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玻璃裙 > 第14章 chapter013
    男人这种生物到了30岁都还保持着一颗童心,对一些童年时期玩烂的游戏照样执着,时代发展,游戏机也慢慢变成尖端科技产物,季橙拎着袋子站在后面看他玩,陈启玩得正在兴头上,余光瞄到季橙,他倒是不客气,随手抄起边上另外一个体感手柄扔给她“咱俩玩双打。”

    季橙也是有点跃跃欲试,小时候胡同的男孩子们总是聚在一户人家玩任天堂红白机,她只有看着的份,本来对游戏这种东西不感冒,后来有了智能手机就玩一些消除类游戏,这种互动类的她第一回见,儿时眼馋人家玩游戏的感觉又回来了,她二话不说接过体感器就加入比赛。

    陈启切换双人模式,季橙倒是像模像样的学着看电视里莎拉波娃打网球比赛时的准备姿势,陈启看她挺认真的,有些好笑。

    打的不顺利,季橙现实生活里也没摸过网球拍,现在拿着个遥控器似的小玩意比比划划,总是接不到球,她有些懊恼,耍赖得摊摊手“我觉得这机器反应慢,我刚刚明明打着了。”

    “自己笨就别赖机器。”

    季橙还要理论,陈启看着对方发球了,赶忙说“看球!”

    季橙回神,球已经旋转的飞到跟前,她“啊”的一声捂住脸,现在游戏做的太逼真,以为球要砸到脸上。

    这下陈启乐得直不起腰了,店主在边上看他俩玩了老半天,这时候走过来抢过季橙的手柄“你们买不买啊。”

    “不买!”季橙哈腰拿起地上的塑料袋,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陈启还含着笑,店主白了他一眼也过来拿他的手柄,谁知陈启语气温和得说“给我找一套新的。”

    店主眉开眼笑,赶紧去后面拿了一套没拆封的,一周没开张了,可算遇着个金主。

    陈启一直慢慢跟在季橙后面,这姑娘走路带着风,上了扶梯也不回头,耿着脖子不搭理人,陈启含着笑,默默站在她后面三阶电梯上,从三层下来季橙走到车边,使劲拉了拉后车门把手。

    “开车门!”

    哔哔两声,车门开了,季橙坐进去,陈启也坐到驾驶位系好安全带,季橙靠在车座上抱着臂,陈启回头看她“好玩吗?”

    “不好玩!”

    “丢不丢脸?”

    季橙脸红了,瞪他一眼没说话,自己像个土包子似的让人数落,懒得理他。

    黑科技,真麻烦。

    车没动,季橙等了半天终于回过视线看他“走啊!”

    “你没说去哪。”

    季橙拍拍刚从家打包的衣服“前面拐弯,去英格健身。”

    路倒是不远,陈启跟季橙今天关系稍微有了些增进,话也多了,陈启对季橙这般殷勤是有心里的小九九的,要真如林洋说的季橙只是单纯的跳槽,那副总级别跳槽的可没有像季橙这样天天拿着个档案袋回家继续努力,戴着个没度数的眼镜天天装老学究,他猜想季橙跟自己一样或许在为一件事情努力。

    昌茂的竞标,也许她也盯住这头猎物。

    “我还不知道你做什么工作的。”陈启漫不经心的问。

    “公关公司的小助理。”

    “哦,公关公司……女的一定挺多的吧。”

    “还好,我在市场部,销售比较多。”

    “你老公跟你一个单位?”

    “不都跟你说了开拖拉机的嘛!”季橙没好气得说。

    “哦哦,对,我给忘了。”陈启笑了一下“我有个朋友也在公关公司上班,挺累的,饭局特别多。”

    “业务多还不好,有钱赚,还供饭。”

    陈启听着这种说法倒是觉得新鲜“鸿门宴饭菜也好,总不能天天去。”

    “要是天天有鸿门宴,那说明别人瞧得起你。”

    陈启侧头看看她“小姑娘家的,胆怯点好,胆太大容易吃亏。”

    季橙无所谓的撇撇嘴。

    到了英格健身中心季橙下了车,陈启刚要掉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开着车停在路边,乔振泽下来,穿着一身休闲装,锁好车慢悠悠得进了健身房。

    陈启冷笑一声,这季橙,走的是卖色相搞偶遇这一套,女人上位没什么花样,都是这般套路,单刀直入,靠得是先天优势和脸皮厚,要是再添加点精湛的演技,一般男人都会上钩。

    可乔振泽,陈启目光冰冷的看着他消失在了门里,是最可怕的豺狼。

    季橙倒不知道乔总也在这家健身房,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卢金打来电话,撒娇加哀求,说最近私教课报名的人少,虽然她不是销售,但私教课也需要自己主动从办卡客户人群里打电话推销,没有提成,但每个月要是不签三单的话就算没完成任务,年末不给奖金。

    她央求季橙给个面子,报个私教课,没事也来健健身,莉莉和赵婕她也做了工作,赵婕说没钱,莉莉说懒不爱动,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季橙身上。

    季橙倒也没推脱,一季度私教课5000块钱,比起肥育起来身材又希望快速瘦身买的减肥药要便宜健康。

    但是卢金把合同递给她时,上面赫然写着:人民币壹万元整。

    “怎么贵一半……”

    “私教课首先得是健身会所的会员,你先办个健身年卡5000,然后再报个我的私教课5000。”

    “这样啊……感觉肉好疼,光听着就减肥了。”季橙签了名字把信用卡递给她,“你去刷吧,没密码。”

    卢金夺过卡,欢快得转身跑去前台,坐在桌子边上的季橙无聊得摆弄着手机。

    “季橙?”

    她抬头,赶忙站起来“乔总好。”

    “你在这健身吗?”

    季橙没想过能在这碰见乔振泽,表情还有些拿捏不好,点点头“是啊——”

    正说着卢金跑回来,把合同复写页留下,打印页折好放在信封里递给她“行了橙子,走吧,带你换衣服,带密码锁了吗?”

    没注意面前站着的男人,她拉着季橙就要走,季橙有些不好意思的跟乔振泽点点头“我先去换衣服。”

    卢金喝着盒装酸奶坐在更衣室软椅上看换衣服的季橙,biabia嘴“刚刚那人谁啊。”

    “我公司的总裁。”

    卢金来了兴致头“新公司的?”

    季橙点点头。

    “那就是很有钱喽!让他报个私教课吧!”

    季橙回头好笑得看她“那你去试试。”

    “有你在我试什么!你帮我问问他感不感兴趣。”

    “我可不问。”

    “不是要做内鬼嘛,搞定老大才是上位法则啊!跟他套套近乎,私底下培养培养感情,上班他也好多照顾你。”

    “你得了吧,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季橙关了柜子门锁上“你怎么不让我劝劝他掏点钱开个健身房,让你当经理呢,省着苦哈哈的天天带着一帮肥腻腻的中年妇女一,二,三,四的。”

    卢金嬉皮笑脸得起来搂着她“我看行。”

    顺着目光她从头到脚瞄了一眼季橙的装扮,黑色套装,运动背心截到肚脐往上,健身裤紧紧包裹着两根筷子腿加一对圆润的翘臀,卢金撇嘴啧啧啧的赞叹不已,摇摇头“你在我这组,看来我这课程要大卖了。”

    正当好的青春,不青涩,不会嚼不动,无需多努力,骨子里就散发着朝气,皮肤也泛着蜜,怎么穿都漂亮,卢金还玩闹的捅捅季橙的胸,要说季橙啊,长得不是一顶一的美女,也没个长发飘飘弱化她的那股子带刺的钢劲儿,但是她属于比较耐看型的,五官小巧,最重要的是她有一种独特的气质,怎么形容呢——

    卢金歪头想想,就是那种没长好的甘蔗,一般人想吃,看着馋却不敢碰,她也支楞楞得裹着外皮,有胆量咬下去的人不小心割着嘴就认命的把她丢到一边,可要真吃到里面,甘甜可口,但放心,不能如大家所愿,这姑娘还得带着丝丝咬不烂的纤维,给你最后一点不愉快。

    总归是棵热带植物,长了颗冰凉的心,只为自己看得上眼的人暖着。

    乔振泽正在跑步机上慢走,勃颈上搭了一条冰毛巾,他侧头看季橙进来,季橙也看见了他,笑着从他后面路过。

    乔振泽望着前面的电视,上面演着什么他没在乎,季橙的装扮又让他联想起早晨的照片,他甩了甩脑袋,调快了速度。

    这感觉像是初中时候一帮懵懂的小屁孩集体鼓足勇气去了录像厅,班长怯生生的跟老板要张大片,还加重了“大”的语气,谁知放出来的却是星球大战,失望之余突然从录像厅玻璃柜子里面发现了一本叫花花公子的杂志,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人更加要牢牢记住里面每一个画报女郎的容貌,什么样的姿势,什么颜色的头发,她是否涂了眼影,嘴唇的蜜色,还有她t字裤后面若隐若现的阴影,都让人长了多少岁也忘不了。

    所以说,偷窥给人的刺激,往往可以归为精神打击,算是病,得治。

    卢金带季橙进了个小健身教室,有局部减肥的一些器具,还有一些瑜伽球,卢金四下看了看问她“你对哪个感兴趣?”

    季橙歪头想了想“你这有壁球吗?”

    “壁球?那需要大场地,我们这没有。”

    “哦……”季橙有些讪讪的,无聊的撇撇嘴。

    “怎么想起打壁球啊,那个需要很好的协调性和上肢力量,你这还没增肌,玩不了那个。”

    季橙坐在瑜伽球上颠了颠“想学打网球了,觉得壁球也差不多。”

    卢金笑了笑,拿起一个1kg的哑铃递给她“赶紧吧姑奶奶,别异想天开了,交了钱不能白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