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15章 chapter014
    陈启和丛郁坐在茶楼里,一壶上好的碧螺春熏的茶室里微微的淡香,茶艺师考究得倒了两杯茶就退了出去,陈启端起茶碗慢慢品着,丛郁一瞬不瞬得看着他。

    “小伙子,你刚刚说的提案很不错,但其他的——”丛郁不好一口回绝“其他的我们再商量。”

    丛郁是昌茂集团的市场部总监,负责九月末的招标,临近招标的这三四个月是敏感期,座机电话被监听,在公司的行为也完全曝光在监控下,这是心照不宣的事,只为防着市场总监与哪家供应商勾结,吃回扣卖标。

    陈启这次来的目的也正是回扣这事,丛郁很不好约,虽然不是像犯罪份子似的24小时被监控着,出了公司丛郁还保持人身自由,但他对这档子事避之不及,每日三点一线,绝不拖沓。

    但他敏感,刚开始是辆白色的路虎,后来是这辆黑色帕萨特,都经常停在他回家的路上,车里的人永远是对面这位青年,他每次也是毫不避讳的看着丛郁,丛郁年近50,摸爬滚打一辈子,这些猫腻他心知肚明。刚开始他避走如见了瘟疫,久而久之却心里也搔搔痒起来,来人这般笃定,一定有十足的把握,标的方案不好没有这个资本来当拦路虎,事事不考虑后果没有退路最后只能落得两败俱伤,这小伙子日日拦在自己家门口,不火急火燎得来客套,一定是沉得住气,有这份把握。

    今天他上了陈启的车,来到一家开在沿河部队大院家属楼里的茶社,家属楼前面是单行道,车少,看着保险。

    陈启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给出的利润也可观,合同全款到公账后三个工作日内支付丛郁0.2%的回扣,对私打款,现金也可,承兑汇票也可,全在丛郁是不是在贺健面前为陈启努努力。

    丛郁心里也贪,也想着一个亿的0.2%就是200万,老了老了,都想最后捞一笔,60岁之前也能拿个绿卡,出国养个老,他心里都开始筹划美好未来了,但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贺健那张古板的脸,搭档10年,自己一直本本分分,回扣的事年轻时候也干过,但是现在公司上了市,自己拿着可观的股份,贺健那个老狐狸对自己之前做的事怕是心知肚明,宽容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若是有了异心,突然觉得对不起贺健。

    丛郁听了陈启的投标方案,方案好坏一听便知,他倒是觉得这次的标大家都虎视眈眈的窥探着,这小伙子的提案若是走正规渠道,也未必贺健不考虑。

    只是行业内有nps这样的新秀,又有狠命压着成本想一决高下的诚意企业,陈启的方案在这僧多肉少的环境下还需要考虑别的因素,他其实心里有点欣赏他的果敢与稳重,愿意多给些建议。

    “贺总最近也见了几家传媒公司,这个节骨眼上大家肯定都摩拳擦掌,套近乎是必然的,方案虽然两个月后才定稿,现在拿到贺总跟前希望能提前看看的也不少,说实话你的思路跟nps的差不多,最主要的还是价格,成本操控最占优势,小伙子,你还是回去好好在这方面努力。”

    陈启知道这是一种客套的拒绝,他又听到nps这个名字,当年自己跟乔振泽合伙成立第一家公司,难兄难弟,互相扶持互相成长,怎料他乔振泽最后剽窃了自己所有的思路,另立公司打天下,完全撬走了多年来拉拢的客户资源,当年的事情陈启不能说自己不耿耿于怀着,现在听见丛郁说俩人思路雷同,陈启好笑的撇撇嘴。

    “他有着好的资源,有着行业知名度,但我不觉得初期的思路雷同我就敌不过他,成本我不见得有他低,但多出的这部分我愿意都让给你们。”

    丛郁有些无奈,听着这话像是赌气,每个行业说白了都是看结果,愿赌服输,没有哪个应该发光的金子会一辈子被埋没,若是自怨自艾,那永远逃不出抱怨的瓶颈。

    “陈启,多把心思用在标书上,贺总不是一棵树上吊死的人,他也是生意人,是这次投奔的甲方,考虑的事情比你们多,你站在他的角度,多想想。”

    丛郁喝了口茶站起来“我会在贺总面前提一下你们的方案,今天就到这。”见陈启也要起身他摆摆手“我自己回去,不用送,你也早点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丛郁走了,陈启还坐在藤垫上,他慢慢给自己倒了杯茶,看着茶叶在杯中浮浮沉沉,浅绿色的茶水越沏越淡,就好像这世间的人情世故,总是浮浮沉沉,越来越淡漠。

    乔振泽,咱们,走着瞧。

    ***

    季橙接到甄珍电话时正在一堆刚打印好的材料前面忙得焦头烂额,她看了一眼执着亮起的号码,快步走到走廊里。

    “喂?什么事。”

    “姐,明天能来帮我开个家长会吗?”

    “你怎么不让你妈去,我最近很忙。”

    甄珍坐在学习花坛边的水泥台上无聊的用鞋子踢着地上的浮土,她撇撇嘴“这次模拟考的成绩不好,我怕我妈说我,你替我来一下嘛。”

    “你怕老师批评你?我去了也会把情况都跟赵阿姨说,快高考了,你觉得这个时候有什么情况我敢不老老实实跟你妈交代?”

    “姐~”甄珍拉着长音“就这一次,就一次,你替我妈来吧。”

    季橙望着窗外高楼林立的大厦,叹了口气“你不会是,早恋了吧。”

    “没有没有,真没有,就是模拟考理综才考了170,老师找我谈话,说要跟我妈说说我最近的情况,但我最近都好好学习,只是考理综那天胃不舒服,早早交卷了。”

    “那你就跟你妈实话实说,她还能揍你不成!”

    甄珍半天没说话,然后小声嘟囔了一句“当年你家长会我妈都去,现在轮到我了,你都不帮忙。”

    听着这话季橙二话不说得挂了手机。

    甄珍看着挂掉的电话撅撅嘴,她旁边其实是坐着一个男孩的,同班的陈实。

    “你姐不来吗?”陈实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自然得递给甄珍。

    “估计够呛。”甄珍知道季橙最不喜欢别人跟她商量什么事的时候谈条件,但是刚刚没兜住,顺嘴就把抱怨的话讲出来了,她斜眼看看陈实“你呢?怎么办?”

    “我让我哥哥来。”

    甄珍低着头,明天的家长会没着落,她跟陈实上课传的小纸条被老师发现,交给了班主任,花季雨季,早恋很正常,不早恋的才是有问题,但是大家都掩藏的很好,偏偏她跟陈实栽了跟头。

    母亲赵梅是个性格特别彪悍的女商人,说话做事不听任何人劝,也不听任何解释,父母亲早早离婚,她年幼就跟着母亲到了北京,后来为了她的上学母亲嫁了个北京人,季橙是那家的女儿,虽然当初只是为落个户口母亲才出此下策,本来不必有什么交集的两户人家却有着稍微雷同的家庭构造,甄珍与季橙长得有点相似,尤其是穿校服的甄珍,背影看起来和当年的季橙如出一辙,性格也有些像,所以俩人私底下保持着沟通,还算聊得来。

    走在一起时没人怀疑她们不是亲姐妹,可是季橙这个姐姐比较不好说话,得软磨硬泡的哄着,但也并非铁石心肠,甄珍心里打着算盘,还是先不要告诉母亲,万一季橙明天会来呢。

    季橙挂了电话想了想,先把手头上的活忙完,之后到欧阳慧的办公室请假。

    欧阳慧看了看她,新人就要多努力工作,才来了几天就要请假,她心里有些不痛快,这个月到了旺季,做活动的企业很多,文书标书这些做也做不完,就光装订这一项活仿佛就让季橙忙得顾不了其他,自己没那个三头六臂能快速完成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要请假。

    欧阳慧又瞟了瞟她,不会是自信心有些膨胀来讨个好吧,不就是挽回一单老客户的生意嘛,那也是看在她是从那大本营出来的,没这层关系,你以为你算老几。

    心里这样想着,欧阳慧面子上缓和的笑着“家里难免的会有些临时的事,去找宋邵文要张请假条,我给你签字。”

    季橙谢过出了屋。

    刚回到座位上,晶晶就凑过来小声说“上次吃午饭大家说周五晚上去ktv,现在群里正讨论着。”

    季橙这才想起来,答应要请大家的,她赶紧点开群聊天,记录里大家讨论着都带些什么,问谁能去,季橙赶紧回话。

    枪手:周五我请客,准备带什么列张清单,我去买。

    西单奥特曼:呱唧呱唧,季橙真讲究!

    和果子:我要吃哈密瓜。

    地沟油:那个ktv本来就送。

    和果子:我要吃大的!

    pepsi:那我写单子上了啊,快说说,还要吃啥。

    姜饼人小姜:一定得有啤酒啊。

    amani:那个必须ktv点,你们说点能外面买的。

    姜饼人小姜:那就买薯片,爆米花ktv也送,那就再买点鸭脖子?好吗?

    西单奥特曼:你怎么不吃/屎呢,屎现拉就行。

    姜饼人小姜:(#‵′)凸

    菲菲:我去不了,但我愿意给季橙出一半资哈。

    枪手:不用,谢谢菲菲姐,我新来的,让我孝敬孝敬各位吧。

    地沟油:菲菲姐要是想安抚我们,就把你那进口自拍杆借我们吧,我们录一段。

    菲菲:好。

    牛魔王:我也去,支援小姜10根鸭脖子。

    姜饼人小姜:☆⌒(*^-゜)vthx!!

    群里除了小姜回复的这个表情符号之后就没人说话了,最后的最后,半天才有人回了句。

    地沟油:卧槽!老大,你最近有点活跃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