,季橙和姜尚恒也赶紧举杯附和,大家仰头一饮而尽,郭总左右搂着两人,搂着季橙的手紧了紧,季橙也被迫着靠得更近,酒糟味熏得她头疼,郭总看了看她“这是我的要求,我会跟乔总提,今天咱们不谈业务,大家喝酒聊天,不要说生意上的事。”

    姜尚恒一直看着季橙,发觉她的被动,心里急迫得想为她辩论,郭总也没喝多,他知道季橙的委屈,可他就跟猫捉耗子般的想要玩弄她,屈辱她,他知道季橙不会反抗,做得更加明目张胆。

    安小超在外面做着日料,时不时的朝紧闭的帘子看,最终他叹了一口气,继续专心手头上的工作。

    陈启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深蓝色扎染的帘子,皱了皱眉头。

    不一会儿,三个人出来,季橙走在最后面,郭总有些喝多了,两个人灌一个人酒让他有三头六臂也招架不住,姜尚恒搀着他,路过安小超的时候郭总还朝他笑了笑“做的不错,你用心了。”

    安小超笑了笑,不动声色得望向后面的季橙。

    季橙后来被郭总灌了好多酒,但是她一直强迫自己保持清醒,保持不爆发的理智,出了门姜尚恒叫了出租车,把瘫软的郭总塞到车里他转身朝季橙为难的笑了笑。

    “季橙,今天——多谢你。”

    季橙倒是不拘谨,点了点头“彼此彼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