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20章 chapter019
    周一下起蒙蒙细雨,陈启送季橙到单位门口,看着她撑起伞快速跑进大厦转门,陈启勾了勾嘴角。

    选奇数,就给他放一天的假;选偶数,就照常来接她。

    自己心里被搔的想了好久这个问题的解答,没想到,惴惴不安期盼的结果,竟是这么简单。

    自己在期盼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上午跟设计部以及广告部开碰头大会,周五的时候季橙把市场部的几个思路汇总成ppt,现在大家都坐在16层的大会议室里看着演示文稿。

    nps初步设计一年要给昌茂开三次客户答谢大会,由于昌茂的大客户很多,照顾到客户的地域问题,所以巡展城市分别设在:厦门、北京以及哈尔滨,除此之外每一季度的新品发布会开场设计都要保持统一风格,全息投影现在在中国已经慢慢成熟,但由于成本高以及对会场布置方面的苛刻要求,很少有公司用到这个创意点,nps这次首推裸眼3d投影,看看设计部有没有可行性方案。

    乔振泽坐在最中间,广告部的经理说了自己的想法,昌茂是国内奶业巨头,开场设计一定要结合企业的主要经营产品,可以设计一条中国龙的图腾,从会场投影幕的左边汇聚成一条由牛奶形成的模糊图案,然后缓缓流向右边,最终幻化出龙的形态。

    乔振泽听后点点头,但设计部的经理第一个不同意,这种方案实施起来有困难,对设计部这种抠细节的琐碎活来说,如此复杂的设计需要在投标之前做出成型的演示作品,考虑到投标的可选择性,这个方案昌茂也不一定可取,前期投入大量资金做准备工作,有些过于兴师动众。

    作为市场部的经理欧阳慧不发一言,全息投影固然热门,但是场地实施起来会出现很多问题,随机性太强,专业的幕布很贵,搭建起来稍微有一点剐蹭那都是付之一炬的投资,需要搭建的架子也太多,现场调度和动画公司的配合可能会有分歧的地方,这种让现场手忙脚乱的活动她都不太支持。

    乔振泽看看欧阳慧“你有什么好想法?”

    欧阳慧不能驳广告部的面子,也不希望把自己偏向设计部的意愿表达的太明显,只是说可以多准备几个方案,提前拿去跟昌茂的老大探探底。

    还是市场部的机动性比较高,思维也灵活,乔振泽一直私底下跟贺健保持着联系,提前拿几套方案跟他说一说,也许不算违规操作。

    那就看,贺健愿不愿意花时间给nps开后门,听听这些了。

    乔振泽靠在椅背上思考“过几天我约一下贺总,但在此之前你们一定要拿出像样的方案,别做成文字版的,最好做个小视频,把你们的思路让设计部做个简单的演示,到时候我拿给他们看。”

    广告部提倡用宣传片的方式,视频制作这些东西他们得心应手。

    欧阳慧还是选择传统的开场,沙画或者影子舞,这样对场地选择没那么挑剔。

    季橙坐在后面拿着个小本快速记着,其实实质的东西都要记在脑子里,拿本只不过是做做样子,但是听到欧阳慧说到沙画的时候季橙抬头默默看了她一眼,透过眼镜片,欧阳慧的侧脸认真异常,季橙不被察觉的撇撇嘴,欧阳慧,也不过如此。

    乔振泽听完点点头,“就这些吧,回去把方案好好写一下,落实到细节,然后发给设计部,设计部抓紧时间做出演示视频,今天的会就到这吧,散会。”

    他站起来,零零散散的大家也都起身,椅子挪动摩擦着地面发出嘈杂的声音,乔振泽走到欧阳慧身边,看了看她“你的思路有些老套,但希望你能在老套的东西里想出创新的东西。”

    欧阳慧尴尬得点点头,乔振泽同她擦身而过,目不斜视的经过季橙。

    回到办公室,季橙刚坐到桌位上座机就响了,她接起来“喂?”

    “请问这里是nps吗?”

    “对,请问你找哪位?”

    “哦,您好,我这里是家海外摄影公司,想问问你们能接海外的活动吗?”

    “可以,请问您公司的名称叫什么?”

    “斓摄影。”

    季橙打开oa,检索了一下nps合作企业,没有这家,看来是第一次合作,想寻求个报价。

    “我帮您转销售吧。”

    “好的,谢谢。”

    季橙微微站起身,发现吕芳菲和牛凯的工位都空着,姜尚恒倒是在,就转给了他。

    根本没注意的这件事,下午出事了。

    公共邮箱收到一封邮件,发给了整个市场部下面的所有销售,抄送给了公司的三名高层,包括总裁乔振泽和欧阳慧。

    季橙是暗送,邮件是吕芳菲发的,内容如下:

    各位领导好,

    公司有严明的制度,销售之间不可以窃取互相客户的信息,也不可以交叉报价,我今天非常委屈的接到我长久以来的客户纵横国际的电话,他们的经理郭总语气不善得骂了我一顿,在我的追问下,才知道公司有另外一名销售暗箱操作,给了我的客户一份新的报价,而且要比我之前的报价低,纵横国际已经跟nps合作三年,一直是优质资源,我在公司规定的至少15%的利润以上又加到20%,这样稳定的客户今天义正言辞的说将不会再跟nps合作,我希望公司高层能重视此事,给我一个说法,也要重新严明公司制度。

    此外,不能因为某些员工跟公司领导有些关系就可以放宽态度,这件事我实在是太委屈,给我年末的销售业绩也造成很大的影响,再次希望领导重视。

    祝好!

    最后一段的这句某些员工跟公司领导有些关系不用指名道姓,市场部就那么一位,姜尚恒看到邮件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愣住了,他觉得额头上冒了冷汗,手也有些发抖。

    季橙看了一遍没懂,这种事情抄送给她干嘛,吕芳菲跟欧阳慧暗暗较劲,自从上次的不愉快谈话后,吕芳菲处处都单打独斗,不愿再多跟欧阳慧汇报什么,对欧阳慧的这个表亲也明着面的疏远,现在就算真让姜尚恒撞枪口上了,也不至于让她季橙也跟着看热闹分享吧。

    所以说有时候这吕芳菲做事情没脑子,跟人好与不好的都是三分钟热情,装着特别高冷有时候又特别犯虎劲的跟人掏心掏肺,以为自己多聪明呢,其实也就是个挨了鞭子抽飞速旋转的陀螺,她觉得季橙跟她是一伙的,发个邮件也暗送给她,让她快速靠拢统一战线,分清敌我形式,顺便陪着她一起暗爽一下。

    不知季橙骨子里懒,这种事她都不愿去细琢磨,季橙也是耍小聪明的人,这次这事,其实她以为自己设身事外,到后面还是让人拽着小辫子一把拉回来,这一桶脏水浇一个人也是浇,浇两个人也是浇,吕芳菲没想到,季橙也是。

    乔振泽叫了吕芳菲、欧阳慧和姜尚恒到办公室,十分钟后季橙接到总裁秘书电话,叫她也上去一趟。

    刚进屋就见吕芳菲回头给她使了个颜色,季橙没明白,她连自己为什么上来都不知道,吕芳菲的意思是叫她顺着说就对了,大概是这个意思,季橙也是猜的,而她又看到姜尚恒看自己的表情,带着些许歉意,这倒让季橙皱起眉头。

    乔振泽直视着她“季橙,上午你是不是接到一个电话,来人要询报价。”

    一听到询报价,季橙忽然就想到刚刚的邮件。

    “那家公司称自己是斓摄影……不是纵横国际啊……我还查了公司系统,没有这家公司的合作档案。”季橙鼻子尖也泛着潮气,心里咯噔一下,自己疏忽大意,让人玩了仙人跳!

    这话说完她自己都意识到没用,谁会信呢,你说人家说是斓摄影就是斓摄影啊,谁知道人家说的是不是纵横国际,你又是不是真的查了公司系统。

    季橙秉着呼吸,自己都无意识得皱了下眉头,连自己都没那个底气,更别说这些等着栽赃陷害的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不出所料,欧阳慧第一个发话,没有那股子跋扈劲,语气轻得仿佛像是安慰“你再好好想想,小姜不记得那公司有自我介绍过,那人要了他的邮箱号,说要把询价单发给他,其他的小姜都不清楚。”

    季橙心里冷哼,这哄着人的话处处都向着姜尚恒,她能说什么,说什么都属于狡辩。

    季橙抬起头果敢得看着屋里的每个人,直视他们的眼睛“我真的问了,也查了系统,不知道oa会不会保存浏览记录,别的我无话可说。”

    一听说浏览记录,欧阳慧有些急了“电话是你转的,唉,也怪我,没好好教教你,虽然公共文件里有办公室守则,上面写着不得私自转接电话,都要接到前台让她们处理。”

    这么说是更大的罪责了,第一个意思就是电话是你转的,你至少要负一半责任,第二个意思就是连办公室守则都不好好看,出了这样的岔子还诡辩什么。

    吕芳菲看不下去了,瞪着欧阳慧“你不要太偏袒,我只看结局,姜尚恒得给我个说法,我让客户骂的狗血淋头,人家说我赚的黑心钱,要是想继续合作就把前几年的利润都给吐回去,要不然门都没有,你也甭拉着无关的人,连季橙转接个电话你都能找着茬,真是难为你!”

    “芳菲,说话不要太难听。”虽然欧阳慧是微笑着看着她,但语气冰冷的可怕。

    乔振泽摆摆手,让她们别互相掐架,他抬头看了季橙一眼又望着姜尚恒,姜尚恒缓缓低下头,心里打着退堂鼓。

    “你们俩都有责任,姜尚恒负主要责任,询价单没有页眉没有logo本来就是不寻常的事,你下次要注意,至于这烂摊子怎么收拾……你俩惹的祸,去帮吕芳菲善后吧,公司给你们准备一份礼品,晚上你俩约郭总吃顿饭,让他消消气。”

    谁都不说话,但谁都知道这是乔振泽最大的让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