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16章 chapter015
    周五如约而至,季橙赶在周五到来之前忙完了手头上紧要的工作,还剩下些零散的,等着下午回去再忙。

    家长会召开前学生们的家长都在走廊里聚着,大部分家长互相认识,说说自己孩子最近的学习状况,高考前夕都是莫名的紧张,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都惊得仿佛遇着惊天动地的大事让人精神紧绷,季橙跟大家不熟,第一次来开家长会,她沉默得靠在墙上等着下课,铃声响起,学生鱼贯而出,带着自己的家长进屋找座位。

    甄珍出来,有些意外的见到季橙,她心里是期盼她来的,但是季橙一天都没给她回信,她本打算找班主任说母亲有事来不了,这下看到季橙她屁颠屁颠得跑过去。

    “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季橙懒得多理她“走吧,进屋说。”

    坐在座位上,甄珍从桌膛里掏出一个笔记本和笔递给她“你一会儿假装记录一下,我们班主任喜欢认真的家长。”

    季橙笑了笑“让我讨好班主任,你做了什么亏心事。”

    “哪有,就是为了给班主任留个好印象嘛。”

    不一会儿班主任到了,学生都退了出去,桌位是按照最后一次月考成绩排的,季橙坐在第四排,甄珍的成绩一向不错,但是不拔尖也不垫底,跟当年自己的学习成绩比起来,她算是勤奋好学的尖子生了。

    班主任先清了清嗓子,看了下面密密麻麻坐着的家长同志们,她扫了一眼第一排“陈实的家长没来吗?”

    正说着门口进来一个人,看来是急着跑来的,还有些喘着气,他看了看班主任“对不起,来晚了。”

    “你是陈实的家长?”

    他点点头。

    班主任笑了,指着第一排的空座“快坐下吧,家长会马上开始了。”

    季橙眯了眯眼睛看他,他缓缓坐到第一排季橙的斜前方,也许是背后那道紧紧盯着的目光让他有了感应,他擦着汗回头,对上她的视线。

    季橙朝他撇嘴笑笑,陈启,这算哪门子事啊。

    班主任把这次模拟考试全校大榜和班级小榜的打印页发给大家,季橙搜了一下甄珍的排名,班级27,年级298。她又想到刚才班主任说到的陈实,顺着密密麻麻的人名找了一遍,其实很好找,陈实班级第5,年级39。

    班主任说了几个重点成绩落后的同学情况,甄珍没有被提到,陈实倒是被点名批评。

    “陈实成绩下滑,原本没下过班级前两名,这一次落到第五,你看看他语文考的是什么玩意,班主任是教语文的,他就拿这成绩回报。”

    陈启不好意思得点点头,朝班主任笑了笑。

    班主任余光瞟了一下季橙,季橙以为终于要说到甄珍了,成绩单上只有理综这门考得真是歇菜,别的还算不错,谁知班主任也只是看她一眼,就跳过去了。

    简短的家长会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大部分时间是班主任都在教育各位家长要注意学生的考前心理,千万不能给压力,也要注意这段时间的饮食,更重要的是近期不要只顾着放松心情玩,踢足球打篮球都容易受伤,往年总有考生临上阵胳膊腿骨折的,缠着绷带上考场,多多少少影响情绪和发挥。

    家长会结束,要好的几个家长退到走廊上接着聊,季橙也拿起包准备走,突然班主任又发话了“陈实和甄珍的家长留下,其余的可以回家了。”

    陈启回头朝季橙偏偏头,那意思是:走吧。

    季橙和陈启站在讲台边上,班主任坐在椅子上,慢慢喝着茶水,终于屋里面就剩下这三个人,班主任看了看俩人“你们知道自己孩子最近的状况吗?”

    他俩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摇摇头。

    班主任不慌不忙得从兜里掏出一张小纸条递给季橙,她拿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又递给了陈启。

    班主任没看到想象中的皱眉或者是不可思议,对面两个人木头似的站着不发一言,表情都没有,班主任有点生气了,觉得他们太不负责任。

    “早恋!”班主任敲了敲讲台“你知道这个节骨眼上早恋意味着什么吗!”她又扭头看着陈启“陈实的成绩一向很稳定,你看看,原本上个一本a段没问题,现在只能在b段晃悠着。”

    陈启也不说话,只低着头,班主任又把矛头转向季橙“你是甄珍她姐姐吧,小姑娘早恋有什么好的,还耽误别人,陈实现在体育课都不老老实实呆在屋里做题,跟甄珍出去打羽毛球,我说让他们放轻松放轻松,也不是这么个轻松法啊!”

    这回季橙皱眉了,什么叫耽误别人,甄珍的理综也下滑了啊,她瞪了眼陈启“我会跟甄珍说,现在不是时候,让他们趁早断了。”

    班主任眯了眯眼,这个答复还算满意,她又看了看陈启“陈实正是叛逆的年纪,你要由浅入深的说——”

    话没说完,陈启抬头看看她“我觉得早恋也算是动力,我不反对。”

    班主任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她瞪着双大圆眼睛看着陈启“你这意思就是让我不管这孩子了,行啊!我不管了,他将来好与坏的都跟我没关系,考上大学也不会来谢谢我,考不上了也别来骂我!”

    季橙倒没想到陈启这么回答,她自己觉得有些好笑,低头撇撇嘴角,谁知这个表情又被班主任抓了个正着,她腾得站起来哈腰看着季橙,季橙坦然得扬起脸同她对视。

    “你是不是觉得我小题大做?我这是为了两个孩子好,早知道他们家长这么油盐不进,我才懒得管呢!”

    说着班主任气呼呼得拿起大茶杯就出了教室。

    陈启和季橙还杵在那,教室大落地窗子里慢慢吹来闷热的风,蓝色的窗帘时不时被吹起,空气里都是打印卷子上蒸腾起来的墨汁味,耳畔沙沙沙的是书本被吹得胡乱翻页的声音。

    突然俩人都噗呲一声笑了,季橙侧头看看陈启,推搡了他一下“你家陈实真不要脸,才多大啊就撩我家甄珍。”

    陈启也笑着“得了吧,老师不说了嘛,别让你家孩子耽误陈实学习,他可是尖子生,将来要娶彭/丽媛那样的,你家甄珍将来也许是个大/麻子脸。”

    俩人还笑着,陈启说“早恋算什么啊,谁没早恋过,不早恋的人生不完整,将来回忆起来连个人影都没有。”

    “谁说不是呢。”

    甄珍和陈实趴在后门框子上往里看,没有想象中的动怒,没有想象中的质问,他俩模棱两可得看着彼此“见鬼了!”

    陈启拍了拍季橙“走吧,吃午饭去。”

    “你请客。”

    “当然,我请客。”

    “吃什么?”

    “附近有家老北京烧饼夹肘子,再来两碗羊杂汤。”

    季橙一边跟着陈启往外走,一边嫌弃得撇撇嘴,但语气是含着笑的“都是下水,本姑奶奶凑合一下吧,谁让你是个的哥呢。”

    俩人从正门走了,甄珍和陈实闪进屋里,愣愣得看着空荡荡的教室。

    “你说……到底是谁谈恋爱呢……”陈实望着俩人刚刚站过的地方,没头没脑的问。

    “我也……有点懵……”甄珍老老实实的回答。

    餐馆小的连个招牌都没有,季橙站在外面见黑腻腻的玻璃上只贴了三个字:豆泡汤。门口熬羊汤的大铁锅散发着腻乎乎的味道,脏兮兮的案板上老板正剁着羊下水,阵阵腥膻。

    季橙捏了捏鼻子,刚才答应的爽快,这会儿才打退堂鼓,她斜眼瞄了瞄旁边那家东北家常菜,陈启回头看她一眼“不行,就吃这个,谁让你家小孩勾搭我家小孩。”

    季橙耿着脖子在门口雷打不动的站着,本也不是什么金贵的胃,但打小就让父亲当宝贝疙瘩养着,这些杂七杂八的她从来不沾,陈启好笑得看着她“别跟我说你没吃过。”

    这下季橙仿佛被挑衅一般扬了扬下巴“当然吃过,是不是老北京人啊!”

    “我还真不是。”陈启挑了挑眉“我是内蒙人。”

    季橙快步进了屋坐在狭小的桌子边上,抬头看了看他“你不说家里拆迁吗?分了点钱,买了套房。”

    “你还真当真啊。”陈启把钱包扣在桌子上,门清儿的回头招呼老板娘“两碗羊杂汤,两个烧饼夹肘子,烤的脆一点,再来拌个花菜,不要蒜。”

    “得嘞,都是现烤的!”老板娘说着就去后厨忙活着。

    要是仔细听季橙其实也早就发现他没那些老北京人的口音,内蒙人,在北京拉黑车,这比较合理。

    “你骗我。”

    “你不也是?你老公开拖拉机的?”

    季橙哑口无言,偏偏头从实招了“万寿路那房子,是我前男友的,当初准备结婚用,写得我的名字,他交的首付,我每月还贷款,现在分手了,我也不常回去。”

    陈启倒是没想到,喜字都贴在玻璃上了,临阵散了,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季橙偷偷瞄瞄他“那你孩子真上幼儿园大班了?”

    “骗你的。”

    “结婚也是骗我的。”

    陈启咧嘴笑笑“聪明。”

    季橙无所谓的撇撇嘴“没一句实话。”

    “彼此彼此。”

    汤和烧饼端上来,季橙抿着嘴死死盯着面前的羊杂汤心里在重新建设着三观。

    陈启在对面慢慢喝着,时不时看她一眼“别怂啊,进来就得吃。”

    季橙咧着嘴用勺子扒拉着汤里的羊下水,捞起来“这是——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